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还鼎

“多谢血灵道友相赠此典,但是里面所记东西与我所修功法有些抵触,其中的秘术,在下恐怕无法修炼的。”仅仅片刻之后,韩立就将玉简中内容大概扫过一遍,摇摇头的将玉简放回到了桌上。

“怎么,道友主修功法是儒家法诀!”血灵玉容一动,有些怀疑的说道。

毕竟韩立第二元婴,一看就是修炼的是极厉害的魔功。同时修炼两种截然相反功法的修士,世间不能说没有,但在人族中绝对屈指可数的。

“这倒不是。只是韩某修炼过特殊的神念秘术,真将修炼血魂的话,反而对以后的修炼大有阻碍的。”韩立神色平静,淡淡的回道。

“看道友第二元婴已经修炼到了炼虚后期,妾身也该知道韩道友应该身怀不逊血魂大法的其他魂念秘术。否则我等修炼出来的辅助元婴,神念之力不足之下,一般修为都远逊本尊的。

像妾身这般,一缕血魂所化之身,也不过有炼虚初期的法力而已。既然这样,此物我就先收回了。”血灵听闻韩立此言,倒是没有露出意外之色,袖子一拂之下,竟真将玉简收了回来。

“这血魂之术和第二元婴相比,其实各有所长。起码在下的第二元婴像道友这般离开本尊太久,恐忙早就出现天大的麻烦了。”韩立望着对面的宫装女子,笑一下的说了一句。

“也是。血魂之术上古使用特殊的血炼秘术祭炼魂念,倒也不用惧怕化身出现反噬。否则创立此术的血晶上人,当年也不会有如此大名气了。”血灵嫣然一笑起来。

韩立听了,没有接口什么,只是嘿嘿一笑。

“对了,当日听韩道友之言,有些问题要向妾身询问。虽然血灵传承本尊记忆不多,但只要是知道的,自会尽力给道友解答一二的。”女子神色一凝的说道。

“既然道友如此说了。那韩某也不客气了。在下的来历,想来血灵道友已经听说过一二了吧。”韩立目光在一旁的许蛟身上一扫后,沉吟的问道。

“血灵的确又细问了一些。道友不但和血灵本尊出身同一人界,而且还能得到本尊昔日遗留在下界的乾蓝冰焰,如今却又助许家唤醒妾身,其中的机缘巧合,还真是不可思议。”宫装女子轻叹一声,神色略有些复杂了。

“也就是因此,韩某对当年人界的一些事情,一直有几个不解之谜,想让道友解惑一二的。”韩立嘴角微微一翘,认真说道。

“道友想问的都是下界之事?”女子怔了一怔,似乎有些意外。

“怎么,有什么不妥吗?”韩立目光一闪,似乎有些不解。

“何止是不妥!道友若是想问人界之事,血灵恐怕没有东西可讲的。”宫装女子苦笑了一声。

韩立眉头自然一皱,不过未再开口追问下去。他知道对方一定会给他一个说法的。

果然宫装女子神色一肃后,又说道:

“不是血灵故弄玄虚,而是我记忆中根本没有人界的相关部分。对在人界的一切了解,只有一个非常模糊的大概印象而已。”

“怎会出现此事。难道是道友在血魂封印期间,丢失了人界的记忆!”韩立心中有些疑惑的问道。

“好不是丢失的原因。而是当初传承本尊记忆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复制此部分记忆。”女子十分肯定的说道。

“这是为何缘故?”

“这个血灵同样也不知道的。”宫装女子有些尴尬起来。

韩立嘴角抽动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宫装女子也大感不好意思,但是她此次前来拜访韩立,却还有另外一什要事,故而迟疑了一会儿后,却神色有些奇怪的又开口了:“妾身也有一事不明,不知该不该问上一二。”

韩立心中有彻底无语了

自己的问题对方没有回答,反而转眼间自己打听起事情来。但他面上丝毫异色未露,反而淡淡一笑道:“有何事情,道友尽管问来就是了。”

“那妾身就冒昧一二了。敢问韩道友在人界时,是否收了和血灵本尊有些关系的法器?妾身数日前刚见道友的时候,就从道友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虽然无法想起什么,但是冥冥中总觉的此物,似乎对血灵和本尊都异常的重要?”血灵深吸一口气后,非常凝重的问道。

韩立听了这话,脸色微微一变,望向宫装女子半晌后,才缓缓的点下头:“虽然道友所说不多,但我想应该知道所指的是何物了?”

