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白果儿

离正式召开之日,还有数月之久,但九仙山却已经聚集了众多从三境和七妖之地赶来的无数修士妖修。

虽然他们还无法进入在九仙山之中,但在山脉附近处,却早形成十几个自发的大小坊市。

无数中高阶修士在这些坊市出没,一些罕见的材料灵药也频频在这些地方现身,并火热异常的先交易起来。

在其他地方人妖殊途的场面,在这些坊市中并不存在。

即使进入这些坊市的妖族数量,相比人族来说仍稀少的多。但是敢出现在此的妖族,几乎每一个都是能将大半身躯化形的高阶妖兽。

故而论真正的实力,这些坊市中的妖族丝毫不差人族多少的,两族倒也能平安相处,不会轻易出现一族欺凌另一族的场面。

当然这也是大概的情形。

这些坊市并不是万宝大会正式举办的场地,又只是临时的处所,自然没有什么严谨秩序。

纵然九仙山中会派出一些卫士,在这些坊市中出没巡逻,也只是能维护一个表面上的安稳。

持抢凌弱,强行买卖等事情,在隐蔽之处自然时有发生。

这一日,在离九仙山较远的一座荒山之中,就正在发生着此种情形。

一形容枯瘦的中年修士,和一名年纪不过十一二岁的女童,正被三名杀气腾腾的黑衣人,从三面围在正中间。

中年修士不过筑基中期,女孩更是只有炼气期三四层的模样。而围着他们的一干人等,却都有筑基后期的修为,个个面露凶光。

“白化及,还是将身上的千年血参交出来吧。识趣些的话,我们三兄弟不但会放你们父女离去,还会付你一些灵石的。否则的话,可别怪石某翻脸无情了。”三名黑衣人中,年纪足看似最大的一名汉子,阴沉的说道。

“石昆,白某识人不明,被你骗到此地,也就自认倒霉了。但想要血参的话,必须先让小女离开此地才可。否则,我宁愿毁掉血参也不会交给你的。”那名枯瘦中年人面容憔悴,却没有过于慌乱,一手翻转之下,突然从袖中取出一只锦盒,另一只手灵光闪动的按在盒上,隐带怒色的说道。

三名黑衣人见此,脸色都不禁微变。

“不行,你没有交出血参前,谁都别想离开。”另外一名黑衣大汉,不加思索的拒绝道。

“哼,白某怎知道,你们三人会不会得到血参后,反而对我父女二人骤下毒手。不要对我说什么发誓毒咒之类的。你三人的许诺,我不会相信分毫的。”中年修士冷冷的说道,神色坚决异常。

“那你就别想……”

“好,石某答应你!”

拒绝的黑衣修士还想再说些威胁之言,却被那叫石昆修士阴沉面孔的打断掉,并一口答应了下来。

“石兄,你……”

“怎么,你们不愿听石某的话了。”石昆扫了其余二人一眼,目光奇寒异常。

“不,我等怎敢如此做,就依石兄之言,放这小丫头离开!”另外两名黑衣修士互望了一眼,竟对石昆非常忌惮的样子,只能无奈同意下来。

中年修士见此情形,为之一喜。

“你听到我三人的话了,可以让这小丫头离去。但你若事后反悔或捣什么鬼的话,下场如何,应该也很清楚的!”石昆又阴森的冲中年修士威胁的言道。

“放心。白某只是牵挂小女安危而已,只要小女无事,一株血参又算得了什么。”中年修士面上一松的说道。

“不,父亲,果儿不要独自离开!”那名女童生的白白嫩嫩,如同画中仙童一般,但此刻一手抓着中年修士的衣襟,连连摇头的叫道。

“傻丫头。你走了,才能去坊市找你姥姥去。这样才能回来救为父的……”中年修士面色一变,嘴唇微动几下,飞快的给女童传音几句。

女童先是一怔,接着就拼命的连连点头。

“好了,还不快走。再不走的话,石某可就要改变主意了。”石昆却似乎有些不耐了,恶狠狠的说道。

女童一听这话,心里一楞,虽然年幼,倒也立刻知道其中的轻重了。

她恋恋不舍的再望了中年修士一眼后,小手一挥之下,手中忽然多出了一张白色符箓,往身上一贴后,立刻体表泛起一层白光的向一侧飘荡而去,打算向远处遁走。

中年修士则两手死死抓住手中锦盒,眼也不眨的注视着爱女的举动。

眼见三名黑衣修士动也不动,名叫果儿的女童真的从石昆身旁一掠而过后,他不禁长松了一口气。

但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女童刚一从石昆旁边飞出两三丈远,石昆目中凶光一闪,手臂骤然一挥,竟化为一条黑影的向后一抓而去。

“啊”

