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切磋(下

黑袍男子被一团金光包裹的出现在了原处,猛一看似乎身上毫发未伤,但细看之下就可发现,一只袖口上竟然多出几朵不起眼的血花,只有拇指大小的,出现在黑色衣袖上,实在不起眼的很。

可是出现在此地的一干修士,起码也是元婴以上的存在,又怎可能忽视到黑袍男子袖子上的血迹。

顿时一阵低低的私语声,立刻从台下传了过来。

不少人都面露吃惊和诧异的表情。

而丰家两名合体初期存在,互望一眼后,脸色有些难看了。

反倒是晓风仙子和萧长老二人,不禁露出惊喜之色来。

空中的韩立并未再出手什么,只是踩着足下的青色小山望着下面的对手,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

但是小山忽暗忽明间闪动的淡淡青光,却随时都可再次化为无数剑气,向下方再次一罩而去。

“这不是元磁神光,应该是太乙青光!无色无形,犀利无双,连在下的护身之宝都无法完全挡下,果然和传闻中一般可怕。”

黑袍男子突然抬起一条手臂,一只青色手掌从袖中一伸而出,表面血迹斑斑,赫然被有数个给剑气伤到的细小孔洞来。

“晖道友神通也同样不凡,竟能用肉身直接抵住太乙青光,恐怕道友此手掌的坚韧,绝不下于普通的防御灵宝了。”韩立望着黑袍男子的青色手掌,却淡淡一笑的说道。

“嘿嘿,在下这只手掌不过稍微有些特殊而已。不过既然已经显露而出了,说不得只有用一些压箱底的手段,真正让韩道友指点一二了。”黑袍男子一声冷笑,手掌上的几个血孔,在灵光一闪之下,就诡异的弥合不见了。

与此同时,男子深吸一口气,体表一层黑霞闪过。肌肤上一下浮现出无数黑色斑纹来。

这些斑纹在黑袍男子体表游走不定,遍布四肢面孔全身之上,仿佛都是活的一般。

远远看去,男子仿佛一下化身成了妖魔,气息也一下变得无比诡异!

韩立见此情形,也露出一些感兴趣的表情,并且一手虚空一抓,一口银灿灿的短尺一下在手心中浮现而出。

但就在这时,光罩外的陇家老祖却突然目光一闪的开口了:“晖长老,我助你修炼成此神通,可不是在切磋较技时动用的。这位韩道友实力不弱,你不无法轻易击败的,还是让老夫亲自出手一试。晖长老,姑且下来吧。”

话音刚落,陇家老祖足下突然一声雷鸣,就化为一道银色电弧的弹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无视巨大光罩的出现在了黑袍男子身旁。

面上正露出一丝狞色的黑袍男子,面色不禁一变,但目光一接触陇家老祖面无表情的脸孔时,心中为之一凉,才有些不情愿的点点头:“陇兄不必担心,我心中自有分寸的。不过既然陇兄也有些兴趣上台的话,那在下就将韩道友相让了。”

说完这话,黑袍男子立刻单手掐诀的一收功法,遍布全身的黑色斑纹徐徐的由深变浅,最终在肌肤上纷纷的凭空不见了。

接着黑袍男子,再深望了韩立一眼后,就化为一道黑气的飞出了光罩外。

“陇道友,打算亲自出手吗?在下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了!“韩立一见陇家老祖目光扫向了自己,面上非但未露出什么惧意,反而轻笑一声的问道。

“陇某已经是合体后期了,道友才刚刚进阶合体不久。不要说本老祖以大欺小,只要阁下能接下三招,我就立刻跳下台的自行认输!”陇家老祖倒背着双手,但一开口,声音清冷异常。

“三招!好,说不的韩某真要尝试一二了。”韩立听了这话,先是一怔,随即又嘴角一翘的露出了笑容。

台下的其他修士,听到台上二人一说一回,却又一阵的骚动。

先前,韩立竟然展现出不下于中期修士的神通后,已经让不少人为之侧目,现在一听到陇家老祖这位后期大修士,又定下了三招决胜负的约定,都不禁大为兴奋起来。

对这些普通的真灵世家弟子来说,此次真灵大典真是要大开眼界了,连合体后期修士的神通都能见识一番,可算不枉此行了。

毕竟按照往届的大典,凡是碰上陇家的真灵世家都是主动弃权的,自然也就无人见过这位真灵世家第一修士的出手了。

“第一招”

陇家老祖显然并没有和韩立多说什么的意思,口中一声低喝后,背着双手中一只,突然从后往前的一抓而去。

“噗嗤”一声,半边天地为之一黯,附近天地元气一阵剧烈的翻滚下,竟直接在韩立头顶处凝聚成一只数丈之巨的金色巨手,表面五色符文翻滚,有梵音之声从中发出,直奔韩立一把抓去。

