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门人

“晚辈当然明白前辈的意思,前辈就替晚辈向元瑶二位姑娘告辞一下吧。在下就不再回前辈的洞府,这就直接离开此界了。”韩立听了这话,神色微微一变,沉默了好久,还是轻叹一口气,冲青元子施了一礼的说道。

“嘿嘿,韩小友莫怪老夫不讲情面,实在是瑶儿在此关头和小友多接触并无益处。若是相处时间略长的话,她进阶时心魔一关,恐怕很难过去。老夫不得不预防一二的。”见韩立一口答应了下来,青元子脸色一缓,稍加解释了一二。

“前辈误会了,晚辈对元瑶姑娘并无其他想法,只是将其当成一位红颜知己而已。”韩立苦笑了一声,倒不知道如何才能说清楚此事。

“小友将瑶儿当成红颜知己,但是在下这位义女可不一定是此想法的。”青元子双目一眯下,似笑非笑的说道。

“晚辈不知如何解释了,想来前辈也不想听在下的解释之言吧。不管如何,韩某这一次能顺利拿到冥河灵乳,还是要多亏前辈的大力支持,此恩在下自会铭记在心的。晚辈就不在此地多逗留了,希望下次再见之时,前辈已经渡劫成功。”韩立显然不愿在此事上多纠缠什么,躬身一礼后,当即说出了告辞之言。

“嗯,那姜某也预祝小友能有机会进阶大乘之期!”青元子也有些肃然的同样冲韩立一拱手。

韩立见此情形,点点头后,体表灵光一闪,就再次化为一道青虹的远去了,目标正是他上一次离去的那处空间裂缝所在地。

以前他修为不足,还需要青元子出手相助才能从裂缝中离开,但现在已经进阶合体中期,凭一人之力自然就可轻易破开裂缝而走了。

青元子衣襟飘飘的在高空中一动不动,直到青光彻底在天边尽头处消失后,才发出一声近似低不可闻的轻叹:“这小子进阶如此之快,这一次又得到如此多冥河之乳,想来进阶合体后期绝不成问题的。但是若想进阶大乘期,没有一些机缘,应该不太可能的。不过他也是一个怪胎,身上宝物和秘密着实不小,进阶大乘也是一件说不定的事情。这一次,我也算是尽全力助他一臂之力了,万一他日后也真能成为大乘期修士,说不定还有再借助此人的时候。”

自语完了这几句话后,青元子将目光一收,也遁光一起的向洞府激射而去了。

小半日后,冥河之地的某座无名山峰高空处,突然一阵剧烈空间波动,然后灰蒙蒙雾气一分下,凭空现出一道黑乎乎的巨大裂缝来。

接着一声惊天霹雳后,一道五色光柱一下从山峰顶部激射而出,一闪即逝下就没入裂缝中不见了踪影。

随之空间波动开始变弱,巨大裂缝也缓缓的弥合如初了,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过一般。

时间飞逝,三百余年时间一闪即过了。对偌大的灵界来说,这些时间可能只是其漫长岁月的一眨眼工夫而已,但相对普通凡人来说,却是一个根本奢望不到的寿元了。至于对那些可以飞天遁地的大神通看来说,如此长岁月也是一段不容忽视的光阴了。那些宗门世家,甚至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可以初步培育出数代族人和弟子。

不过对整个人族来说,这三百年时间却足以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数百年后的今日,整个人族的三境之地已经到处可见成群结队的甲士,和一座座堡垒般的巨大城市。

而以这些巨型城市为中心,一个个式样各异的法阵禁制,更是仿佛蜘蛛网般的遍布各处,将城市围了一层又一层,足可让妄图进攻的敌人为之绝望。

那些在数百年前,对一般城市来说根本难得一见的结丹元婴等阶修士,更是开始频繁出现在凡人面前,甚至有些机缘好的,还能偶尔看到化神级的修士。

至于那些凡人的炼体士数量,经过这些年各大势力的疯狂扩充,更是接连翻了十几番,并均都配备上远超从前的精良武具。至于其他一些连炼体术都无法修炼的凡人百姓,也会专门组织大量青壮年,修炼一些凡人的武学,好能强身健体并拥有一些自保之力。

