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半部法诀

韩立等一干人,却随着金悦此女,到了圣城中心处的一座巨大殿堂中,并分主宾的分别落座下来。

然后金悦一声吩咐,立刻从殿外上来数名妙龄侍女,手捧灵茶灵果之类的东西,在一干人面前分别摆满一桌。

到目前为止,这位金悦大长老仍一副将韩立当做贵宾的样子,面上看不出丝毫的异色来。

韩立又客气,大模大样的端起一杯灵茶,轻品了一口,然后微点下头。

“韩道友觉得此茶如何,这是我们圣城特有的香女茶,每年也就产那么数十斤而已,此灵茶不但须在晨曦之时采摘,采摘之人还必须是处子之身的貌美少女才可。否则香气就会大减不少的。”金悦同样喝了一小口灵茶,忽然一笑的冲韩立说道。

“不错,此茶幽香扑鼻,的确是少见的珍品。”韩立也赞叹的说道。

“韩道友若是真喜欢的话,妾身倒可以赠送一些的。”金悦眼珠微微一转,嘴角带笑的说道,随后两手蓦然一拍,冲身旁束手而立的一位侍女淡淡的一声吩咐:“去茶园,拿五斤最上等的香女茶过来。”

“是,大长老!”

那名侍女一惊,但急忙答应一声,倒退出了大殿。

“多谢大长老厚赐了!”韩立也有一丝意外,但马上恢复如常,并冲金悦略一拱手的称谢道。

其他一干长老见金悦这番举动,也心中有一丝讶然,不过没有谁去询问什么。

“除了胥长老二人外,其他几位长老尚不认识韩道友吧。这样的话,我就先介绍一二了。不用说别的,只说当年助我们天鹏一族得以保全的那位人族道友,想来几位长老也就知道韩道友是何人了吧。”金悦从容的向其他几位还有些疑惑的长老介绍的说道。

“什么,是此人!他怎会出现在此地!”

“不是应该陨落在地渊中了吗?”

其他几位天鹏长老顿时一阵骚动,在恍然的同时,纷纷直接露出了吃惊之色。

只有那位胥长老和美妇在一旁闻言,不觉互望的露出一丝苦笑。

“在下当年在地渊中略有些机缘,侥幸从那几名妖王手中逃脱,就没有再回贵族中,而返回了人族。金道友不会因此怪罪韩某吧。”韩立神色不变,淡淡的说道。

听韩立说的如此风轻云淡,金悦此女目光微闪一下,轻笑了一声:“妾身怎会如此想!当年要不是韩道友出力,白璧和兰儿也不可能通过试炼,成为我族的圣主,从而保全了天鹏一族。道友做到了约定的事情,也就恢复了自由之身。不过,道友仅仅数百年不见,就从一名化神修士进阶到了圣阶存在。这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看来地渊四大妖王的消失,多半和道友有关了。若不见外的话,韩道友可否和我等说上一说。”

这位天鹏族大长老,却不想让韩立区区几句话,就将当年地渊中事要一带而过的。

其他长老心中一动,也纷纷作出凝神细听的模样。

“韩某也是进入贵族区域后,才知道四大妖王失踪之事。此事和在下这次重返贵族却有些关系。倒是不好向金道友明言当年之事的。不过我可以向大长老保证。四大妖王当年未能回来,如今更不可能返回地渊的。至于在下的修为增长,只不过是在蛮荒世界中另有了一些造化而已。金道友不也同样的修为大进了吗?”韩立眼角一跳,但口中却微然一笑的回道。

听韩立如此坦然的一口拒绝,金悦面孔不由的一沉,目中寒光闪动几下后,声音一沉的问道:“既然韩道友不方便说,在下自然不会勉强的。但道友这一次突然化身成巨鹏,以莫大声势一下在圣城外现身,应该有些缘由吧。还是道友自觉神通大成,打算向我们一族示威来了。”

此女说到最后几句后,声音却有几分冰寒了。

其他一干长老,望着韩立的目光,也不禁有些不善起来。

“金道友觉得在下刚才所化的天鹏如何?”韩立见此情形,却不惊反笑了起来。

“哼,道友的变身的确不错,以一外族之人能将鲲鹏真血炼化到如此地步,也算你神通不小了。”金悦听到此话,脸上一丝异色闪过,但口中却冷哼一声的说道。

“是吗,道友真的只是想的如此简单吗?”韩立却嘿嘿一笑,面色同样有些诡异的样子。

“韩道友,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说什么,直接说就是了,何必故弄什么玄虚。”金悦脸色微微一变,但双目马上微眯一下冷冷的说道。

