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木族大乘

俊美青年双目金银之焰闪烁不定,但明显一股奇寒气息从身上渐渐散发而出。

突然单手一掐诀下,“噗嗤”一声,一层金色灵焰从体内冒出,滴溜溜的一转下,就化为了一件华美异常的金色长袍,将身躯全都罩住了。

接着青年又一手冲那水晶球虚空一抓。

顿时此物“嗖”的一声下,就被摄了过去,一个闪动下,就诡异的没入其身体中不见了踪影。

“竟然敢取走,老夫当年在仙界为之差点陨落的宝物。不管你是何人,本仙使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你从世间彻底抹去!不过既然已经法体重生,此地倒是不能再留下了。”

青年一抬首,喃喃的低语几句,明明话语内容应该愤怒无比,但偏偏脸上一丝表情没有,显得异常诡异。

下一刻,他突然两手一搓,金光闪动下,往空中一举。

一团金色光球一下浮现而出,一开始不过拳头大小,但是闪动几下后,就一下狂涨起来。

嗡鸣声一下充斥整间密室!

几个呼吸的功夫后,深处大海底部的这座神秘宫殿,先是几声闷响,由数道金色光柱从中一喷而出,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接着轰隆之声连绵传来,更多金光从里面狂涌而出,整座宫殿顷刻间就彻底倒塌溃散了。

整片区域,都被这诡异金光彻底淹没了进去。

所有金光一敛,只有那名金袍青年,面无表情的站在空空如也的原宫殿旧址上。

他正将抬起的双臂收回,仿佛从刚才到现在根本连一步都未移动过。

片刻后,附近的海面上,一道金光从大海中一飞而出,一个盘旋后,就朝某个认定的方向激射而去了。

看遁光方向,正是风元大陆!

风元大陆的木族领域中,一名双足赤裸的白裙女子,优雅的悬浮在一颗万余丈高的青翠巨树上空,和一名一身青衫的威严老者对峙着。

而在女子下方百余丈的地方,一名一身黑甲的丑陋大汉,则被另外两名面色苍白的一对中年男女半包围着。

大汉双手抱臂,目中凶光闪动的盯着对面二人。

而那一对中年男女,男的儒雅斯文,女的貌美清秀,一脸谨慎之色的望着大汉,似乎颇为的忌惮。

“我虽然不知道道友是何来历,但悄然潜入我木族圣地,还一口气摘走了十几朵黑灵花,难道真觉得本族没有大乘存在坐镇吗?”青衫老者瞪着对面的女子,冷声的说道。

“本宫既然敢深入此地,怎会不将贵族的情况打探一番的。阁下就是木族的大长老吧!不过邹道友也未免太小气了一点,区区这点黑灵花又何必为之动怒的!”白衣女子神色悠然,不慌不慌忙的回道,似乎丝毫不为对面的大敌而影响心境分毫。

“哼,阁下倒是说的轻巧。黑灵花具有不可思议的神效。即使本族的黑灵圣树,万年才不过产百余朵而已。道友一次取走剩余的近半数量,真不打算给本人一个交代吗?”青衫老者脸色有些难看了。

这位木族的大长老,原本一直在附近的某处密地中修炼,要不是突然有事必须出来一下,还真无法发现竟有外人潜入了圣地中,并采走了族中灵花。

但是他纵然气急败坏的带人堵住了目标,但是眼前的女子法力深不可测,竟让他这位大乘存在也大为的忌惮,故而才没有马上和其翻脸动手。

“交代,什么交代!本宫只取走了一半黑灵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阁下修为倒也不弱,但还不是我的对手,多说这些废话,又有何用?”白衣女子眸光流转,说出了让青衫老者勃然大怒的话来。

“好,好。既然道友没有将我们木族放进眼中,说不得在下要测试道友的神通一二了。若真比邹某强大,本尊立刻喝令整个木族不对道友出手,并任凭阁下离开。”青衫老者怒极而笑的说道。

“你若不是本宫的对手,其他木族对我出手,只是自寻死路而已。不过阁下真想就在此地动手吗?”白裙女子扫了下方的巨树一眼,忽然嫣然一笑的说道。

此女原本就生的清丽无双,这一笑仿佛百花齐放,即使对面的木族大长老也不禁心中一跳,总算马上清醒了过来,脸色一沉下的回道:“你我动手是何等威能,当然不能在本族圣地动手。道友既然自持神通过人,就跟都某走一趟吧。”