而这一切,几乎是所有凡人百姓自愿进行的。因为到了这时,有关下一次魔劫即将到来的消息,即使是三岁的孩童都已经知晓的清清楚楚。

在百余年前,各大巨型城市中更是各自出现了圣岛使者,直接宣布了魔劫将在二百年内就要来临的准确预测,并且凝重的直接说明,这一次魔劫来势汹汹,危害之大远非以前历次可比的,一个不慎真可能让整个人族就此灭亡掉。大惊之下,均都一下以先前数倍速度发疯般的准备一切应对手段。各大坊市中的各种材料和灵药,更是迅速被扫荡一空了。只有各大宗门世家的自有药园中,还有一些正在种植的灵药。而这些灵药也和以前种植的稀有灵药不同,大都改换成了成熟期短,但又是最常用灵草灵花。

至于各大势力以前遮遮掩掩尽力隐瞒的一些东西,更是仿佛井喷般的纷纷现世而出。

更有一些势力,开始频繁交流一些各自所需的秘术功法,妄图在短时间内就让自己实力更上一台阶。

当然人族这些势力中最大的,自然还是天渊城和三大皇城了。

前者聚集了人妖两族的精锐所在,并有十大合体修士坐镇其中,基本上算是稳若泰山了。后者则是汇聚了三境之地的高阶修士,并有三皇亲自镇守,在一般人心中同样是牢不可破的。

稍次些的实力,自然就是人族中的十大宗门,三大真灵家族之类的存在,同样吸引着众多的凡人和散修迅速汇聚而去,短短数百年就将人口激增了十倍以上,几乎到了他们能够接受的极限。

不光人族面对这次魔劫颇有破釜沉舟之意,妖族和附近其他几个异族也都同样整族动员起来。各族在这三百年中,更是频繁派出使者互相传递着一些和魔劫相关的要紧信息,均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的面对这次魔劫的样子。

就在这么一副全民皆兵情形下,在离天渊城不远的一片山脉中,大约有三四百名修士聚集在一座山峰顶部,正聚精会神的听着一名盘坐在巨石上的白衣女子,讲述着某篇异常深奥的功法。

这女子年纪看似不大,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但是体表竟被一层层的乳白色莲影包裹着,眉宇间有一朵深蓝色的莲花状标记镶嵌其中,让此女越发显得清丽脱俗,犹如不食烟火的天上仙子一般。

而这些听道的修士,虽然男女老幼都有,但是大半都是道装打扮,另外一小半则均蓝袍背剑,似乎也是同属某个宗门一般。

不过这些人的修为,显然都不算太高,只有寥寥数人是结丹修为,大部分人都是筑基期的修为。

“好了,今日讲法就到这里。下一次开讲会在三个月后,将由你们师伯,亲自给你们讲述五行之道。现在可以离开了。”足足一个时辰后,貌美女子终于将法诀讲完,然后平静的下了逐客令。

“谨遵师姑法旨!”数百名修士闻言,神色肃然的一同冲女子大礼参拜一下,然后才恭敬的或催动法器,或直接驾驭法宝的离去了。

白衣女子,望着这些人远去的遁光,忽然黛眉一皱,冲一侧的某颗大树下淡淡的说了一句:“海师兄,这些弟子明明是你和器灵子师兄所收的弟子,却偏偏抓师妹来替你讲课,你不觉得太过分了点吗?”

“本大少当初可没想过收什么弟子的,还不是上了大师兄的大当,才收下了这么一大堆麻烦的。况且,师妹以神引大法讲道的话,可比我和大师兄强上百倍的。否则这些门人也不会短短数百年,就有如此惊人的进步。连结丹修士都出现了好几个。”大树下白光一闪,一个身穿蓝袍的俊美男子出现在了那里,并满脸嬉笑的说道。

“这些弟子有如此进步,岂是小妹的功劳,大半都是师傅以前所赐残余丹药的功劳。那些丹药,我等都已经用不上了,倒是便宜你二人的弟子了。不过器灵子师兄收下一些弟子,是为了让其继承的雾海观能够发扬光大,你又何必也跟着凑这热闹。”白衣女子仍没有好气的说道。

“这根本无法怨我,都是器灵子当初故意激我,才会变得如此的。”蓝袍男子愁眉苦脸之下,满口叫屈的说道。

“嘿嘿,二师弟这话说的可是有些违心了。也不知当初是谁听到如此多弟子口称师傅之时,嘴巴一直都无法合拢的。”一声轻笑从附近的另一颗树后传出,接着灵光一闪,一名身穿黄袍的道士也诡异的浮现而出。

这三人正是韩立的三名记名弟子,白果儿、器灵子和海大少。

三百年不见,三人面容虽然和以前丝毫没变,但神态气息却和以前截然不同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