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许家

“玲珑仙子,难道就是天奎神狼那位从下界返回的妃子。听说这位玲珑道友不但是敖啸前辈的嫡系后人,而且十分得狼王的宠爱?”紫发少妇虽然是人族修士,竟似乎也知道此事,有些讶然的问道。

“不错,正是这位玲珑道友。当年她从下界返回的时候,还不过化神后期修为,但上次见面时却已经进阶炼虚中期顶峰了,马上要进入后期的样子。说不定在魔灾降临前,也有机会再次突破的。毕竟此女的天资,当初在银月狼族也是鼎鼎大名的。要不是被硬生生困在了下界许久。说不定早已是我等中的一员了。”面具女子有些叹息的言道。

“就算资质再怎么过人,在敖啸前辈身边待上数百载时间,就一下进阶到此境界。可见敖啸前辈的神通广大了。但既是狼王的宠妃了,敖啸前辈又怎会将玲珑道友带在身边的。难道敖啸前辈故意如此,另有什么打算不成?”紫发少丅妇对此事大感兴趣,又追问了几句。

“这个妾身就不很清楚了。但是隐约听族中他人言道,好像这次玲珑仙子从下界脱困后,和天奎道友之间起了些波折。是敖啸前辈主动将玲珑道友带走的。也许玲珑仙子对其被困下界如此多年,而狼王不管不闻之事大感不满吧。”面具女子迟疑了一下,才用猜测的口气说道。

“好了,既然敖啸前辈没有事情。我们也无须多猜测其他道友的事情了。下面该讨论一下夜叉族和木族的使者即将到来的事情了。这二族多半也是为魔灾到来之事才派人到此的。”白袍老者忽然开口提及了另一个话题来。

其他人听了神情一凛,立刻凝神细听起来。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

这些天渊城的长老,足足在此处议论了大半日才最终散走。

两日后,天渊城中,一座直通某地的传送法阵突然闪亮了起来,两道人影在法阵中心处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远离天渊城不知多远处的另一座大型城市的某个殿堂中,嗡鸣声大起。

一座被小心看护的传送法阵,白光大放起来。

站在附近正随意交谈的几名持戈甲士,顿时一惊,均都转首的望了过去。

虽然此传送法阵被城中高阶存在十分看重,平常不但多加维护也看守异常严密。但是那高昂的天价传送费用,让真正使用此传送阵的人却是是寥寥无几的。一年中也不知能碰见到几次而已。

但每一次动用此传送法阵的,自然也不可能是中低阶的修士。

故而这几名金丹期的修士,眼见法阵中心处现出两道人影后,马上笔直站好,纷纷表现出应用的恭敬之色。

“这里可是枫林城?”传送出来的一名青年男子目光一扫下,就冲一名甲士淡淡的问道。

“回禀前辈。此地正是枫林城欢迎前辈来到本城!”被问甲士恭敬的回道。

这几人早已用神念扫过眼前二人,根本无法看出修为深浅来,自然不敢怠慢分毫。

“既然是枫林城就好。”青年笑了一笑,就不再理会这几名甲士,带着另外一名肌肤如玉的女子走出了法阵,直奔大门外而去。

他们二人自然就是直接从天渊城传送过来的韩立和许仙子。

虽然许家并非就在枫林城但这已是可传送的离许家最近的城市了。

韩立二人经过数层守卫,终于走出了传送大殿。

结果眼前出现一座巨大的青石广场。

广场简朴异常除了一块块青色的巨大地砖外,就再无其他任何惹眼装饰了。

但广场四周有一些类似阁楼殿堂般的其他建筑。附近几队来回巡逻的甲士外,并无其他修士走动。

韩立神念再往远处一放下,神色微微一动。

这广场竟然修建在一座干余丈山峰的山腰处,在山脚四周,则是密密麻麻的房屋和一排排整齐异常的街道。

韩立转首往山峰顶部扫了一眼。

那里修建一座小型宫殿,外表不但华丽异常,里面隐隐有数道气息,都有炼虚期的模样。

看来这几人,就是负责此城的高阶修士了。

韩立目光一闪,就立刻将神念收了回来。

接着面无表情的袖子一抖,身上一片青霞一卷飞出,将自己连同身旁的女子一包之下,立刻化为一道惊虹的破空离去了。

山顶宫殿的某间偏厅中,三名炼虚期修士正坐在一张摆满灵果酒菜的长桌旁,一副交谈甚欢的样子。

但是片刻后,他们却面面相觑起来,目中都有吃惊之色闪动。

“怎么回事,刚才那股神念好强大,是哪位合体期前辈突然到了本城?”一名皂袍老者,喃喃的自语了一句。

“从神念的强度,来看恐怕真是合体修士传送到了本城了。就不知是圣皇的几位大人,还是天渊城的长老。”另外一名,套着一件白甲的中年男子,也有些惊疑的言道。

“据我所知,圣皇身边的几名大人,一直都在天元圣城准备忙碌一件大事,不可能分身到本城来的。应该是天渊城的哪位长老吧?”第三名修士,一名扎着金灿灿头带的青年,用颇为肯定的语气说道。