话音刚落,青袍老者一只大袖猛然冲更高处虚空一抖,顿时一道碗口粗的青色光柱一喷而出。

此光柱青光蒙蒙,略一闪动下,竟幻化成了一口百余丈长的擎天巨剑,只是略一挥动的往虚空处一斩。

一声轰隆隆的巨响后,巨剑斩击处白光闪动,一股惊人的波动一散而开后,一个长约十几丈的空间缝隙一下凭空显现而出,里面隐隐透出淡黄色的黯淡光芒来。

这位木族大长老竟然一击,就在虚空中硬生生击破一道空间裂缝来。

接着老者身形一动下,就先一步的闪入裂缝中,竟似乎视空间裂缝中的危险如无物。

白裙女子见此情形,嘴角微微一翘,似笑非笑中竟隐含一丝轻蔑之意,低首冲下方的黑甲大汉淡淡的吩咐了一声:“你好好在这待一会儿,我去去就回!”

“是,圣主大人!”大汉虽然面容凶恶,但在女子面前却恭谨之极,急忙躬身的答应道。

于是,白裙女子纤纤玉足只是往虚空轻轻一点,顿时足下生出一朵粉红奇花,将其一托下,也徐徐飘入了空间裂缝之中。

片刻功夫后,裂缝中就一下风雷之声大作,接着爆裂声,轰鸣声交织一起,阵阵刺目光芒更是从裂缝处直接透射而出,仿佛里面已经天崩地裂一般。

那两名木族的中年男女见此情形,互望一眼下,脸色不禁为之一沉。

至于那丑陋大汉,却面色一狞的扫了二者一眼,丝毫担心之色没有,似乎对白裙女子信心十足的样子。

从裂缝中传出的各种巨响并未持续多久,一盏茶功夫后,就所有光芒一敛,重新恢复了原先的黯淡模样,同时里面一下变得寂静无声起来。

那一对中年男女抬首望着裂缝处,神色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黑甲大汉却神色如常,只是看着对面二人,目露冷笑之色。

结果片刻后,空间裂缝中青光一闪,一道人影从里面飞遁而出。

正是那名青衫老者。

这位木族大长老从表面上看似完好无损,但是脸色比起先前来明显苍白了两分,并且一站稳身形后,回首望向裂缝的眼神,竟隐隐透出一丝惧意来。

这时,白裙女子才足踏奇花的也从裂缝中飘然而出,但神态从容,和先前进入之时几乎并无二样。

那一对木族的中年男女见此情形,心中自然为之一沉。

“道友,本宫现在可以离去了吗!”白裙女子一出来后,就淡淡的冲老者问了一句。

“木君,木姣,传令下去。木族所有人都不得对这二人出手,让他们自行离开我们木族领域。”木族大长老脸色阴沉似水,但最终一咬牙下,还是冷声的吩咐下去。

“大长老,那些黑灵花对本族可是……”一听这话,木族男子不禁情急下的想要说些什么。

“住嘴!你敢对我的话有怀疑吗?”青衫老者闻言,双眉一立,立刻脸色不善的厉声喝止道。

“不敢!晚辈立刻遵命!”那名男子心中一惊,急忙躬身下去。

“哼,那就乖乖的将消息传下去吧。”老者冷哼一声的说道。

这一次,中年男子当即不再有任何犹豫的单手一翻转,一叠灵光闪闪的青色符箓出现在了手中。

单手虚空往符箓中比划了几下,手腕一抖,这些符箓就化为一片青芒的激射而出,一闪即逝下,纷纷没入附近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白裙女子见此情形,单手一拂额前青丝,微然一笑下,冲下方的黑甲大汉一招手,就一语不发的转身飞走了。

黑甲大汉却扬首发出一声狂笑,接着体表滚滚黑气一冒下,也化为一股恶风的紧追跟了过去。

见黑甲大汉这么一名区区的合体存在,在自己面前如此猖狂,老者脸上如罩寒霜,但只是冷冷盯着女子和大汉二人渐渐远去的遁光,丝毫没有再有其他举动的意思。

“木姣,你修炼的青灵慧眼,玄妙非凡。可从这二人身上看出了些什么?”青衫老者突然开口的问道。

“姣儿恐怕让大长老失望了。我虽然刚才将慧眼运用到了极致,但并未看出太多的东西来。那名大乘期的女子一眼望过去,外表被无数花朵虚影遮蔽,根本看不破她的本体来。莫非她也是木灵修炼成形,和我们木族有什么渊源?”那名容颜秀丽的木族女子,一听这话,有些迟疑的回道。

“哼,她绝不是我们木族人,多半和修炼的功法有些关系吧。不过此女神通非同小可,突然在魔劫即将爆发时出现在我们木族附近,也不知是祸是福了。”青衫老者轻叹了一声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