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酷似

“是你!” 韩立望着眼前的紫衫少女,一脸的意外之色。

眼前女子,正是当日跟在黑凤王身边名叫“黛儿”的妖族女子。

此女虽然只是化神初期,但传说姿色过人,在妖族年轻一代中名声甚大,深受黑凤王宠爱的样子。

但她当初在飞仙峰初见韩立的时候,表现的极为冷淡。

这一切都不是韩立最在意的。他在意的是,对方是否真是当年的那个叫黛儿的小女孩。

如今此女在他刚返回住处的时候,突然登门造访,自然大出预料之外。

“道友突然造访,难道是奉了筱道友的命令。”韩立凝望着眼前充满清灵之气的少女,不动声色的问道。

“不是,是我本人想来见见韩前辈的。”紫衫少女终于开口了,声音犹如黄鹞般的清脆,让人一听之下,异常的舒服。

“见我!”韩立神色一动。

“不错,晚辈有些话想和前辈单独谈谈!”紫衫少女双眸清澈如水,扫了一旁站立的海大少一眼,大有深意的说道。

“你先退下!没有叫你,不要进来。”韩立摸了摸下巴,目光一闪的吩咐一声。

海大少虽然大感兴趣,自己这师傅和少女之间有何关系,但自然不敢违命。

当即强忍心中的好奇,恭谨一礼后,就退出了大殿。

至于韩立的另外一名弟子器灵子,因为前番大闹陇家之事,自然不会再轻易在人前露面了。

纵然还有其他人见过小道士,知道是韩立的一位记名弟子,陇家老祖也因此真撕破脸面的找上门来,韩立也丝毫不担心的。

他自然有万般借口,将先前所化巨猿和自己本身关系,推脱的一干二净。

现在,紫衫少女一见海大少真离开了大殿,二话都不说的单手一翻转,一块散发淡淡白光的绢帕浮现而出,并往韩立眼前稳稳一递。

韩立一见此物,神色微微一变,半晌后,才轻叹了一口气:“黛儿,果然是你这丫头!”

这块只是低阶灵器的绢帕,正是他当年送给那个叫“黛儿“女童的一件小物品。

虽然此物除了有一些避尘作用,根本没有什么价值可言。但是当年的小女孩收到此绢帕后却喜爱异常,一直贴身收藏着。

眼前的紫衫少女既然能拿出此物来,果然就是当年的小丫头了。

紫衫少女听到韩立之言,脸上表情有些复杂,沉默了一下后,突然皓腕一抬,竟用两根玉指,将头发上一根光滑如玉的黑色凤钗,一拔而下。

下一刻,黑色凤钗爆发出一团乌光,同时一声凤鸣后,竟化为一根半尺来长的乌黑羽翎。

几乎同一时间,紫衫少女面上突也白光大放,一时间刺目耀眼,让人难以直接凝视。

韩立纵然修炼有灵目神通,不及防下也双目一闭。但是下一刻蓦然想起了什么,瞬间的再次睁开。

只见目中蓝芒闪动,无视女子面上的刺目白光。

他表情一下变得奇怪起来。

而紫衫少女脸上白芒消失殆尽后,现出一张仿若月宫仙子般的绝色脸庞。

不说此女空谷幽兰般的独特气质,单那象牙雕刻成般的五官,竟和南宫婉有惊人的七八分酷似。

再加上同样的清灵之气在身,两者若是站在一起,任谁都会认为是同胞姐妹的存在。

但若仔细观望,也可发现两女的一些不同之处,而南宫婉面容略显温婉,显得更亲近可人一些。而紫衫女子五官虽然更加精致,但给人感觉清冷一些。

不过在明清灵目神通之下,韩立可以肯定对方面容的确是真的,并没有幻术施加其上。

而且他从紫衫女子眉宇间处,依稀看出当年女童“黛儿”的几分婴儿肥容颜。但和现在相比,自然还是相差极大的。

韩立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娇容,纵然一向镇定异常,也怔怔的不知说什么是好。

“韩大叔,我现在模样,不知和南宫姑姑相比有几分相似了。”紫衫少女目中异光闪动下,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你长大后,怎会变成现在模样!难道你在什么地方已经见过婉儿不成?”韩立强压住心中的震惊,恢复冷静的问道。

