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再回飞灵

顿时一层层的光浪从这些阵旗中一卷而出,然后滴溜溜一转下,竟形成一个巨大圆球形状的光幕,将一干飞灵人全都笼罩在了其中,看起来防御能力着实不弱的样子。

不过身处球形护罩中的这些年轻飞灵人,望着后面呼啸而来风海,仍然一个个面无人色。

在这大名鼎鼎的“银潮”面前,他们防护法阵纵然也算不凡,但绝无法支撑太久的。

这一点,早就被无数陨落在此天灾中的其他出海之人验证过不知多少遍了。

一旦没入这银潮之中,化神之下必无幸理。而化神等阶本身,也不过勉强自保而已,能否逃的性命,还要看老天保佑。

若想将他们如此多人救下,非得炼虚后期大成或合体等阶存在,才有可能做到。

而他们深入海中如此之深,又怎可能如此凑巧碰到族中的其他前辈高人路过与此。

为首的一男一女两名元婴后期的飞灵人,慌忙交谈商量了几句,但面色难看之极,显然仍束手无措的样子。

眼看飓风离他们不过二三十里,片刻间就可将他们淹没的时候,突然其中一名飞灵人惊喜的大叫一声:“快看,那银潮中好像有人!”

一听同伴这话,其他飞灵人一惊,急忙冲那名飞灵人所指之处望去。

只见在不远处的滚滚银潮中,果然有一点团青光闪动不已,真似有人在驱使遁光的样子。

但因为银潮中混乱的天地元气影响,却让飞灵人无法用神念辨明遁光中倒底是何人。

不过那青光在银潮中稳若泰山,从银潮一端向另一端而行,竟一副根本视风海中的电光冰雹如无物的模样。

这一幕却让这一干飞灵人如见救星!

当即那两名元婴期的飞灵人男女惊喜的互望一眼后,二人几乎同时的发出一声长啸。

啸声一阳刚一阴柔,阴阳交济之下,竟一下盖过银潮中的轰隆隆巨响,直接洞穿长空一般。

这啸声的中高低变化,并非毫无规律,是飞灵一族专门用来求救的信号。

只要那银潮中人不是耳聋绝,不可能发现不了他们这一干危在旦夕之人。

果然,原本在银潮中激射的青色遁光,在啸声刚响起的刹那间,为之一顿。

若有人在遁光近前处就可发现里面正有一道人影,转首朝啸声传出处望去,似乎略感诧异的样子。

“你们是飞灵哪一族之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突然在球形光罩内响起,并来回激荡之下,让所有人都听到的清清楚楚。

“晚辈等是五色、白玉、天鹏三族弟子,这一次到此是为试炼而来,万没想到会碰到千年一次的银潮,还望前辈大发慈悲,救晚辈等人一命。”

那名元婴期的男子,大喜之下,不加思索的急忙大声回道。

不过那陌生男子听完此回话后,却一下沉默起来,好一会儿都再没有传音过来。

如此一来,又让这一干飞灵人为之心中一沉。

若是对方觉得没有多大把握在银潮中护住他们等人,自然不会冒险过来相救的。

不过好在那青色遁光在远处并没有飞离而走,似乎有些犹豫的模样,这让他们心中还有一丝希望。

而就这片刻功夫,风海已经夹带着无数电弧和冰雹的将他们一干人全都卷进了其中。

刹那间雷鸣声、呼啸声惊天动地般的在圆形护罩外狂响而起,让这原本看似凝厚的罩壁一阵的激烈晃动,仿佛随时都有破碎的可能。

这些飞灵人见此,自然大惊失色。

在两名元婴男女的厉喝下,所有人体表各色灵光狂闪不已,紧紧握住手中阵旗,将全身灵力不要命般的狂注而入。

原本要崩溃的护罩,光芒一阵流转下,又再次凝厚了起来。

不过这些飞灵人在法力如此巨耗之下,明显无法坚持太久的。他们活命的希望,自然还是寄托在远处那位能出手相助上。

“既然有天鹏族的小家伙,我倒不好真就此袖手旁观的。我送你们离开此地吧!”

终于那陌生男子话语声再次淡淡的传来!

这些飞灵人自然欣喜若狂,但未等他们想传音有何表示时,就忽听头顶光屏之外一声霹雳巨响!

