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寒毒

石仑一听此话心中顿时一惊,几乎不加思索的将皮袋往身后劈手一抛。

“噗”的一声闷响。

皮袋一下凭空的爆裂而开,一群血色毒蜂顿时浮现而出。

一声嗡鸣后,这血蜂立刻化为一团血云,直奔不知何时出现在石仑身后的青年一罩而去。

青年自然就是施展瞬移之术,突然出现在此的韩立了。

一见血峰竟冲自己迎头罩下,他淡淡一笑。

这些血蜂数量不少,足有三四百只的样子。对方将它们培育到了成熟阶段,也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就是结丹修士碰上,恐怕也要大为忌惮几分的。

但对他来说,自然根本不值一提。

他手脚未动一下,只是一张口。

一股五色寒焰一喷而出,极寒之气一个闪动下,就将那群血峰全都卷入了其中。

只见五色寒光一阵流转,整群血蜂瞬间化为一块硕大冰块,悬浮在空中无法动上一下了。

石仑见此情形,自然惊怒交加,却单手一扬,又一下亮出一面青色古镜来。

只见镜面霞光一闪,一道青蒙蒙光柱一喷而出,一闪即逝,就到了韩立近在咫尺处,速度奇快无比。

韩立眉梢微微一挑,根本不闪不避,身前蓦然灰蒙蒙光霞一卷,一层灰色光幕就浮现而出。

青色光柱一击在光幕上,就泥牛入海般的在光幕内不见了踪影。

石仑本人彻底怔住了,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韩立却面无表情的抬起一只手臂,一根手指冲着对面轻轻一点。

一根青丝一弹而出,一个闪动下,就无声无息的消失见了。

下一刻,石仑只觉眼前青光一闪,眉宇处一凉,就被突然闪现而出的青丝洞穿整颗头颅,身体一僵的再无任何知觉了。

而青丝却毫不停留,围着石仑身躯继续飞快的一阵盘绕后,就直接切成了七八块。

残尸洒落出一片血雨的坠落而下,连藏在其体内的元神,也瞬间的被一斩而灭。

“啊”

却是附近刚刚死里逃生的中年男子,见此情形,惊的一下失声起来。

正在和海大少和器灵子打的不亦乐乎的两名黑衣修士,自然同样看到了这石仑被斩杀的一幕,两人面色大变,四肢冰凉,都露出如同见到鬼魅般的骇然之色。

当韩立一转首,冰冷的目光向他们二人扫过来时。

石仑这两名帮凶,心中一寒下,几乎同时甩开对手,一个猛然放出一口飞刀,化为一道白光的向远处御器遁走。

一个则猛然掏出一张黑色符箓,往身上一拍后,立刻一团黑气冒出,将其身形立刻淹没进了其中,也滚滚的向另一方向逃命而去。

而海大少和器灵子两人,一个根本无法腾空飞行,一个则穷的身上根本没有飞行灵器,只能在原地眼巴巴的望着对手远遁而走,不禁郁闷的在原地破口大骂起来。

就在这时,韩立淡淡的声音传来了:

“到了现在,还想走!”

话音刚落,韩立身上雷鸣声一响,两道金色电弧一弹而出,几个闪动后,就追到了逃走的两名黑影修士背后。

“轰”“轰”两声,两名修士就在金色雷光中,连哼都未来及哼一声的化为灰烬。

正在跳足不已的海大少和器灵子,顿时一怔的呆若木鸡了。

好一会儿后,那位美男子才哼哼的说道:

“器灵子,你是筑基修士,韩兄也是筑基修士,但神通相差的未免太远了吧。你好一会儿收拾不下来的对手,韩兄挥挥手的就灭掉了。不知是你太弱了一点,还是韩兄太厉害了些!”

仍身处骇然中的器灵子一听这话,彻底回过了神来,当即心中郁闷的连声分辨起来:“大少,你也是一名中阶炼体士,说实力也不下于筑基期修士的,不同样也没有拿下对手吗?再说,我穷的手中只剩下这口‘黑蚕木剑’原本有许多法诀无法施展出来的。”

“哼,反正我看你连韩兄的一根手指都比不过,幸亏当初没有被你糊弄进雾海观去。否则本大少还真要吃大亏了。”海大少双手金光一闪,一对金色手套顿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亮出了一柄扇子,并摇头晃脑的轻轻一扇,脸上满是一副我有先见之明的模样。

