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金焰候

“这位前辈居住的地方,似乎有些独特啊!”韩立望着金光灿灿的岛屿,倒有些愕然的样子。

“嘿嘿,这只是他的古怪嗜好而已,韩小友见到他本人时,自然知道其中的缘由了。”青元子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后,隐隐露出一丝诡异的回道。

“原来如此,晚辈倒更有几分好奇了!”韩立听了个这话,不禁露出略有所思之色了。

而青元子这时,却二话不数的一只长袖冲前方的白色光幕轻轻一抖。

顿时一股金色霞光一涌而出,在身前滴溜溜一凝下,就轻易形成一口十余丈长的金色巨剑,并毫不犹豫的向前方光幕一挥而去。

“轰”的一声!

白色光幕一阵波纹荡漾,表面更是光芒闪动不已,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而几乎在光幕发生异变的同时,岛上立刻传来数声惊怒不已的吼声。

“是谁这么大胆,敢攻击我们金焰岛!“

“不知这里是金焰大人的住所吗?”

瞬间功夫光幕内人影一闪,数道遁光一下激射而出,几个闪动下,四名身披金色战甲的卫士蓦然出现在了青元子二人面前,并用愤怒目光望了过来。

“咦,是青大人!”

但一看清楚青元子的面容后,这四名金甲卫士却不禁一惊,不加思索的急忙施礼起来。

显然这几人都认得青元子,再没有先前的恼怒之色。

韩立目光只是在这四名金甲卫士身上一扫,就看出了这四人都有炼虚级修为,但是体内都隐隐散发一股凶爆气息,明显并非普通人。

“金焰候,姜某有事拜访,还不出来相见。”青元子却根本没有理睬这四名金甲卫士,而是直接冲金色宫殿朗朗喊了一声。

也不知青元子动用了何种秘术,虽然声音并不算大,但在岛屿上空立刻到处回荡而起。

轰隆隆之下,整座宫殿每一寸角落中都能一遍遍的听到此话语声。

“青元子,你既然来了,那进来就是了。难道还要本侯亲自相迎不成?”半晌后从金色宫殿中也传出了一个淡淡的男子声音,虽然相隔甚远,但是听在韩立等人耳中却同样清晰异常。

“嘿嘿,既然这样。那老夫就不客气了!你们就带下路吧。”青元子听了后,微然一笑的冲那四名甲士吩咐道。

“是,前辈请跟晚辈过来!”四名金甲卫士听到宫殿中之人的传音,心中立刻一松,其中一位急忙恭敬的回道。

于是,韩立和青元子在四名甲士的带领下立刻穿过分开的光幕,直往岛屿上的宫殿落去。

一小会儿功夫后,青元子大模大样的坐在了某间异常宽广的大厅中。

韩立则恭敬的坐在其旁边。

在大厅的主位上,一名头戴金色龙冠身披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神色平静的坐在那里。

“姜道友,这一位道友竟有合体中期修为,难道是你自知大限将临,所收的亲传弟子不成?年纪轻轻就有这般境界,倒也足以继承你的衣钵了。不过上次去言老怪那里,听其言,你收的似乎是一名女弟子啊!”金冠人蓦然的开口了。

此人面如白玉,留有一副半尺长的乌黑长髯,一副儒雅的模样。

正是此地的主人,名叫“金焰候”的一位和青元子一般的大乘存在。

韩立望着此人,见其浑身上下,无一不闪动金色光芒的各种饰物后,不禁有些无语,心中总算有几分明白青元子先前话语的意思了。

“金道友,你可认错了。韩小友可不是我的弟子,而是一位旧识而已。道友应该还记得数百年前,几个小辈带领一些手下突然入此地,并还惹来蜉蝣族派人追杀的事情吧。我就是在那时认得韩小友的。至于我收的那位弟子,已经认作义女了。虽然资质也算绝佳,但如今还是炼虚期修为而已的。”青元子一笑下,倒是坦然的解释了两句。

“数百年前!哦,是那些引开冥雷兽,想盗取冥河之乳的外来人!咦,我记得为首的几个人,后来不是都被蜉蝣族派人全都擒下带走了吗。这位韩小友既然参与其中,还能幸免无事。难道是道友出手救下的。”金冠人闻言,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道友虽然所言并不全对,但也中了几分。韩小友能安然离开冥河之地,的确是老夫安排的。不过,道友不要误会什么。在下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韩小友是在下同族之人,另一方面,则是在下有事需要他到外界去办,这才出手的。”青元子淡淡说道。

