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枯眼大法和望气之术

下面的时间,韩立和这三位合体修士着实讨论一些修炼和功法上的心得,足足半日后,才获益不浅的告辞离去了。

天元圣皇站在兽车边缘处,目睹韩立所化青虹消失在了远处天空中后,口中一声令下。

原本在空中停下的车队,顿时再次前进而行了。

“黄道友,天蝉大师,你们觉得如何?”天元圣皇方一在主位上落座,问出了一句有些无头无尾的话来。

“很年轻!”

“很不错!”

从枯瘦老者和僧人互望一眼后,竟面色凝重的异口同声道。

“呵呵,黄道友的枯眼大法,能看出一个人的真实骨龄。很年轻,这个好理解。至于很不错,却要听大师详细些的评论之言了。天蝉道友的望气之术,在我们人族足以排进前三之列的,相信不会让本皇失望的。”天元圣皇微微一笑的说道。

“此人虽将自身气息收敛的十分隐秘,但是贫僧观气之术不是从神念感应上来判断修为强弱的。据贫僧看来,此人境界是合体初期不假,但体内法力深厚却远超普通的合体初期修士。若是具体比较的话,应该比普通合体初期修士强大接近一倍吧。就是说这位韩道友,纵然只是合体初期,但法力凝厚却不下于贫僧这样的中期存在了。”天蝉僧人略一思量下,才慎重的缓缓说道。

“看来这位道友修炼功法有灵力增幅的特殊神通,否则不会如此的。不过一般这种情形下,其他方面的神通,却会稍弱一些的。”天元圣皇神色一动,点了下头。

“圣皇若是如此想,恐怕就有些错了。除了法力特别深厚外,我还在此人身上看到了一些大神通灵光,除了主修功法外,此人起码还身具三四种极厉害神通。每一种恐怕都不逊于贫僧的‘玉灵秘术’。”僧人却极其凝重的摇摇头。

“有这种事情!”天元圣皇还未有何表示,枯瘦老者却一下失声起来。

“虽然韩道友实力有些出乎预料,但黄道友也不用如此意外吧。道友难道还有其他的发现!”天元圣皇瞅了老者一眼,平静的问道。

“圣皇应该知道,老夫的枯眼大法除了能直接看破人的骨龄,对肉身也能看出一些东西来的。”黄荡却苦笑一声的说道。

“莫非韩道友肉身也有什么特殊处?”这一次,天蝉忍不住的反问道了。

“没有什么特殊,只是非常强大而已。”黄荡似乎回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非常强大?难道比圣皇大人的肉身还强横不成?”僧人听到此话,反倒轻笑了一声。

“就算比不上,我想也不会逊色太多的。”老者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后,却说出了让僧人脸色大变的话来。

“真有此事?”天元圣皇目光闪动之下,也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不可能!黄道友,你莫非在说笑。圣皇大人眼下虽然以儒家功法为主,但是当年可是顶阶炼体士出身的。再加上经过如此多年的刻意磨炼,肉身强横程度恐怕并不逊于那几名妖王的。韩道友纵然真在炼体上有些所成,但又怎可能和圣皇相比的。”天蝉僧人将头摇的如同拨楞鼓一般。

“就算老夫的枯眼大法有些失误,但此人肉身强横程度,绝对是老夫所见人中,除圣皇大人外的第二人。”枯瘦老者迟疑了一下,就十分肯定的言道。

“但这也太……”

“天蝉大师不用怀疑什么,黄道友的枯眼大法还从未出错过的。呵呵,法力深厚远超同阶,身具数种大神通,肉身强横不下于一般妖王,还如此的年轻。若是能撑过不久后的魔灾,以后恐怕还真可能成为不下于本皇的存在。”天元圣皇摆摆手打断了僧人的怀疑之言,双目微眯了起来,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而枯瘦老者和僧人闻言,互望一眼后,面上也露出变得若有所思之色来同一时间,韩立所化遁光却早已在万里之外了,并直奔前方一片葱绿异常的山脉飞去。

