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白果儿与交易

而就在这时,有关魔灾的事情也开始在低中阶修士人群中流传开来了。甚至有一些相关谣言,一些身份特殊的凡人中也能隐隐有所听闻。

不过魔灾毕竟是数百年后才发生的事情,低阶修士和凡人的一生也大都不过二三百年的光景,对此虽然极为重视,但也不至于惊慌失措的。

但那些中小世家和凡人中的诸多势力,针对魔灾也纷纷开始做一些准备了。

一些小城市的凡人,在这二百年间,更是开始陆续的向各大势力搬迁而去。

当然对普通人,在明面上自然不会提及魔灾之事,而是用各种各样的其他理由搪塞过去随着时间一年年的过去,人族区域中的气氛不觉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原先很少在凡人面前的出现的修士,开始成群结队的在各大城市出现。

他们或开始光明正大的为城市布置各种防御法阵,或直接组织凡人中的炼体士开始操演各种专门针对魔族的训练。

虽然眼下的这些受训的炼体士可能根本挨不到魔灾的爆发,就寿元耗尽了,但这些训练却必须提前在凡人中大力推广,这样才可能在三四代后形成一定规模,并在魔灾爆发的时候,才能助各大势力一臂之力的。

毕竟以凡人的人口基数,炼体士的数量几乎是修士的百倍之多的。虽然其中最高阶炼体士也不过和元婴修士相若的,但如此可怕的数量,也足以成为抵御魔灾的可靠力量了。

以前发生的历界魔灾,也证实这些被全副武装的炼体士,对付那些低中阶古魔也的确大有用处的。

一些原先深藏各大势力秘库中的“灵具”,一批批的从中提出,开始分发给各自所属的凡人势力。

而数量更惊人威力更大的灵具,也同样在各大势力的炼器师手中开始一批批的炼制着。

与此同时,一些低中阶法器和一些专门为低中阶修士配备的丹药,同样不惜血本的在炼制中。

如此一来,这些势力原先储存的炼器炼丹材料自然消耗的十分惊人。

各大坊市中各种材料的价格自然也因此狂涨了一番,几乎比以前的翻了数番还多。

就是这样,这些坊市中还经常出现各种材料稀缺的场面,完全一副有价无市的样子。

而妖族的七妖之地,和人族的情形也大体差不多的局面。

当然两族的这些变化,都是经过百余年时间徐徐形成的,并没有让两族地域真出现什么混乱的局面。

不过这一切对某个人来说,却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并且在百年时间中,几乎一丝消息都未传出来了。

这一日,天渊城明显比以前高大了倍许的城墙上空,一道白虹一飞掠而过,白光中隐隐一个苗条身影,几个闪动下,就从几名看守此截城墙的甲士眼中消失不见了。

“咦,这人是谁!好大胆子,只是一名结丹修士,就敢不经过城门从我等眼皮底下直接飞过去。”其中一名黑甲大汉见此情形一愣,随即勃然大怒起来,并体表黑光一闪的似乎想要立刻追过去。

“胡老弟且慢。这位白仙子是不用我等检查,可以直接进入天渊城的人。”旁边的另外一名甲士,却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了大汉。

“啊,这是为何。她不过是区区一名结丹修士而已,怎可能有此特权的。”大汉闻言吃了一惊。

“可人家师傅却是一名合体修士,而且还是一名仅花数百年时间就从化神修炼到合体的修士,以后不定还能进阶到合体后期大成的。而这位白仙子,据说也仅仅一百多年时间就从基进阶到了金丹中期境界,修炼天赋同样惊人之极的。胡老弟才加入天渊城不久,才不认得这位白仙子的。”那名拦住的他的甲士,却解释的说道。

“数百年时间从化神修炼到合体。难道道友说的是那位曾经力敌陇家老祖的韩前辈!”大汉面色大变,一下失声出口起来。

“哦,原来胡兄弟也知道韩前辈的事情。不过这也难怪,虽然这位前辈现在几乎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了,但他的大名我等很少有不知道的了。否则对他的这位经常来天渊城的记名弟子,长老会也不会特意下令,无需按例进行检查什么的。”另外一名甲士也轻笑一声的说道。

