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喜怒无常

闻听此言,不光金焰侯和青元子互望一眼的苦笑不已,韩立听了也眼角一阵急跳,心中大感骇然。

“我这次找你们有些事情要说的,先到下边坐坐也好。金焰你的碧灵酒酿的不错,给老夫上七八壶吧。”老者眼珠微微一转下,大咧咧的说道。

“七八壶!虚灵兄说笑了。那碧灵酒三百年才能酿制一壶出来,再加原料难寻,我手中一共也不过三四壶而已。哪有七八壶给道友痛饮!”金焰候一听对方之言,脸上肌肉一动,颇有些哭笑不得了。

“哈哈,三四壶也行。也够老夫痛饮几杯了。”老者眼珠一转哈哈大笑的说道。

随后他也不等金焰候和青元子再说些什么,就单手一掐诀,身下的巨大甲虫“噗嗤”一声,化为一股黑烟的凭空消失了。

再黑烟一个卷动之下,就灵蛇般的没入其大袖中不见了踪影。

接着老者身形一动,化为一道乌光的向下方宫殿飞去了。

金焰候满脸的无奈,一只手冲高处虚空一抓。

那三名在高空悬浮的金甲卫士立刻停止了转动,身上缠着的白丝也寸寸的断裂而开。

三名卫士纵然还有些天旋地转,但刚勉强稳住身形后,就急忙过来给金焰候见礼,并一脸羞惭之色的说道:“多谢主人相救!我等无能,让主人蒙羞了!”

“怪不得你们,来人神通之大,连我都要退避三尺的。你们将禁制重新修复即可了。”金焰候摇摇头,接着体表金焰一个翻滚,也化为一道遁光的激射而下了。

“韩小友,你也过来吧。这老怪可着实难以伺候,一会儿你多加小心一二。”青元子叹了一口气的说道,足下金光闪动后,就闪入虚空不见了踪影。

韩立摸了摸下巴,想了一想后,就同样身形一动的飞遁而下。

片刻功夫后,韩立等人又出现在原先的那座大厅中,并再次坐好。

只不过在青元子座位的对面处,多了那位叫虚灵的老者。

金焰候也不多说,抬起双手轻拍一下后,立刻上来四名身披金色轻纱的貌美侍女,各端一些珍稀灵果,分别放在了几人身前的桌面上。

“碧灵酒呢!金焰,你不会只想拿这些东西来糊弄老夫吧。”老者一扫眼前的灵果,双眼一翻的说道。

“虚灵兄莫急,碧灵酒需放在万年玄冰中才能越发醇厚,小弟已经让人去冰窟去取了。”金焰候强忍心中怒意的解释了两句。

“这样还差不多!”老者点点头,将身前一颗桃子般的鲜红灵果一把抓到手中,几口就吞了下去。

竟然连果核都未吐出的样子。

韩立见此情形,心中一时无语。

就在此时,老者目光不知怎么一下落到了韩立身上,略微扫了几眼后,突然口中发出一声轻“咦”来。

“小家伙,看你骨龄才刚二千余岁,如此年纪竟有了现在的修为,资质还真是不错。你就是青元子的那个同族后辈吗?”老者有一丝感兴趣的问道。

“晚辈拜见前辈,晚辈的确是姜前辈的族人。”韩立听到对方有些赞叹的语气,心中非但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反隐隐有些发毛起来,急忙起身恭敬一礼的说道。

这位连青元子这样的大乘存在都大感头痛,他心中自然也一百二十分的敬而远之的。

况且对方单凭肉眼,就能一眼看出他的真实年龄,更是骇人听闻之事。只希望对方刚才之言,只是随意一问而已、不过韩立的这种想法,显然落空了。老者一听韩立之言,双目一亮下,竟啧啧称奇的又问道:“不错,不错。以你如此的资质,整个灵界也极其罕见的。青元子,我记得你们人族似乎并不起眼,只是一个小族吧。可不但有你这位大乘存在,还有韩小子如此大有前途的后辈,实力可不太简单啊。莫非是你们人族故意隐瞒了实力不成?”

