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灭敌

巨猿两条手臂骤然间金光一闪,就凭空粗大了一圈,接着一屈之下,竟然将两座极山当做暗器般的猛然投了出去。

两座小山方一出手,就嗡鸣一声的涨大了数倍,化为四五十丈高的巨山,并一闪之下的出现在了血色孔雀的上空,发出轰隆隆之声的向下狂砸而去。

此山尚未真的落下,附近虚空就先响起刺耳的尖鸣,一圈圈的无形波动爆发而出。

顿时一股近似窒息的可怕感觉,瞬间从天而降,血色孔雀心中微微一惊,也并未真的太放在心上了,只是下意识的双翅冲空中狂扇了几下。

一股血蒙蒙光霞化为一股飓风的冲天而起,他竟然打算硬接韩立用巨猿神力投过来的两座极山。

此血光也许在玄奥变化上不及五色神光,但霞光中暗藏的血腥之气却歹毒无比,专污各种宝物灵性。任一般宝物威能再大,一被这血光卷住也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鱼店主自然万万没有想到,这两座巨山的炼制之法根本不是出自灵界,是在真仙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元合五极山的一部分。并且两座极山看似惊人的攻击,也根本不在于两座山峰本身威能有多大,而是来自两座极山的奇重分量和巨猿本身拥有的庞然巨力。

青黑两座山峰一被血色霞光卷到后,只听到“噗”“噗”两声,就在灵光大放下,将霞光仿佛纸屑般的撕裂而破。

“啊!”

鱼店主一下大惊的失声起来,所化血孔雀这才急忙身形一动向一侧激射而出,想要躲开头顶攻击。

但是两座巨山将下方百余丈范围都笼罩其中,来势又如此凶猛,如何能够瞬间躲开。片刻间那座黑色大山就带着一股巨力一压而下。

血孔雀目露骇然之色,但无奈之下,只能暗自咬牙的一张口,竟喷出一卷画轴来。

此画轴方一离,立刻一展的打开!

霞光万道下,从画中竟然立刻浮现出一片楼台殿阁的五色虚影来,每一座都艳丽异常栩栩如生,凝神细望之下竟给人一种深邃空洞的神秘感觉。

这些虚影联结一起下,形成了一片凝厚的五色光幕一下将血孔雀护在了其下。

而从这些虚影浮现后,引起的剧烈空间波动看,此宝竟是一件罕见之极的空间类宝物。

在鱼店主看来,这件引为杀手锏的空间类本命宝物,用来抵挡眼前的这座看似威猛的山峰,自然绝无问题的。

纵然此山蕴含的力量再大,但在空间变化的玄妙法则下自然不值一提的。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鱼店主所化的血色孔雀丝毫停顿之意没有,双翅再一展之下,下一刻就可彻底遁出了险境。

但就在这时两座山峰突然间同时光芒刺目起来,一个灰色光霞仿佛潮水般的狂卷而下,一个“嗤嗤”的破空声大作,无数道透明的无形剑气铺天盖地的激射而下。

二者合二为一下的狠狠击在了那一片五色光幕上,顿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

光幕中的楼台殿阁等虚影纷纷的撕裂而开,两座大山一落之下,更将所有虚影一压而灭,竟根本无法阻挡巨峰分毫。

血色孔雀更是吭都未来及吭上一声,就被那座黑色山峰正好砸了个结结实实,身躯瞬间在高空中就直接爆裂而开,一块块血肉四溅飞射。

韩立见此情形,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意,但是下一刻,脸色又蓦然一沉。

血色孔雀那些碎裂的血肉,在山峰下忽然间一阵的颤抖,接着“嗖嗖”之声大作!

所有的血肉都往同一处地方激射而去,并化为一只血色肉球,以一种极其狰狞的模样飞快蠕动起来,似乎顷刻间就要重新凝聚出新的躯体来。

韩立目中寒光一闪,二话不说的一根手指冲黑色极山遥遥一点。

山峰散发的灰色霞光骤然间一凝,竟幻化成千万道灰色光丝,同时朝下的激射而去。刹那间就洞穿血色肉球而过,接着寒光一闪的飞快搅动起来。

还未成形的肉球,瞬间功夫在灰芒闪动中,再次化为了无数碎块。

而灰丝仍丝毫停下之意没有,那些碎块也转眼间变成了一片血雾,一时间再也无法凝聚变化起来。

“嗖”的一声。

一团五色虚影,从血雾中一下激射而出,里面隐约有一个拳头大小的迷你孔雀。

正是那位动用了秘术,才侥幸逃得性命的鱼店主元婴。

但韩立又怎会容其跑掉,所化巨猿猛然深吸一口气,接着再一张口,里面隐有雷鸣声闪动,接着一道碗口粗的金色电弧一喷而出。

此金色电弧一闪之下,就直接横跨数十丈距离,结结实实的击在了五色虚影上。

一声霹雳!

