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苏醒

一片片白色符文从血池中涌而出,在闪动中纷纷没入了晶棺中,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顿时一团白光在棺中凝聚形成,并瞬间的化为成一道模糊的白色人影。

见此情形,许蛟不加思索的袖子往身前一抖而去。

刹那间,一只血色小瓶从中一飞而出,略一盘旋后,就悬浮在白衣男子面前不动了。

许蛟深吸了一口气,单手一抬,五指飞快弹动变化,一道道法诀一闪即逝的没入到了血色小瓶中。

小瓶表面立刻泛起一层晶莹血光,一下轻颤后,瓶盖自行的一飞而开。

“噗”的一声,一根血丝从瓶口中一喷而出,在许蛟法诀一催下,奔血池上空的晶棺激射而去。

一闪即逝!

血丝轻易的没入了血棺中。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血红晶棺中的白色人影,在血丝没入的一瞬间,仿佛被染红了一般,骤然间化为了血红之色。

目睹此景,四周的许家修士似乎均知道到了关键之时,身上灵光大放的同时,口中咒语声也一下高昂起来。

至于许元等三名炼虚修士,更是狂催身前的血色幡旗。

法阵上空的血色光霞中,浮浮现出鲜红的符文,围着血色晶棺中滴溜溜的转动不停。

池中的血色漩涡中,也刹那间尖鸣声大作!

一蓬蓬根根血丝,密密麻麻的从血池中激射而出,一闪即逝下射入了血棺中,围着血色人影一根根飞快缠绕起来。

如此多血丝同时激射而至,原本模糊的血色人影,竟化为一团人形血茧状东西,并随着下方血丝的不断涌入,也越来越大,并且越来越清晰。

结果不过片刻功夫,血茧不但变得和真然人一般大小,并且头颅处,也隐隐现出了眼鼻等物。

远远看去,实在诡异。

但若是凝神用神念扫入其中,就可发现。纵然不断有血丝涌入茧中,但是早些缠绕上面的血丝,却开始从里直外飞快的变白枯萎,纷纷化为灰烬的消失不见了。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许家众修士纵然狂催法阵,但是从血池中喷出的血丝却始终无法增加多少。

此种情形下,人形血茧体积非但没有继续增加下去,反而开始一点点的萎缩。在无数血丝蠕动之下,血茧面孔竟呈现出痛苦之色。

许蛟等许家一干高阶存在,面容纷纷大变,拼命催动体内法力。

但所能做到的,不过是维持晶棺中血茧不更加恶化而已。

时间稍长一些,许家一干修士面容苍白异常,一副都透支了法力的模样。

许蛟见此情形,心中满是焦虑,再也忍不住的向大厅角落中的韩立望去。

只见这时的韩立,还盘坐在原地未动,只是一只手轻托起下巴,望向众人的情形,竟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

“韩前辈”许蛟带有恳求之意的大喊一声,还想再说些恳求之言的样子。

但韩立似手知道白衣男子想要说出什么,先一步开口的打断其下面的话语。

“道友不用心急,韩某既然答应出手,自然心中有数的。”

随后他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蓦然一抬手,往自己天灵盖一拍。

黑色霞光一闪之下,一只半尺高的黑色小人,顿时浮现而出。

此小人身套一家黑色战甲,赤手空拳,面无表情,正是韩立的第二元婴。

接着韩立又袖袍一抬,一团金光飞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化为一头金色小兽。

这小兽浑身散发可怖气息,双目冰冷异常,正是豹麟兽。

一见这一婴一兽,许蛟和一干修士均都心中一惊。

但尚未等他们反应过来,韩立却袖子一抖的低声吩咐一句。

“去!”

顿时头顶魔婴,两手一掐决,身形一晃之下,骤然间在原处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老者许火只觉头顶破空声一响,黑色元婴诡异的从虚空中闪现而出。

老者面色微变,体内数件宝物立刻蠢蠢欲动,心中多出了十二分的警惕。

但是魔婴根本未理睬下方的老者,而是两只小手遥遥接冲身前的血幡一拍而去。

“噗噗”两声后,两道黑色光柱一喷而出,一下没入到了血幡之中。

原本因为老者法力不济,开始有些黯淡的幡旗,顿时一声嗡鸣下,血光再次大盛起来,并且耀目程度还远超先前。

许火先是一怔,随即大喜的两手法诀开始变化,用以配合头顶上的大援。

同一时间,另一位老者许岩的身旁处,模糊身影一晃之下,豹麟兽娇小的身躯也浮现而出。

只见此兽一张口,体内的精纯灵力也化为一道金蒙蒙光柱喷出,同样击在了另一杆血幡上。

至于韩立自己,则看似平常的上前踏足一步后,足下竟然青白色电弧一闪下,整个人下一刻竟一下瞬息数十丈,出现在了许元这位许家大长老的面前。

不等对方面上方露出吃惊之色,韩立就从袖中探出一只手掌,冲第三杆血幡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弹。

