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万灵台

“虽然不敢肯宝,但也能猜的七八分吧。除了那几人外,又有谁有这般大势力和如此大神通的。况且那金阙玉书的内页,也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白袍青年同样一声冷笑。

虬须大汉听了这话,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半晌后,才哼一声的说道:“道友自己清楚就行了,又何必关心本座的具体身份。只要知道,我是唯一能助你修成逆灵大法之人就行了。我所要求的,不过是要你大成之后,助我渡过即将到来的天劫而已。”

“我二人是合则两利的事情。只要我能成就真灵之身,自然也会保你性命的。不过我现在已经到了炼虚后期巅峰,再吸收这一块玄阴晶壁中的阴气后,就要找一处地方开始突破合体期的瓶颈。若是这逆灵大法真的如此神奇,进阶合体应该不成问题的。那时,我就会孤身进入蛮荒世界,专门击杀那些寒属性的古兽,吞噬它们的妖核,并寻找一些极寒之地,吸收至阴之气。如此的话,我在千年之内,就可修为突飞猛进,可一口气进阶合体后期的境界。那时,就可准备成就真灵之身的事情了。”白袍青年沉声的回了一句。

“道友知道就好!要不是魔劫降临,本座不得不留在族中做些准备,其实更想陪随道友亲自进入蛮荒世界一趟的。不过六翼道友一旦进阶合体,外加逆灵大法的惊天神通,只要不招惹其他异族的大能之士,足可以在蛮荒世界纵横了。”虬须大汉也神色缓和了下来。

“风元大陆如此之大,阴寒属性的古兽应有尽有。我已经化形开了灵智,自不会没脑子的去招惹那些强大异族人。”白袍青年淡淡说道,就再没有任何言语传来了。

虬须大汉听对方如此一说,满意的点下头,同样没有再开口的意思,只是目光闪动中,隐隐在思量着什么。

一股黄风从远处滚滚而来,片刻功夫后,就将这一切都淹没进了其中……

二个月后。

韩立坐在一把翠绿色木椅上,神色淡然的把玩着手中一个精致异常的金色酒杯,在其旁边则挨着谷家之主,晓风仙子。

那位萧长老则紧挨此女的坐着另一侧,一副以对方为马首的意思。

一干谷家化神元婴级的弟子,则排成数列站在他们三人身后,均都面带微微兴奋之色。

面对一干谷家存在,正前方的地方则是一个方圆里许的巨大石台。呈圆形,地面是用一块块青色巨石铺成,但隐隐有些发黑,似乎年代不短的样子。

而在石台边缘处,耸立着一杆杆颜色各异的高大阵旗放出一层层的光霞,将整个广场都笼罩在一层百余丈高的巨大光罩中。

在四周则是和谷家人一般的一堆堆的人群。多则二三百人,少则只有十几人的样子。

这些人群的则足有三四十片的样子。

谷家修士,在这些人群中只占中等数量,但却和另外四群人处在离广场最前排的一个大圈子内,其他一干人群只能在谷家修士等五堆人更靠后的位置排列着。

而再往这些人群后面的远处望去,则可以隐隐看到一些巨崖般石壁,和一些依着石壁修建的高大建筑影子。

此地竟是一处四面环山的巨大山谷。

韩立出现在此地,那山谷中的巨大石台。自然就是三境中所有真灵世家,每隔三千年都会聚集在此的万灵台了。

作为上一界排名第五的谷家,名列五大真灵世家之一,自然有资格排在离万灵台最近的位置,惹来后面不少中小真灵世家的羡慕和妒忌的目光。

毕竟能名列真灵世家前五之列,代表的可不光是地位和声望,更意味着极其可观的巨大利益不过,明显也有一些中等世家修士望向谷家的目光,有些阴沉与异样。

如此多人聚集在石台四周却寂静无声,似乎都在等候着什么。

韩立虽然坐在椅上没有抬首张望,但可清楚感应到,至少有十几道目光不停打量着自己,其中几道甚至附带了一丝神念在其中,一副肆无忌惮的样子。

这也难怪!原本谷家应该出现的那位太上长老“天黎仙子”没有出席如此重要的真灵大典,反而韩立这么一名明显助拳性质的临时客卿,出现在了此地。

自然引起了其他一些世家的关注。

一开始的时候,韩立还对这些人打量无动于衷,但是如此长时间过去了,这些人仍然不知收敛的样子,显然是带有一些挑衅的性质了。

一旁的晓风仙子也发现了此事,神色也渐渐有些难看起来。

韩立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脸上神色突然一沉,手中的金色酒杯一颤下,就丝毫征兆没有的化为了金色粉末,从手指间一下流逝不见。

