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狼王化身

韩立望着台上老者手中的泣灵血木,脸上有些意动之色。

在见识过异族的大型拍卖会后,如今人妖两族中能让他感兴趣的东西着实没有多少了。故而万没想到这拍卖会拿出的第一件物品,就让他有些动心。

有一化化劫傀儡在身的话,万一真有什么无法抵挡的致命攻击,倒大有希望化解一次的。

不过这种材料只有灵族手中才有,难道真有异族人参加此次的万宝大会。而那些异族人就是灵族!

韩立心念转动着,这时台上的天眼子体内灵力流转,将一部分法力灌注到了黑红色怪木中。

就见那原本纤细的怪血木,突然体表刺目血芒一闪,体形狂涨变大,一下化为了胳膊粗细,丈许来长的一根木棍

木棍表面浮现出铜钱般大小的黑红怪斑,同时在老者手中扭动不已,仿佛活过来的灵蛇,并发出阵阵阴沉的鬼泣之声。让人闻之,浑身寒气大冒,大感心神不宁。

目睹此景原本心中还有些疑惑的一干人等,自然再无任何丝毫怀疑。

当老者吐出底价两千万灵石的天文数字后,几乎一刻停留没有马上将价格推得飙升起来。

“两千二百万“

“两千五百万“

“三千万”

这种天文数字的出价,让殿中半人开口的冲动,一下打消的无影无踪。

纵然这泣灵血木再好,但化神炼虚等阶之人的身家可是有限的。真要掏空身家才能买下这么一件材料的话,恐怕十之八九还是会一下变得理智起来。

如此大的代价,自然还是挑选几件满意的护身宝物或者一些能精进修为突破瓶颈的丹药,才更加实用一些的。

但是一些隐隐知道魔劫爆发就在近期的人妖两族高阶存在,想法自然又不同了。

不少外貌各异的妖族和一些用各种手段隐藏自己真容的人族修士,并不会轻易放弃此物的争夺。

让光幕上显示的灵石价格一路狂涨不已,等过了四千万的大关时才略微停顿几下,但就这样也慢慢涨至了五千万的天价

这种价格,即使是一些合体期老怪,恐怕也要大感肉痛不已的。

而出此天价的并非三层的哪位合体期老怪,竟还是那名遮掩本来面目的黑狼妖族人。

如此一来,不禁附近的两族人,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朝其望去。三层的一些神念,也重新冲其扫动不停,显然这些两族的最顶阶存在同样的大感疑心起来。

而身处如此多强大神念注视之下,这名黑狼妖族却安然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竟似乎丝毫不怕得罪这些修为法力都远胜他的存在一般。

“咦!我道是谁,原来是狼王兄的六大化身之一到了。本宫一开始还真没有察觉出来天奎道友的这具黑狼化身。”一声轻”咦”从三层的某个屋子中传出,接着一阵轻笑的女子话语声,悠悠的在殿堂中回响起来。

这一下,整间大厅无论一层还是二三层的两族一阵的骚动。不少人一听天奎狼王之名,面色为之大变起来。

就是三层的一干合体期修士,也大感诧异。

韩立也目中精光一闪。

“筱道友,你没有看错吧。狼王不是闭关修炼,怎会还有暇将黑狼化身派到此地来的。据我所知,天奎道友的五大化身和一般化身大不相同,每一个都有辅助主体修炼参悟功法的不可思议妙用,怎会轻易派离身边的。”又一个男子的朗声,从另一间屋子中传出。

韩立神色微微一动,听出了说话之人正是那天元圣皇。

“本王本体不来,派一化身过来,似乎没有要向圣皇和筱道友提前禀告吧。二位道友也想要这泣灵血木的话,尽管出价即使了,本王又不会阻拦什么的。”天奎狼王的这具黑狼化身,声音冰冷异常,丝毫感情没有,让人一听之后,决难轻易忘却的。

“呵呵,这倒也是!天奎道友的事情,本皇怎有资格去管的。刚才的话,算是天元冒昧了。至于这截泣灵血木,既然狼王想要,本皇也就不争了。”天元圣皇并未动怒,反而轻描淡写的说道,随后就不再有声音传出。

至于一开始认出天奎狼王化身的黑凤王,则轻笑一声后,同样没有多说什么,似乎对天奎狼王颇有些忌惮的样子。

至于台下的一般两族存在,更是满脸的敬畏,一时间整间大殿竟寂静异常起来。

“没有人出价的话,这截血木是不是该宣布得主了。”天奎狼王目光朝台上冷冷一望,毫无感情的说道。

虽然此声音不大,但是在场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白袍老者闻听此言,心中微微一寒。那点原先的拖延的心思,一下荡然无存,当即强笑一声的马上说道:“这截泣灵血木已经出价到五千万灵石,三声之后若是再没有人出价的话,就归天奎前辈所有了。”

“第一次”

“我出六千万灵石!”

