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万毒混元身

这怪异味道,辛辣中掺杂着一股让人熏熏欲醉的奇香之气韩立忽然单手一翻转,由白果儿带来的紫色木匣一下出现在了手中。

青光一闪下,匣盖一下自行的打开,露出了那几枚黑绿色妖丹。

“有了这寒潭魔蛛的妖丹之毒,万毒混元之身的最后一层,应该可以修炼大成了。以此神通的威能再和惊蛰决的变化之术一同使用的话,恐怕肉身强大几近金刚不坏了,直追那些传闻中的真灵了。”韩立面上闪过一丝兴奋,喃喃说道。

手腕一抖下,木匣中几枚妖丹纷纷一颤的一跳而出,“噗噗”的落入了巨鼎中。

片刻功夫,这些妖丹在巨鼎中迅速溶解变小,最终成了神秘液体的一份子。

单手再一掐诀,下方的银色火焰腾的一下高涨倍许,几乎整个巨鼎都包裹进了其中。

顿时里面液体也一下翻滚的越发厉害了。

韩立望着眼前的巨鼎,神色恢复如常,但目光闪动仍可看出心中的凝重。

眼前这一鼎用上百奇毒之物炼制而出的液体,其配方正是他在黑域交换会中,从那齐天锣附带炼体之法中得来的。

因为韩立若想修炼炼神术第二层,也只能进一步的提升自己肉身强横程度,自然对一切让其肉身强大方法都趋之若鹜的。

那面齐天锣本身有些鸡肋的,但附带的炼体之法却是颇为的不凡。

这一点,从当日敲响黑锣的那名炼体力士身上,能看出几分来的。这也是他在交换会上换下那齐天锣的原因之一。

这异族炼体之术,他在万宝大会期间并未马上研究什么,但是后来在人妖两族的游历途中却参悟的极为透彻。

结果让他又惊又喜!

这名叫“万毒混元身”的异族炼体术,竟是一种远超其预料的诡异秘术。

此术共分七层,每修炼一层,都具有一定强化肉身的神奇功效。

若是七层全都修炼完毕,足可让一名普通人族的身躯,直接媲美那些以肉身强横扬名的高阶妖修,并可万毒不浸,不过唯一麻烦的是,这套炼体之术大异于普通的修炼之法,竟要让身躯浸泡在特制的奇毒液体中,才可修炼有效的。

而随着每一层的精进,这种辅助修炼液体的毒性,必须越发霸道才可。

当然这种完全借助外力的修炼方法,是危险无比的!按照法诀中所言,修炼之人十有八九要么在修炼中毒发而亡,要么肉身无法承受的崩溃开来。

这还是在创造此法诀的异族人的肉身,原就比人族强大多的基础上。

真要是一般的人族修炼此功法,存活的几率自然更是低到了极点。

当日敲响齐天锣的那名力士纵然天赋过人,也不过只修炼成了前两层而已,就不敢再继续修炼下去的。

但这一切对韩立来说,却不是大问题的。

以他经过各种灵药灵果外加梵圣真魔功修炼的肉身,在强大程度和对毒性的抵抗上,早就到了一个普通人族难以仰望的程度。

万毒混元身纵然霸道异常,对其来说却应该没有太大危险的。

更何况,他早动用了从彩流罂那里换来的晶月液。

每隔一段时日就涂抹全身,再用秘术将灵液效用尽数吸收,将肉身根基变得更加稳固。如此一来,他修炼万毒混元身出现反噬的可能性,更是降低到了几乎忽略的地步。

这些年中,韩立还每隔数日饮用一小杯红罗仙酒。结果惊喜的发现,此酒竟真有改善体质的神奇效用。

不过和万毒混元身、晶月液对肉身的剧烈改变不同。此灵酒效用极其轻微,并且是针对修炼资质的缓慢改变。若不是长时间饮用,此改变几近不可察觉的。

但若是坚持下来,其中的巨大好处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如此一来,韩立对自己进阶合体后期的把握,自然更大了几分。

他一结束两族游历,返回洞府后,立刻开始搜集各种奇毒之物。

起初万毒混元身头几层还好,普通的剧毒材料即可有效,但等到修炼到后面三层的时候,却极难在人族找到合适的剧毒材料,这让他不得不借助秦素儿的力量,打起了妖族的注意。

记过他花费了上百年时间,将这万毒混元身修炼到了第六层,并在今日凑齐了第七层所需的剧毒材料。

特别这最后一种的寒潭墨蛛的妖丹,即使在妖族也极其罕见,秦素儿寻找了数十年之久,才在不久前最终找到了足够的数目。

当然在这些年中,韩立也未停下对梵圣真魔功和法力的修炼。

在经过测试,发现绿液的神秘力量对蚀毒草仍然有用后,并成功催生了其他一些从广寒界带回的灵药种子后,他炼制出了数种在合体期精进修为的丹药来。

这些丹药无论配方,还是辅助材料,韩立都花费了偌大心血才最终找齐的。

而这几种丹药中的任何一种,若拿到外界去,绝对能让那些合体老怪物为之挣破了头。

毕竟能精进合体期修为的丹药,整个人妖两族也就那么寥寥几种,并且产量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那些合体老怪有得到一些的,自然大都用在突破瓶颈时的,平常修炼根本无法舍得吞服的。

