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世家据点

金袍老僧一望见这些战舟,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容,并马上远远的传声说道:“来的可是韩立道友吗,贫僧金越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金越禅师的声音不算洪亮,但是传到极远处的几条巨舟上空却轰隆隆作响,声势甚是惊人。

“金越大师竟然亲自出来相迎,韩某真是受宠若惊!看来早些时日传出的信函,大师已经收到了。”为首一条巨舟前端青光一闪,一个青色身影浮现而出,并迎风朗朗的也传声过来。

落在城墙上处,同样的清晰异常,如在众人耳边响起一般。

这人影正是韩立。

那一干高阶修士闻听此言,心中为之大凛,大有名不虚传之感。

“哈哈,韩兄愿意相助我们天渊城一臂之力,贫僧就算出迎万里之外也是应该的。”金悦禅师哈哈一笑的说道。

韩立听到此话,微然一笑下,并没有再接口什么了。

几条巨舟顷刻间,就在几个闪动后到了城墙上空处,韩立身形一动,就悠然的飘落而下。

“多年不见,大师倒是风采依旧啊。”韩立扫了众人一眼后,目光最后落在了老僧面上,并一抱拳的说道。

“老衲这把年纪哪还谈的上什么风采,倒是韩兄短短几百年时间再次的进阶中期境界,实在是让我等几个老家伙为之惭愧!贫僧当年像道友这般大年纪时,可才不过刚刚进阶炼虚期而已。”金越禅师用神念确认过韩立如今的境界后,心中骇然之下,不禁苦笑一声的回道。

“大师何必自谦,在下没有看错的话,大师双目莹光充盈,分明是某门神通大成的征兆。”韩立打了个哈哈似笑非笑的回道。

“道友慧眼如炬,贫僧最近的确修成了某门神通,但和道友相比却不足挂齿了。好了,韩兄还是跟贫僧到长老殿再详加细谈吧。至于韩兄门人子弟,贫僧自会叫人妥善安排好的。”老者摇摇头的谦虚几声,就侧身的说道。

“那就有劳大师带路了。”韩立倒也不客气,丝毫没有犹豫的点头答应下来。

于是金越禅师吩咐身后的两名修士,带着那几只飞舟向城墙内继续飞行后,就亲自陪韩立朝天渊城深处的另一处地方飞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韩立和金越禅师出现在了一座巨塔中的某间殿堂中。

此殿堂中无论桌椅还是墙壁,全都晶莹洁白,仿佛通体都是用最上等的美玉堆砌而成的。

此地方除了韩立二人分别落座外,还另有三名合体期修士同样作陪着。

一名满头银发,但面容矫嫩的白袍老者,一名身穿黝黑皮袍的大汉,以及一名带着银色面具,青丝披肩的女子。

这三人中,显然白袍老者修为最高,竟是一名合体中期大成的存在,似乎只差一步就可成为后期修士的样子。

而大汉和面具女子则是合体初期的存在,但二者身上气息古怪,显然各自修炼有什么古怪法诀。

此刻韩立坐在椅子上,虽然口中应酬着其他人的话语,但目光在那名银色面具女子身上打量个不停,神情竟隐隐有些怪异的模样子。

“怎么,韩兄以前见过银光仙子!”白袍老者看见此情形,一笑的问道。

“妾身也心中同样有些疑问,韩兄能够解惑一二吗。”那名面具女子被韩立自从进门后就这般一直打量着,也有些愠怒的说道。

“韩某是第一次见到仙子,但是银光道友气息却和在下昔日的一位旧识大为的相似,不知仙子出身妖族哪一族?”韩立却目光闪动几下后,若有所思的问了几句。

“气息相近!看来道友的那位旧识也是银狼族人了。银光道友正是银狼族两大合体修士之一!”那名黑袍大汉有些恍然的抢先回道。

“原来如此。焉兄之言不假,妾身的确出身银狼族。不知道友的旧识是哪一位,说不定妾身应该认识的。”银光仙子闻言神色一缓,并好奇的反问一句。

“既然仙子真是银狼族之人,韩某倒还真打算问上一问的。不知仙子可知贵族的一位名叫玲珑的道友,她如今可还安好吗?”韩立神色一动下,倒也真一开口问出了银月的事情来。

以他现在的修为自然不会再畏惧天奎狼王什么,倒也是问的坦荡异常。

有关银月的消息,他在进阶合体后倒也特意留心打听了一些。但是银狼一族藏身之地异常隐秘,其族人更是很少和外人接触,故而所问之人要么根本不知道,要么只能提供一丁半点的消息,根本无法得知银月现在的具体情况。