迷你孔雀一声惨叫,就在金色电光中化为灰烬,真正从世间彻底消失了。

这时金色巨猿也扬首一声欢畅的低吼后,双手握拳的一拍胸膛,体形迅速在金光中缩小起来,顷刻间就重新化为了人形模样。

恢复原形的韩立,长吐了一口气,目光朝下方的血雾望了一眼,略一思量之下,就蓦然单手向下方一招。

顿时一金一银两只圆环从中激射而出,一个闪动后,就落到其手心中。

韩立目光略一打量手中两只储物环一眼,灵光一闪下就消失不见了。

他又望了望下方变得平静无比的血雾,瞳孔一阵异芒闪动,袖袍猛然向下一扬。

“砰”的一声,一团银色火焰从袖中飞出,一下击在了下方的血雾上。

火上浇油一般,血雾一下点燃了起来,片刻间就被银焰包裹了起来,并有淡淡的腥气从里面散发而出。

下方竟形成了一片银色火海!

韩立双目一眯下,毫不客气的再次抬手冲下方虚空一抓。

顿时银焰一阵翻滚下,竟一下化为一道火龙的奔空中而去。

结果所有火焰都被一只大袖收了进去,而韩立一只手掌中却凭空多出一团鸡蛋大小的液体,隐隐散发着五色光芒。

韩立望着这团液体,脸上竟闪过一丝震惊之色。

“只是粗略提炼了一二,就有这么精纯的真血。果然不是普通的五光族人!若是再精纯一点,就算说他是五色孔雀的嫡系后代,恐怕也大有可能的。难道此人真和那五色孔雀有何极深关系不成?算了,不管他真正来历是什么,现在都不重要了。”

韩立一脸疑惑的喃喃两句,最终还是摇摇头。

接着单手一翻转下,就取出一个鲜红小瓶,对准手中的液团口中念念有词。

顿时小瓶一颤下,就从瓶中喷出一股白色光霞,将液团一卷之下,一滴不剩的都吸了进去。

灵光一闪下,韩立将小瓶收了起来,接着又单手一掐诀下,将两座极山同样一收而回。

通过今天一战,以极山的可怕威能配合山岳巨猿变身的通天神力,已经成了他对敌的另一大杀手锏。

若是他能再多炼制一两座极山来,相信此招对敌时的可怕还能立刻加以倍增的。

韩立体表青光一闪,人就一晃的在原地消失了。

下一刻,远处仍保持巨鬼模样的啼魂面前,空间波动一起,韩立就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那里,并抬首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啼魂兽,脸上满是复杂的表情。

他纵然知道啼魂变身后,神通之大不可想象,但此兽竟能一个照面将那大乘期的双首巨禽斩杀,还是让他震惊的半晌无语。

此兽不是只对阴魂魔物才能克制吗?

而且几天前,他还特意查看过此兽在灵兽环的情形,明明还丝毫苏醒的迹象都没有,结果一见那怪禽现身,竟马上活蹦乱跳的自行跑了出来。

让他大喜的同时,也着实吓了一大跳!

但重新苏醒过来的啼魂兽,和他的心神联系变得若有若无起来,他似乎丧失了对此兽大半掌控。

这让他不由的又有些担心起来,故而眼下眉头微皱下,也一时不知如何处置此兽才好。

毕竟刚才啼魂展现的神通,让他也心中害怕不已。

而就在这时,一直把玩着手中雷兽晶核的啼魂,突然将晶核往空中一抛,一张口,竟咯嘣一声的将晶核咬碎吞进了腹中,然后才低首同样望向了韩立,一对鲜红双目竟闪动着丝丝异光。

“主人莫非有些担心吗?”啼魂突然嗡嗡的开口了。

“担心,我为何要担心!你灵智彻底开启了?”韩立心中一凛,但表面不动声色的淡淡道。

“呵呵,头脑的确一下多出了许多东西来。另外主人何必隐瞒什么。纵然我和主人间的联系变弱了,但这点还是能感觉到的。”啼魂竟一咧嘴的笑了起来。

“头脑多出了东西这是什么意思?就算如此,你现在倒底是什么,真的是他们所说的‘刑兽’吗?”韩立听了此兽之言,先是一怔,随即嘴角抽搐一下的苦笑起来。

“这个……我也不太知道!这一次长睡醒来后,脑中一下就知道了许多东西,我好像有几分像他们所说的刑兽,但有些地方似乎又有些不同!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主人不用担心什么,我恐怕马上就要离开这一界了。”啼魂叹了一口气后,竟说出让韩立面色一变的话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