女童一声惊呼,就丝毫抵抗没有被黑影一把抓住。

接着一拉之下,女童身形暴射而回,一下落到了石昆手中。

一乌黑发亮的手掌死死的掐住了女童娇嫩的脖颈上。

“石昆,你要做什么!不怕我马上毁掉血参!”中年修士见此情形自然又惊又怒,两手灵光闪动的猛然一压手中,同时厉声的喝道。

“毁掉,你就不怕我扭断这小丫头的脖子!少说废话,马上将盒子扔过来,我数到三,你不动手的话,我就动手了!一,二,”石昆丝毫不理会中年修士的威胁之言,反而五指一紧之下,将女童掐的面上一片血红,同时冷冷的倒计时起来,根本不给中年修士反应的机会。

其余两名黑衣修士见此情形,面上喜笑颜开。才知道自己这位同伴,一开始就没有放走女童的意思,只不过想施计抓一个人质,反威胁对方而已。

而中年修士纵然有些急智,见此情形也气的浑身发抖,脑中一片混乱。

眼见石昆第三声也一下说出口后,他几乎下意识的将手中锦盒慌忙扔了出去。

一名黑衣修士嘿嘿一笑的一步上前,单手一抓。

“嗖”的一声,锦盒顿时被吸了过去。

“检查一下,看看里面是否真是那株血参!”石昆毫不犹豫的吩咐一声。

“好的,石兄!”那名拿着锦盒的修士,应声的答应道接着手掌一动,立刻锦盒打开。

只见里面血光一片,一株长约尺许,浑身血光闪动的人参,静静的躺在盒中。

“石兄,没错,真的是血参!”黑衣修士眉小眼开之下,冲石昆回复道。

石昆和另外一名黑衣修士闻言,也均露出了狂喜之色。

“好了,你们已经拿到了血参,也该放小女离去了吧。”中年修士也面色苍白异常,一咬牙下,冷冷的问道。

“哼,放你们离开。然后去找你那位‘岳华仙子’来找我们的麻烦去!”石昆听到此话,却哼了一声,面上狞色毕露。

“你们知道白某的岳母,还敢下此毒手?”中年修士听到此话,心中更是往下一沉。

“哈哈,你以为没有打听清楚你的底细,石某三人就敢下手了。虽然我三人不愿意招惹一名结丹修士,但谁让你身怀血参的。有了这株血参,我三人结丹之期也是指日可待的,又何必怕一个岳华仙子。更何况,你父女二人都在这里死无全尸了,又有谁能知道此事是我三兄弟做的。好了,本大爷懒得和你废话了,动手!”石昆狂笑几句后,就一声大喝,掐着女童的手掌黑光一闪,就先一步动手了。

中年修士眼角剧裂,一声低吼下,猛然袖袍一抖,一口黄色小剑出现在了手中,就要一抖的直奔石昆甩去。

但很明显,此举根本来不及救下女童了。

石昆嘴角一狞,五指一用力下,就要将女童的脖子直接拧断开来。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石昆忽觉附近异样波动一现,接着原本应该捏着的纤细脖颈一下变得冰凉异常,指尖处同时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

他不禁一声惨叫脱口而出,随之大惊的急忙扭首朝手上望去。

只见手中哪还是那叫白果儿的女童,取而代之的是一具黑乎乎的铁傀儡。而这傀儡不但粗糙不堪,全身竟然生满了寸许长的蓝色细刺。

而捏着此傀儡脖颈的手掌此刻均被尖刺刻破,鲜血直流。

这叫石昆的修士倒也彪悍的很,手腕一抖,就将铁傀儡狠狠的甩到了附近地面上,同时一声怒喝的叫道:“是谁暗算的我,快跟我滚出来!”

方一说完这话,他猛然间手掌一翻转,一叠黑色法旗在手中浮现而出。

而中年修士则一脸的茫然之色。

这时,其余两名黑衣修士也才恍然大悟的,也一个亮出一对银色短戈,一个祭出一面生满倒刺的黑色怪盾,同时放出神念,向四周一扫而去。

“大少,我是看不下去了。这个架恐怕一定要打了。”一冷冷的声音突然从附近的一颗大树后面传出。

石昆三人闻言一变,警惕异常的同时朝那边望了过去。

“哼,不用你说。我海大少也最见不得这种事情了。抢劫也就抢劫了,竟然还打算对妇孺下手,我一定打的他们三人满脸开花不可。不过,我们两人好像不一定能打过这三个家伙啊。”另一个气呼呼的男子声音,也从大树后响起。

“哈哈,怕什么!不是还有韩兄吗!三个对三个,即使打不过,也绝对没有危险的!”第一个声音忽然由冰冷又变成了嬉笑之声。(呵呵,高考开始了。忘语祝愿参加高考的凡人读者们,高考顺利哦)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