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隐灵根

韩立在密室中一待就是十几日,万宝大会终于正式开始了。

这一日,盘坐蒲团上的韩立,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突然袖袍一抖之下,将眼前的万剑图收了起来。

然后他一起身,走出了密室大门。

正殿之中,海大少和器灵子正恭敬的待在那里。

两人一见韩立出来,立刻上前见礼。海大少随后从袖中取出一个金灿灿的帖子,双手一递的说道:“韩前辈,这是万宝大会给韩前辈发来的请帖!只要持有此贴,就可随意参加各种级别的拍卖会,进出万宝大会的所有场地。另外,因为今天是万宝大会开始的第一天,在飞仙峰山上将要有第一场大型拍卖要举行。按照以前的大会惯例,这场拍卖是万宝大会最重要的拍卖会,也是万宝大会正式开始的标志。一些由各大势力和一些私人拿出的重宝,都会在这拍卖会上出现的。”器灵子也在一旁恭敬的说道。

“哦,你们对此事了解的不少嘛!看来这些日子,你二人倒也没有白往外面走动的。”韩立笑了一笑,随手接过了金色请帖,并往上面扫了一眼。

只见金灿灿帖子上,一面用古文铭印着“万宝”两个文,另一面,却用一排符文描绘出宝气冲天的银色图案,颇为的玄奥巧妙。

“在我闭关的期间,七大妖王都到齐了吗?”韩立将金色帖子一收后,问了一句。

“回禀前辈,七大妖王中,除了天奎狼王和天狐王外,其余五位妖王都已经到齐了。”海大少恭敬的回道。

“狼王和狐王没到?这有些奇怪了,一般来说,这万宝大会对七大妖王来说都极为重视的,都不会轻易放弃的。”韩立表情微微一凝的问道。

“这个晚辈倒听其他人传说了一些!听说天奎狼王正在闭关修炼一门厉害的神通,所以无法参加此大会了。至于天狐王似乎人根本没有留在天狐岭内,却只是派人说有要事在身,并没有其他消息了。”器灵子倒是还真知道一些事情,老实的回道。

“原来如此!既然如此,我们也动身吧。万宝大会上虽然各种类型的活动众多,但能让我感兴趣的也就是那几个而已。这第一场拍卖会,我是不可能错过的。你们也随我一起过去吧。此种拍卖会虽然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但有这金色帖子的话,应该可以带数名门人子弟同行的。”韩立扫了二人一眼,忽然一笑的说道。

“门人子弟,前辈,你愿意收下晚辈二人做弟子了!”一听韩立之言,对面二人先是一呆,但马上反应了过来,海大少脸激动的问道。

“你二人修为太低了,直接收你们做弟子不太可能。你二人若是愿意的话,我可以收下你们做记名弟子,什么时候能够进阶化神之期,我才会承认是我名下正式弟子的。希望你二人不要让我失望!”韩立摇摇头,面带几分凝重的说道。

“记名弟子也行!拜见师傅!”听了韩立之言,器灵子毫不犹豫的一下拜倒,结结实实叩拜了三个响头。

一旁的海大少,也仍兴奋之极的同样跪倒,口叫师傅的行了拜师之礼。

韩立见这二人的确真是一脸诚意,当即点点头的受了这二人的参拜,然后才袖子一动。

一股无形巨力一涌而出,一下将海大少二人身躯托了起来。

韩立淡淡的声音才又响起:

“你二人应该也知道为师的一些出身来历,在你们之前,我在下界也收过两个徒弟。故而你们并不是为师唯一的两名弟子,在上面还有一名师兄和一位师姐。

不过为师生性清心寡欲,并不愿意轻易为他人之师,以免耽误了自己的修行。所以无论收下你们师兄师姐,还是你二人都另有一些原因在其中的,故而有些事情,我也需要事先给你们讲明白一些,以免你二人在以后另生疑惑,反生出些猜忌之心!”

韩立说到最后的话语时,声音一沉,同时整间大殿温度骤然一冷,仿佛被一股寒意笼罩起来。

以海大少和器灵子的修为,在这股奇寒之下,也激灵的打了个冷战,连说”不敢”。

“嘿嘿,这没什么敢不敢的。换了我在筑基期时,被合体期修士答应收为徒弟,心中高兴之下,恐怕也要有几分嘀咕的。”韩立嘿嘿一笑,不以为意的言道。

听到韩立都如此一说了,海大少和器灵子互望了一眼,大感尴尬之下,倒也不好再辩解什么了。

“说实话,要是你二人真只是一般的筑基修士和普通的炼体士,我是不可能收你们为记名弟子的。之所以决定今日收下你二人,是你二人的确是和我有些缘分。心性品行,我也很满意。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你们一个拥有传说中的隐灵根,另一个体内拥有传承器物。”韩立望着二人,脸上表情有些怪异的说道。

“隐灵根!”

