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切磋(上

此人正是五大世家中排名第三的林家“大长老”,似乎和叶家的那位太上长老有些不合的样子。

“嘿嘿,林道友如此想和本仙子切磋的话,小女子自然会奉陪一二的。”叶家那名羽衣少女闻言,却掩嘴轻笑的回道。

披发青年却冷哼一声的没有接口什么。

代表谷家的晓风仙子以及丰家的两名合体男子,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

陇家老祖见此情形,当即点点头,两手轻轻一拍。

顿时在巴掌声后,又一名金甲卫士双手棒着一个托盘的走到了万灵台上。

在托盘上放着一个淡黄色的竹筒,里而有五根鲜红似血的细长竹签,大半插在筒中的样子。

整个竹筒都被一层灵光遮蔽住,连神念都无法洞穿筒壁的样子。

“一会儿比试的道友,先来抽签吧!还是老规矩,我等之间的较量,只是合体修士间的切磋,那些小辈就不用上台献丑了。一号三号比试,二号四号比试。五号轮空,再参加胜者一组的抽签。”陇家老祖淡淡的说道。

“看来陇兄不会先抽了,那在下先选一根了。”丰家的那名华服男子嘿嘿一笑,并未上台,就直接在万灵台外冲那竹筒遥遥一抓,顿时一根血签直接飞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到了此人手中。

“三号!”华服男子只看了一眼手中之物,就坦然的说了出来。

叶家的那名羽衣少女见此情形,一抿小嘴的轻声一笑,也手臂一抬的冲竹筒遥遥一点。

“噗嗤”一声,一根银丝从指尖处激射而出,一闪即逝下,横跨数十丈之遥到竹筒处。

“嗖”的一下,另一根血签被银丝一端略微一带,就一下激射而出,化为一道血芒的到了少女手中。

“五号”

羽衣少女美目在血签上略一流转后,似笑非笑神情的说道。

这位叶家的太上长老,竟然一下就抽到了轮空的号码。

“韩前辈,需要晚辈代劳一二吗?”坐在韩立旁边的晓风仙子,冲韩立恭声的问道。

“那就麻烦仙子了。”韩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晓风仙子点点头,当即袖子一抖,一道白色赤练从袖筒中激射而出,同样缠住了一根血签,并一卷的摄回到了手中。

“四号”

晓风仙子看了一看,冲韩立轻声说出这个不知好坏的号码来。

韩立点点头,并未开口什么。

这时,那名林家的披发男子则往台上一抓之后,也将最后两根血签中的一枚摄到了手中,并冷冷的报出一个“一号”。

这个结果一出,谷家一干修士均都脸色大变。

如此一来,最后剩下的一根还未被抽去的血签,岂不正好是他们谷家应该对上的二号了。

陇家老祖目光一扫竹筒中唯一剩下的那根血签,一把抓到手中后,才大有深意的冲韩立望了一眼,就冲其他人宣布道:“抽签结束,比试开始。具体比试和胜负方式,由切磋双方自行规定即可了。现在请林家和丰家的道友,开始第一场比试吧。”

“不用比了,我们兄弟二人自认无法破掉林兄的木蜃大法,我们丰家主动认输。”丰家那名华服男子,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名披发男子听了这话,目光微微一闪下,并未露出什么诧异的表情。

“嗯,既然这样。丰家划入败者一组中,回头再和另外一名败者家族比试,胜者则有资格再挑战另外三个家族中的任何一名。放弃的话,就直接获得第四第五的排名。下面,就是我们陇家和谷家的切磋了。谷家是否就是韩道友出马?我们陇家,是老夫和晖长老二人的。只有先后击败我二人,才能算压过我们陇家!”陇家老祖淡淡的宣布道,又目中精光一闪的盯住了韩立。

“韩前辈,我们谷家放弃吧。”晓风仙子闻言,面色一紧,毫不犹豫的冲韩立说道。

此女心中清楚的很,即使她们谷家的太上长老亲身在此,也绝对不可能有战胜陇家的丝毫机会,自然希望韩立能保持实力,应对下面的大战。

“后期修士!只是切磋的话,见识一下也不错的。在下自从进阶合体后,还从未和这等高阶修士斗法过的。”韩立摸了摸下巴,竟淡淡一笑的说出了让晓风仙子女和萧长老目瞪口呆的话来。

对韩立来说,既不是生死之斗,还能了解一下人族合体后期的真正实力,看自己进阶后是否真的可以与之相抗衡,自然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否则一开始时候,他就不会故意用神念之力震慑陇东,先激那陇家老祖一二了。