“哦,既然是天渊城的长老了,哪肯定只走路过本城了。看他一副匆忙上路的模样,我等也无需专门过去拜见了。”皂袍老者长吐了一口气,脸上神色为之一缓。

“不过枫林城在天元境中,也算偏僻之处了,这位天渊城长老到此地来做什么?”白甲中年男子似乎还有些不安心。

“嘿嘿,这些合体期存在,原本就神出鬼没的。只要不是冲着我等来的,又何必多管闲事。我可巴不得这位立刻远离开本城的。”青年神色一狞的言道。

“话是如此不假。不过还是吩咐下去,让下面的人,这段时间全都给我小心一二,别真给我等兄弟惹出什么大麻烦来。”皂袍老者却十分稳重,略想一下后,凝重的说道。

“大哥之言有理,即使不是圣城的那几位大人,我们也不受天渊城管制,但也是合体期存在,多加小心总没有错的。”白甲中年人闻言,连连的点头。

这三人一番交谈下,口气竟然有些心怀鬼胎,似乎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另一边,韩立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一番传送,竟然让城中的三位正副城主有些做贼心虚。

他在许芊羽的指引下,一飞离枫林城后,一路向南飞驰而去。

按照此女之言,虽然这里已经是离许家最近的修士城市,但是距离许家真正的栖身之地,还足足有月许的路程的。

故而没多久,韩立放出一只飞车,二人均都坐在了上面,让其自行在高空激射而行。

显然此地颇为的偏僻,一离开枫林成数十万里之后,地面就罕见还有普通人族出现。

即使偶尔有那么一两座小型城镇,也是凡人和修士混杂一起生活的样子。

不过等十余日之后,地面就全是一层层的丘陵地域了,除了在一些峡谷中能偶尔见到一些兽群外,就再无任何活物踪影。

更让韩立有些意外的,这些丘陵虽然不能说一点灵气没有,但是其他地方相比,灵气明显稀薄的多。

至于灵脉的踪影,飞行了如此多日,更是一条都未见到。

“你们许家怎会选在此种地方建立家族?”韩立终于忍不住的在车上问道。

“请恕晚辈卖个关子。前辈不久后,也就清楚其中的缘由了。”许芊羽嫣然一笑,竟露出一丝神秘的说道。

“是吗!那韩某到时倒也真的见识一二了。”韩立心中还真有几分好奇,但面上没有露出丝毫异色来。

这般一口气又飞行了十几日后,下方原本黄中带绿的丘陵,竟开始有些发红起来,无论山石泥土还是一些生长的植物,竟都微微泛红起来。

开始时,韩立还没有在意此事。

但再往前飞行了几日后,整个大地都彻底变成了一片黄红之色后,韩立神色终于有些动容了。

在神念往下方地面仔细扫了几遍后,他目中露出几丝若有所思之色来。

“看来前辈终于明白了。”许芊羽也轻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这里竟然有一条储量不低的精铜矿脉。怪不得宁愿牺牲一些灵气方面的损失,也要将家族修建在此地。”韩立微微一笑后,回道。

“前辈明鉴!我们许家万年前放到此地的时候,也为了是否要将家族根本设在此地,着实争议了一番。最终还是族中几位叔祖下定了此决心。结果族中固然从此富甲一方,但是门人子弟的修炼,也的确受到了些的影响。其中的得失,也实在难说的很。”许芊羽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韩立听了,点了点头,但目光闪动的没有接口什么。

女子自然也识趣的不再打扰韩立什么。

数日后,远处的天边尽头处,终于现出了一片葱绿之色。

迎面扑来的灵气,让韩立不禁精神一振,知道许家终于到了。

果然没有多久后,一片葱绿异常的小型山脉出现在了眼前。

山脉中虽然只有一条普通的灵脉,但也足以让此地的灵气和四周相比是天壤之别了。

而在山脉的十几座高峰上,修有密密麻麻的各种建筑。

这些山峰之间,还隐隐有些玄妙的波动存在,明显没有一些厉害的法阵禁制。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