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迷蜃幻境

“前辈,许家到了。我先通知族中一声,让家父迎接前辈吧。”飞车在山脉附近的高空中一个盘旋后,许芊羽在车中轻声的请示道。

“这就是许家,果然找了一处好地方。我就在这里等上一会儿吧。”韩立神念往山脉中。扫而过后,脸上异色一动后,缓缓点了点头。

因为飞车明目张胆的停在空中,自然早被下边山脉中警戒的许家修士发现了。

当即禁制波动一起后,十几道遁光从各个山峰中飞射而来,颇有些来势不善的样子。

而许芊羽得到韩立允许后,不再迟疑什么,立刻遁光一起,化为一道白虹向那些本家修士激射迎去了。

结果几个闪动后,两者就聚到了一起。

显然许家修士都认得这位自家的大小姐,光芒一敛的纷纷现出了身形来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均面带惊喜之色。

芊羽仙子只是含笑的和这些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就带着一干人等马上向下方山脉落去了。

韩立则平静的站在飞车上,不慌不忙的等候着。

一小会儿功夫后,山脉中响起了阵阵的仙乐之音。

两队身穿白红两色宫装的妙龄女子,从一座山峰中飞出。

虽然这些女子。修为都不过金丹筑基期的模样,但个个貌美如花,神态恭敬异常。

而在这些宫装女子的身后出,另有三人紧跟飞出。

其中一人,正是进去不久的许芊羽。中间一人,则是一位满面书卷之气的白衣男子。最后一人,却是一位满脸虬须,目如铜铃般的高大巨汉。

两队宫装女子在离飞车数十丈远处,就俏生生的停在了原处。

白衣男子三人则丝毫不停,一口气飞到了韩立近前处,才停顿了下来。

“晚辈许蛟,拜见韩前辈。许家未能出门远迎,还望恕罪。”

白衣男子不过三十来岁模样,容貌普普通通,但是一身化神后期的修为,倒也不弱了。他面对韩立时,急忙躬身施礼,表现的十分恭敬。

“晚辈许鲁,也参见前辈。”那名巨汉也有化神中期的修为,同样大礼相见。

“许蛟道友就是许家的主事之人吗?”韩立目光在白衣男子身上一扫火,不动声色的问道。

“是的,前辈晚辈执掌许家族长之位,已经有千年之久了。”白衣男子老实的回道。

“那我这一次的来意,芊羽道友和许族长提及了一二了吧。”韩立点点头,问道。

“小女的确说了一些。前辈竟然是为了先祖之事而来,实在让许家感激不尽。不过这里不是说话之地,前辈请随晚辈到族中一谈吧。”白衣男子恭谨的说道。

“好,在前边带路吧。”韩立也没有推辞什么,当即点了下头。

于是在两队宫装女子的恭迎下,韩立将飞车一收,从空中飘落而下了。

白衣男子和那名巨汉,则一左一右的紧陪两旁。

倒是许芊羽落后半步,跟在三人身后。

一进入山脉的空中,许蛟单手一翻转,一个碧绿的令牌出现在手中。

往远处的虚空中轻轻一划。

整片山脉的低空处,突然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

原本看到的十几座山峰,一阵水影般的扭曲晃动,景色蓦然为之一变。

山峰还是原来的那些山峰,但它们所处位置竟一片模糊之后,和刚才完全不同。

十几座高低不同的山头,几乎都一下偏差了数里去,身处山脉中的不同位置上了。

若是真有敌人动用大神通直接攻击许家的这些山峰,想来绝对一击而偏,无法伤及山上的建筑分毫。

韩立双目一眯,忽然说了一句:

“迷蜃幻境!想不到,许家竟然能布下这种传说的中的上古禁制。”

“呵呵,让前辈见笑了。万年前,我们许家曾出了一名天赋极高的阵法师。穷极一生之力,才将这上古幻阵复原了七八分的。可惜此子修为不高,否则寿元再长些的话,说不定真可能将此上古法阵彻底复原的。”许蛟轻笑一声的说道,似乎对许家的护族大阵也颇为的自傲。

