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再见故人

整个黑域大会,几乎耗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韩立回到九仙山住处的时候,正好是第二日的上午时分。

召来海大少二人,知道在在自己离开的这时间,并没有发生任何预料外事情后,心中一松。

他屏退了两位记名弟子后,进入了密室中,并盘坐在了一块蒲团上。

单手一翻转,一只蓝色灵兽环在手指间浮现而出,并往空中一抛。

一片蓝霞从环上飞卷而出,一只晶莹冰笼凭空悬浮在了身前处。

冰笼之中,半尺来长的雪白冰凤,显然未料到韩立如此快的将其放出来,双翅急忙一扇下,体表散发出一圈银色光晕,将身形瞬间遮蔽其中,才用异警惕目光向韩立一扫而去。

“是你,这怎么可能!”一看清楚韩立的容貌,灵禽银眸中立刻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一下口吐人言的失声起来。

赫然是一个悦耳的年轻女子声音,只是略有些冷意。

“凤仙子,多年不见了。没想到你我在此地相逢了。”韩立望着笼中的冰凤,却叹了一口气。

这只冰凤,自然是当年和他一起从人界闯入空间节点,却被空间风暴强行分开的那位“凤仙子”。

当年这位在人界是最顶阶存在的“冰海之主”,不过数百年不见,竟掉到了如今化形都无法的地步,还被人当成灵兽的封印进了笼中。

这让韩立见了不由的有些感慨的。并且身为一起偷渡灵界的同伴见到这位冰凤的同时,韩立另有一种难言的故旧之感。

这才在交换会上,一见此女被拿出来,立刻毫不犹豫的上前交换了下来。

“真的是韩兄!这么说在交换大会上将我换下的那人也是道友了。难道你已经进阶炼虚了?”冰凤声音还是清冷异常,但却微微有些发颤起来。

“不错,正是韩某。至于在下的修为,不久道友自会知道的。我倒万万没想到,会在黑域交换会上遇到仙子。说起来仙子和我还真算有些缘分了。别的暂且不说,先将道友放出来吧。”韩立没有迟疑什么,一根手指青芒一闪,往冰笼上的金银符箓上一点。

顿时那几张符箓光芒大放的飘落而下,与此同时那冰笼也“吱咛”一声的打开了。

“多谢韩道友援手大恩!”

冰凤虽然心中还有些惊疑,但见此情形自然心中一喜双翅一扇之下,就化为一团白光的从冰笼中一飞而出。

接着她体表银光闪动,狂涨之下,化为了半丈长的原形,一身羽毛晶莹闪烁,仿佛用玄冰通体雕刻而成。

“可惜我现在无化形之力,只能以这副摸样和道友交谈了。实在惭愧的很!”冰凤略一舒展优雅身躯摇摇头的说道。

“没什么。以仙子的底子,只要解除体内的封印,恢复化形修为是轻而易举事情。”韩立望了冰凤一眼,轻笑一声。

“韩兄看出来了。我体内被那名合体老怪物下了一种不知名的禁制,颇有些麻烦的。听他所言,似乎只有同为合体修为之人才能解除此的。”显然冰凤将韩立当成了一名炼虚期的修士,银眸一闪下有些无奈的说道。

“嘿嘿,是吗?让韩某试一试!”韩立一笑接着身形一动,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突然一拍而出,击在了冰凤的一只冰膀上。

顿时一股五色光焰滚滚而出,化为潮水般的往冰凤身躯中狂涌而去。

而这位凤仙子,只觉一股奇寒灵力瞬间功夫流淌全身经脉各处,狂涛骇浪般的将体内的那一层层禁制封印,给冲的七零八落,纷纷的一松而开。

这一下,她大喜的同时,心中也大为的骇然了。

对方能如此轻松的解除掉其体内的封印,难道已是一名合体期存在了。

这也太难以置信了一点。

若是韩立有奇遇,在数百年内进阶炼虚,此女还觉得勉强可以接受。但说一下进阶合体,这实在太逆天了一点。

冰凤心念飞快转动,感觉体内的禁制彻底的被寒流冲开之后,目中精光一闪,想要开口的冲韩立说些什么。

但是下一刻,她体内情形一变,让她心中一凛,口中的话语不觉的又咽了下去。

经脉中到处流淌的寒流,竟方向一变同时往其丹田中狂涌而去,纷纷没入其妖丹之中。

此女心中有些惊疑,但是在韩立强大真元操控之下,体内妖丹竟根本无法拒绝什么,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股奇寒灵力的灌注而入。

