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逆灵真阴大法

接着头颅上灵光一闪,一个数寸大小的蓝色小人被白气一裹的强行吸出,面目和锦袍大汉一般无二的样子。

正是大汉苦修上万年才凝练出来的元婴。

元婴胸前挂着一块乳白色石锁,放出一层银色光丝将身形团团护住,但脸上满是惊惧的连声叫道:“你不能杀我,蓝水宗是在天元城指名的外围宗门,我身为蓝水宗的宗主,杀了我绝对会引来天元境执法修士的追杀。这二物是本宗的蓝水二宝,尽管拿去就走了,并且在下愿意带路将门中所有宝物都献给道友,只要道友能放在下一马!”

白袍青年听了这话,脸上神色一动,似乎真有些动心的样子。

那元婴见此,自然更加拼命的哀求:

“我虽然不知道友为何会突然对我等一行人出手,但想来肯定和本宗这次接运的一批材料有关的,在下也愿意将这批材料全都……”

元婴的话语刚说到这里,未等元婴说完,白袍青年却嘴角狞笑一现,一条手臂忽然模糊不见,下一刻就一下从虚空中破出,一把将白气中的元婴抓到了手中。

接着五指白芒一闪之下,就硬生生捏碎了元婴的护体光丝。

青年手臂再骤然一缩之下,竟将大汉元婴一下抛进了嘴巴,并吞进了腹中。

几乎同一时间,另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从附近某处虚空中遥遥传来:“嘿嘿,做的不错!这厮也是找死。明明小命不保,还敢拿那些已不是自己的东西来做条件。死了也是白死!”

话音刚落,那处虚空中一阵波动荡漾,一道金蒙蒙的人影浮现而出。

竟是一名身穿金色长袍,头扎双角古怪发髻的虬须大汉,虽然大半脸孔都被反卷的黑色须发遮掩住了,但是隐藏其中的一对深黄色双目,让人一看之下大有眩晕之感。

白袍青年冷冷的望了对方一眼,就不再理睬的再次抬手向下方虚空一抓。

“嗖嗖”两声。

那枚掉落地上的圆珠和白蒙蒙的幡旗,一下腾空而起,被青年摄到了其身前处,又蓦然一顿的悬浮在了半空中。

那虬须大汉见青年如此冷漠,却毫不在意的一笑,看似随意的一抬腿,竟在一步迈出后不知怎么的横垮数十丈之遥,一下到了离白袍青年不过数丈远处的虚空中。

但这时,青年处一阵低低的嗡鸣声响起,背后突然现出六只透明蝉翼虚影,并以肉眼无法看见速度震动起来。

无数道淡白色刀光密密麻麻的从六翼上狂涌而出,化为一片白色刃海将圆珠和幡旗一下淹没进了其中。

两件宝物,只是体表灵光分别荡漾几下,就在刃海之中,发出低沉闷响的分别破碎而开。

白袍青年见此情形,面上现出一丝喜色,肩头一抖,漫天刃光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有蓝、白两堆化为碎屑的宝物残骸,微微悬浮在低空中起伏不定着。

接着他口中念念有词,同时两手分别掐诀,冲宝物碎屑竟张口一吹。

惊人一幕出现了,

从青年口中喷出一道金色光焰只是一卷,两堆宝物碎屑就被一裹其中,并在片刻功夫后,溶成了光焰的一部分。

这时白袍青年才深吸一口气,将金色光焰重新的一吸而回收回了体内。

接着其体表骤然间金光闪动,一车轮般大小的金色光晕在其头颅后浮现而出,但滴溜溜转动一圈后就化为无数金色符文的一下溃散消开来。

虬须大汉看着这一幕,目中也闪过一丝欣喜之色,并喃喃的说道:“这蓝水宗虽然功法平常,但是作为镇宗之宝蓝极珠和白水幡二宝,却是用七七四十九种至寒材料炼制而成的奇宝。更何况,他们这一次运送的材料中,还有那么一大块百万年才能形成的玄阴晶壁,更是你凝练真灵之躯的必需之物,说什么也不能暴敛天物了。”

这就这片刻功夫,白袍青年体表金光就彻底收敛一空,但本身气息竟在这一瞬间,比先前更强大了一些的样子,虽然不太明显,但也足以惊人之极。

“那块玄阴晶壁呢,除了这两件宝物外,我并没有在这些人身上感应到其他的极寒之物,是不是你消息有误。”白袍青年终于也开口了,声音冰寒刺骨。

“有错?这怎么可能!这可是我花费了不少灵石,从万通门购买来的消息!若是胆敢骗我,不怕我回头灭了他们满门。此物应该是被特别封印了而已,以你现在实力还无法凭空感应出来,还是我帮六翼道友找出来吧。”虬须大汉听到此话,却哈哈一笑。