与此同时,他体表一层银色火焰一闪的浮现而出,那几道带有不善神念的目光方一接触此银焰的瞬间,就如遇毒蛇般的一下惊退消失。

这时,韩立反而一抬头颅,沿着那几道目光冷冷的一扫而去。

这几人明显都是合体等阶存在。

其中两人是和谷家一般的最靠近万灵台的五大世家之人,另外三人,却是后面一圈中的中等世家中人。

中等世家中的三名合体修士不说,只是和他一般的合体初期存在,估计见那位合体中期的天黎仙子未出席大典,这才动了不善的心思。

同处五大真灵世家中的两人,一人是一开始时,晓风仙子就特意提醒的丰家的那位大长老,一名合体中期的马脸老者。

他一身绿袍,双手持着一根乌黑拐杖,闪动阴沉目光的望着韩立。

丰家在上届真灵世家中排名第四,和谷家颇有些世仇。

这位大长老刚才如此打量他这位谷家的临时客卿,倒也并不算是多奇怪的事情。

另一人,却是号称真灵第一世家的陇家修士。

不过刚才用不善目光看着韩立的,并不是那位陇家老祖,而是紧挨其旁边坐着的一名黑袍男子,同样是一名合体中期存在,面色微红,额头有一道深深的紫色疤痕,相貌十分凶恶的样子。

这位自然就是陇家前不久新拉拢的另外一位太上客卿长老,一名据说修炼有魔道顶阶功法“青芒决”的晖姓修士,也有合体中期修为的样子。

倒是那位陇家老祖,自从带着一干陇家修士坐在前排后,就一直双目微合的在闭目养神,不知在暗自想些什么。

不过当韩立目光在陇家修士中一扫而过后,除了那位黑袍男子恶狠狠的瞪了其一眼外,竟还有另外一人用极其怨毒目光盯着他。

韩立神色一动,双目一凝的盯住了这人片刻后,面上竟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这位站在陇家老祖背后的青年男子,嘴角有一颗鲜红血痣,正是当年木族之行被他坏了好事的那位陇东。

这位陇家少主,当年苦苦谋划了数百年的事情,被韩立横插一手后,不但没能得到叶家的天凤真血,甚至反而连自身的真龙之血失去了大半。

如今他再一见韩立,自然恨之入骨了。特别是在其听闻韩立,也进阶了合体的事情,愤恨中自然也夹带了深深的嫉妒。

当年他要是谋划成功,数百年时间就能进阶合体的修士,说不定就换成他这位陇家少主了。

因此当韩立望向他的时候,这位陇家少主丝毫回避没有,继续用怨毒之极的表情盯着韩立。

韩立脸上的那一丝笑意,在下一刻消失不见,同时瞳孔深处刺目蓝芒一闪。

正狠狠望着韩立的陇东,只觉双目突然一阵热,接着脑中嗡的一下,传来仿佛被尖锥狠狠一扎的剧烈刺痛,不禁双手一抱头颅的失声惨叫起来。

但是马上,原本闭目的陇家老祖突然一张双目,接着反手一掌,诡异的拍在了陇东的胳膊上,一团金光一闪即逝消失不见。

而陇东面上的痛苦也随之消失不见,但双手放下之后,满脸都是惊惧不定的表情。

但他总算是聪颖过人,马上就反应过来的急忙给陇家老祖大礼参拜,口中连声:“多谢老祖相救,要不孙儿真要遭人毒手了!”

陇东一边说着,一边仍恨恨的朝韩立这边望了一眼,但这一次除了嫉恨之意外,目光也夹带了深深的惊惧之意。

显然这时的他,才真正意识到已经进阶合体的韩立,实力早已和当初天壤之别了。

“韩道友是什么意思,为何对区区一名小辈出手?”陇家老祖没有理会陇东的拜谢,反而面无表情的冲韩立问了一句。

陇东刚才的惨叫,外加陇家老祖的如此一问,自然将众修士的目光全吸引了过来。

“没什么,只是他看我的眼神太过不敬,略给些小惩而已。陇兄莫非觉得不妥吗?”韩立目中蓝芒一敛的不见了,嘴角竟泛起一丝冷意的回道。

这般毫不给陇家老祖面子的回话,自然引来不少诧异的目光,一阵窃窃私语声从四周隐隐传来。

“嗯,我这孙儿的确有些心高气傲,给他一些小惩也好!”大出乎更多人的预料,陇家老祖丝毫没有追究下去的意思,点点头的说完后,竟接着闭上双目的不再理睬任何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