“不错,有此大阵相护的话,许家的确可保根本不失的。”韩立淡淡一笑,竟不再说什么了。

许蛟见此情形,反而心中有几分失望的。

难得有一位合体修士见到自家的护族大阵,自然想让对方细加评论一二的。

“前辈,你觉得此法阵,能否可以抵挡合体期修士的攻击一二。”那名看似鲁莽的巨汉,却声音瓮响的问了一句。

“合体期?嘿嘿……。”韩立望了巨汉一眼,没有直接答复,反而露出一径似笑非笑的表情。

“大人的意思,这个法阵对合体期前辈无效吧。”白衣男子迟疑的问道。

“是不是无效,我不知道。但是此法阵确有几处薄弱,想来就是未能补全上古法阵之故。若是本身阵法造诣稍差的道友还好,破除此阵要费些手脚的。但若本身对法阵之道精通的合体修士,你这不全的迷蜃幻境恐怕真无法依仗什么的。”韩立默然了一下后,才平静的说道。并随手真的指出了笼罩整座山脉的几处设立禁制处。

“前辈能看出此法阵的漏洞?”白衣男子吃了一惊。

许芊羽和巨汉互望了一眼,面上也都浮现了异色……

“没什么,我曾经看到过有关此法阵的典籍,能看出这些出来,自然不算什么。”韩立嘴角一翘,口中轻描淡写的回道。

这话,他倒没有应付对方的意思。

迷蜃幻境的上古法阵,虽然在人族失传已久。但是他在天元大陆的回族途中,却在某个异族中的坊市中,发现过一批人族的上古阵法典籍。

因为这些典籍是用人族古文书写,外加上这异族本身根本不重视阵法之道。故而被扔一处杂货铺中,根本无人问津。

也不知道,当初这些上古典籍被以前那位人族大能带出了人族,并流落到此地的。

韩立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好事,花了近似白捡的代价,将这些上古的阵法典籍全都买下了,并在途中略加参悟了一二。

像这种事情,韩立在途中经过其他异族时,还遇到过多起,故而也没有太多放在心上的。

但如今一看到许家的这座护族大阵,再一对比典籍上的完整古阵,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残缺之处来。

许蛟这位许家族长,自然不知道有如此一番曲折,但一听韩立竟手中似乎有完整的迷蜃幻境布置之法时,自然面上大变。

虽然他不知这位“韩前辈”,如何会看到失传多年的上古法阵典籍。但是若是真的话,岂不是说许家的这个护族大阵,在对方眼中根本犹若无物一般。

而听对方先前聊聊几句所指之处,也一点不像信口开河的样子。

白衣男子面上纵然还有笑容,但一下就变得有几分勉强了。

韩立却犹若未睹,只是不慌不忙的继续向前飞去。

在两队宫装女子的带领下,韩立一行人最终在山脉中心处的一座巨大殿阁前停了下来。

在那里,正有其他两名面容相近的,须发灰白的老者等候在那里。

“韩前辈,我给你介绍一二。这两位是晚辈的叔祖,原本在闭关中的,听说前辈到来,特意出关亲自相迎的。”许蛟立刻两步向前,将两名老者给韩立介绍的说道。

“晚辈许火,许岩拜见韩前辈!”这两名老者不敢怠慢,急忙一抱拳的问候道,赫然一名是炼虚初期,一名炼虚中期。

如此修为出现在一个普通的修仙家族中,已经算是有些惊人了。毕竟稍小些的家族能有一名化神修士坐镇,已经算是有立足之本了。

看来许芊羽所说许家,在天元境中颇有些名气之言,应该还是谦虚之语了。

“二位道友不必多礼,韩某这一次来,也是受人之托而已。”韩立摆摆手,对这两名许家的高阶修士倒是颇为的和颜悦色。

而这两名老者口中连声不敢,就将韩立直接迎进了巨大殿阁中。

众人分主宾落座后,立刻有侍女打扮的炼气期女子,给韩立等人各奉上一杯灵茶。

然后许蛟才凝重的开口了:

“因为时间缘故,先前小女只给晚辈说了聊聊数句有关前辈来意事情。听说韩前辈此行,是有一物需丅要转交先祖冰魄仙子或者她老人家的直系后人。不知此事可是当真?”

“不错。韩某当初曾经承了一个不小的人情,才会答应这种跑腿的事情。不过听芊羽道友言,当年冰魄仙子后人并非只遗留了许家这一脉,所以还需要道友略加证实一二,韩某才会将东西转交的。”韩立开门见山的直接言道。

“证实?前辈打算如何验证。我们许家秉承先祖一脉,这应该是附近其他家族都人尽皆知的事情。”名叫许火的老者,轻咳了一声,有些为难的说道。

“这应该不难吧。比如说冰魄道友当年修炼的功法神通,或者遗留了知名的贴身宝物之类的东西,都可以证明许家的身份。”韩立目光微闪,平静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