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仪式

穿过一个长长的走廊,兜了大半个圈子后,韩立等人未经过宗庙的正殿,直接进入到了后殿中。

在殿中一间隐蔽的密室中,赫然有一条斜着通向地下深处的白石阶梯。

阶梯入口处,另有几名密卫警惕的守在那里。

许蛟摆了摆手,这几名密卫立刻一躬身的退让到了两边。

一行人进入到了有些阴暗的阶梯中。

此通道有些阴暗,并有阵阵寒气从下方不时吹出,而在两侧每隔一段距离,镶嵌着一块拳头大的月光石,让通道中灵光忽暗忽明,阴影重重,犹如鬼魅一般。

好在石阶没有多长,片刻功夫后,众人就走了出来,出现在了一间精心设计的地下巨厅中。

韩立四下略微一扫,双目微微一眯。

整间大厅都用一种淡黑色玉石砌成,面积足有三四百丈之广,四周墙壁和顶部上,铭印着一个个复杂神秘的白色符文。

这些符文闪动着白色灵光,将整间大厅变得如同白昼一般。

但大厅中最惹眼的,却是中心处一座精致异常的水池状高台。

高台呈六角棱形状,被一个巨大法阵簇拥着。

而在高台中,一个圆形水池中满是鲜红色的诡异液体,但丝毫血腥之气未有,反而有阵阵的郁香从池中散发出。

在这巨大法阵中,有十几名许家修士在那里闭目打坐,正好将棱形高台围成一圈。

里面赫然有韩立见过的许岩、许火二人。

“拜见韩前辈前辈,多谢前辈出手相助许家。”这两名许家的炼虚修士,一见韩立在许元和许蛟作陪下出现在厅中,哪还不明白韩立的来意,当即大喜的立刻起身,冲韩立遥遥一礼。

“先别说什么感激之言。能否真帮上一点小忙,还是两说的事情。”韩立摇摇头的说道。

许蛟这位许家族长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冲远处一招手,让其他许家修士也一同见过韩立。

这些修士有男有女,既有年纪不过三四十岁之人,也有须发雪白的垂暮老者。

但每一人,都有化神期的修为,显然都是许家真正的核心族人。

而这些修士早就用敬畏目光偷看向韩立,显然早就知道这是一名合体修士,如今再一听自家族长的吩咐,顿时一个个起身,异口同声的向韩立大礼参拜。

韩立摆摆手,就自顾自的向血池望去,脸上露出大感兴趣之色。

“这是按照血魂大法中记载所造之物。池中灵液,是用我等许家族人精血,外加众多珍稀灵药灵物,混合融化而成。不但是唤醒血魂必须的东西之一,而且可以借助池中血气,延缓血魂消散的速度一二。”许元在一旁低声说道。

“原来如此。不过唤醒仪式最主要东西,还是灵液下面的东西吧。没有此物,就算池中灵液再多,下面的法阵再玄妙,血魂秘术也很难施展出来!”韩立瞳孔蓝芒微闪下,淡淡的说道。

“前辈慧眼如炬,已经看出来了。那灵液下中是我们许家的镇族之宝‘血晶棺’。没有此物无法凝化出血魂必须的血躯,让血魂寄付其上的。”许元面色微微一变,但马上如常的解释道。