胥长老等人听到这里,却不禁有些糊涂,面上都不禁有些惊疑。

韩立嘴角微微一翘,竟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也不回复对面女子什么,直接单手一翻转,顿时一块白色玉简浮现而出,并手腕一抖的直接抛了过去。

“道友这是何意?”白衣女子下意识的一把将玉简接住,但黛眉一挑的问了一句。

“大长老不必多心,有什么话,还是等先看看简中之物,再说不迟的。”韩立神色不变的回道。

金悦脸色仍不太好看,但目光在手中之物上扫了一眼后,略一沉吟下,还是将玉简往额头上一贴,并将一缕神念直接注入了其中。

“咦,这是……”几乎片刻间,此女竟一惊的失声出口。

这一下,让大殿中除了韩立之外其他人,自然又一阵的窃窃私语。

金悦在失声后,却满面狂喜的再也无暇旁顾其他事情,一副将心神全都放在了玉简上的样子。

韩立目睹此景,微然一笑,再次抬手拿起桌上的灵茶,并悠然的品尝了起来。

于是在大殿一干人等神色各异的表情中,转眼间过去了一顿饭功夫。

这时,金悦此女终于长吐一口气的将玉简从额头上拿下,然后用一种复杂之极的目光重新打量了一下韩立,才沉默了一下的缓缓说道:“这篇功法,道友是从哪里得到的。韩道友不要告诉我,此功法是阁下自己所创出的。此法诀虽然玄奥无比,但明显是针对我们天鹏人所创的。”

“金道友果然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玄妙处。不过此功法是谁所创立,并不是什么重要之事了。倒是道友能够明白此法诀对贵族的用处,才是最重要的。”韩立笑眯眯的说道,似乎对金悦所问之事,早就有所预料的样子。

“道友拿出这半部法诀,不会只想让妾身看看就算了的吧。阁下这次到我们天鹏族的用意,还是直接说出来吧。”金悦双眸异光一阵流转,身上蓦然爆发出一股可怕之极的灵压,冲韩立森然的说道。

“哈哈,既然金道友如此说了,那韩某自然从命。不过此事对在下颇为重要,韩某只希望和道友单独详谈。”韩立哈哈一笑,但目光一扫其余几名天鹏族长老,却又神色一正的说道。

“好,我就依你之言!胥长老,青长老,你等暂时回避一下吧。等我和韩道友商谈了事情,再进来吧。”金悦不加思索的一口答应下来,并冲其他人一声吩咐道。

此女显然对那玉简中的法诀,异常的重视!

“是,那胥某就先告退了!”

“大长老,我等就在殿外暂时等候了。”

其他天鹏族长老虽然心中大感郁闷,但却不敢违抗金悦之命,只能起身一躬的纷纷离开了大殿。

片刻功夫,整间大殿就只剩韩立和白衣女子二人而已。

“韩道友有何机密之事,可以说了。”金悦这才神色一缓的说道。

韩立却并未马上回话,而是忽然袖袍一抖,向四面八方一下喷出十几杆五色小旗来。

它们一闪之下,化为五颜六色的异芒,纷纷没入附近的空中不见了踪影。

顿时在下一刻,一层五色光幕浮现而出,将韩立二人均都严严实实的罩在了旗下。

“怎么,有妾身在次,道友还怕有人偷窥不成?”金悦先是心中一凛,但随后就看出此光幕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禁音禁制,也就放下心来,但面上仍现出一闪不悦来。

“金道友莫怪,此事非同小可。在下不得不多加小心一二的。”韩立却十分谨慎的回道。

“这就随道友之意了。不过在详谈之前,我有一件事必须先确认一下。这功法的另外一半,是否也掌握在阁下手中。”金悦黛眉一皱下,突然将手中玉简一举的问道。

“嘿嘿,此事大长老尽管放心。我手中若是没有完成的功法,又怎会有胆和贵族谈这笔交易的。”韩立毫不迟疑的回道。

“好,这就行!阁下说交易,不知想和我们天鹏族做何种交易?”金悦轻吐了一口气的问道,表情一下轻了松许多。

“韩某打算进地渊一次。我要贵族设法送在下一趟!这部炼化天鹏之血的特殊炼化之法,就是在下此行的报酬。”这一次,韩立再没有任何拖延,望着白衣女子,凝重之极的说了出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