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魔影渐近

一片一望无际的深黄色沙漠上空,一只由两头银色巨鹰拉着的古铜色战车,闪动淡淡青光的在低空中飞行着。

而在战车中心处,韩立双目微闭的盘坐在那里,肌肤隐隐有一层金光流转不定着。

忽然他面色一动,手臂一抬的冲身前虚空一挥。

顿时战车下方的空间波动一起,一道长约十几丈的青色剑气一下从虚空中闪现而出,狠狠的向下方一斩而去。

一闪即逝下,巨大剑气就幻影般的没入黄沙中不见了踪影。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从黄沙下面响起,附近黄沙刹那间瀑布倒流般的一喷而起。

而在黄蒙蒙沙土中,一只体长超过百丈的巨蚕般古兽一下现形而出,但是其庞大身躯只来及冲空中摇晃几下,就突然化为数截的坠落而下,并同时喷出无数绿血来。

战车根本未在高空有片刻停留,几个闪动下,就从上方一掠而过,继续向远处激射而去。

盘坐在战车中的韩立,从始至终未睁开双目,将手臂一放之后,就继续默默的修炼着什么。

某片不知名大海深处,一座巨大宫殿的密室中,一只直径七八丈的巨大血茧凭空悬浮在半空中。

从血茧上喷出的无数血丝,密密麻麻的占据了整间密室的各个角落,丁点空间都没有空出的样子。

而血茧本身晶莹剔透竟有些半透明,隔着众多血丝远远望去,隐约有一个团黑影在里面忽大忽小的涨缩不定着,并且若是离的再近一些,还可每隔一会儿听到砰的一声闷响,仿佛一颗强有力的心脏以极缓慢的频率跳动着。

在风元大陆的某个不知名巨大峡谷上空,一名清丽脱俗的白衣女子和一名相貌丑的黑袍大汉,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四周则被数以万计的异族人围得水泄不通。

这些异族人,一个个体肥皮绿,脖子奇长,外加两只巨刃般的锋利前肢,竟仿佛一只只可以直立的巨大螳螂。

不过在峡谷下方,早已堆积了密密麻麻的异族人尸体,绿色的残肢几乎铺满了附近地面,看起来触目惊心之极。

而黑袍大汉虽然身上丝毫血迹没有,但是身上煞气冲天,面颊两侧全是一块块铜钱大小的黑色鳞片,同时从袖口上卷下裸露处的两条手臂也乌黑异常,两只手掌更是直接幻化成了十口锋利短刃,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倒是白衣女子,足下凭空多出一朵粉红色巨花,神色悠闲从容之极。

虽然仅仅只是两人,但是四周万许异族人却在惊怒交加的同时,纷纷的畏缩不前,一副惧怕之极的样子。

“本座再说一次,将你们绿肢族的圣晶之花交出来,我立刻掉头就走。否则,本座也只有将你们一族灭杀干净,再亲自去取这朵圣花了。”白衣女子开口了,但轻描淡写之下,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圣花,是我们一族得以存续的至宝,怎么可以将它交给外人。前辈纵然神通广大,此要求也断然不可能的。”站在其他人前面的一名身体颜色略深异族人,用目光扫了刚才屠戮族人的黑袍男子一眼,恨恨的说道。

他是一名合体中期的存在,也是这上万异族人中法力最高的几人。

在其身后,还另有三名合体初期存在,但同样目中冒火的样子。

不过在刚才的一番大战中,他们和为首的族中大长老,被那白衣少女用强横气息震慑住,根本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袍大汉对他们其他族人大举屠杀。

纵然他们的族人拼命抵抗,但是短短时间内,就有上千族人被大汉屠戮一空。

对方神通之大,手段之狠,让他们几人暴怒的同时又不禁心中冰凉之极。

知道他们一族这一次真碰到了大劫,一个不小心灭族之祸就在眼前了。

而在对方有大乘以上存在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无力抵抗。

“这个,本座可不管的。要么交出圣花,要么你们一族现在就从灵界除名,没有第二个选择。”白衣女子淡淡说道,但话语的内容冷酷无情之极。

“阁下以大乘之身,欺辱我等区区一个早已遁避隐世的小族,并强取豪夺宝物,不觉太有失身份了吗。”绿肢族大长老,犹豫了好一会儿,仍不甘心的再说道。

“不用拿话激我,你族中圣花可能是对我大有用处之物,本座一定要拿到手的。你也不要心存侥幸之心了。我出声数十下,再不将圣花交出,下面我就亲自出手了。”白衣女子微微一笑,口中却说出了让所有异族人均都心中一沉的话来。