“血晶棺!嘿嘿,我倒是有些明白,这个唤醒仪式是怎么一回事了。”韩立目光在下方的巨大法阵上扫了数遍,似乎一下想起了什么,在沉吟了一会儿后,就一笑了起来。

“前辈此话当真。”一旁的许火和许岩为之一愣,明显有些不太全信韩立之言。

这个唤醒仪式,许家光是准备布置,就动用了全族之力,并花费了大半日光景,才勉强准备妥当的。

对方纵然是一名合体修士,但只是看了寥寥几眼,就能一下看透其中的玄妙,他们自然难以相信的。

许远和许蛟闻听此言,也同样露出讶然来。

“几位道友不用觉得奇怪,只是你们这个仪式倒和韩某曾经见识过的一种异族的功法有些相近,颇有异曲同工之处。”韩立脸上笑容一收的说道。

但他脑中却不禁闪过在天云时,曾经看过的某个异族的功法典籍。

此异族虽然名声不显,但是记录的功法却可以将魂魄分裂成众多分,只要其中一丝能进入事先精心准备好的肉身,就可立刻给自己复制一个一般无二的化身出来。

此种功法看起来如此奇特,外加修炼口诀和人族功法有些接近。

韩立当时曾经如获至宝的立刻铭印了一份。

但事后才发现,此功法的关键处,竟然必须拥有那种异族的某种隐秘天赋才可。否则修炼之后,反会招致功法的反噬。

如此一来,他只能暗叫可惜的放弃了。

当然异族原本和人族就有些不同,两种秘术的细节处也大有差异,但在分魂以及重新寄附新的肉身上,倒可以大为借鉴的。

原本心中只有三四成把握的韩立,自问再好好将两者间的共同处揣摩一下,就可有七八成的自信了。

当然这些东西,韩立自然不会现在当场说出来的。

他只是在一干修士神色各异的目光中,围着血池和整座法阵徐徐走动起来,眼睛一刻也不离开法阵和中心处的血池。

“好了,到时我自会在恰当时机出手的,你们还按照原来的方法,准时举行仪式吧。”

数个圈子绕完后,韩立淡淡的说了几句,就一扭身,竟走到大厅一角处,自顾自的盘膝坐下,闭上了双目,许蛟听了眉头微微一皱,再等一会儿后,见韩立真在原处一动不动的就此入定了,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嘴唇一动的想要说些什么。

但就在这时,他耳边突然响起了许元的传音声。

虽然只是聊聊数句,但是让这位许家族长心中一凛,略一犹豫下,也就打消了开口的念头。

反而再等片刻后,就和其他许家修士一般,进入到了法阵中,围着高台盘坐调息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地面山脉的空中,开始渐渐的昏暗下来。

而随着夜晚的降临,原本闭目打坐的一干许家修士,渐渐有些骚动起来。

不少修士,忍不住的抬首往法阵中的高台望去,脸上神色颇为奇怪。

再等一会儿工夫后,许元许蛟等一干人,也同样睁开了双目,凝望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后,突然巨厅顶部突然间光芒大放起来,一个个白色符文开始在高处流动不已起来,竟片刻间功夫,形成了数个简单的小型法阵来。

接一刻,嗡鸣声大起!

这些小型法阵一颤之后,数道乳白色光柱从中一喷而出,正好击在了下方的棱形高台之上,并一闪即逝的没入血池之中。

韩立神色一动,蓦然睁开了双目。

几乎同一时间,原本安静异常的血池,一下沸腾了起来。

一道诡异漩涡在血池中心处凭空现出,并飞快旋转起来。在血红水浪之中,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银色符文,忽闪忽现,神秘异常。

“时候已到,开始运转法阵!”一直静静等候的许元,一声大喝,震得整间大厅都嗡嗡作响。

一声齐声答应后,盘坐法阵各车的许家修士,纷纷精神一振的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不已。

“噗噗”的闷响声接连不觉,法阵中激发的灵光方一闪动后,从各处喷出了十八道血红光柱。

每一根都有碗口粗细,血光闪闪,顶端直接没入巨厅顶部,看不到尽头。

许元、许火、许岩三人身为炼虚修士,自然占据了法阵中最重要的三个阵眼处,并在其他人念动法诀,催动法阵的时候,各自手掌一翻转,手心中多出了一杆数寸长的鲜红幡旗。

一吹之下,三杆小幡立刻一竖而起,并滴溜溜的转动不停起来。

三名许家的炼虚修士,显然已经驾轻就熟了,一见此景,立刻再一张口下,竟各自咬破舌尖,喷出来一团精血。

三团精血方一呼啸出口,就立刻砰的一声,纷纷化为血雾将小幡彻底罩在了其中。

小幡上一阵尖鸣声发出,接着各自一股光霞一卷而出,将所有血雾一吞而尽。

刹那间,三杆小幡在血光大放中,体形狂涨起来。

几个闪动后,就化为三杆巨大血幡,粗若碗口,煞气冲天。

阵阵血色光霞,从血幡上狂涌而出,不停涌入整座法阵之中,和法阵中泛起的其他血光交融一体,将整座血池都笼罩其下。

血腥之气和古怪奇香之气,同时翻滚而出,又奇妙的交织融为一体,化为另外一股让人闻之沉沉欲睡的古怪气息。

而就在这时,仿佛在此种怪异气息的吸引下,一阵轰隆隆的怪鸣声法出,接着一团仿佛血色火焰的巨大光团,从血池漩涡极深处徐徐的冒了出来。

在血色光焰中,一只闪动血红灵光的水晶棺木,静静的悬浮不动着。

一看到此棺木出现,无论三名炼虚修士,还是许家其他人,脸上纷纷都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他们体表各色灵光流转不定,有的甚至脸色发白,身躯微微颤抖起来,显然已经将体内法力催动到了极致。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