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冰髓之体

岳华仙子听了韩立言语,还是一头雾水,同时心中大为的忐忑,不知道这位“韩前辈”为何会对白果儿如此重视的样子。

但是少妇转念一想,以白果儿现在寒毒在身的情形,就是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外加老妪在一旁不停的使眼色,也就一咬牙的应声道:“既然前辈对果儿如此看重,晚辈这就在前边带路。”

说完此话,此女就带着韩立和其他人,奔洞府后堂而去。

经过一座偏门,穿过一个简易长廊,一行人就走进了一间卧室中。

在卧室的一张淡红色木床上,名叫白果儿的女童,正人事不知的昏迷中。

女童小脸有些痛楚的微皱着,并隐隐有一层青色笼罩其上,嘴唇也隐隐有些发紫的样子。

韩立一走近木床,感受到一股炎热之气迎面扑来,不由得微微一怔。

但目光在床上一转后,他也就明白了几分,马上摇摇头的说道:“用炎木当做驱寒器物,虽然可以抑制一些寒气。但是小丫头寒毒早已融入经脉之中,这点炎力根本没有多大用处的。”

“这点晚辈也知道的。但心里总抱着一些侥幸心理,觉得或多或少,这张炎木之床总能减少一下果儿寒毒发作时的痛楚。”岳华仙子在一旁说道,看向床上女童的目光,满是怜爱之色。

韩立听了这话,先是点点头,然后还是摇了摇头,然后几步上前走到了红色木床前,一把抓住了女童的一只胳膊,同时瞳孔蓝芒闪动不已。

老妪等人见此情形,不禁屏住呼吸,不敢弄出任何声响来。

中年男子和少妇则满脸的希望之色。

一盏茶功夫后,韩立目光一闪,突然抓着女童的胳膊,手掌瞬间泛起一层五色寒光。

只见寒光流转间,女童面上笼罩青气流转而下,直往韩立手掌所握之处汇聚而去,片刻功夫就凝聚成一个鸡蛋大小的青色气团,在女童手腕处若隐若现。

韩立目中精光一闪,另一只手掌一翻转,蓦然手指间多出了一根银灿灿的细针,一闪之下,竟往女童手腕上一扎而去。

“啊”

少妇和中年男子脸色一变,费了好大劲儿才克制着没有上前拦阻。

结果银芒一闪即逝下,女童手腕处被扎出了一小孔,韩立法力一催之下,一滴鲜红精血从中徐徐浮现。

韩立手指再微微一动,银针一晃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浮现出一只巴掌大的白色玉盘。

光滑无暇,精致异常!

韩立将玉盘往女童手腕下方一放,精血顿时滴落而下。

“当”的一声,精血掉入盘中的刹那间,竟凝血成冰,发出悦耳的一声脆响。

见到此幕,老妪等一干人全都为之色变。

韩立脸上却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那滴精血和玉盘一收,握着女童胳膊的手掌顿时五色寒光大盛。

那团青气在寒光闪动中,转眼间变淡消散,最终变得无影无踪了。

就在此事,女童嘤咛一声,有些恍惚的睁开了双目。

少妇和中年男子顿时大喜过望,向韩立连声的称谢不已。

韩立却为之一笑,手上五色寒光一散后,松开了女童胳膊,但另一只手掌却伸出一根手指,往女童额头上一点,一道白色法诀一闪即逝的不见了踪影。

刚刚醒来的女童,竟身子微微一颤之下,竟再次的昏睡了过去。

这让他人为之一惊!

“不用担心,她体内的寒毒刚刚驱散,身子会比较弱,还是多休息一下的好。好了,我已经看完了,回前面再谈其他事情。”韩立稍微解释了一句,就不再理会其他人的起身而走。

老妪等人虽然心中疑惑万分,但自然不敢违命的紧跟了出去。

于是片刻功夫后,韩立再次坐在大厅中原来的位子上,品尝着手中的一杯灵茶,目光微微闪动,似乎有什么为难事情一时难以决断。

其他人见韩立这般慎重模样,自然不敢打扰什么,从老妪到海大少几人均都恭敬的闭口不言,静等韩立的主动开口。

不知多久后,韩立眉梢一挑,将手中茶杯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似手终于有了什么决定。

“白道友,你们对令爱身上的寒毒,了解多少?”韩立冲着中年男子,问了一句。

“晚辈也曾经请过一些高人仔细诊断过,据说果儿体内寒毒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地肺寒气所致,大异于世间普通的冰寒之毒,除了合体修士用莫大法力强行驱逐外,就只有几种传闻中的至阳灵药外才可能中和此寒毒的。”白化及心中一惊,急忙将所知全讲了出来。

