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天元圣皇

“这位就是韩道友?”少妇仔细打量了韩立一眼,目中却闪过了一丝惊疑。

刚才韩立一下驱散她放出灵压的事情,此女自然看在了眼中,现在一听说能治愈女童的也是同一人,心中却不由得一凛。

她明明感应到对方只是一名筑基期修士,但却另有一种说不出的威压从对方身上隐隐散发而出。让少妇感觉大有对方一出手,自己就可能被一击而灭。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

女子暗叫一声,体内法力一阵流转下,用神念再向韩立仔细扫去。

但这一次,韩立身上那种威压,却一下荡然无存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少妇心念飞快转动几分,心中惊疑更浓了几分,但是为了那叫白果儿的女童,还是冲韩立三人露出了一丝笑容:“妾身岳华,多谢三位道友对小婿和果儿的援手!若不嫌弃话,三位道友到妾身的临时洞府小坐一二,岳华一定要重谢三位道友的救命大恩!”

“这个……”

面对一名结丹修士,纵然海大少和器灵子大咧咧惯了,但也不禁有些忐忑,忍不住的用目光瞅向韩立。

而韩立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目光在那叫果儿的女童身上一扫后,就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既然是岳道友相邀,那韩某三人就打扰一二了。”

“哪里,道友能光临妾身的陋居处,是岳华的幸事!”少妇一听韩立以平辈身份称呼自己,先是一怔,随即没有现出恼怒之色,反而一下有几分喜色来。

显然这位岳华仙子隐隐猜到了什么。

一旁的中年男子却是嘴巴微张,望向韩立的目光满是惊讶之色。

别人不知道,他可很清楚这位岳母大人是何等心高气傲之人。现在竟对一名筑基期修士如此客气,实在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倒是海大少和器灵子第一次和结丹修士接触,未曾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一听岳华仙子要重谢他们,反而都眉开眼笑起来。

就在韩立抬手在放出飞车,一行人打算就此上路时,一阵悠扬天音之声从某个方向隐隐传来。

声音悦耳动听,大有让人一听就能绕梁三日的醉人感觉。

韩立和岳华仙子等人一听此声,都一怔,同时往天音传来处望了过去。

只见远处天边,五色光霞翻滚,两排身穿黑色战甲,骑着牛头虎身怪兽的甲士一一的浮现而出。

这些甲士一个个面无表情,手持长戈,斧钺等法器,催动着胯下怪兽徐徐的向前飞行而来。

岳华仙子神念往这些骑士身上一扫后,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骑士无一不是元婴左右的存在,还足有上百人之多。

而这些骑士一排排飞过之后,五色光霞中又飞出一辆辆黑黝黝的战车来每一辆都精致异车,上面各站三名同样打扮的甲士,前面另有相貌狰狞的飞禽拉车而行。

当一般无二的三十六辆战车飞完之后,则是一对对服饰各异的修士徐徐现出,或老或幼,或男或女,均目中神光隐藏,气息不凡。

这些修士只有十八名之多,但都是炼虚后期大成的修士。

而这些修士之后,光霞中一阵轰鸣后,竟隐约浮现出一座两层高的阁楼来,不!应该说是一座酷似阁楼的巨型兽车才对。

此车足有数十丈之高,雄伟华丽异常,前边各有八头体型十丈的雪白孔雀拉车而行。

而兽车一层处,坐着一群五色彩衣的宫装女子。

每一名都娇艳动人,并且怀抱琵琶,手持长笛等各种乐器。

那天音之声,正是从这些女子手中悠悠传出。

但韩立目光却根本不在这些女子身上,而是望向了兽车的二层处,在那里正有三人围着一张翠绿玉桌坐在那里。

桌上摆满了一些灵果酒水,三人竟正推杯换盏的交谈着什么。

不过韩立目光一闪,又落到了巨型飞车顶部的一个银灿灿的巨大幡旗上。

此幡旗雕龙描凤,阵阵禁制波动散发不已,而在幡旗最中央处,却有一斗大的“圣”字古文。

“圣皇,是天元圣皇的旗号!这是圣皇的座驾!”一旁的岳华仙子,一看清楚远处巨型兽车上的旗帜后,却骇然的一声惊呼。

韩立听了脸色微微一变,目光一凝下,终于看清楚了二层的三名交谈之人。

这三人相貌甚为奇特。

当中一人身穿白色儒袍,相貌儒雅,但偏偏双耳奇长,面带淡淡笑容。

一旁一名老者,则身穿灰色长袍,面容枯黄如木,但双目隐放碧芒。

最后一人,是一个身披紫色袈裟的白胖僧人,不过四五十岁模样,但生的肥头大耳,一脸慈祥之色。

而三人竟都是合体期的修士!

