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寒焰与金符

“宝物?当年先祖失踪前,将所有随身宝物都带在了身上,并未给我们后人留下何物。至于功法吗,我们许家倒一直保有先祖当年威震人族的几种秘术,但是因为修炼条件苛刻,只有寥寥几人有资格修炼的。好在岩叔祖,就是其中一人。叔祖,麻烦你给前辈展示一二吧。”许蛟略一沉吟后,就转首冲一旁的老者说道。

“既然前辈想看,晚辈就献丑了。”老者略一犹豫,也就了点点头。

随后就见他手臂一抬,一只枯瘦手掌从袖中探出,并五指略分的向上一翻转。

刹那间,一团蓝色光焰在手心处浮现而出,灵光流转之下,幻化成了一朵晶莹剔透的蓝色光莲。此冰莲精致异常,仿佛天生一般。

“乾蓝冰焰!”韩立却目光一闪,不禁喃喃了一句。

“前辈好眼力。此寒焰是先祖成名神通,修炼到极致,足可以冰封千里,寒冻虚空。当然,晚辈还远远未修炼到此境界。”许岩瘦削面孔上露出一丝笑容,手中蓝色冰莲滴溜溜一转下,突然化为一股蓝霞往身前虚空一卷扑出。

只见蓝霞卷过之处,那片虚空片一下蓝光闪闪,瞬间变得有些模糊扭曲。

而这时,另外一名许家老者突然将手中茶杯往空中一抛,一闪的没入那片虚空之中。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茶杯不但瞬间蓝光一闪的化为一块冰雕,还在虚空中一顿的凝滞在了里面。

韩立瞳孔一缩,脸上表情不变,嘴角处还是有一丝讶色现出。

这乾蓝冰焰修炼到了后面,竟能具有如此神通,却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不过细想一下,这也正常。

他当年从虚天鼎中得到的乾蓝冰焰,可不是自行修来的,而是直接吸纳炼化之物,威能一直无法自行提升的。

而这位许岩的寒焰,完全自身苦修出的神通,外加再有后续的口诀功法,自然可以一步步的淬炼提升威能。

这两种做法,各有利弊之处。

直接吸纳现成的寒焰,就无需专门耗费时间修炼,就可直接获得神通。但日后若想再提升此神通的威能,只能借用外物之力或者融合其他极寒之焰了。

像老者和冰魄仙子这般自行修炼出来的,虽然耗时长久,但是只要按照功法口诀,总可以将此寒焰修炼到大成阶段的。

而他吸收的乾蓝冰焰,还是在人界之事。

那时冰魄仙子遗留的乾蓝冰焰,顶多只是化神期神通,自然远不能和现在的炼虚期的老者相比了。

韩立心念飞快转动几下后,也就明白其中的奥妙了,嘴角讶色也就一闪即逝的消失了。

不过老者身前虚空中的那抹蓝色,也就坚持了几个呼吸的功夫,就仿佛玻璃般的破碎溃散了。

原本呆滞在虚空中的茶杯,立刻向地面坠落而下。

另一名叫许火的老者,却早有准备,单手一招之下,立刻将被蓝冰包裹的茶杯重新摄入了手中。

同时他手中赤红之光一闪之下,那一层蓝冰瞬间的融化消失……

茶杯一下重新完好的显现而出了。

“前辈觉得怎样,岩叔祖此神通,能否证实我们许家是先祖的直系。”白衣男子面带笑容的冲韩立问道。

“的确是乾蓝冰焰不假。而且许岩道友在此神通上已经炉火纯青。能将极寒之力控制到一丝未泄的地步,实在难得之极。”韩立笑了一笑,并轻点了下头。

“那前辈的意思是……”,许蛟精神为之一振。

“嘿嘿,道友尽管放心。既然许家是冰魄道友的直系后人,在下自然会将东西转交的。”韩立低声一笑,蓦然袖袍往一旁桌子上一拂。

青霞一闪之下,两件东西在桌面上一下浮出。

一只淡蓝色玉简,一只洁白的玉盒。

二物均被一道金光闪闪符箓,封印的严严实实,足以证明韩立根本未曾开启和看过二物。

白衣男子目光一扫下,神情有些肃然,但未马上拿过二物,反而谨慎的又问了一句:“前辈现在可否告知,是何人托前辈转交的东西吗?”