“原来如此!不过青道友也有上千年没来我这地方了,如今一找上门来,就带着这位同族小友过来, 想来不是单单来拜访这么简单吧。”金焰候双目一眯的仔细打量韩立两眼,忽然脸孔一板起来。

“金道友还真猜中了。这一次老夫过来,的确是有一事,需要和道友商量一二的。”青元子嘿嘿一笑后,坦然的承认了。

“哼,我就知道如此。虽然你我比其他几人走动的稍近了一些,但也没到让道友一出关,就马上赶来拜访的地步。什么事情,姑且说来听听再说。”金焰候面无表情的说道。

“金兄这话可说错了。老夫这次来,可不是来求道友,而是想做一件两利的交易而已。道友若是觉得有丝毫不满意,老夫绝不会强求的。”青元子脸色一沉,声音也有几分不满起来。

“哈哈,刚才之言只是说笑而已。凭青道友和本候多年的情分上,只要不是太为难之事,本候又怎会不答应的。”金焰候深望了青元子一眼后,又展颜再笑了起来。

“金道友如此说了,那老夫也就直言了。记得上次前来拜访时,金兄曾经对在下的‘九瞳珠’特别感兴趣,并且愿意用一些宝物交换此宝。但因为当时姜某同样需用此宝炼制一些宝物,也就暂时没有应允。这一次,老夫将此珠带来,打算和道友换取一些所需东西。不知金兄觉得如何?”青元子说完后,一只长袖往附近桌上一拂。

顿时一片金光闪过后,一个翠绿欲滴玉盒出现在了那里。

“九瞳珠”

一听青元子之言,原本从容模样的金焰候,瞳孔一缩,“唰”的一下,目光落在了桌上的玉盒上,最后似乎费了偌大力气,才将其勉强挪开的样子。

“姜道友将此宝都拿出来了。金某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道友想从金某这里换取些什么?只要不是那几件让在下根本无法舍弃的东西,其他宝物都好说的。”显然盒中之物对金焰候极为看重,他几乎丝毫考虑没有的反问了一句。

一旁的韩立见此情形,心中也是一喜。

看眼前情形的话,从对方手中换到冥河之乳,还真大有希望的。

“三瓶冥河之乳和一块息壤之土”青元子微微一笑的说道。

“不可能!纵然九瞳珠在炼器上神妙无比,但想要一口气换取这些东西,相差也太远了。冥河之乳姑且不说,那息壤之土,几乎是炼制土属性宝物至极材料。世间能和此物相提并论的其他土属性材料,几乎没有出其左右的。况且此土,我虽然得到了一点,也是用来炼制下次渡劫时的护身宝物之用。哪能轻易换给别人!”金冠人刚一听完,就将头颅摇的跟拨楞鼓一般。

“道友所说的,老夫自然知道的。不过我若再加上这三样东西,金兄又觉如何呢!”青元子对金焰候的拒绝毫不意外,反而胸有成竹的一笑后,长袖再次一抖,又有三颗棱形的古怪器物出现在了桌面上。

这三颗仿佛枪头般的东西,有拳头大小,金光灿灿,仿佛缩小几分的金色枪头。

在这些器物表面,遍布一些鲜红的古怪符文,密密麻麻,玄奥异常的样子。

金焰候见到这三样东西,微微一怔,仔细打量了几眼,似乎一时间并未看出什么,就马上抬手虚空一抓。

“嗖”的一下,其中一颗器物立刻腾空而其,被金冠男子摄到了手中,然后低首翻来覆去的细看起来。

“这难道是……”

与此同时,韩立望着桌上剩余的另外两件金色器物,竟从中感应到一股熟悉之极的气息,心中也一阵惊疑不定。

再检查了一会儿手中的金色器物,金焰候的面容竟渐渐有些动容起来。

“本候有些不太肯定,但看样子似乎是那传闻中的金刚灭魔神雷!”金焰候终于抬起头来,有些不太肯定的向青元子询问道。

“好眼力!当年老夫得到了一些金雷竹的竹叶,然后配以其他众多雷属性材料,并借助天雷之力,花费了数百年时间,才炼制出这么六七枚出来。如今姜某一下拿出其中一半的数量,可见在下的诚意了。金兄大天劫离下一次也会太久了吧。天罡灭魔雷是对付那些域外天魔的绝佳利器。而域外天魔在大天劫时,根本防不胜防,一般宝物对它们的作用微乎其微。若有此雷在身的话,岂不比你炼制任何呵护心神的宝物,强上百倍。若不是,在下一次炼制的数量够多,也绝不会拿出来交换的。”青元子似笑非笑的回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