“姑姑的名字,还是黛儿从大叔这里知道的,又怎会见过南宫姑姑的!”紫衫少女嘴角一抿,轻轻一笑,身上清冷气息一下去了大半之多。

“我说的,我想起一些来了。不过,有些地方还是不太明白。你……”韩立略一思量,双目一眯的一下想起了什么,但仍有些不太肯定的样子。

“韩大叔当年陪我在石堆下的那几日里,曾经给我讲了一些稀奇古怪故事。这些故事的主角,都是大叔和南宫姑姑吧。而最后一日里,我哭闹的厉害,嚷着想要见母亲。你就将铭印有南宫姑姑画像的一块玉佩拿出来哄我,才让我一下安静下来的 。”紫衫少女美眸放光,声音越发的柔和起来。

“你那时候一脸的婴儿肥,的确是非常的可爱。”韩立听了这些话,也回想起了当年兽潮破城时,陪着小丫头躲在乱石堆下的情形,嘴角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来。

“这一切,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现在的容貌,是我修炼到化形阶段,黑凤之血激发后重新塑形的结果。为何会变成如此接近南宫姑姑模样,我自己也不知道。也许当日那玉佩上的南宫姑姑容貌太过出众,给我留下印象太过深刻缘故吧。这才在化形时,不知不觉化成了近似的模样。韩大叔是合体修士,应该很清楚我们妖族的化形,根本是无法自我控制的。最后会生成何种容貌的,倒是大半是看天意的 。”紫衫女子用贝齿轻咬了红唇,露出了一分不好意思之色。

“原来如此!若是这样的话,的确大有可能 。”韩立这才有些恍然,但看着此女和南宫婉如此近似的花容月貌,嘴中仍不觉有些发苦。

他今天还真是有些邪门,先是碰到那秦素儿,被其心幻大法所化的南宫婉吓了一大跳。结果一回来后,又面对眼前同样近似的一副容颜!

难道婉儿真出了什么事情?

韩立是修仙之人,对一些冥冥中的预兆之类的事情,自然是有几分相信的。

他眉头紧皱之下,心中略有些担心起来。

这时,黛儿略微一顿后,又继续说道:

“当年韩大叔对我的恩情,黛儿一直都没有忘怀。但人妖毕竟有别,黛儿也不想无端给大叔惹上麻烦的。这才在前些日子初见时,如此冷淡的。当年我刚到黑凤宫的时候,并未见到我的父亲,而是……”

紫衫少女略加解释两句,竟和韩立聊起了当年分别后,在黑凤族生活修炼的事情。

虽然十分的琐碎,但是少女仍然说的津津有味,嘴角含笑。

韩立望着少女酷似南宫婉的面容,虽然只是静静的听着,神色也不觉温柔了几分。

黛儿和韩立这一聊,足足耗费了数个时辰之久,最后才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依恋的说出了告辞之言。

韩立并未再挽留对方,而是如同长辈般的叮嘱了少女几句,就将海大少唤了进来,送少女离开大殿。

目睹少女身影在大殿的门口处,消失不见后,韩立脸上的笑容稍微一收,竟露出几分寂寥的叹了口气,接着在坐位上静静的沉吟。

没有多久,当海大少重新出现在殿中,恭敬回报送走少女的事情后。

韩立面上的思量之色一收,蓦然冲眼前弟子淡淡的吩咐道:“去叫你师弟过来,一会儿一起到我屋中去 。”

说完这话,韩立站起身来,自顾自的往自己的卧室而去了。

留在原地的海大少听到此话,却不由的两眼一亮,急忙口中称是,然后兴冲冲的去找器灵子了。

第二日一早,韩立悄然离开了住处,出现在了离迎仙宫不远处的一座无人的小山头上。

他找了一块山石,随意的坐了下来,并闭目养神起来,仿佛在等什么人似的。

而过了一顿饭功夫后,空中破空声一响,竟真有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了山头之上。

“韩道友来的倒是真早,看来对那黑域大会,真的颇为期待的 。”人影笑着的冲韩立一拱手,声音颇为的熟悉,竟正是万骨真人此老道。

“呵呵,期待韩某倒真有一些的。不过来的如此之早,主要是第一次参加此会,怕耽误了进入黑域的时辰!”韩立微微一笑,从容不迫的回道。

“放心。既然对方传出的消息是此时辰,那就绝对不会错上分毫的。不过在出发之前,老道还有几句话要先对道友说一下,以免韩道友在黑域中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万骨真人神色一敛,竟有几分正色的说道。

“哦,真人有话尽管说就是了。韩某洗耳恭听!”韩立见老道如此慎重的样子,略感讶然的回道。

“其实这些话,老道不说,韩道友也应该明白几分的。不过那黑域大会实不同于一般的交换大会,贫道还是多叮嘱几句的较好 。”万骨真人见韩立如此谦虚的样子,不禁露出一丝满意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