巨手尚未落下,韩立就觉附近空气一紧,竟变得精钢般的坚硬,让其一下无法动弹分毫了。

韩立目中精光一闪,突然头顶处虚空波动一起,一座黑乎乎小山诡异的浮现而出。

灰蒙蒙光霞一个反卷而下,韩立只觉身躯一松,就立刻恢复了自由。他马上一只晶莹如玉的手掌同样冲空中轻轻一拍。

五色光焰焰,瞬间滚滚的从五指中一喷而出,然后一凝之下,化为一只仿佛水晶般的五色大手,并往空中一迎而去。

“轰”的一声,金色巨爪就和五色大手撞击到了一起。

二者只是略微僵持,巨爪就金芒一闪的硬生生将五色大手抓个粉碎。

韩立见此情形,却并未露出慌乱之色,而是嘴角抽搐一下后,蓦然伸出一只手指冲空中一点。

五色大手的残骸碎片,只是晶光一闪之下,就化为了五色寒焰,将金色巨爪包裹进了其中。

下一刻,金色巨爪下落之势为之一凝,接着体表灵光一闪,就被冰封进了一大块五色寒冰之中,静静的悬浮在了半空中。

陇家老祖见到此景,眼角为之一跳,但口中又森然的喊道:“第二招!”

话音刚落,就见他单手一拍头颅,顿时一声龙吟冲天而起。

接着灵光一闪,一只金色蛟龙虚影一下从其天灵盖中一飞而出,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就蓦然会摇头摆尾的往其身上一扎而去。

下一刻,陇家老祖身上金光大放,脸颊四肢均都浮现出金色鳞片来,头顶上更是生出一数寸高的金角来。

他竟一下化身为了半龙人的妖化状态,并且双足微微一动,就见雷鸣一响,人一闪的在原地消失不见,韩立几乎同时的听到头顶上一声霹雳,陇家老祖身影就一下出现在那里,并一抬手臂,遍布鳞片的金色手掌五指一分,缓缓的朝下一抓而去。

“轰”的一声闷响,一股非人的巨力从空中自上而下的一压而下。

韩立瞳孔微微一缩,只觉略一恍惚下,那看似不大的手掌竟仿佛一下将整个万灵台都笼罩进了其中,让其根本避无可避。

而若被抓蕴含的巨力真的一压而下,纵然他肉身强横无比,也绝对无法硬挨下此击的。

心念如此以一转下,韩立几乎想都不想的神念一动,头顶上的黑色山峰为之一晃,就气势汹汹的直接迎向了对右手掌,同时金光一闪,一道金影从其背后一冒而出,化为了数丈高的金色虚影,三头六臂,相貌狰狞。

这时,空中一声巨响传来!

黑色山峰和金色手掌方一接触的瞬间,仿佛撞到了另一座庞然大物般,一震之下的直接横飞出去。

金色手掌竟丝毫不受影响,仍冲韩立一抓而下。

韩立见此,脸色一沉,背后的梵圣魔像,竟同时六臂齐举,六只拳头就暴风骤雨般的往高空狂击而去。

银光一闪,韩立自己手中银尺一挥,一道数丈长的银色尺影也紧随拳影的往空中一斩而去。

顿时下一刻,空中爆裂之声不绝,金色拳影和银色尺影所化威能一下将头顶处彻底淹没其中。

韩立手中尺影为之一敛,接着银尺又不断变化而出。

由一化十,又十化百,由百化千……

一瞬间的功夫,化成成千上万只银色短尺从韩立手中狂涌而出,化为一片银流直奔空中狂卷而去。

光罩外的众人,一见韩立竟然施展出这般可怖的神通,大半人都看得目瞪口呆,而小部分人则心中倒吸凉气不已。

但就在此时,韩立上方的虚空中却传出了陇家老祖的一声冷哼,接着一声地动山摇般的巨响!

金色拳影和数之不尽的银色短尺,在一股可怖之极的莫大威能之力的冲击下,竟纷纷不支溃散消失。

一只金色手掌一个闪动,就出现在了离韩立头颅不过丈许高的地方,并毫不犹豫的一抓而下。

但就在这时,突然附近虚空波动一起,另一只青色拳头一探而出,并闪电般的一拳击在了金色手掌上。

那看似根本无法阻挡的金色手掌,竟在青色拳头一击之下,被一荡而开。

而趁此机会,韩立肩头一晃,人就一模糊的从原处消失,出现在了离此地不过十余丈远的另一处地方,并抬首望向金色拳头的主人。

目光平静似水!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