话音刚落,韩立一张口,一团青光喷了出来。

此光滴溜溜一转下,忽然化为一只青色小鼎,并轻飘飘的落到了韩立一只手掌上。

正是虚天鼎。

“虚灵鼎,哦,不对,是虚天鼎……”

血灵此女一见此宝,一声惊呼出口,脸上满是惊喜的表情,但是随即美目一怔,表情立刻又变得复杂异常起来。

“哦,道友还能认出此宝!”韩立眉梢微微一挑的问道。

“应该不会错吧。虽然我对人界事情不记得什么,但是一看见此鼎,不知怎么的就一下叫出了的名字。而且从上面散发的气息看,似乎和我本尊拥有的另一件虚灵鼎,极其相似,应该也出自本尊之手炼制出来的。而且不知道缘由,但此宝应该对本尊极其重要。”血灵望着请色小鼎,喃喃的说道。

“极其重要!”韩立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表情。

“缘由妾身同样说不出来是本尊在血魂中留下的强烈念头所致。韩道友我也不拐弯抹角了。这件虚天鼎妾身不惜任何代价的也要收回的。只要肯答应此事,韩兄任何条件都可提出来。”血灵沉默了一下后,谨慎的说道。

韩立双目一眯,摸了摸下巴一时间并未开口回复什么。

“许蛟,将那东西拿出来!”血灵见此情形,忽然螓首一转,冲旁边许蛟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吩咐道。

“……是,血灵前辈!”许蛟听见宫装女子此话,脸上竟流露出几分不舍之色,但一咬牙后,突然将手腕上的储物镯一抖。

一片白色霞光飞卷而过后,大一小两盒玉盒,以及一只蓝色皮袋静静的出现在了韩立身旁的桌面上。

“这里有一株三万年火候的‘魔玉花’,可驱使八条蛟龙之力的灵宝‘八蛟刃’,以及价值三千万的一袋极品灵石。血灵用这三样东西换取道友手中的虚天鼎!韩道友觉得如何?此事也算本尊所欠道友一个人情。

等本尊返回人族后,一定重重相谢的。”血灵眼波流动的说道。

韩立轻笑了一声,神念瞬间洞穿桌面上的三样东西。

里面果然和宫装女子所说一般无二。

一朵对修炼魔功大有用处的黑色灵花,一口同时铭印八条蛟龙的蓝色怪刃满满一皮袋的极品灵石。

抬手一招,那装着黑色灵花的小些玉盒一下被韩立摄到了手中。

“韩兄这是何意?”血灵黛眉一皱,略有些不解起来。

“这朵黑玉花对韩某的确有些用处,就却之不恭了。灵石和这件灵宝,却不用了。在下并不缺少灵宝和灵石的。韩某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之流,但是饮水思源之理还是懂几分的。当年在下界所收的乾蓝冰焰和此鼎,曾经数次助我击败过大敌。光凭此点上韩某也不会狮子大开口的。更何况这朵黑玉花是真魔界特产的灵药,纵然珍稀程度不及灵宝但相差也不太远了。”韩立微笑的说道。

接着韩立手中托着的小鼎,一下腾空飞起,一个闪动后,就到了女子的身前处,轻轻的悬浮在那里不动了。

韩立的举动和言语,显然大出宫装女子的意外,望着面前的小鼎,面上一阵异样之色闪过。

但是此女毕竟不是一般之人,沉默了片刻后,就神色一正的说道:“道友这个人情,血灵代表许家和本尊多谢了,以后道友若是有事需要帮忙,尽管来许家找我。血灵虽然修为不高的,但自问在某些事情上,还能帮上大忙的。”

宫装女子短短几句后,说的凝重异常,随后袖袍一甩,一片血光浮现。

身前的青色小鼎,和桌面上剩余的其他二物,一闪的凭空消失了接着此女再冲韩立略一施礼后,就二话不说的向阁楼大门处走去了。

“那晚辈也先告辞了。”

许蛟见此情形有些意外,慌忙起身的冲韩立也施一礼,就紧跟的追了出去。

韩立目光闪动的望着阁楼大门处,好一会儿后,才发出了一声轻叹。

不知为何,他虽然并未从血灵口中得到想知道的几种解答,并且对其本尊下落也丝毫不清楚,但是将虚天鼎一交还此女后,内心一下轻松了许多。

原先可能成为修炼魔障那些疑惑,仿佛一下变得无足轻重起来,当年对翁姓青年所发的誓言影响,也在此时彻底的解脱掉了。

虽然虚天鼎是一件不错的灵宝,但明显此宝应该有些不知道的其他用途。否则单论斗法的威能来说,还不及他身上其他几件灵宝。

如今一下交出,自然有些可惜,但也没到让其大为不舍的地步。

现在既能消补自己心境上的魔障,还能交好血灵许家和以后的冰魄仙子,更得到了一朵自己都只是听闻过的黑玉魔花,倒也不算吃亏的。

不过此地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也到离开许家的时候了。下面距离万宝大会的召开,也没几年时间了,倒可以先在天元境内游历,到时慢慢的赶过去了。

韩立也站起身来,缓缓向楼梯口处走了过去,若有所思的想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