这片隐隐有九座擎天巨剑般笔直山峰的山脉,自然就是即将召开万宝大会的九仙山了。

不过现在从山脉边缘向内的千里之内地域,已经是禁区了。

在大会召开之前,除了一些身份特殊的“大人物”外,任何人进入此山脉深处,轻则并强行驱逐,重则杀无赦的。

故而已经从极远处赶到参加大会的人妖两族,大都在九仙山附近或者外围的其他一些山头暂时落脚住下。

那月华仙子只是区区一名结丹修士,自然也是如此的。

韩立在离开海大少等人的时候,随手在他体内种下了追踪灵印,倒不怕无法找到几人。

故而眼看韩立遁光即将接近九仙山山脉时,却忽然方向一变,斜着向另一处的天空飞去。

一顿饭的功夫后,青虹在一片丘陵地域的某个山头处激射而下。

青光一敛,韩立出现在了一小片密林处。

他抬首扫视了眼前郁郁葱葱的树林,脸上微然一笑,一只袖子冲树林轻轻一抖。

顿时一片青霞飞卷而过。

树林突然一阵模糊变形起来,片刻后就在一声闷响后,化为点点灵光的破碎开来。

原本存在的树林一下荡然无存,在原地却现出一片有些荒凉的高大岩壁。

在石壁上,一扇数丈高的白色石门赫然耸立在那里。

韩立也不说话,单手一扬,一道红芒激射而出,一闪即逝下,就没入石门中不见了踪影。

然后他就悠然的站在原地,不再有任何举动了。

结果片刻后,石门灵光一闪,顿时徐徐的升起了。

从里面一下走出了一连串的人来。

岳华仙子、白化及,以及海大少器灵子二人竟然均都在里面。除此之外,还有一名柱着龙头拐杖的老妪走在最前面,一头白发,满脸皱纹,却是一名化神期的修士。

这让韩立略有些意外!

而那名老妪一看到韩立,目中精光一闪的仔细打量一眼后,就立刻上前两步,冲韩立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礼:“晚辈田青叶,携带小徒,拜见韩前辈!”

后面的岳华仙子,一见老妪如此做后,也慌忙跟着的裣衽一礼。

至于中年男子和海大少二人,则也同样大礼参拜,只是面上的怪异,却隐隐存在的。

“你们起来吧。有什么话,到里面再说吧。”韩立却淡淡的说道。

“是,晚辈早就准备好了灵茶,还望前辈不要嫌弃!”老妪口中称是后,才敢起身的说道。

韩立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一抬腿后,就向门内走去。

一干人自然恭谨的跟在了后面。

片刻后,韩立就在老妪的作陪下,在一座干净的石厅中坐了下来。

岳华仙子等人则在两侧束手而立,而海大少和器灵子似乎仍有些难以置信“韩兄”突然变成了“韩前辈”,仍不时的冲韩立偷望个不停,韩立却对这二人视若不见一般,只是冲老妪淡淡的问着话。

短短几句话间,也就将老妪师徒的来历问明白了几分。

原来这老妪本身就出自玄武境内一个中等宗门“金广宗”,并且还是那宗门的两位长老之一。

岳华仙子则是她的关门弟子,资质颇佳,平常深受老妪看重的。

而白果儿则是少妇的外孙女,也是她在世间的唯一血脉,故而白化及父女两人才能随老妪一同参加这万宝大会的。

但万万没有料到,在中年男子想将祖上传下的一支血参卖掉,好换些其他灵药给白果儿配药抵御体内寒毒时,却误中了南山三恶的圈套。

要不是碰巧遇到韩立三人,父女二人的小命恐怕真的难保了。

故而老妪说到这里时,急忙又让岳华仙子和白化及上前,再次谢过韩立的救命之恩。

韩立自然摆摆手的表示不必了。

“晚辈虽然平常很少离开宗门,但也听说天元境中新出现一名进阶合体的人族前辈,姓名和前辈一般无二,敢问是否就是韩前辈。”老妪最后小心的问道。

显然合体修士的声名实在太大了,老妪纵然到现在还不敢十分确信韩立的身份。

“嘿嘿,没想到韩某名声传的倒是够快,连玄武境中修士都知道我的存在了。”韩立却淡淡一笑,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原来真是韩前辈大驾光临。想想也是,能被圣皇邀请的,自然也只能是同阶的合体前辈了。”老妪闻听此言,满脸大喜之色。

凭她区区一个化神的普通的修士,平常根本没可能和一名合体期修士接触什么的。现在若能和韩立拉上一些关系,无论对她所在宗门还是本人来说,自然都是受益无穷的。

于是下面的老妪,自然越发的恭敬异常了。

但韩立目光四下一扫后,却忽然说出了一句让在场人大感意外的话来:“那叫果儿的小丫头为何不在此地,将她叫出来,我要再看上一看。”

一听韩立此话,老妪几人面面相觑,岳华仙子更是心中一凛的小心问道:“韩前辈,果儿因为回来后寒毒突然发作,现在正在后面休息,前辈能否稍等一二。再过一会儿,妾身就将她领出来拜见前辈。”

“原来这样。我也不用等了,带我直接过去看看这丫头吧。韩某这一次到你们这里来,大半倒是为这小丫头而来的。”韩立微微一笑的说道,随之站起了身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