老者还好,只是和他一般的合体初期修士,僧人却是一名合体中期存在了。

至于当中的白色儒袍人,在他灵目之下,体表竟有一层乳白色光环笼罩,费了偌大力气,才勉强看出对方是一名合体后期的可怕存在。

看来这白袍儒生,的确就是三皇中的天元圣皇了!

中年男子和一旁的器灵子、海大少等人,早已看得目瞪口呆了,再一听远处空中的车队竟是天元圣皇的车驾后,就算再胆大包天之人,也均不禁战战兢兢起来,但望向空中的神色却又有几分难耐的兴奋之色来。

这可是合体期的存在,整个人族也就那么几十名存在而已,而三皇更是人族中最顶阶的存在了。

能亲眼目睹三皇真容的修士,在人族中也绝对没有多少的。

他们能在此地见到圣皇的车驾,也算真是造化不小了。

不过正当韩立目光仔细打量远处兽车中的白袍儒生时,这位正和对面僧人笑着说话的天元圣皇,突然神色一动,接着一下站起身来,几步走到了二层的边缘处,并瞳孔金芒闪动的望向了韩立所在之处。

“不知是哪一位道友也在此地,若不嫌弃的话,可否上来同饮一杯灵酒!”

天元圣皇的声音并不太大,但是不知为何竟在大半天空都回荡不已,清楚异常的传入到下方众人耳中。

除了韩立之人,无论岳华仙子还是海大少一干人等,都不禁面面相觑了。

“圣皇前辈,难道是和我们说话?”好一会儿后,海大少才干吞了一下口水,一点自信没有的自语了一句。

“不可能吧。能被圣皇前辈如此称呼的,应该也只能是同阶存在而已。我们这些人,怎么可能的。”白化及连连的摇头,一副绝不可能的样子。

“但这附近,好像就只有我们几人了。”器灵子眨了眨眼睛,同样喃喃的说道。

这话倒是不假!那南山三恶为了方便对白化及父女下手,故意将他们引到了这偏僻之处,方圆百里之内根本不见其他修士踪影的。

其他人一头雾水,韩立又如何不知道这位天元圣皇是冲自己而言的,当即眉头皱了一皱后,忽然转首的冲海大少几人淡淡说道:“海道友,你们二人先到岳华道友洞府暂坐一下吧。我先去见见这位天元圣皇,一会儿自有办法追上你们的。”

听了韩立之言,海大少,器灵子以及月华仙子和中年男子,均都目瞪口呆。

“韩兄,你说什么……”海大少有些口齿不清了。

但韩立却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体表青光一闪,一下化为一道青虹,直奔远处的车驾激射而去,只是几个闪动后,就已经遁出了千余丈之远。

原地处,只留下了张目结舌的一干人等,只有那名叫白果儿的女童,眨了眨眼睛的望着其他人,露出似乎有些明白,有些糊涂的可爱模样。

“原来韩道友是一位合体期前辈,我早就该猜到了。除了合体修士外,其他人哪有办法驱除果儿体内的寒毒!”少妇先下意识的自语几句,面容又一下变得狂喜起来。

“海道友,你们二位难道也是……”,“白化及却盯着一旁的海大少和器灵子,有些口吃的想说些什么。

“不,不,我二人可是货真价实的一般修士,我只有筑基修为,一点不假的。我们和韩兄,不,韩老前辈,也是半路上才认识的,一点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合体修士的。”器灵子激灵一下的回复了神智,急忙将头颅摇的风车般的回道。

“我……我们竟然和一名合体修士同行了数月,还……还一起喝茶饮酒……同辈相称。器灵子,我……没有白日做梦吧!”海大少则梦游般的恍惚说道。

同一时间,韩立所化青虹,却已经到了车驾附近。

一干甲士,听了天元圣皇的先前之言,自然不会上前阻拦什么。

韩立遁光一敛,就一下出现在了巨型兽车的二层中,并冲里面的三名合体期存在一拱手,微笑的说道:“在下韩立,见过三位道友了。”

“咦,韩立。莫非就是我天元境新近进阶的那位韩道友!老夫黄荡见过道友。”枯瘦老者一听这话,神色一动的回过一礼。

“呵呵,韩某的确刚刚进阶没有几年!”韩立嘴角一翘,轻笑的回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