“嘿嘿,难怪他们会如此一说。”韩立听了却不置可否的淡淡一笑。

“前辈,果儿的寒毒难道另有什么不妥?”少妇听了韩立之言一惊,大为担心的问道。

“二位道友何时知道这丫头有寒毒在身的。”韩立没有回答少妇提问,反问了一句。

“是九岁时候!果儿在修炼的时候,忽然间在密室中晕倒了,我们这才发现有此寒毒的。当初还只是不起眼的一丝而已,我等开始还不在意,用了一些普通方法来拔除此寒毒,结果反而火上浇油般的迅速恶化起来。短短几年功夫,就变成眼下这般模样了。可果儿刚刚出生时候,我和岳母大人都检查过她体内全身,并无任何异常的。估计多半是哪个歹毒仇家,趁我们不注意,暗算了我家果儿。可惜一直查不出来倒底何人下的毒手,否则白某拼着性命不要了,也要……”中年男子先是满脸痛心之色,接着又有些咬牙切齿起来。

一旁的少妇,也面容阴沉下来,显然也对那个“仇家”痛恨异常。

“仇家!不,这寒毒是从胎里就自身带来的,并非什么地肺寒气,而是大有来历之物。”韩立目光一扫二人,淡淡说道。

“既然是前辈所说,自然不会有假。但前辈能否给小徒略加解释一二,以解他们疑惑。”一直在旁边听着的老妪,恭敬的开口道。

“没什么,道友不问,在下也会说清楚的。这丫头其实怀有一种传说中的灵体‘透髓之体’,在出生的时候此种体质无法察觉出来的,只有到了九岁阴时才会出现征兆。但寒毒第一次发作时极其猛烈,据说拥有这种灵体在身之人,多半都会在第一次爆发时陨落而亡了。故而即使这种灵体在一些上古典籍中也罕有记载。若不是我巧合下知道此事。恐怕也会将这丫头体内的寒毒,当做普通的地肺寒气处理了。”韩立终于缓缓的解释起来。

“冰髓之体!”

少妇和中年男子互望一眼,脸上全是惊讶的表情。这种灵体,他们的确第一次听说过,心中自然不禁有几分疑惑,不禁暗自嘀咕其中的真假。

倒是那名老妪听到冰髓之体的名字,皱纹脸孔为之一动,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海大少二人自然更不会听说过什么“冰髓之体”,只能大眼瞪小眼的望着其他人而已。

至于韩立则说完之后,又端起茶杯轻品了一口,一副信不信全由少妇等人随意的样子。

“冰髓之体,果儿竟然是这种体质。如此的话,可是祸福难料了。”老妪竟在此时,喃喃了起来。

“师傅,你也知道这种异常灵体……”少妇有些讶然的问道。

“为师自己不知道,但是早年曾经听一位好友曾经偶尔谈起过这种灵体,所说内容倒是和韩前辈一般无二。却万万没有想到,果儿就拥有此种灵体在身。但此事是祸是福,实在难说的很啊。”老妪望了韩立一眼,才说道。

“师傅的意思是……’少妇面色一变的问道。

“我听那位好友说,这种冰髓之体不但九岁时开始发作,而且体内寒气会一年盛似一年,一般情况下,到了十五六岁时,灵体主人就会必死无疑。若想活命只有两种方法才可。”老妪叹了一口气。

“师傅,是哪两种方法!”少妇闻言大喜,急忙的追问道。

“一种就是请一名合体期存在,每年都用强大法力将寒毒驱散开来,然后再不惜真元助其洗髓经脉,挨过百年之后,灵体主人就可适应此种寒气,再无法对身体有何损伤。并且略加修炼之后,这股奇寒之力还可化为一种名叫冰髓寒魄的大神通,威能之大不可想象。”老妪迟疑的回道。

“有这种事情。那这冰髓灵体应该是一种绝佳天赋才是,为何前辈说它祸福难料的。”中年男子一怔之下,也惊喜的问道。

“那是因为此冰髓灵体带有的极寒,哪是这般容易压制的。前数十年还好,只要花些时间,合体期修士还可轻易压制、到了后数十年,既要保证法力不伤损灵体之主本身,还要将寒毒强行驱散,几乎每一次压制,合体期修士都会损耗不少真元的。特别是到了最后十几年,这种损耗根本不是打坐可以弥补回来的。更别说在这期间,那位合体期修士还需花费更多的法力,给灵体之主易经洗髓。如此算下来,足足会让出手的合体修士耽搁数百年的苦修时间。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又有哪位前辈愿意去做的。”老妪苦笑的一一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