随之他目光朝那些化为冰雕的修士望了一眼,蓦然一只手掌一拍而去。

“轰隆隆”的巨响接连传来。

那些冰雕连同随身携带的储物法器,竟化为一团团灵光的同时爆裂而开。

在各种杂物横飞之中,大汉黄色瞳孔中寒芒一闪,拍出手掌突然虚空一抓的往回一缩。

“嗖”的一声,一物直接从几团灵光中激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落到了大汉五指之间。

仔细一看,赫然是一个黄色玉匣,但表面却贴满了密密麻麻的赤红符篆,显的颇为诡异。

虬须大汉瞅了瞅手中之物,嘿嘿一声,就二话不说的将玉匣直接抛向了白袍青年。

而青年一望黄色玉匣飞来,目中寒光流转,却根本没用手去接的意思,反而背后一根蝉翼虚影微微一动。

在尖鸣的破空之声中,一道白光激射而出,一闪的斩到了玉匣之上。

“咔嚓”一声后,玉匣连同表面的那一层红色符篆,被仿佛豆腐般的一切而开,从中掉落出一块拳头大的物体来。

但未等青年看清楚到底是何物时,那东西就蓝光一闪,瞬间化为了一堵三尺厚,丈许高的一堵蓝色晶壁,从空中直坠而下。

白袍青年一看见晶壁,木然的面孔竟然露出一丝笑意来。

下一刻,他一张口,白蒙蒙寒气就瀑布般的一喷而出,一下将蓝色晶壁凭空冻彻在了虚空中。

接着青年再口中一声低喝,身躯一阵模糊下,突然幻影重重的左右一分,竟幻化出十二道一般无二的人影来。

每一道都和原先的白袍青年面容一般无二,脸庞同样隐有金银花纹,背生六道透明蝉翼,接着十二道人影同时单手一掐诀,竟又化为十二条数尺长的雪白蜈蚣,一闪即逝的没入到了被冰封的晶壁之中。

瞬间,蓝色晶壁中不同部位一下映出十二个白色光团,徐徐转动不停,并微微的涨缩不定着。

而晶壁中蓝光一阵流转,凭空现出一偻缕的蓝丝,万川归海般的往十二团白光没入而去。

对面的虬须大汉看着这一切,神色也变得有几分凝重,但当过了好一会儿后,见十二团白光稳稳的在晶壁中吸纳着蓝丝,并无任何意外后,脸上又为之一松,一丝复杂之色一闪而过:“真不知道是本座走运,还是你这条蜈蚣机缘逆天。竟在我参悟出了“逆灵真阴大法”的时候,碰上了我。不但具有白龙的真血,还后天又产生了一次变异。正好可以修炼这篇逆转人族金阙玉书内页上秘术的逆天神通。更巧的是,你还是我下界中化身隔界传讯时,提到过的那个小子的叛逃灵虫。还真是有趣的很!不知等你这逆灵大法大成,凝聚出真灵之体后,再遇到那姓韩小子的话,又会是怎么一副表情了。”

“哼,我会怎么一副表情,似乎和道友没什么关系吧。倒是阁下的那具下界分身,和我那位前主人关系不错的样子。若是知道自己的本体,却在灵界做那对其不利之事,不知又会怎么一番思量的。”虬须大汉的耳中蓦然响起一声冷哼后,传来了锦袍青年略带讥讽的声音。

“嘿嘿,那具天澜分身,不过是我以防万一的手段,又怎能影响身为主体的本座。况且只要你能在我下次天劫修成这逆灵大法。并且这逆灵大法也真像我估计的如此逆天的话,助我渡过下面几次雷劫,应该不成问题的。那一具天澜分身,自然也就成了一步废棋,又管他做什么!”虬须大汉嘿嘿一阵冷笑后,轻描淡写的说道。

“那道友也不必太多关心,我那以前主人的事情了。只要我能成就真灵,自然就可将魂念中的那一丝本命血咒解除掉的。但在此之前,我不希望道友背着我做什么多余的事情!”白袍青年毫不客气的回道。

“嘿嘿,也太高看我了。那姓韩小子已经进阶合体了,就算我想出手,又能拿他怎么样?”虬须大汉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但马上又冷笑一声。

“若是旁人,自然不太可能。但是以道友的身份,我又怎敢不信的。”白袍青年沉默了一下,才缓缓的回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了?”虬须大汉听了,双目骤然间圆睁起来,两团黄芒一下在瞳孔中浮现而出,流转之下仿若实质,模样甚至骇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