“不是在下不肯说。而是说出来,几位道友也不可能知道的。我只能告诉诸位道友,这位前辈并非我们人妖两族中人,一身修为神通连我也无法望其项背一二的。”韩立眉头一皱,缓缓的言道。

“什么,异族之人。”

“连前辈也自认不如,难道是……”

许家几人一下失声起来。显然这个回答,远远出乎他们的预料。

许芊羽和老者等人都露出了惊疑之色来。

倒是韩立对他们的反应,毫不奇怪,显得平静异常。

许蛟目光一闪下,若有所思的说道:

“当年先祖离开之时,正是刚刚突破合体期境界不久,倒是有可能进入了蛮荒世界,去游历整个风元大陆。若真是如此的话,认识一两名异族的前辈,似乎也是正常之事。难道这里面有先祖当年失踪的线索。”

“这倒不是不可能的。”许岩等两名老者互望一眼,面上喜色一闪下,几乎异口同声的同意道。

许芊羽和巨汉互望一眼后,也不禁都现出了兴奋之色。

“这个只是猜测之言,是不是还是两说事情。还请前辈稍候一二,晚辈去去就回。岩叔祖,你和羽儿先陪一下前辈吧。”白衣男子深吸了一口气,不再迟疑的将桌上两物吸到了手中后,并冲韩立歉然的说道。

“许道友尽请自便。”韩立却毫不在意。

于是许蛟手捧二物的起身,带着另外一名老者和巨汉,先告辞离开了。

转眼间,大厅中就只剩下韩立、许芊羽、许岩三人了。

“韩前辈,在下昔日曾听羽儿讲过,当年在天渊城中时,她多蒙前辈指点的。否则还不一定能如此快的突破到化神境界。我这个做叔祖的替羽儿向前辈多多谢过了。”老者陪韩立闲聊了几句后,双手一拱的这般说道。

“没什么。这也是芊羽道友自身资质过人。我当年只是略加照顾一二罢了。”韩立淡淡的回道。

“不过说起此事,听羽儿说,前辈似乎和先祖也有些渊源,不知是否属实?”许岩有些好奇的问道。

“虽然我并未见过冰魄仙子前辈过,但渊源还真有一些的。否则那位前辈也不会托付我转交东西了。道友若是心中有些怀疑的话,看一下此物也就明白了。”韩立望了老者一眼,嘴角一动后,蓦然一根手指在眼前竖了起来。

接着只听到“噗嗤”一声,一朵蓝色光焰一下在指尖处爆发面出,滴溜溜一转下,竟形成了一朵蓝色冰花。

“乾蓝冰焰!”老者一声惊呼,死死盯着蓝色冰花,面上满是吃惊之色。

“难道前辈也是……”一旁的许芊羽见到此幕,也震惊的一下喃喃起来。

“不是你们想的那般,我只是当年收了一些令先祖在下界遗留的寒焰而已。”韩立微微一笑的说道。

“原来如此!”许岩有些恍然大悟,但目中仍有一些疑色,但却不好开口仔细再追问下去。

毕竟韩立是一位合体期修士,哪是他这么一位炼虚修士敢轻易盘问的。

几乎同一时间,在殿阁后面某一被层层禁制严密护住的密室中,许家族长和巨汉,另外一名老者,却正凝重的打量着放在密室石桌上的两件东西。

“这符箓好生厉害,凭你我的修为,竟然无法用法力强行揭下。看来还真像那位韩前辈所言,这些东西是异族的大乘存在要转交先祖的。”名叫许火的老者,似乎已经尝试过取下符箓,望着二物有些无奈的说道。

“若真是大乘存在所为,这两张符箓能如此玄妙并不是什么奇怪之事。若是借用宝物之力,强行毁掉这两道符箓,就怕将东西也有损坏了。肯定另有些巧手法才对的。”许蛟摸了摸光滑的下巴,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族长若是有办法,不妨先试上一试了。

不行,再另想其他办法。”许火显然有些心急,不加思索的说道。

“叔父之言极是,那小侄就先姑且一试了。”许蛟好一会儿后,才凝重的点了点头。

接着就见他忽然一抬手臂,再一张口,一道白光一喷而出。

只见白森森寒光围着手腕处飞快一绕后,就立刻一闪的重新被许蛟吸回了口中。

但下一刻,手腕处一丝殷红浮现,数滴精血徐徐的坠落而下,正好滴在了那块封印玉简的符箓上。

血光微闪之下,这些精血就轻易的没入不见了。

原本静静不动的符箓,瞬间金光大放,上争先恐后的浮现而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金文。

但一闪即逝下,这些金文就纷纷的溃散消失了,同时符箓上的惊人灵气一敛,所有灵光也一下消失了。

许蛟见到此幕,顿时大喜,知道自己多半猜对了。果真只有继承了冰魄仙子血脉的精血,才能安然揭下此符箓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后,张口冲着玉简轻轻一吹。

金色符箓一颤之下,就无声无息的从玉简上飘落而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