“虚灵兄说笑了!我们人族的确只是一个小族而已。在下虽然出身人族,但是后来另有机缘,否则也无法修炼到眼下境界。但也因此却算不得纯糙的人族了。至于韩小友进境惊人,也不是什么太奇怪之事。任何一族都有可能出现一两名天纵奇才的。只不过恰好让虚灵兄遇到了而已,又如何能和贵族相比的。”青元子神色一动,忙干笑一声的说道。

“是吗?可是我们蜉蝣族虽然也算不小,但如此年龄就进阶合体后期的,老夫也从未见过的。怎么样,小友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蜉蝣族。只要愿意留在本族当客卿长老,你以后修炼所需的所有材料灵药,本族全部包了。”老者哼了一声的扫了青元子一眼,就冲韩立似笑非笑的说道。

青元子闻言脸色大变,嘴唇一动下,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什么话语出口。

而韩立大出意外,但心念一转下,口中却毫不犹豫的婉拒道:“多谢前辈好意,但本族正要面临一场大劫,晚辈纵然法力浅薄,还是要马上回族中共渡此劫的,却不可能再加入前辈之族的。”

“大劫,什么大劫!哼,你莫非故意找个借口来敷衍老夫!”老者一听这话,先前笑嘻嘻的脸孔为之一沉,竟立刻翻脸的厉声道。

同时“轰”的一声,一股无形压力也从老者身上一散而出,气势汹汹的冲韩立一压而来。

“晚辈决没有此意!”

韩立纵然知道对方脾性怪异,但也万万没想到此人会丝毫忌惮没有的对自己出手,当即心中暗暗叫苦下,急忙分辨一句,体表护体灵光马上浮现而出。

“轰”一声,他只觉一股庞然巨力往肩头一压,身形为之一矮下,护体金光竟狂闪之下,似乎瞬间就要破碎一般。同时体内传出一阵密集的爆响,全身骨节同时为之巨颤起来。

这也是韩立肉身之强远超常人想象,否则普通的存在,在老者如此强横气势一压之下,即使不会当场毙命,但绝对会立刻吐血受损的。

“咦,有些意思!”

老者目睹此景,口中再次发出一声诧异,脸上厉色一闪的消失,反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但下面坐着身躯蓦然一涨下,身形竟凭空拔高一个头来,压向韩立的气势又一下涨了不少去。

“砰“的一声!

韩立肩头晃动两下,脸色略有些发白,但仍稳稳的坐在那里,不过身下的木椅却一下化为粉末的凭空消失了。

“虚灵兄,手下留情”青元子眉头一皱,袖子往韩立身前一拂后,一片金霞狂涌而去后,终于开口了。

一声闷响下,两股巨力在韩立身前处撞击到了一起,竟同归于尽的一起消失了。

韩立只觉肩头巨力一散,身躯顿时为之一轻。

心中为之一松,对叫虚灵老者的可怖实力更是一阵的骇然!

怪不得青元子和金焰候对老者如此敬畏的样子,其神通果然远在二人之上。

“青元子,你莫非想和老夫切磋一二。如此甚好,上一次和你动手还数千年前的事情了,听说你最近新修炼了一种神通非常玄妙,老夫正好领教一二。”老者看见青元子出手,非但不怒,反而立刻摩拳擦掌起来,一副跃跃欲试好斗模样。

他反将韩立一下放在一旁,根本不再看上一眼了。

这让韩立眨了眨眼睛,有些晕乎乎了。

不知对方真是嗜斗如狂,还是在故意的装疯卖傻。

青元子见虚灵老者如此样子,似乎回想起了什么,眼角骤然急跳几下,就勉强一笑的连忙摆手道:“虚灵兄说笑了,姜某这点本事怎敢和你切磋。韩小友毕竟是在下的族人,还望道友手下留情一二的。”

“不愿比试啊。这实在有些遗憾啊。算了,看你面子上我也不难为这小家伙了。老夫还是办正事要紧吧。”老者目露一丝失望之色,用懒洋洋的口气回道,精神劲儿似乎一下萎靡不少。

“小弟也有些奇怪!听说虚灵兄已经到了那最后一道关口,从千年前早就闭关不出了,准备渡那飞升之劫了。怎么有暇突然到冥河之地来,并将我等几人全拜访了一遍。难道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金焰候也有些奇怪的问道。

“当然有很重要的事情!否则老夫就是再吃饱了没事,也不会如此辛苦的破界到你们这里来。废话就不说了,将你们手中的冥河之乳全都交出来吧。老夫这一次带来了‘五元丹’和‘万坤虫’的虫卵,用它们换取你们手中的所有灵乳!”老者不加思索的说道。

“什么,道友要冥河之乳!”

“虚灵兄要灵乳何用?”

金焰候和青元子闻听后,不禁均失声起来。

韩立自然也大吃了一惊。

“老夫只是换取些灵乳,你二人用的上如此大惊小怪吗?难道你们认为老夫的‘五元丹’和‘万坤虫’的虫卵不值一换吗?”老者却脸色一沉,口气有些不善起来。

“当然不走了!只是在下手中的灵乳,刚刚被姜道友全都换走了!”金焰候一咧嘴,神色古怪之极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