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血灵

宫装女子,目光在四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后,目光一凝下,最后落在了韩立身上不动起来。

韩立只觉一股神念之力一下从身上扫过,虽然谈不上太强大,但竟给他一种将被看透身体内外的诡异感觉。

他心中一凛,大衍决立刻在体内运行起来,将这神念之力毫不犹豫的挡在了体外。

宫装女子似乎有些意外,但马上将目光一收,一只纤纤玉手在身前突然一翻转。

原本笼罩身上的血色晶棺,顿时现出一层翻滚不定的符文。

随之晶棺一闪的缩小了无数倍,化为了数寸大小的出现在了手掌上,再一闪下,最后就不见了踪影。

如此一来,宫装女子一下就从宝物中脱困而出,直接面对下方的众人了。

“你们都是许家之人吧!但这人是谁,似乎不是许家子弟?”女子一开口,就问出了一个出人预料的问题。

许远等人一时的面面相觑。

“阁下是冰魄道友?”这时,韩立倒是眉头微微一皱,却反问了一句。

此女身躯明明是精血所化,但竟无法直接感应到对方的修为深浅,这倒让他有些啧啧称奇了。

当然一缕分魂所化的化身,纵然再有些诡异处,他自然不会有何畏惧的。

“说我是冰魄仙子,也不算错。道友是合体期修士?”宫装女子目中血光微微一闪也回答了韩立所问。

当然这也是韩立是合体期修士,并不弱于她本尊修为缘故。

“在下韩立,的确是许道友请来唤醒仙子血魂的。”听闻对方的确是冰魄仙子血魂所化,韩立客客气气的一拱手。

“原来如此!也算我这些后人用心了竟然能请到道友这样的合体期修士相助。”听到韩立如此一说,宫装女子目中冷色渐去,也冲韩立一礼的说道。

许蛟等人听到女子如此一问,却均感到到脸上有些火热。

这位“韩前辈”哪是他们事先请来的,而是主动送上门来的。

否则这一次,他们许家还真无法将自家先祖的血魂唤醒。

“嘿嘿,说起来此事和在下也有些关系,帮些小忙也是应该之事。更何况,韩某和冰魄道友还另有些渊源的。”韩立轻笑了起来。

“哦,竟有此事?”宫装女子一怔目光一转下,望向下方的许家修士。

“先祖,韩前辈之言的确不假。不但血魂是这位前辈送回许家的,而且这位前辈和冰魄先祖都出自同一人界,还得到过先祖遗留的一些乾蓝冰焰。”许蛟上前一步,小心的回道。

“竟有此事!妾身多谢了!等本尊脱困后一定重重厚报的。”宫装女子美目中闪过一丝讶色,虽然话语不多但所说话语让人不由自主的深信不疑。

“在下倒不图什么报答,只是有几个问题,一直想向仙子请教一二。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等道友法身稳固下来后,再谈论此问题吧。”韩立望了女子几眼,嘴角一动的说道。

“道友看出来了。倒让道友见笑一二了。这具血躯刚刚凝练而成的确不太稳固需要花费几日时间,才能让血魂和其真正融合为一口”宫装女子略有些诧异但也没有否认之意的说道。

“呵呵,道友血魂刚刚醒来,一定有许多话语和族人说上一二。韩某就不打扰了。芊羽道友,你送我回住处吧。”韩立一转身,忽然对附近的许芊羽说道。

“啊……芊羽遵命!”

“晚辈就先不留前辈了。当先祖血魂无恙后,自会亲自重谢前辈的。”

许芊羽一愣,不由得望了许蛟一口,但是那位许家族长听到韩立言语,却心中一喜,早已连连称谢起来。

宫装女子见此情形,没有出言拦阻,只是冲韩立再微微一礼。

于是韩立就和许芊羽就此一转身,大模大样的走出了巨厅。

目睹韩立身影在出口处消失后,许蛟才带着一干许家修士,重新上前给空中女子见礼。

“你们起来吧!能将我血魂重新唤醒,也真难为你们了。你就是许家如今的族长!”宫装女子冲许蛟缓缓的问道。

“第一百七十三代玄孙许蛟,拜见冰魄先祖“,许蛟恭敬异常的回道。

“第一百七十三代?看来真过去许多年了。嗯,你的修为虽然不高,但也不错了。都起来吧!虽然这血魂传承了我本尊的部分记忆,可并不是真正的本尊。而且因为封印时间太长关系,记忆也大都残缺不全了,能记起的重要东西也寥寥无几的。也不必称呼我什么先祖,叫我一声血灵即可了。”宫装女子却苦笑的冲下方一摆手。

