《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魔潮汹涌

其他一些还未变身之人,一见这些同伴这般模样,竟大半用鄙夷的目光扫了过去。

另外还有一些人虽然面色平静,但目光扫向四周的一切,脸上竟然隐隐现出难掩的激动之色。

其中一名满头红发,有着一个鹰钩鼻子的老者,神色复杂的看了一会儿远处苍翠碧绿的景色后,竟以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了两句:“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再一次看到这些东西。如此的话,就算战死此界,也无何遗憾了。”

“沙兄,你何必如此沮丧。圣祖大人不是已经早就给我们传令了。这一次和以往的圣祭大不同,若是有可能的话,圣族可是有机会彻底占据灵界部分地域的。我等若是能在圣祭中立下大功,就可申请就此留守灵界的。这对我们这些飞升魔界之人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红发老者虽然声音极低,但却被附近的另外一名身披黑色麻袍,腰缠一条金色丝带的威严老者听到了,当即嘿嘿一笑的说道。

“三阳兄此话极是!我等飞升到真魔界,也就是圣族一员了。不过若真能在此战后留在灵界中,自然是一件天大幸事。”

红发老者神色一动的点点头。

同样的话语,也在其他一些人之间窃窃私语着。

这时,巨塔的银门中忽然传出轰隆隆的响动,接着沉重之极的脚步声,一下接一下从中传出。

银门四周符文一闪,从中又忽然走出一队队从未见过的魔物来。

这些魔物通体肌肤灰白干裂,寸毛不生,仿佛是一块块岩石堆砌而成的怪物,只能勉强看出是人形的轮廓,但在肩头处生出四条粗大的手臂,走动起来,附近地面都为之颤抖,竟然一个个沉重惊人。

这些石魔足有十余丈来高,从每一座巨塔中都走出上千只之多,并在塔前老老实实的排成数列,并一动不动起来,竟然性情大出预料的温顺。

但在为首的一名魔物的低吼之下,这些石魔体表灰光闪动,原本看似坚硬异常的身躯,竟然化为了黄泥般的柔软,纷纷的没入泥土中不见了踪影。

片刻功夫后,方圆万里的大地蓦然震动起来,接着在某处边缘上,大地竟然凭空一裂而开。

黄光闪动尖鸣声起,一堵堵土墙凭空从地下冒出,连绵一气之下,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一面长约百里的巨大城墙拔地而起。

不过此墙纵然高达百丈,但只是一个雏形模样,表面粗糙异常,不断有沙土洒落而下,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但就在这时,土墙面前的地面中灵光闪动,那些灰白色的石魔竟再次从地下冒出,并四臂挥动的冲着土墙连拍不已。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石魔四臂舞动下,一道道碗口粗光柱一喷而出,密密麻麻的击在土墙各处。

刹那间,仿佛冻结般的“呲啦”之声大起!

光柱所击之处,一团团灰白光花绽放而开,并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开。而在灰白之光卷过之处,松软沙土竟一下化为了灰白色的坚石。

这些石魔竟拥有化土为石的神通。

如此一来,在众多石魔的手臂狂舞之下,这百里长的土墙顷刻间就化为一座天衣无缝的城墙。

在其余方向上,也同样轰鸣声不断,另外一群石魔也用同样的手法将另一面石墙轻易堆砌而出。

就这般,短短一个时辰内,方圆数万里的一切均都被石城墙圈在了其内。

这时,又从三角巨塔中飞出一群群被黑气包裹的模糊鬼影来。

这些鬼影飞动间轻飘之极,仿佛是无形之体,但是一飞到城墙处,身子往墙上一扑,一个个大小不一法阵,就凭空在墙壁上浮现而出。它们式样大小均都一般无二,仿佛是同一人铭印而成的一般。

做完这一切后,这些鬼影再次从城墙上钻出,竟对其他魔族不管不顾,一窝蜂的再次返回了巨塔中。

就这般,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座坚石所化的巨城,凭空在魔海下方屹立而起。

以上百座巨塔为中心,一些式样奇特的其他建筑在石魔不知疲倦的工作下,同样一一的拔地而起。

更有一些高阶魔族,在城中各个角落中不急不忙的亲自布置一些玄妙禁制,一层层的禁制波动不久后就笼罩住了整座巨城。

忽然巨城最中心处的一座三角巨塔顶端灵光一闪,竟诡异的一分而开。

轰隆隆之声大起,一座仿佛用鲜血染红的巨大祭坛从中缓缓升起。

这祭坛四周均铭印着一个个无法明了的上古文字,让人一望之下,竟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迎面扑来。

但更加诡异的是,在祭坛中心处上,一名浑身被一层血光笼罩的高大人影,笔直的站在那里。

一见这人影出现,无论四周警戒还是在工作的所有中高阶魔族,均都面带肃然之色的半跪施礼。

更远处的其他魔族,即使原先不知道生了何事,见附近的其他人这般模样,自然也恍然的同样跪矮身拜倒。

“拜见血光圣祖!”