更何况若有可能的话,他绝不介意再借这此真灵世家的修士之口,在人族中立威一次的。

毕竟现在和他身处异族时的情形可大不相同的。

在异族中,他哪怕修为再高,也绝对尽可能的低调,以免引起异族的杀心。而回到本族中的话,只要能树立自己的赫赫声威,自然无需有在异族时的诸多忌讳,并且无论有形还是无形的好处,都绝对无法估量的。

而其他真灵世家中的合体期存在,顶多只是中期的修为,不用验证他也自问绝不可能不如这些人的。

“啊,韩前辈不可,陇家可是……”

“在下没有记错的话,当初答应相助的条件中,并没有和何人对战也要听从谷家的要求吧。”韩立脸色蓦然一沉,目中蓝芒一闪的扫了了晓风仙子一眼的说道。

这位谷家的女家主,美目方一接触蓝芒,心中一凛下,到口边的话语不觉一顿的停了下来。

而趁此功夫,韩立体表青光一闪,就一个大步的在原地一下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万灵台上人影一晃,韩立就出现在了离陇家老祖也不过十余丈远的地方,并微一拱手的说道:“韩某刚进阶合体不久,但久闻陇道友大名一二了,还望陇兄不惜赐教一二。”

“原来真是韩道友代表谷家出战,但不知道友的那名叫器灵子的弟子,现在可还安好?”陇家老祖双目微微一眯,竟忽然嘴角一动的提到了器灵子。

韩立听了这话,心中微微一怔,但表面却丝毫异色未露,并淡淡的回道:“有劳道友挂心了。我那弟子比较爱闯祸,韩某已经让其找一处隐秘地方好好闭关修炼去了。估计数十年内都不会再出来的。”

“这样也好,你这位弟子并非一般之人,的确要小心一二的好。不过,韩兄现在就挑战老夫的话,可是找错人了。我们陇家第一个上场的修士,自然不可能就是老夫的。”陇家老祖木然的说道。

而几乎与此同时,陇家老祖身旁空间波动一起,另外一道黑影诡异的一闪而出,并冷冷的冲韩立说道:“第一场,就由在下招呼道友一二吧。若是阁下真能击败晖某,陇道友自会亲自和道友切磋的。”

这出现之人,自然就是陇家的另外一名太上客卿长老,那名合体中期的黑袍男子。

韩立一见此人,立刻想起了当初对方对自己大为不善的目光,当即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好,韩某就先领教晖兄的神通了。”

陇家老祖听到这话,目中似乎闪过一丝阴笑,也不说话的体表金光一闪,就化为一道金光的遁出了万灵台外,并立刻大声的一句吩咐:“立刻加大禁制之力,别让二位道友的争斗波及到我等的门下弟子。”

一听这话,那些暗中负责操纵整座防护大阵的谷中修士,立刻手忙脚乱的开始了一番行动。

原本围着万灵台的那些各色阵旗,顿时一阵光芒大放!

笼罩整座石台的巨大光罩,在下一刻微微晃动后,立刻凝厚了数倍以上,同时表面更是浮现五颜六色的禁制符文,在上面游走不定起来。

而无论五大世家还是其他中小世家的子弟,一见这般情形都一阵骚动,人人面上都不禁现出兴奋之色来。

亲眼目睹合体修士斗法的事情,自然不是任何人能轻易碰到的,无论是大开眼界还是趁机观摩领悟些什么,自然都是难得的良机了。

难怪各家族的这些精英弟子,这般激动了。

光罩内部,黑袍男子目光在威能大增的光罩上扫了一眼后,就嘿嘿一声冷笑,肥大袖跑一抖,一阵清鸣之声发出,两道乌光从中一飞而出,竟是两口漆黑如墨的吴钩。

长不过三尺,黑幽阴森,但是隐隐有一朵朵银花在表面翻滚不定,看起来甚为的神秘。

不过这两口诡异吴钩,并未直接攻向韩立,而是在鸣声中一下化为两道惊虹,围着黑袍男子上下盘旋飞舞,一副不求有功先求无过的样子。

这让对面的韩立,眉头一皱,面上一丝讶色闪过。

但下一刻,黑袍男子双袖中又是灵光一闪,又一对白光激射而出。这一次,却是一对长约尺许的洁白短剑,寒光闪闪,带着一股奇寒之气。

清鸣之声不绝,黑袍男子双袖甩动不停下,一对银色飞刀,又紧随的激射而出……

韩立目睹一对对的诡异法宝,仿佛无穷尽般的从对方身上连绵飞出,眼角也不禁骤然的跳动几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