众许家修士闻听此言,先是为之一愣,接着心中又均都一惊。

“那血灵前辈,可记得冰魄先祖的本尊下落,是否安然无恙?”许元一急之下,倒也没在称呼上多做什么纠缠,张口就问及了众人最关心的问题。

听到如此一问,宫装女子的玉容却阴沉下来,半晌后才摇摇头:这一下,许蛟等人心中真的一凉起来。

“放心,虽然本尊直接下落我无法记起了,但是凭借血魂间的那一丝感应,知道她应该还存活在灵界之中,并且一些相关线索,我还是有些模糊印象的。”宫装女子却又说出了让众人心中一喜的话来。

“能知道线索也好,只要哟一丝踪迹可寻,我等一定会将先祖大人寻找回来的。”许蛟深吸一口气后,凝重的冲空中一抱拳的说道。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之事?虽然具体事情想不起来了,但我本尊应该被困其他大陆的某个地方了。好了,详细的线索等我将脑中残缺记忆重新整理下后,自会细细说与你们。现在你们先说说如令人族的情形,以及刚才那名合体期修士的事情。我从此人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除了所说的乾蓝冰焰外,似乎另有一件我非常熟悉的东西,也被此人得到了。但是具体的却又无法马上想起!”血灵玉容上现出了一丝疑惑。

许蛟许元等人听到这话,不禁诧异互望了一眼。

略一犹豫后,许蛟略也就恭敬的回道:

“既然血灵前辈想知道,晚辈马上如实的讲述一二。自从冰魄先祖失踪不久,我们人族上一次的魔灾大劫就降临人族了,原先的三人皇七妖王,陨落了不少,让人妖两族,在下面的万余年内颇为的混乱……”

这位许家族长,开始从数万年前的大事,一一讲了起来,其中也穿插讲了一些许家发生的大事。甚至连数次差点灭族的事情,也一一讲出。

当这些事情讲完后,他又将从许芊羽哪里听到的和韩立相关的事情事情,也详细的告诉了这位自家先祖的血魂化身。

而宫装女子一直漂浮在血池上空,脸上神色始终冷静异常,只是一对美目,隐约闪动的那一抹血光,才能让人看出其心中并非一丝波澜没有……

与此同时,韩立已经回到了原先居住的阁楼中,并将许芊羽打发离去了。

他自己则上到了顶层处,几步走到窗口处,双目微眯的朝许家宗庙处望了几眼,并沉吟了起来。

但是不过片刻功夫,韩立离开了窗口,回到了顶层中心处。

一抬手,一块黄色蒲团被放了出来。

随后他盘膝坐下,单手掐诀,神色淡然的闭上了双目。

此后,韩立再无任何举动了,仿佛彻底入定起来!

三日之后,自称血灵的宫装女子带着许蛟一人,出现在了阁楼门前。

早就有所感应的的韩立,不慌不忙的将三人让进一层的大厅中。

“恭喜道友血躯之身已经大成!”等宫装女子方一落座,韩立就冲此女微笑的说道。

“能如此快将法身和血魂融合一体,还要多亏韩道友精纯的法力。否则绝无法短短三日内,就可让血灵将法身巩固到此程度的。”宫装女子同样嘴角含笑的回道。

此女原本鲜红的一对瞳孔,此刻赫然和普通人一般无二的漆黑晶莹了。

“呵呵,韩某只不过顺手而为罢了。倒是道友的血魂秘术,的确玄妙万分,竟然可以如此轻易的重铸化身,实在是遇敌自保的大神通啊。”韩立听到此女自称血灵,略为一怔,但马上恢复如常的摆摆手。

“这血魂秘术也是妾身当年无意中得到的,其中的确有几种手段,在保命上大有些用处的。若是道友不嫌弃的话,血灵就用此典籍酬谢道友先前的援手大恩!”血灵眨了眨美目,手掌一翻转,蓦然一块白色玉简出现在了手中,并往韩立身前的桌上一送。

接着此女望向韩立的目光,满是似笑非笑的神情。

韩立闻听此言,却瞳孔一缩,望着近在咫尺的玉简的沉默了一下后,突然抬手一招。

“嗖”的一声!

白色玉简一下自行跳到其手中。

韩立神色平静的目光一扫,一缕神念向玉简洞穿而去。

而血灵目睹此幕,脸上丝毫异样没有,但美目深处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讶色闪过。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