“传承器物!”

海大少和器灵子闻言,均都一头雾水的样子。

以这二人的修为,显然还不可能接触到这些连一般高阶修士也无法了解的东西。

“器灵子,你的‘传承器物’很好解释的,应该是一件藏有雾海观功法秘术的法器,封印在了你体内,等修为到了某一境界后,就会自行解除部分封印,让你获得合适的修炼功法。当然这件传承器物本身也是一件难得的异宝,若是配合相应功法催动的话,威能绝对不可小看。”说到这里,韩立顿了一顿。

“我说有时候感到体内有些怪怪的,有时候还会做一些怪梦,原来都是这东西捣的鬼!”器灵子听的目瞪口呆了,并下意识的自语几句。

韩立听了一笑,接着又说道:

“其实你的造化算不小了。这雾海观虽然名声不显,但据我观察这一脉的神通秘术非同小可,也颇为适合你的修炼。所以在主修功法上无需再传授什么了,顶多在你修炼有成,再传授一些秘术就是了。所以雾海观一脉仍需要你继承下去的。等你修炼大成,也可以重新当雾海观之主,将此脉发扬光大,我不会对此干涉分毫的。我之所以收你做徒弟,也是看在你本身已有了传承,只要稍加指点养一二,就可自行修炼的份上。否则的话,纵然你资质再好,我也不会轻易自找麻烦的。当然你拜入我的门下,在各种资源上绝不会吝惜的。对此,你若觉不甘或有抱怨的话。刚才的拜师,我可以当从未发生过。”韩立盯着小道士,冷静异常说道。

“不敢,晚辈能拜在前辈门下做记名弟子,已经是天大的幸事。至于修炼何种功法,自然全凭前辈做主,绝不会有任何怨言的。”器灵子一听韩立此话,面色大变的再次拜倒的说道。

“嗯,既然你觉得能接受,那就没有问题了。至于海大少……”韩立满意的点点头,目光一转下,落到了俊美青年身上。

“师傅叫我海月天就行了,海大少这个名字只是朋友戏言,实在不敢在师傅面前称呼的。”海大少却识趣的急忙说道。

“看来海月天才是你的本名了。好吧!以后就叫你月天了。”韩立神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道。

“是,师傅!”海大少自然恭谨的答应道。

“你和器灵子的情况又截然不同了。这些天我已经彻底的检查过你的身体,还向一些同阶的道友询问了一些疑惑之处,现在可以肯定你不但身体具有罕见的熔金之体,而且体内那怪异的雷灵根应该是传闻中的隐灵根。不,应该叫隐雷灵根更恰当一些的。”

“隐雷灵根!”海大少虽然口中念了两遍,但自然还是一脸的不解之色。

“熔金之体虽然罕见,但是以人族如此庞大的基数,总有一定几率出现的。也基于此,你才能在炼体术上修炼如此之快。至于隐灵根则不好说了!从古至今,有关隐灵根的传闻就寥寥无几,几乎彻底淹没在了各种传说之中,所以我一开始才没有想到此事,并分析研究了好久才能真正确定下来的。而隐灵根极难发现,但此种灵根者诞生几率,决不会高于那些特殊体质者或真灵血脉继承者。”韩立解释的说道。

“这是为何?”器灵子听得入神,忍不住的问道。

“因为这种灵根,原本就是具有特殊体质和继承了特殊血脉之人才可能拥有的。也只有他们,灵根才有一定几率很会被特殊体质或血脉之力遮蔽和削弱掉。诞生出隐灵根来。不过一些隐灵根者即使被发现了,却的确没有什么用处的。一般的修仙宗门也不会收下这些人的。除非他们的特殊体质或者血脉真是逆天的那种,或者身具的灵根也是雷灵根,或者暗灵根等寥寥几种灵根者。但就算如此,也要看他们的隐灵根消失和出现的时间,来判断是否真值得加以培养。毕竟隐灵根消失时间太长的话,培养的困难也会数以倍增的。隐灵根者只有在灵根出现的期间,才能加以修炼法力的。”韩立给两名记名弟子,详细的解说了一番。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