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血魂

老者和巨汉见此情形,面上同样显出喜色。

许蛟强按住心中兴奋,用同样的手法,将玉盒上的符箓也取了下来。

白衣男子目光在二物上左右一扫下,略一犹豫后,还是伸手将那枚蓝色玉简抓到了手中。

将玉简往额头处轻轻一放之后,男子闭上双目。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白衣男子脸色由开始的气定神闲,渐渐变得有些疑惑,但后来却又一点点的震惊起来。

老者许火和巨汉在一旁见此情形,面面相觑了一眼,心中不禁有些紧张了。

一盏茶功夫后,白衣男子终于长吐了一口气,神色有些恍惚的将玉简从额头上挪了开来。

“贤侄,倒底里面说了些什么 ?”老者忍不住的问道。

巨汉也露出了急切表情,

“火叔,你自己看看吧。”许蛟似乎清醒了几分,神色复杂的将玉简直接抛了过去,似乎不愿多说什么。

老者抬手接过玉简,自然有些惊疑,但略一犹豫后,同样将神念渗入了其中。

这时,许蛟却将目光落在了玉盒上,略一思量下,一只袖子忽然一拂而过。

合盖顿时自行的打开了。

玉盒中一片乌光流转不定,里面赫然放着一只数寸长的鲜红小瓶。

此瓶表面印有一种奇怪的花纹,并隐隐有一股血腥之气发出。

“咦,这个好像是族中的……”巨汉在旁边一看的清楚,马上一惊的认出了些什么。

“不错,这是我们许家祖传的血魂瓶。原本是一对的,但当年被冰魄先祖带走了其中一只。没想到今天还有重新聚齐的时候。”许蛟神色阴沉的说道。

“真是此宝!”巨汉咽了一下口水,喃喃了一句。

许蛟不再接口什么,冲大汉直接吩咐道:

“你马上拿着我的令牌,立刻调族中的所有密卫调处来,给我将宗庙所在山峰团团围住,同时将附近禁制全部打开,连一只苍蝇都不准给我放进去。再将还在闭关的大叔祖,也请出来,在宗庙内暂时等候一二 。”

“什么调动密卫?还请大叔祖出来?”巨汉一惊,有些难以相信的样子。

“不错。这是关系到冰魄先祖的大事,就算大叔祖正修炼到关键之处,也必须出关一趟 。”白衣男子一咬牙,不容置疑的吩咐道。

“族长真找到了先祖的下落!好,我这就去办。“巨汉闻言大喜,再没任何犹豫的答应一声,当即向外面走去了。

而许蛟目睹巨汉走出密室后,目光再次回到血红小瓶上,脸色却有些阴晴不定了。

再过了一会儿后,老者许火长吐了一口气,终于看完了玉简,也睁开了双目:“原来如此,先祖大人竟真去了蛮荒世界,还跑去了异大陆。但出了什么事情,只有当年祭炼的一丝血魂被转交了回来。”老者喃喃了一句,眉头紧皱起来。

“这玉简上除了那篇血魂秘术外,其他事情只说了聊聊几句。倒底出了何事,只要动用“血晶棺”,将这一丝血魂重新唤醒,才能知道一二了。 这也幸亏当年冰魄先祖早就做了后手,先炼制好了血晶棺和这一对血魂瓶。否则纵我等还真束手无策的。”许蛟阴沉的说道。

“的确如此。不过玉简上所说,这符箓一旦取下,就必须在数日内举行唤醒仪式。否则纵然有血魂瓶,那一丝血魂也会散去的。毕竟这血魂封印瓶中的时间太久了。 ”老者又露出了担心之色。

“放心,我们今晚就立刻举行仪式。”白衣男子目光一闪的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 对了,正殿的那位韩前辈,我们要如何回复。听羽儿说,这位和冰魄先祖也有些渊源,并且主动将先祖血魂送回,对我们许家应该不会有什么恶意的 。”老者再问了一句。

“嗯,这位韩前辈虽然才进阶合体不久,但似乎神通极为不小,还精通上古法阵。说不定以后,能成为我们许家依仗的大援。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挽留这位前辈在许家多住些时日。等举行仪式将血魂唤醒后,再设法和这位韩前辈多攀上一些交情。”许蛟沉吟了一下,有了决定的说道。

