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荒原妖影

青年正是从万宝大会上离开,并失踪数年的韩立。

至于一旁的女童,自然就是拥有冰髓之体的白果儿。

此女已被韩立收为记名弟子,必须百年内依靠韩立法力强行镇压体内寒毒才能活命,这几年紧随其身边倒是不稀奇的。

谷家一干修士一见空中出现的人影,自然一阵骚动,不少人体表灵光闪动,目露警惕的盯着韩立不放。

“晓风道友,韩某路上遇到了一点小麻烦,略微来迟了片刻,倒让道友久候了。”韩立往地面上一扫,一看见白净少妇后,立刻微微一笑的说道。

接着他身形一晃,体表泛起一层青霞的将白果儿一包,一个闪动后,出现在了离少妇不远的地面上。

“哪里,是晚辈等人来早了一些。前辈能如此准时赴约,妾身代表谷家万分感激的。这位是我们谷家的萧长老,这一次的真灵大典,就由我二人带队的。”少妇面上现出欢喜之色,并急忙介绍了一旁的黄发老者给韩立认识。

“哦,原来是萧长老!”韩立见对方修为不下于晓风仙子这位谷家之主,倒也不敢过分小瞧,对其略一点头的说道。

“不敢,晚辈前几年就闻韩前辈的大名了。这一次为谷家之事,前辈能亲身到此,晚辈等人就可大松一口气了。”黄发老者纵然心中对韩立实力还有些担心的,但此刻面对本人却自然面上不露分毫,反而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

这时,谷家其他修士自然知道,韩立就是他们所等的大援了,但如此年轻的模样,自然让他们吃惊之余,也一阵的窃窃私语。

“二位道友不必如此,韩某会走此一趟,也不过是和谷家做一笔两利的交易而已。不过,贵家族的太上长老‘天黎仙子’似乎未在此地,这恐怕和晓风道友事先所说不太一样吧。难道天黎道友先走一步了。”韩立目光朝其他谷家修士一扫而过后,眉头一皱的问了一句。

“怎么说!这一次的真灵大典,恐怕天黎太上大长老,无法代表谷家参加了。”白净少妇听到此言,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无奈的表情。

“此话怎讲!”一听和原先约定不一样,韩立脸色沉下几分,缓缓的问道。

“前辈息怒,太上长老无法参加这次大典,也是事出意外,不得不如此的。事情是这样的……”黄发老者一见韩立脸色不太好看,急忙开口解释起其中的详情。

“天黎仙子在蛮荒中负伤,正处于闭关之中?这就难怪了,像我等这样修为之人,元气一旦损伤的确难以轻易复原的。不过如此一来,我和贵家族当初约定的大典排名,却有些麻烦了?”韩立点点头,但又有几分为难的说道。

“既然太上长老无法出手,将我们谷家的排名再提前一些的约定,自然不可能算数了。这一次,只要能保证我们谷家排名能保持不降,就算履行约定了。”晓风仙子似乎早有所思量,神色凝重的如此说道。

“哦,即便如此的话,其中的难度恐怕也不小的。在下毕竟只是刚刚进阶合体,不敢保证什么的。”韩立听到这话,神色为之一缓,但话语中仍带了一丝为难之色。

“只要前辈能尽力而为,除了原先许诺的那些东西外,我们谷家还为前辈,另行准备了一笔极品灵石,以作约定变动的一些弥补。”白净少妇见韩立这般表情,略一犹豫下,突然从袖中掏出一个储物镯,并递向韩立的说道。

韩立心中微微一动,接过储物镯神念往其中一扫后,脸上一丝讶色闪过。

“看来贵家族对这真灵大典还真是极其重视,竟舍得如此天文数字的灵石。如此的话,韩某自会在真灵大典上以谷家客卿身份竭尽全力的。”韩立略一思量后,就没有客气的将储物镯一闪的收进了袖中。

少妇一见韩立收下灵石同样心中一松,并含笑的说道:“有前辈坐镇的话,这次真灵大典我们谷家总算有了些底气。此地距离大典召开的万灵台,还有月许路程,我们也不好在此地耽搁太久的。我们这就上路吧!有关真灵大典上一些具体事情,我和萧长老仔细给前辈再讲解一二。”