片刻功夫,她身上气息直线上升,转眼间就突破到了某一极限。

“砰”的一声闷响后,一团刺目白光在体表爆发而出,将冰凤身形彻底淹没其中。

这时,韩立才微然一笑的将手掌一收。

刺目白光一阵流转,光芒瞬间一敛,一名银衫女子女子,俏生生的出现在了眼前。

冰凤竟然重新的化形成了人族形态。

“多谢道友相助之恩!”银衫女子难掩面上的一丝兴奋,左右看了一下自己恢复后的娇躯,冲韩立感激的敛衽一礼。

“仙子不必多礼!当年要不是你我同心协力,在下一人绝无法渡过空间节点,来到灵界的。况且刚才我渡过的那一股真元之力,虽然和道友本身属性相符,但不过暂时让仙子拥有化形之力而已。仙子若想长久保持化形之态,必须马上闭关苦修才行。否则此股真元一去,还会打回原形的。”韩立摆了摆手,点醒的说道。

“这个自然。有道友这股真元之力相助,妾身修回化神之境,想来可以节省不少时间的。看来韩道友现在真的道法通神,法力深不可测了,竟真进阶到了合体期境界!看来妾身以后要称呼道友一声韩前辈了!”银衫女轻叹一声,望着韩立,目光有些异样的说道。

“韩某能进阶到此境界,不过侥幸而已。以仙子的冰凤之身,进阶到合体境界应该只是迟早的问题。而我灵界认识的昔日人界旧识,也就只有仙子一人而已,你我还是平辈相交好了,否则韩某反而有些不自在了。”韩立不以为然的说道。

“既然韩兄如此想的话。那妾身也斗胆不客气了。”银衫女子看出韩立刚才之言的确是出自真心后,不知出自什么原因,竟也没有多坚持什么。

“不过,当日空间节点分离后,凤道友怎会遭人擒住,落到了眼下的地步。”韩立还是忍不住的问起对方遭遇来。

“在下眼下的处境,说起来还真有一分要怪在道友身上的。”一听韩立之言,冰凤黛眉一动,嘴角竟泛起一丝苦笑来。

“莫非是当日我种在你体内的禁制发作了。”韩立先是一怔,马上有几分恍然的说道。

“不错,韩兄你的禁制下的还真是玄妙无比。我足足花费了近百年时间才将其勉强炼化掉。但也因此元气大损,被一群宵小之辈欺上门来。

虽然最后施展秘术逃脱,但境界却一连跌落数层,落到了如今的田地。说起来,最后还是被那名合体老怪出手救下的,否则性命还真无法保住了。不过无法化形后,这老怪只是将我当成一个灵禽看待,准备让我当其的元命灵兽。我自然不会答应此事,结果就背其关在了这只冰笼中。”冰凤解释的说道。

“哦,这合体老怪是何身份,你可知道的?”韩立点点头,心中一动的问了一句。

“这个妾身倒真的不知道的。这老怪精通幻术,经常变化住处和面容,我肯本无法看穿他真面目的。只能肯定这老怪是你们人族魔修,并非我们妖族中人。”银衫女子略一思量后,仔细的回道。

“魔修?我们人族中知名的合体期魔修,就那几人而已。应该是其中之一的!”韩立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管这人是谁,他当日救下我一命,但后面又强迫我做他的灵兽,两者也算扯平了。”听韩立提起那名血光人,冰凤倒没有露出什么痛恨表情,不知此女真是如此想的,还是自知无法对一名合体修士报仇,不得不如此一说。

韩立听了微然一笑,没有接口对方之言,反而话题一转的问道:“现在仙子已经恢复自由之身了,不知下面有何打算?是否打算返回妖族之中?其他妖族中的黑凤族,也是继承天凤真血的凤类天禽。凤仙子也拥有天凤血脉,若是投奔去的话,应该会受到照顾一二的。”

“黑凤族?哼,当日欺上门来,将我打伤趺落境界之人,就是黑凤族的嫡系子弟。我现在如此模样去了,不过是羊入虎口而已。”一听黑凤族几个字,银衫女子脸色骤然一变,竟一下无法保持平静的咬牙切齿起来。

韩立自然大感的意外,但略一沉吟后,还是继续问道:“黑凤族之人打伤的道友?这倒有些麻烦了,那仙子自己的意思是……”

“我想在恢复法力之前,暂时跟在道友身边,韩兄意下如何?虽然人妖不同,但是以韩道友如今合体的身份,应该庇护妾身绰绰有余的。我现在修为太低,又是冰凤之体,若是独自一人修炼的话,恐怕躲的再远,祸事也会自行找上门来的。到时下场,说不定比今日还要糟糕的!”银衫女子面色阴睛不定了好一会儿后,才有些踌躇的如此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