器灵子却被海大少的言语,说的面孔微红,倒也一时找不出反驳之言,只能再哼哼几声的当做没有听见了。

而海大少这次如此轻易的在口头上大占上风,自然也心满意足的不再说什么了。

韩立也从空中徐徐落了下来。

“在下白化及敢问三位道友大名?多谢三位的救命大恩!否则,在下连同小女就性命不保了。”这时中年男子已经带着女童走了过来,并冲三人满是感激之色的施了一礼。

但他望向韩立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大有敬畏之色。

毕竟韩立刚才展现的神通未免太惊人,几个照面功夫,就灭杀了同阶的三名修士,还一副根本未动真正手段的样子。

真正实力岂不是比结丹修士,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海大少和器灵子显然是第一次被同阶存在这么恭敬的对待过。

当即两人一个大模大样的连说“小事一件”,一个则满脸得意之色的完全笑纳了中年男子的感谢之言,并将自己和韩立姓名都大咧咧的通报了出去。

韩立淡淡望了二人一眼,目光一转下,却落在了那叫白果儿的女童身上。

女童正有些害羞的站在自己父亲身后,并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韩立三人。

她正好和韩立目光对到一起后,却有些害怕娇柔身子微微一躲,完全藏在了中年男子的身后。

“咦,令爱好像有些不妥吧。”看了片刻,韩立一声轻咦,面上竟露出一丝讶然之色来。

“啊,韩兄能看出小女体内的寒毒!”中年男子闻听此言,同样露出了吃惊之色。

“嗯,冰寒之气已经深入丹田和经脉之中,再不驱逐的话,顶多三年令爱就会陨落而亡的。不过,似乎不是普通的冰寒之毒,真要治愈还真有些麻烦的。”韩立瞳孔深处蓝芒连闪几下,说出了让中年男子身子一震的话来。

“什么,道友说这种寒毒可以治愈的?”白化及几乎不相信的自己的双耳,声音有些发颤的连声出口。

韩立微微一笑,正想回答,但突然眉头一皱,接着抬首向某个方向的天边望去,似乎发现了什么。

其他人见此情形一怔,不禁也随之望去,但是远处天空空荡荡的,哪有丝毫异常处。

“韩兄,你……”海大少将扇子一合,忍不住的想问些什么。

可就在这时,天边出白光一闪,一道白虹骤然浮现而出,并向他们所在之地破空射来。

“啊,是姥姥!”

女童一见远处白虹,竟一下喜笑颜开的拍起手掌来。中年男子也一下露出大喜之色来。

“啊,是结丹修士?难道就是刚才他们说的那位‘月华仙子’前辈!”器灵子脸色微微一变的冲韩立说道。

韩立点点头,脸上神色平静,并未有丝毫的异样。

结果片刻功夫后,白虹就到了众人上空,遁光一敛,顿时在半空中现出一名白裙少妇,三十余岁,秀丽端庄。

“果儿,你们没事吧。”少妇一现身出来,原本满脸的焦虑之色,但一看清楚下方的女童和男子,顿时大松一口气的问道。

“岳母大人,果儿没事。你老人家怎会也赶到这里来了。难道知道小婿等人遭遇的事情了?”白化及急忙上前一步,冲空中一礼,同时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事就好!我听坊市一名好友说,你们同酷似南山三恶的人一同出去了。南山三恶可是声名狼藉之辈,担心之下,也就马上赶过来了。这三人难道是南山三恶?”少妇简单的回答了男子几句话后,目光一转之下,顿时落到了韩立三人身上,目中寒光一闪,一股惊人灵压顿时直接冲三人压下。

海大少和器灵子一惊,顿时在这股无法抵挡的灵压下连退几步,甚至就要直接跪下的样子。

韩立面色一沉,二话不说的突然单手虚空一挥,顿时一股无形力量一下荡漾而出。

“砰”的一声闷响,从空中而下的巨大灵压竟被一击而散。

“咦,你们不是南山三恶!”少妇心中一凛,再仔细一瞅韩立三人模样后,玉容上现出一丝意外之色。

“岳母大人,且慢!三位道友不是南山三恶。南山三恶已经被击杀了,我和果儿多亏他们出手相救的。而且这位韩道友,似手有办法驱逐果儿体内的寒毒。”中年男子见此情形,急忙大声的冲少妇喊道。

“什么,他们有办法治愈果儿,此话当真!”听到白化及前面两句,少妇面上的冷色就已经大缓了,但在最后一句话后,却神色一下大变,脸上满是大喜之色。

“这个,小婿还未来及细细问这位韩兄的。岳母大人就赶到了。”中年男子苦笑一声,并用眼光给少妇示意了一下韩立所在位置。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