现在碰到这么一名银狼族的合体等阶存在,韩立自然不会放过的加以询问。

“玲珑?道友的旧识是玲珑妹妹!对了,听说韩兄是一名飞升修士,莫非阁下就是……”,银光仙子一听韩立之言,顿时一惊起来,但是口中话语刚说出了一半,就想起什么忌讳似的一下住口不言了,望向韩立的目光更是一下变得奇怪异常。

“看来银光道友真认得玲珑了?”韩立闻言,心中一喜,但表面仍保持从容的说道。

“玲珑妹妹昔年和妾身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又怎会不认得的。但是有关玲珑的事情我虽然知道一些,但却不能向韩道友多言什么的。只能告诉道友,玲珑现在一切安好,并且已经进阶炼虚后期了。”银光仙子轻叹一口气的说道。

“不能多说,这世间有何事不能明言的。这样吧!此地不适合多说此事。过两日,我会单独拜访仙子一下,再详谈玲珑的事情。”韩立目中寒光一闪,略一沉吟下,嘴唇微动的传音过去。

银光仙子听到此话,脸上顿时闪过迟疑之色,但最终还是缓缓点了下头。

白袍老者等其他人见韩立和银光仙子这般模样,心中虽然有些好奇,但是这些人无一不是老谋深算之辈,接下来非但没有一人再提及此事,反而话题一转的开始大都谈及这次和魔劫有关的事情,并且对韩立这次的出手相助,大表欢迎之意。

韩立早在到来前,就用万里符将只能在魔劫爆发的头几年内帮助天渊城抵御魔族攻击,以换取门下弟子可以在此受到庇护的条件,告诉这些天渊城长老了。

魔族最猛烈的攻击也就在魔劫爆发的头几波攻击中,故而这些长老自然大为乐意,回信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故而一时间,他和这几名长老交谈甚欢,并在交换了一些应对魔劫的对策后,终于起身告辞了。

望着韩立在门口消失的背影,银光仙子面具后的玉容,阴晴不定。

两日后,韩立孤身一人的来到了银光仙子的居住处,一进去就足足半日之久才脸色阴沉的走了出来。

他在门口处脚步一顿,并扬首看了看碧蓝之极的天空好一会儿,才一声冷笑的遁光一起,化为一道青虹的激射离去了。

韩立居住的地方,是天渊城中一座独立的白色高塔。虽然此塔相对其他巨塔来说,面积小了十倍不止,但也足够韩立的一干门下居住了。

而韩立自己就临时居住在巨塔的最顶层处。

不过,这并不表示他真就在此地长期居住下去。短短十几日后,韩立就召来了门下三名弟子,吩咐了几件事情后就化为一道青虹的离开了此塔。

在魔劫爆发前,他可还有一事必须去做的。故而他一路上丝毫停留没有,直接到了天渊城的传送法阵处,吩咐了几声后,就被负责传送的守卫,直接传送到了不知多少万里外的某座巨型城市中。

韩立根本没有理会这一边的看守法阵修士恭敬和吃惊的目光,直接遁光一起的也飞离了这座巨型城市,并再朝某个方向丝毫不停的飞遁而走了。

大约两个月后,韩立蓦然出现在一片充满肃然煞气的山脉处。

这座山脉绵延足有千万里之巨,在山脉中隐约有大小十几个城池交错形成一个巨环,并用各种堡垒密密麻麻的联结一起。

而在堡垒更外的地方,则一个个或明或暗的法阵遍布山脉各处,整片山脉仿佛都成了一个超级大要塞般东西。

在山脉中一队队身穿各色甲衣的卫士,更是多则上百少则十几的巡视不停。

但以韩立的惊人修为,自然一路无阻的到了山脉的最深处,并在十几座城市中最大的一座前停了下来。

他在低空处远远望着城墙上一杆巨大幡旗上的一个斗大的“陇”字。

韩立双目一眯下,对这些城市的情况倒是早在天渊城时就打听到了一些。

此地正是陇家联系其他十几个世家,共同组建的抗拒魔族的据点群。

这些世家虽然规模不一,并且有些还并非真灵世家,但是势力都不算小,否则也不会有自信自立门户的在此,信心十足的对抗这一次的魔劫。

当然他们最大的信心,还是因为有陇家老祖这位几乎堪称人族最高战力之一的存在。

但当他们知道这位视为依仗的靠山,会在魔劫尚未结束时就会迫不及待的离开此地,进入魔界时,又会怎么一副表情。

心中略带讥讽的想了一下后,韩立突然单手一翻转,一张金黄色符箓出现在手中,一晃之下,就化为一道金光的激射而出,一闪即逝下的消失不见了。

然后他遁光一闪,在附近的一座小山头处落下,并盘坐在一块山石上,淡然的闭上了双目。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