一道道碗口粗电弧狂闪下,纷纷的浮现而出,并略一交织下,竟形成一个直径超过十丈的雷光电阵。

在雷阵中心处,一名身穿青袍背生晶莹羽翅的男子,一闪的现形而出。

目光冷冷的朝下方一扫后,就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掐诀。

顿时背后双翅一扇之下,雷鸣声大响,由银色电弧组成的巨型法阵,立刻向下方一落而去。

那原本由苦苦支撑的护罩,方一接触雷阵的瞬间,就如同纸屑般的一撕而碎。

所有飞灵人大惊之下,只觉眼前一片银白之下,就被电光彻底淹没进了其中。

他们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就在轰鸣声中一下从雷阵中凭空消失了。

下一刻,万里外另一处银湘还未到达的海面上空,一阵雷鸣下,同样的雷电光阵撕裂虚空的一下浮现而出。

一干刚才被银潮困住的飞灵人,纷纷从雷阵中心处狂涌而出,竟直接被传送到了此地。

他们片刻之间从必死之地逃出生天,先是吃惊的四下张望一番,发现真身处安全之地,兴奋之心可想而知了,纷纷忍不住的一番欢呼起来。

“多谢前辈相救之恩,前辈可是天鹏族的那位长老!”

不过为首的那名元婴期男子,却一眼看到了在上空处悬浮不动的青袍人。以他修为根本无法看出对方修为的深浅分毫,当即心中一凛,急忙深施一礼的说道。

其他人这时同样发现了上面的“救命恩人”,也纷纷恭恭敬敬的大礼参拜起来。

“天鹏族!嘿嘿,当然不是的。不过我昔日和天鹏族有些渊源,既然你们当中有天鹏族人,我倒不好见死不救的。”青袍男子仿佛才二十余岁,听到为首的飞灵族男子之言后,微微一笑,露出满口白齿的说道。

此人自然正是耗费八十余年,才最终来到了飞灵族附近的韩立了。

以他如今可比合体后期大成修士的神通,一路上倒没有碰到什么真正危险,但是路上遇到的各种麻烦却同样不少的。

特别为了绕开几处让他也望而生畏的险地,不得不花费十余年时间,才最终安然来到了此地。

“不管怎么说,前辈救命之恩我等没齿难忘。还望能赐下姓名,晚辈等回去后一定会向族中长老禀明此事,加以重谢的!”这些飞灵人虽然修为不高,但似乎都是族中有些身份之人,另一名元婴期飞灵族女子背后双翅呈五色状,赫然是五光族之人,恭敬的冲韩立说道。

“算了,我救你们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重谢什么倒也不用的。不过我一直在蛮荒世界修炼,对各族情况有些不太了解了。你们将最近几百年发生的事情,不妨给我说上一二的。”韩立目光一闪,淡淡的说道。

“既然前辈有事相问,晚辈自然知无不言。我等飞灵族,最近数百年时间倒的确发生了许多大事。不过其中最出名的大事,自然是地渊之地的几大妖王忽然失踪不见,整个地渊最终被我等各族联手,最终攻克之事了。”这名五光族女子略一思量下,老实的回道。

“地渊被攻占了。此事的确不小,给我且详细说下吧。”韩立心中一惊,但面上丝毫异色没有的缓缓说道。

“是,前辈。此事说来话长了,最初要从几百年前的圣子试炼说起了……”五光族女子自然从命的徐徐讲述起来。

没有多久,韩立体表青光一起,化为一道青虹离开飞灵人,几个闪动后,就消失在了天边尽头处。

“轩师妹,你刚才将族中这般多事情,告诉这人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那元婴期的男子在韩立彻底不见了踪影后,忽然眉头微皱的问了一句。

“冕兄这话是什么意思?”五光族的女子一怔,不禁反问了一句。

“没什么,刚才这位前辈一直未向我等说出姓名来,面容又如此的陌生,可能并不一定是我族之人。”元婴期男子犹豫一下,才迟疑的说出了让其他人也都大吃一惊的话来。

“不可能!这位前辈明明也生有一对灵翅的,并且又出现在此海域,不是飞灵人还能是何族之人?”早有其他人立刻大声的说道。

“的确,这位前辈自称和天鹏族有些渊源,双翅又能驱动雷电,这可是天鹏等几族特有的神通,外人绝无法冒充的。况且要真是异族人假冒想潜入我们飞灵族,又何必出手救我等,或者刚才离开前,也完全可以出手把我们灭口的。冕兄实在有些多心了!”五光族女子也轻笑一声的根本不信道。

“可能真是我多心了吧!”元婴期男子脸色阴晴好一会儿,才勉强一笑的点点头。

“冕师兄放宽心就是了!就算这人真是异族人,小妹刚才所说之事,也都是族中人人皆知的事情,根本算不上什么机密的。我等现在最要紧的还是马上离开此海域。要是再被银潮追上,可就真要小命不保了。”五光族女子最后神色凝重的说道。

“不错,这里还是险地,还是快快离开的好!”

“轩师姐之言不假,刚才救我等之人修为深不可测,就算真是异族人也根本不是我等可以作为的,还是逃命要紧。”

其他异族人也纷纷开口说道,有些人甚至面色惶恐的再次四下张望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