片刻后,一股直冲九霄云外的浩荡声音,在巨城上空回荡不已祭坛上的血光中人影,却对这一切无动于衷,只是用淡淡目光扫了一下四周后,就双目一眯的抬望高空中的魔海望了一眼。

目光刺目耀眼,犹如寂空中的一对残月,让人无法忘怀。

突然一条手臂一抬,一只晶莹手掌一探而出,单手冲上方看似随意的一招。

“轰隆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高空魔海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擎天巨手狠狠一抓,小半魔气竟一下剧烈汹涌起来,并一个卷动下,这些魔气发疯般的卷动到一起,并光芒一闪下,化为一根漆黑巨大乌杖,鬼头蛟身,遍布诡异花纹,直接从高处往祭坛一落而去。

血影目光一闪,抓出去的晶莹手掌,五指略微一动。

百余丈长的乌杖,通体一阵符文流转,就在下落途中一下缩小起来,并化为了两丈来长,并被这位血光圣祖一把抓到了手中。

将乌杖往身前单手一横,血影口中传出了低沉的咒语声。此咒语晦涩难明,再用魔族本土之言念出下,更给人一种异样的神秘感觉。

乌杖顶端的恶鬼头颅,在咒语声中一下睁开了银色的鬼目,接着一张口下,竟喷出了一片片的黑亮符文,迎风一晃,就化为一朵朵黑色巨花,往巨城各处飘荡而去。

一小会儿功夫后,巨花就遍布巨城各个角落了。

血光圣祖这时口中咒语一下为之一顿,两手再猛然一搓手中乌杖,就化为一团黑色光晕的爆裂而开。

光晕几个荡漾下,就化为一圈圈的无形灵波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开。

那些黑色巨花被此波浪一闪而过,顿时“噗”“噗”的纷纷爆裂而开,化为一股股的漆黑魔气溃散而开。

整座巨城瞬间功夫都被无边魔气一下笼罩其中。

那些原本跪拜的大小魔族,在魔气及身的瞬间,顿时精神大振,无论法力还是体力都以比平常时候快上近半度的飞快恢复着。

“三日内,再分别建成另外三座圣城,再整顿七日后,等所有人手到齐后,立刻向附近最大的人类修士据点出发。”血光老祖双手向后一背,脸孔血光一阵晃动后,森然的说道。

“谨遵法旨!”

被魔气笼罩的巨城中,无数高阶魔族异口同声的欢呼道。

同样的一幕,在差不多的时间内,在人妖两族的各处魔斑处上演着。

其中最大的魔斑处,一座以某株直耸如天的巨树为依靠修建的巨大人族城池处,数名合体等级的修士,站在巨树腰部的某座阁楼上空,居高临下的望着远处的一望无际的滚滚魔海,脸色均都阴沉异常。

……

离天元圣城万里之外的地方,一僧一道两名修士,各自催动一面铜镜和一只圆钵,放出无万道霞光的将一群蛇头马身的魔物,肆意的击杀者。

但忽然远处天边一阵暴怒的尖鸣传来,一股魔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滚滚而来。

“走,高阶魔族要来了。”道士目睹此景,立刻厉喝一声的说道。

接着他毫不迟疑的和僧人体表灵光一闪,各自化为一道十余丈长惊虹的激射而走,遁走方向正是天元皇城方向。

……

妖族一片枯黄的荒凉平原上,数支大军正在拼命厮杀着。

一方是数以十万计的灰蒙蒙狼群,另一方则是上万只淡蓝色魔狮组成的狮群。

狼群一方,都是体长数丈的巨狼,每一只目中碧绿幽光闪动,明显是具有一些妖力的低阶妖兽。

另一方的蓝色魔狮,体形比巨狼还要大上一圈,头顶生有数寸长的乌黑短角,并从口中不时喷出火球冰锥等攻击来。

而在兽战的空中,数千只雪白巨鹰和一群双头飞蛇,也争斗的惨烈之极。

白鹰一对钢爪挥动之下,银弧缠绕,竟有雷鸣声发出,而那些双头飞蛇张口喷吐下,一团团毒液四溅飞射,阴毒异常。

两者不时从空中坠落而下,但一旦跌入地面的战团中,自然瞬间的尸骨全无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