“如此自然最好!”韩立自然没有不同意见。

于是在韩立加入后,一干谷家修士腾空而起,化为各色灵光的排成一队,往天边飞射而去了。

“天马荒原”是位于天元境和万妙境交界处的一片一望无际的黄土之地。

据说面积之广,即使一名化神修士若想穿过此荒原,也要日夜不停的飞遁月许时间。

外加此地到处黄风飞沙,丝毫草木不见,乃是一处有名的废灵之地,故面罕有修士光临此地。

就算偶尔真有修士不得不途径此荒原,也是一路飞遁而行,丝毫不会在里面停留分毫的。

不过这一日,在此荒原最深处的某处地方,一队十几名的人族修士,正背对背的组成一个圆形大阵,悬浮在低空之处。

他们法宝尽出,化为一片片光霞的将身形笼罩其下,却人人面带惊惶之色。

这些修士中,修为最高的是一名炼虚中期的锦袍大汉,一手托着一颗蓝色宝珠,一手持着一杆白蒙蒙的幡旗,身处大阵的中心处,但脸上惊怒更胜他人,目光更是朝大阵四周扫视个不停。

就在这时,突然一股黄蒙蒙的沙风从一名男性修士身旁一吹而过。

此男修下意识的眼皮一眨,而就在此一瞬间的功夫,从黄风中闪电般的探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来。

“呲啦”一声,男性修士的护体霞光,仿佛纸屑般的被一撕而开,白玉手掌轻易的从男性修士胸腔处洞穿而过。

接着未等这名男修来及发出惨叫声,一朵白色冰花就在其胸前绽放而开,瞬间功夫将其化为一座晶莹冰雕。

而那只白色手掌则一闪之下,又在男修胸前处凭空的不见了踪影,附近的其他几名修士见此,则同时惊呼的一催各种宝物的狂砸而来。

但除了将男修所化冰雕一下砸的粉碎外,其他敌人踪影丝毫未见。

不过就在这时,那名炼虚期的锦袍大汉忽然口中一声怒喝,手中蓝色圆球光芒刺目,随之一道蓝蒙蒙光柱一喷而出。

这道光柱速度之快,一闪的就击在了那股黄风中的某处虚空中,顿时白光一闪,一道模糊影子顿时被一团蓝光困住的在风中现形而出。

一见此幕,不等锦袍大汉吩咐,其他一干修士顿时精神一震,众多宝物一催之下,化为一片五色光霞滚滚卷去。

“砰”的一声闷响,那道影子似乎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的被五色光霞一下撕成了碎片。

顿时欢呼之声一下在众修士口中发出,人人面带狂喜之色。

但只有那名锦袍大汉,却一脸的惊疑之色,突然单手虚空一抓之下,将影子的一小块碎片抓到了手中,却是一片洁白如玉的硬壳状残片,冰寒之极,并飞快的在其手心中化为了清水。

“不好,那孽畜还没有死!”大汉见此情形,面色骤然大变,并厉声的大喝道,随后想都不想的手中白色幡旗一动,就想催动起来先护住全身再说。

但是此举动,显然有些迟了。

锦袍大汉只听到耳中突然响起一声刺耳的尖鸣,接着脖颈处就感觉一凉,整颗头颅就一下被两根粗若弯刀的雪白獠牙,一咬而断。

随之一条通体雪白的巨大蜈蚣虚影,丝毫征兆没有的在无头身躯后浮现而出。

此蜈蚣体长五六丈之巨,并且背生六只半透明的晶莹蝉翼,双目鲜红似血,闪动着阴森寒光。而它一现身的瞬间,就巨口再次一张,一股白蒙蒙寒气又狂喷而出。

最近的五六名修士不及防之下,立刻被白色寒气一卷其中,无论护身宝物还是自身法躯,都在白光闪动下纷纷一凝的化为了栩栩如生的冰雕。

剩余的几名修士见此,魂飞魄散,不知谁说的一声“逃命”的狂呼下,顿时一哄而散,化为数道惊虹朝四面八方激射而逃。

而雪白蜈蚣见此,却毫不在意,只是背后六只晶莹翅翼齐动之下,突然化为六道虚影的一闪不见。

片刻功夫后,那些遁出不过百余丈远的几名残余修士,同时发出一声惨叫,各被一道白光一斩两截,根本无法抵挡分毫的样子。

随后那道白光密密麻麻的搅动之下,这几名修士的残尸连同里面元婴全都瞬间的魂飞湮灭。

雪白蜈蚣虚影见此,这才庞大身躯一晃,顿时六道白光再次一闪的激射而回,下一刻,六只晶莹蝉翼就再次在背部浮现而出。

这时蜈蚣虚影体表突然放出刺目白光,接着体形飞快缩小起来。

当所有白光一敛后,一名脸庞铭印金银色诡异花纹的白袍青年,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了原地。

他目光冷冷一扫附近后,一只手蓦然往地上虚空一按。

一道白气一喷而出,将锦袍大汉头颅,一卷的包裹进了其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