天眼子刚喊了一声,从三层传出一个异常苍老的声音。

此声音自然又让大殿一阵的轻微骚动。

“六千二百万”天奎狼王毫无表情的说道。

“六千五百万“苍老声音丝毫犹豫没有的紧跟出价。

这一下,这天奎狼王的黑狼化身没有马上出价,反而目中寒光一闪后,冰冷说道:“洞天,你要和本王枪这截血木吗?上次被本王打了一记天狼爪,看来已经彻底无碍了。”

“哼,区区一记天狼爪还奈何不了在下的。倒是在下洞天钻的滋味,同样不好受吧。”苍老声音哼了一声,毫不客气的回道。

这声音主人,竟是七大妖王中最神秘的洞天鼠王!听起来,似乎还和天奎狼王颇为不和,并曾经交过手的样子。

无端听到这般一番秘闻,让在座的一干修士均都大感意外,并一阵的窃窃私语,深感这一次的拍卖大会似乎没有白来的样子。

天奎狼王所化的黑狼化身,目中绿芒一阵狂闪,却开口回道:“六千五百万,这也是此截血木该有的价格了。在下就让给洞天道友了。就不知道友花费了如此多灵石,是否还能和其他人一争其他几件东西。”

说完这话,这具黑狼化身双目一闭,竟真的不再出价了。

而那位洞天鼠王闻听此言有些大出预料,但哼了一声后,也没有再开口了。

其余的合体期修士,不知是见此血木乎涉及到了两大妖王的恩怨,还是同样对其他压轴宝物大有期待,也没有人出价了。

这一次,那位天眼子没有再迟疑什么,当即一连喊价两次,就要决定这截血木的归属。

但就在这时,一直在三层屋中静坐不动的韩立,突然手指一动的冲身前桌上的法盘轻轻一点。

顿时高台上空的光幕上的价格,一下由六千五百万变成了七千万!”

“六千……七千万第……第一次!”价格的骤然变化,让以为血木归属已定的天眼子,也有些措手不及,急忙将到口边的言语改换掉了。

大殿一干两族之人,一见此幕,不少人有些吃惊起来。

不知倒底是哪位如此不识趣,竟在如此高的价位上还和洞天鼠王争夺这截泣灵血木的。

纵然这人现在不开口,谁也不知道是何人买去的此物。但是只要想想也就知道了,这种明面的上的拍卖大会的保密性,自然不能说多么严格。

只要有心人去查询,总可在事后找出拍卖得主的身份来。

但大出一层众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那位洞天鼠王根本没有丝毫下文了,竟将这截泣灵血木轻巧的让给了韩立。

也许七千万的灵石,的确已经在这截泣灵血木本身的价值之上。

一连三次喊价之后,再无第二人和韩立争抢此物,让泣灵血木真正落到了韩立手中。

韩立见此情形,倒也并不觉得太惊讶。

听刚才天奎狼王的化身所言,似乎这次参加拍卖会的三皇妖王甚至其他一些合体期存在都收到了什么消息,冲着这次拍卖会的某件压轴物品而来的。故而这截血木纵然同样珍稀,但自然变得有些鸡肋了。

对他们来说,无法低价拍下此血木的话,干脆留下灵石竞拍其他压轴物品,也是一个明智之举的。

正在他暗自思量着之时,那截泣灵血木被一小队卫士联手护送到了其所在的屋子中,韩立付清了灵石,也就将这些卫士打发离开了。

他仔细检查了一遍血木,将其小心的收好,又摸了一下变得空荡荡的储物镯,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苦笑。

虽然拍下了血木,但是身上灵石一下少了大半,下面的其他压轴东西纵然再好,估计也没有能力和其他人争抢什么了。

不过韩立也没有后悔之意。

他身上各种材料和宝物已经无数,但能碰到泣灵血木这等适应东西的几率,实在不高。就算后面真有其他一些对合体修士更有用的东西,估计也早被其他修士虎视眈眈了。

三皇妖王此等一方霸主拥有的灵石,自然还不是他能相比的。

况且他重心还是放在那些妖兽材料上,对不久后的黑域交换会才真正大有期待的。

故而在下面的拍卖中,韩立将身子往后一靠,半依在椅背上的双目微合,静静听着白袍老者介绍一件件的拍卖品,神色始终平静如常。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