一点青光在指尖出爆发出,瞬间化为一朵拳头大的青色光莲,一闪之后的弹射而出。

下一刻,青莲就虚影般的一下没入血幡中。

血幡立刻一下剧烈颤抖,竟在血光翻滚下粗大了一圈有余,鲜红的符文仿佛潮水般的从幡旗中狂涌而出。

韩立的其他手指也接连弹出。

一朵朵青莲飞射而出,无声无息的依次没入了血幡中,化为了股股的精纯灵力。

原本催动幡旗大感吃力的许元,顿时只觉压力为之一轻。

他不禁惊喜交加起来。

这时,血池中原本旋转的血色漩涡,在法阵威能一下大增之后,尖鸣一下嘎然而止,但漩涡一下扩大倍许有余,几乎占据了整个池子的大半。

从池中喷出的血丝原本是一根根的,但在漩涡巨大变化之后,竟然在血光闪动中化为一蓬蓬的血丝狂射而出。

晶棺中原本开始萎缩的血茧,顿时仿佛注入了新的活力,不但很快恢复原来体积,同时体表血丝蠕动之下,愈发开始像一名婀娜多姿的女子形态。

这时,许蛟大喜的一声大喝:

“开始凝化血躯!”

随着此喝声出口,许家一干修士在许元三名炼虚期修士带领下,纷纷法诀一变。

原本围着晶棺的血色符文,一下发疯般的往棺中涌入,再纷纷一闪的没入血茧之中。

人形血茧在一吸入这些符文之后,体表竟在灵光流转之下,开始晶莹光滑,并一点点的凝固起来。

结果一盏茶功夫后,人形血茧就彻底化为了一具鲜红异常的雕像般东西,一动不动的悬浮在晶棺之中。

“成了!”

许蛟见此,长吐了一口气,接着带头的法诀一收。

其他许家修士自然跟随的同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整个法阵顿时灵光一敛,黯淡的停止了运行。

而一干修士,这才纷纷从地上起身,纷纷望向了空中的血色晶棺。

许蛟等许家高阶存在,更是眼也不眨的死死盯住棺中之物。

这时,韩立却神念一动之下,召回了魔婴和豹麟兽。

二者无声无息的飞射而回后,光芒一闪,就诡异的没入其袖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这才大感兴趣的也望向了血池上空。

只见晶棺中的血色雕像表面,晶光流转不定,忽然“啪啪”两声轻响传来,在雕像原本应该时紧闭双目的地方,突然寸寸的碎裂而开,接着凭空的露出两个孔洞出来。

而在孔洞之下,两只鲜红美眸显露而出,略微一转之下,竟然放出慑人心魂的异样光彩来。

韩立目睹此幕,神色微微一动,但马上再无任何表情了。

而除他之外,整间大厅中一下变得寂静无声,许家修士均都大气不敢喘一下的望向晶棺中的变化。

一开始的两声轻响,仿佛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在那对血色美目,一扫后的再次闭上后,下面的片刻功夫中,整具血色雕像仿佛一个易碎的瓷器,在一阵连绵够脆响声浮现出无数道细细裂痕。

接着在一声悦耳的轻哼下,雕像表面凝固的一层东西,一下化为了无数碎片的掉落而下。

当这些碎片化为一团血雾的凭空消失之后,晶棺之中竟多出一具美丽绝伦的女性胴体。

无论胴体修长的双腿,还是那绷紧的小腹,均都散发着一股对男性的致命吸引力。而那光滑如玉的洁白肌肤,玉洁的面容,更是让这胴体一丝缺陷全无。

而女子本身双目紧闭,双臂交叉的挡在胸前,将更加美丽绝伦的景象遮掩住了大半。让大厅中不少的男性修士,都不由自主的暗吞了一下口水。

这也是厅中许家修士,至少都是元婴期以上存在,定力都远非普通修士可比的,否则恐怕还真有不少人立刻会现出一些更不堪的丑态来。

未等为首的许蛟等人采取什么举动,女子体表突然血色光霞一闪,一套精致典雅的赤红宫装凭空在胴体上浮现而出。

接着此女长长睫毛一动之下,缓缓的睁开了美目,一对血红瞳孔在众人眼前一下呈现而出,闪动着毫无感情的寒光。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