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三对三

石仑三人面色阴沉,一语不发的盯着大树方向。

结果见树后青色灵光一闪,忽然现出了三名陌生修士。

一名身穿黄色儒袍,三十余岁的美男子,一名背着一口黑色木剑,约十七八岁的小道士。最后一人,则是一名身穿青袍,面容毫不起眼的青年,但一手捏着一张银色符箓,一手提着一个娇小身躯,竟是那叫白果儿的女童。

他们自然正是韩立一行三人。

说来也巧,他们三人经过一番长途跋涉,也刚刚来到了此地。

因为已经到了九仙山附近,外加前段时间一直赶路,故而他们打算在此休息一晚,明日再找家坊市转一转去。

结果还未等三人开始歇息,石仑等一群人就也到了这偏僻之处,并在他们眼皮底下上演了一幕杀人夺宝的把戏。

原本此种事情,在灵界自然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了。但是石仑却不但出尔反尔,还挟持一名幼女威胁对方,就太过卑劣了一点。

让心怀正义之气的海大少二人实在无法看不下去了,就自然出现了这么暗中出手的救人一幕。

当然这也是,他们自觉身后还有一位深不可测的“韩兄”。

再不济,也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当二人气愤填膺的自动跳了出来,韩立也只能苦笑一声的一同走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敢管我们三兄弟的闲事。”石仑一见两人只是筑基期修士,另外一人竟只是个没有法力的凡人后,提着的心为之一松,重新恢复阴沉之色的威胁道。

“器灵子,你这‘桃僵李代符’,还真是有趣,竟能直接将小丫头,用一个破傀儡替换了下来。不过,上次我们遇险的时候,怎么没有见你这位观主大人使用过啊。难道在小命都要没了的情况下,还打算留一手不成?”海大少却冲器灵子一翻白眼,大有找起后账的意思。

“呸!什么叫留一手。你以为这张桃僵李代符是轻易炼制和驱使的。以前为了炼制此符,我几乎将全身家当都赔光了,才炼制出这么一张来。结果却还发现自己法力不够,根本驱使不动。刚才要不是将这符箓,交给韩兄来使用,我们根本无法救下这小丫头的。”器灵子一脸委屈之色,差点跳起来的叫屈道。

“还有此事!”海大少一怔之下,有些意外的样子。

这二人一问一答,却根本没有理会石仑的问话,让其脸色一下铁青了起来。

其余两名黑衣修士,也目中凶光闪动。

至于韩立却手臂一动,就将女童随手放到了一旁的地面上,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而白果儿则因为刚刚死里逃生,还有些惊魂未定,只是怔怔的望着韩立等人,一副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样子。

“动手,杀了这三个小贼!”石仑面容一沉,终于从口中吐出杀气腾腾的话来。

以他的经验,虽然对手又多出了三人来,但这三人中唯一要注意点的,就是那一言未发的筑基后期的青年。

另外二人,一个筑基初期,一个普通凡人,外加先前的中年男子也不过再多一个筑基中期修士。

他们三人可都是筑基后期大成的修士,单凭修为境界上看,完全能够力压对方的。

更何况他能以一己之力让两名同伴如此忌惮,自然有一手极厉害的杀手锏,就是对结丹修士也大有威胁的。

如此一来,他对将眼前几人击败,自然信心十足的。

唯一麻烦的是,若是想将这几人统统灭杀,恐怕有些不太可能。

毕竟对方若是一心想逃走的话,还真不太可能全都灭杀干净的。

这也是他一开始并未动手,而想先用言语稳住韩立三人的原因。

但石仑干这种夺宝杀人的勾当也并非第一次,一看出无法说动几人,瞬间就不再幻想什么,当即杀机大起,起了动手的心思。

按照他心中所想,纵然真跑了一两人,他们大不了马上离开九仙山,避避一时的风头也就是了。

还能真有什么高阶修士,会为此种事情而专门追杀他们不成。

故而“动手”的话语刚一说出口,手中的那一叠黑色法旗一下化为十几道黑芒的激射出去,不过目标并非韩立三人,而是附近的那名中年男子。

另外两名黑衣修士,两只银戈,一只黑色刺盾,也化为两道银光和一片黑云,冲中年男子狠狠射去。

这三人经常联手对敌,不用商量什么,就恰到好处的同时出手了。

他们的动机很明显,先联手收拾掉中年男子,再慢慢对付韩立三人。

而中年男子见此情形,面色一白,不加思索的手腕一抖,将手中黄色小剑放出,一片剑幕围绕其四周盘旋飞舞。

接着另一只袖子一甩,又一片黄沙飞出,化为点点星光的将其身形一下淹没其中,“轰隆隆”爆裂声大起!