“一,”

“二,”

白衣少女竟真悠然的出声数起来。

虽然此女声音悦耳动听,但是落入四周异族人耳中,却如同追魂锣声,均都面色大变起来。

“前辈不用数了,我愿意交出圣晶之花!”绿肢族大长老面上一阵灰白,终于有气无力的说出了屈服之言。

“这样做才是明智之举!只要将圣花交出来,本座自然对贵族不会再有丝毫兴趣的。”白衣女子抬起手臂一挽额头秀发,发出一声轻笑的说道。

于是下面的一切简单之极了。

一名异族人在此族大长老的吩咐下,立刻返回峡谷中的绿肢族禁地中一趟。

小半时辰后,当这名异族人一脸悲愤之色的将一只翠绿色木匣交到了白衣女子手中时。

此女甚至没有打开手中之物,只是神念略微一扫下,脸色却之一沉。黑袍大汉见此情形,丑脸一动下,也不禁再现出一丝狰狞之意。

这让对面的那些合体期的异族人,心中都为之一跳,差点以为对方想要反悔什么。

好在下一刻,白衣女子却冲黑袍大汉淡淡的说一个“走”字,随之足下粉红巨花一动下,就立刻化为一团红光的向远处破空而走了。

黑袍大汉口中一声长啸,立刻化为一团黑气的紧随白衣女子而走。

片刻功夫后,二者就从一干异族人眼中彻底消失了。

一干绿肢族人见此情形,才长吐了一口气。

虽然失去了圣花此至宝,让他们本来就弱小的族群,以后越发的艰难,但总算避开了眼前的灭族大祸。

在那位大长老一声令下,一干绿肢族人立刻往下方峡谷中飞去,开始收敛那些族人的遗骸了。

与此同时,白衣女子和黑袍大汉却已经在数万里之外的高空中了。

“圣祖,这圣花难道不是你老人家想要寻找的东西吗?”黑袍大汉在又飞行了一段时间后,忍不住的向白衣女子问道。

“不是的。只是和我想找之物外形近似的一种灵花,虽然是此界罕有的天地灵物,但是对我来说却没有什么用处的。”少白衣女子平静的回道。

“这么说,我们又白忙一场了。”黑袍大汉听到此回道,脸上满是失望之色。

“那东西又如何是心急就能找到的,我们已经找遍了附近区域的几个大族。下面往相邻的下一区域寻找吧。风元大陆虽然面积不比雷鸣大陆大多少,但是种族数量却是雷鸣大陆的数倍之多,一一找下来却需要多花费些心思的。”白衣女子丝毫异色没有的回道。

“是,大人。”黑袍大汉虽然心中叹了口气,但面上满是敬畏答应一声,就老实的不再问什么了。

八十年后,一片蔚蓝的海面上,一群飞灵人正狂扇双翅的拼命飞驰着。

这些人有男有女,但均都年纪甚轻,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元婴期左右,大都只是结丹左右的修为。

不过无论修为高低,十几名飞灵人在使出吃奶力气飞遁的同时,不时朝后面的张望个不停,竟均都面带惊惶之色!

只见后面的海面尽头处,竟不知何时的多出一道银线出来,并以肉眼可见速度向这边狂卷而来,并隐隐有轰隆隆连绵不绝的传来。

这些飞灵人面色更加惶恐,竟一个个口吐精血,或施展保命秘术或直接祭出各种宝物和灵符。

顿时这些人的遁速一下加快了大半,但就这样也不过和后面的银线保持差不多的遁速而已。

就这般飞行了大半时辰后,飞灵人终于因为法力不支之下,遁速纷纷的重新变慢起来。

后面的银线一卷之下,一下就两者距离拉近了许多。

如此一来,用肉眼就可以看清楚那银线的真面目了。

竟是一片两端一望无际的飓风之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这面呼啸而来。

此风海不但宽广无比,更是直接洞彻天空尽头处,里面还隐隐有无数电弧冰雹东西包裹其内,轰鸣不止之下,声势惊人之极!

眼见后面飓风之海离前面飞灵人不过百余里距离,只要片刻功夫就可追上后,这一干飞灵人不禁均露出绝望之色来。

这一次他们出海试炼,竟然遇到了附近海域最出名的天灾“银潮”,可算是灾星上身,十有八九难以活命了。

不过纵然如此,这些飞灵人自然也不甘就此的束手待毙。

当即在一名元婴级飞灵人的一声大喝下,一干人等竟一咬牙的停止了逃命,然后迅速组成一个奇怪的阵型,并纷纷从储物镯中各掏出一杆数丈高的法旗,狂摇不已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