但对拥有神秘绿液的韩立来说,这些丹药却数天一颗的吞服不停,奢侈程度,足以让其他合体老怪知道了后妒忌的为之吐血。

不过如此一来,他法力精进速度,几乎是普通合体修士的七八倍之快。

故而虽然才短短二百余年时间的修炼,法力却已经大增了许多。

只要韩立能将最后一层的万毒混元身修炼成,再苦修百余年时间,应该就可开始突破初期的瓶颈。

他自付在一些灵丹和强大肉身和神念辅助下,这对一般合体修士不易跨过的关口,却有几分把握突破的。

韩立心念急转的将这一切,在心中默默的重新思量了一番后,神色一动下,突然体表青光一闪,整个人就双膝盘坐的缓缓飞起,并无声无息的移到了巨鼎上空。

青光一盛,接着几件衣衫从中一飞而出。

韩立就一丝不挂的落入到了鼎中。

那五色斑斓的毒液,立刻将其身躯彻底淹没其中,只露出一颗头颅留在了外面。

鼎外的银色火焰中突然发出一声清鸣来,火焰晃动中,竟隐隐形成数只尺许大的银色火鸟,围着火鼎飞舞不定,并口喷银焰不停。

刹那间,鼎中一下变得奇热无比起来。一团团的五色毒雾,更是腾腾的从里面飞快冒出,弥漫到了整间屋子之中。

如此一来,自然再也看不到韩立身影分毫了,只能隐隐听到一阵仿佛骨骼爆裂的脆响,从毒雾中不时的传出。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韩立闭关所在的禁制之地,一被封印后就再也没有开放过。

除了白果儿等三名弟子偶尔会到此地,检查下禁制的情况下,大部分时间下,这里自然寂静无比,仿佛死地一般。

器灵子在数年后,就凝结元婴成功,得以成为了天渊城的高阶卫士了。

而数十年的苦修之后,白果儿也终于进阶到了金丹后期。

不过此女为了以后可以顺利凝结元婴,在孤身来到韩立闭关处的迷雾前,轻声的祷告一番后,就离开洞府,开始了自己在人族的单独游历。

至于海大少也修炼到了结丹中期境界,并在白果儿离开洞府后,成为了最常到禁制之地来的弟子了。

就这般,足足两甲子的时间,最终过去了。

这一日,海大少正驾驭一辆晶莹剔透的独木舟,在离韩立洞府不过数十里的上空,激射而行着。

忽然间他面色一变,竟单手一施诀,遁光一敛,竟将足下法器一顿的停在了半空中,然后一脸惊疑之色的向远处天空望去。

只见远处天空,不知何时多出一道笔直的五色飓风!

此飓风高约千丈,仿佛擎天巨柱一般,附近隐隐有无数银色电弧闪动不已,并有轰隆隆之声从中连绵传出。

而看飓风浮现位置,赫然正在自家师尊洞府所在山峰处。

“难道是师傅他……”

海大少感应到远处天地元气的激烈动荡,面上先是阴晴不定好一会儿,最终又面露惊喜之色的喃喃道。

远处天象足足持续了近半日光景,才最终消散而去,天空再次恢复如初了。

海大少见此情形,再无任何迟疑的足下一踩法器,顿时独木舟化为一道蓝虹的激射而走。

片刻功夫后,就到了韩立洞府所在的山峰处,并遁光一敛的匆忙落下。

“师傅!真是你老人家出关了,刚才的天象也是师傅引出来的吧!那徒儿恭喜师傅修为大进!!”海大少刚匆匆的走入洞府中的大厅,就发现里面的正坐着一男一女两人,当即惊喜的冲男子一拜,并急忙的问候道。

那男子自然正是刚刚闭关出来的韩立,旁边的女子,则是那位同样在洞府中修炼多年的冰凤。

“原来是月天,刚才天象的确是我进阶合体中期引起的。这已经是你冰师姑出手,激发了洞府禁制,压制了大半天地元气后的结果了,否则恐怕真会引起其他一些人的注意了。”韩立看着眼前弟子,微微一笑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