那片剑幕很轻易的被三种法器威能一击而破,但是落在了那点点黄沙上却一震的被挡了下来。

这一下,让石仑三人有些意外。

不过,他们马上再次催动法器,要再次攻击那变得有些暗淡的星光一下。

但这时海大少却一声大喝,单足突然一跺地。

“轰”的一声地面微微一颤之下,他身形竟如弩箭般的激射而出,一个闪动后,竟出现在了驱使银戈的黑衣修士上空。

海大少两手一摆,手上不知何时的多出一双金灿灿手套,手臂挥动下,密密麻麻的金色拳影,狂风暴雨般的奔下方狂击而去。

拳影尚未落下,一股惊人气势,就先透过拳影一罩而下。

下边黑衣修士大吃一惊,哪还顾得攻击中年男子,急忙手中法诀一变,远处的两道银虹一闪的激射而回,化为一片银光的护住自身。

下一刻,两者之间轰鸣声连绵传出,金芒银光交织一起,将两人身形都淹没进了其中。

但在海大少的大笑声中,金色拳影在一瞬间金光大放,仿佛一团团金色太阳,竟将银光压的节节后退。

“炼体士!”

一旁的另外一名黑衣修士见此情形,脸色却为之一变,猛然冲黑色刺盾一点,一副想要出手夹攻海大少的样子。

但就在这时,远处的器灵子摇头晃脑的叹了一口气,并有些愁眉苦脸的喃喃道:“怎么,可以两个打一个,这也太无耻了点吧。没办法,虽然我身为一观之主,和你动手有些有失身份,但为了海大少,也只有破例一次了。”

话音刚落,小道士单手一扬,就将一张蓝色符箓拍到了身上。

一片蓝汪汪之色一闪即逝后,器灵子的身影竟刹那间的消失不见了。

但马上,同样的蓝光一下在驱使盾牌的黑衣修士上空处,再次闪动浮现。

这名黑衣修士倒也算是与人争斗经验丰富异常之人,一发现空中情形不对,立刻不急着催使盾牌帮助同伴,而是直接化为一片黑云直奔蓝光砸下。

“砰”的一声,蓝光竟仿佛水团般的被一砸粉碎,化为无数蓝色光点一散消失。

但里面却空荡荡的,丝毫不见器灵子的身影。

“不好!”

这名黑衣修士暗叫一声,但是却有些迟了,在其身后处突然一团淡淡蓝雾浮现而出。

接着破空之声大响,数十根尺许长的蓝色冰锥激射而出。

如此距离,纵然黑衣修士法力远超器灵子,但也根本防不胜防,蓝色冰锥闪动之下,就到了修士的后背处……

但只见黑光一闪,一只仿佛黑色虎头的虚影骤然间浮现而出。

冰锥击在上面,竟一下被挡掉了十之八九,只有数根真的击在了黑衣修士背上。

将其打的一个跌跄,数股鲜血一下从身上咕咕的冒出。

“臭小子,我要你的命!”这名黑衣修士被器灵子偷袭负伤之下,顿时暴怒之极,猛然两手一掐诀,双袖一鼓之下,竟从中飞出数颗黑色鬼头,口吐黄色毒焰,恶狠狠的扑向小道士。

器灵子见此下了一跳,急忙单手一动,就将背后的黑色木剑握到了手中,接着一手掐诀,一手木剑接连冲前方点指不已。

顿时一道道蓝光从剑尖出喷射而出,准确无误的击在那些黑色骷髅头上,但只能将它们打的微微一顿,却无法真正伤害到什么。

但器灵子也不知修炼的是什么遁术,体表蓝光闪动之下,身形竟如同水中的鱼儿一般,在空中时隐时现,让对手纵然无论法器还是修为都超过他,但仍一时无法奈何的样子。

石仑这时的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了几分。

对方虽然只有两人出手,但是棘手程度,却似乎大大出乎预料之外。

虽然自信两名同伴最终还是能拿下对手,但是他却没有如此多时间等候下去的。

心中一横之下,他也不管那十几道围着中年男子狂轰不已的黑芒,单手一翻转下,竟多出一个血红色的皮袋,里面隐隐有嗡鸣之声传出。

但就在这时,忽然从他身后处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哦,是灵虫吗,似乎等阶不低?一名筑基修士就能有如此灵虫,你还算有些本事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