“原来此女是韩前辈的记名弟子,难怪有此特权了。不过听几位道友的口气,这位白仙子进出天渊城很频繁吗?”大汉点点头后,还有些不解的问道。

“也不算太频繁吧。有时候可能一两年一次,有时候,说不定七八年才会来一趟的的。不过听有的道友说,这位白仙子每次到这里,都走到坊市中买卖一些材料的。不过这也不奇怪,现在各个地方都材料紧缺,也只有我们天渊城还算能供应一些的。”拦住大汉甲士,不加思索的回道。

“原来如此!但是既然韩前辈记名弟子在天渊城附近,那韩前辈本人也应该居住在附近了。”大汉又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个可就不清楚了。毕竟谁也没有这胆子,敢追踪这位白仙子的。好了,合体前辈们的事情,我们还是少议论些的好。胡兄还是说说,你上次在坊市中发现一快紫金铁的事情吧“有人打了个哈哈,有些谨慎的将话题岔开了。

“呵呵,那件事情啊。那一次呼某的确捡了一个大漏子,发了一笔小财的。那天我去坊市中,无意中经过一家小商铺……”大汉被对方一提起前些日子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不禁精神一振的讲述起来。

其他几人也将刚才的话题抛置了脑后,聚精会神的听起大汉滔滔不绝之言。

而这时,远处早已消失的白色遁光,却直奔天渊城的坊市方向而去。

数个时辰后,白色遁光就直接在坊市中那座人妖两族交易的大殿前落下了。

透光一敛,现出一名身穿银色锦袍的少女来,十六七岁的模样,圆圆的脸蛋,乌黑的眼珠,肌肤白里透红,长相十分的甜美。

这女子二话不说在大殿前的守卫那里交了一些灵石,又领了遮掩身份的法器后,就被一团灵光遮掩住身形的走进了大殿中。

片刻功夫后,少女就出现在了大殿的正厅中,此地已经有上百名同样遮掩身形的修士在,摆摊的摆摊,交易的交易,倒也颇为兴旺的样子。

而银袍女子只是乌黑眼珠左右一扫后,就蓦然双目一亮的朝某个角落走了过去。

在那里,一名被黑气包裹的妖族修士,正静静的站在那里。

一见银袍少女走近过来,黑气蓦然一阵翻滚,从中探出一只洁白手掌来,上面赫然握着一块残缺的半截玉佩。

银袍少女见此立刻神色一动,手掌同样一翻转,也拿出另一块残缺玉佩来。

两块玉佩只是往中间一对,立刻合成了一块完整之物。

“阁下是……”银袍少女面上神色一松,但仍然用试探的语气问了一句。

“呵呵,又是你这小丫头来的,令师还在闭关中吗?”未等银袍女走近,黑气中却传来另一个悦耳的女子声音,竟似乎认得对方一般。

“啊,秦前辈怎么你老人家亲自来了。家师还未出关呢!”银袍少女却有些吃惊的问了一句。

“上一次令师想要的材料,极其贵重,我可不放心让旁人带着这些材料上路,也只能亲自上路一趟了。倒是令师真是神通广大,竟然能让你短短百年时间一下突破筑基,结成金丹,更是进阶金丹中期了。”黑气中的女子轻叹一口气的回道。

“这全是家师不惜赐下各种灵药,对果儿洗髓易经的结果。否则,单凭晚辈的资质,绝不可能如此轻易的结成金丹。”锦袍少女对自己师傅满是感激之色的回道。

她赫然正是韩立的记名弟子,那位叫白果儿的小丫头。

不过二百年时光不见,她不但已经从当初女童变成现在的亭亭玉立,更是成为了一名结丹中期的修士了。

而黑气中的女子,则正是当初和韩立约定进行大量交易的那名天狐族的秦素儿。

白果儿在这些年间,每隔一段时间就往此地跑上一趟,自然是为了完成韩立和此女约定的一连串交易。

“不管怎么说,妾身还是要佩服韩前辈的手段的。照现在情形看,你这丫头以后进阶化神炼虚也是大有可能的。好了,我们还是按照约定先开始交易吧。”秦素儿又称赞了一句,就提出了交易,并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只紫色木匣,直接递了过来。

“晚辈当然没有问题。”白果儿甜甜一笑,单手一翻转下,手中一下同样多出一只蓝色圆环来。

一个时辰后,白果儿再次从大殿中走出,并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后,腾空飞起,毫不犹豫的向来时之路激射而走,两个月后,一片灵气异常浓密的山脉中,白果儿驾驭着遁光从其上空飞驰而过,并最终在山脉深处的一座巨大高峰上空一落而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