“的确如此。那我先出去安排一下吧。”许火点点头,就打算也独自离开。

“慢着,为了以示诚心,还是我和火叔一起出去吧。”白衣男子略一犹豫下,却如此说道。

“也好。一名合体期存在,无论怎样隆重对待都不为过的 。”老者想了一下,就表示同意了。

于是,这位许家族长将装着血红小瓶的玉盒,谨慎的收起后,就和老者一同走出了密室。

一个时辰后,一座山峰中修建的某座精致绝伦阁楼中,韩立正盘膝坐在顶层的一块蒲团上,眉头微微的沉吟不语着。

他心中却着实有些苦笑不已。

原本想将东西送到后,略和许家之人寒暄一二,就告辞离去的。

但没想到这位许家族长,竟然表现的热情万分,不但极力的挽留其多住一些时日,并且在见他去意颇浓的情况下,竟隐隐向其透露出,这一次转交过来的东西中,真有冰魄仙子的线索。

只要他在许家多待些日子,说不定就真能找出他们先祖的下落。

他听了这话,心中不由得犹豫起来。

要说韩立对冰魄仙子的事情毫不在意,自然不太可能。

无论他吸收的乾蓝冰焰,曾经冒险进入的虚天宫,得到的虚天宝鼎,以及在大晋北冥小极宫一脉,都和这位冰魄仙子大有关系的。

而且他心中颇有几处难解之谜,也极想找到这位冰魄仙子解开一二的。

只是要多留个十天半月,他自然不会介意的。

毕竟以他如今的神通修为,也不会担心这个许家对其有什么异常心思。

在人妖两族中,除了传说中的大乘修士外,也没有什么能威胁其性命的了。

故而在许家族长以及其他许家修士极力挽留下,他还是最终住到了此阁楼中。

不过韩立心中也有决定。顶多在许家滞留月许时间,到时仍没有冰魄仙子的消息话,决不会继续在此处耽搁下去的。

当然就算真得到冰魄仙子下落,要如何去做,是否真花费时间寻找下去,这还是两说的事情,他要到时看情况再说了。

韩立默默想着,手掌一抬,接着灵光微闪之下,手中顿时多出一张银色符箓来。

此符箓正是他当日从广寒界的禁制遗址中得到的那几张灵气耗尽的真仙界符箓。

这段时间,因为合体丹药一时无法配出,故而他倒也不急着修炼本身法力,反而将大半心神都放在这仙界符箓的参悟之上了。

此符箓虽然威能全无,但上面符文也全是用银蝌文书写而成,和以前得到的金阙玉书中的符箓之道,自然大有相通之处。

让韩立最近大有所参悟。

原本金阙玉书残页中始终无法入门的“天戈符 ”,竟然也有了些眉目。

此符是残页中记载的最后一种银蝌文符箓,也是唯一的一种攻击符箓。

此符箓威能如何,姑且不说。单论深奥复杂之处,实在远超太一化清符等其他银蝌文灵符。

韩立即使进阶合体,对天地法则也有了一些领悟后,竟仍无法将其一下参悟透彻。

从此方面来说,这“天戈符” ,应该绝对值得期待的。

韩立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银色符箓,一边一根手指不停的在虚空中点点画画的比划着什么。

大半时间丝毫异常都未出现,但有时却从指尖处迸发出大小不一的银色符文,或骤然间爆裂消散,或一下凝聚闪烁不定,显得神秘异常。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没有多久,许家所处山脉的上空,悬挂出数个皎洁圆月,已经到了晚上深夜时分。

正一手比划不停的韩立,忽然脸孔上一丝异样之色浮现。

下一刻,他竟一下站起身来,一闪之下,蓦然出现在了窗口处,并往远某座山峰眺望而去,脸上隐有一丝疑惑。

“怎么回事,这股禁制波动如此怪异,好像是……”,韩立心念急转之下,似乎一下想起了什么,一抬首望高空望去。

结果心中为之一惊!

只见夜空中原本银光闪闪的圆月,不知何时均变成了血红之色,让人看了心中不安。

韩立长吐一口气,将目光一收后,又朝原先望去的山峰,再次双目一眯的望去。

瞳孔深处蓝芒闪动不已,远处看似寻常的山峰,在灵目之下,竟然同样被一层血色霞光笼罩其中。

这些血光围着此山峰,不停的涨缩不定,那股惊动他的波动,隐约是从此山峰中透出。

明显可以看出,山峰四周已经布下了某种玄妙禁制。但是那股血光实在不同寻常,仍能有部分灵压直接洞穿而出。

“如此大的血腥之气,难道许家真在举行某种血祭仪式?不过就算真要举行血祭,也不会偏偏挑在有外人在的时间吧。难道和我今天转交的东西有什么关系?“半晌之后,他目中蓝芒才一敛的消失不见了,喃喃低语了几声,面上满是沉吟之色。

他是何等机智之人,只是略一思量,竟将事实真相猜中了七七八八。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