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两族大乘

“既然前辈没有意见,那晚辈一定准时和前辈在城中汇合。另外,晚辈真名叫许芊羽,前辈以后直呼晚辈真名即可。在前辈面前,晚辈万万不敢以仙子自称的。”许芊羽一低首,恭谨说道。

“哈哈,芊羽道友何必如此拘束。”韩立闻言怔了一怔,但立刻笑了笑的摇摇头。

下面,此女没有在韩立这边再滞留下去,不久就告辞离去了。

虽然有两日,洞府也就在天渊城附近,但一来一回仍然大为耗费时间的。

这位芊羽仙子可不敢过于耽搁的。

韩立则再次跑了一趟儒生等人的住处,将已经收购的材料去除后,另列了一分清单给了四人。

随后他老实的返回聚仙阁,不再离开阁楼一步了。

几乎同一时间,在天渊城的某个神秘殿堂中,五六名修士正聚集一起,在商量着极其隐秘的大事。

“这么说,此人一点加入天渊城的可能都没有。”一名满头银发,面容娇嫩的白袍老者,眉头皱起的说道。

“谷长老,老相已经尽力了。但这位韩道友是一名一心追求天道的苦修之士,一点加入其他势力的意思都没有。”另外一名身披金色袈裟的老僧,叹了口气的回道。

正是那名金越禅师!

而无论白袍老者还是其他几人,均都气势不凡,明显都是和金越禅师同等的合体期存在。

这几人自然是天渊城长老会的几位长老了。

“如此说的话,本城岂不是实力大减,长老会始终无法补充够十名成员吗?在异族大战前的时候,我们长老会不但十人俱全,甚至还有银光道友,这位不为外人所知的候补长老。现在天渊城如此模样,万一真魔灾到来之日,那些魔族将本城当做围丅攻重点,岂不是糟糕透顶了。此种事情,以前也并非没有过的。”一名面色淡金,披着一件黑色皮袍的大汉,冷冷的说了一句。

“没用的。无论霸皇、圣皇以及你们妖族的七大妖王,都不会放出手下的合体修士,加入天渊城的。谁都知道魔界降临已经无法避免了,也许就是近千年的事情。他们也在集中力量,视图自保的。毕竟上一次魔劫降临,虽然不过短短百余年时间,但上一代三皇和七妖王几乎陨落了小半。他们自然不想步入后尘的。”金越禅师有些无奈的回道。

“金越道友,你能肯定魔界真在千年内,就和灵界再次重合吗?”另外一名满头青丝,面带一张银色面具的女子,也忽然开口了。但声音异常的悦耳。

“绝对不假的。不光是圣岛中传来了预警。莫简离大人也亲自冒险用星盘进入了真魔界一趟。结果魔界中的古魔正大规模的整装战备,在为侵入我们灵界做准备的样子。可惜莫前辈还未来及仔细探查清楚,就被魔界的一名圣祖发现。不得不被迫重新返回了灵界。从此情形看,可能无需千年之久,数百灬年内,魔界就大可能降临的。我们人妖两族和附近其他几族居住的整片区域,都是魔界融入的地域之一。一场大劫肯定是避免不了的。”金越禅师眼角骤然跳动了几下后,阴沉的说道。

“既然圣岛和莫大人之言,那肯定不会错了。这么说,三皇七妖王以及其他较大势力,也收到了此消息。所以才不肯再补充我们天渊城长老会了。”白袍老者一捻胡须,双目一眯的问道。

“肯定是这样了。既然在魔劫期间,木族夜叉等异族也在受灾区域内,同样只会收缩实力,绝不会攻打我们两族。如此的话,他们自不愿平白削弱了实力,好用以自保了。毕竟守护我们两族的禁制,对魔界降临可是无效的。当初三皇七地的建立,原本也有应对这数万年一次的魔灾之意。其实从上次异族攻城后,本城不但合体期长老再没有再加入过,就是炼虚化神级的卫士,也没有补充多少的。现在这些人手,还是我们长老会派人四下自行招收的。”面具女子平静的言道。

“我们天渊城在先前的异族攻城中,已经折算了不少元气,没有人员补充的话,在即将到来的魔劫中,那就只能自保的。而无法像上次魔劫中那般,可以出动人手,主动围剿魔族了。”一名头发如同紫色火焰般的少丅妇,忽然黛眉微皱的说道。

“这也没有办法,历次魔灾的可怕,对我们修仙之人来说,实在是一场大劫。好在这些魔族对没有灵力的普通人族没有兴趣,只是拼命掠夺灵界资源,杀戮我们修道之人而已,倒狠少大肆屠丅杀普通的凡人兽类。否则每隔数万年,来这么一次魔劫,我们人妖两族恐怕早可以从灵界除名了。”白袍老者脸色阴沉的说道。

“哼,这可不是魔族好心。恐怕他们是把普通人兽当做牛羊般的故意留下,好让其中继续诞生我等这样的修炼者,继续让下一次魔灾时,让他们再次可以屠戮。毕竟我等这样的修炼有成者,无论妖丹还是元神元婴,对魔族来说都是最佳的补品。”金越禅师缓缓的说道,但目中寒光隐现。

“而且有些资源,我们两族也无法放弃的。否则只要据守一处,挨过魔界从灵界分离之日也可大保元气的。”紫发少丅妇有些无奈的言道。

“既然这一次魔劫,其他势力另有打算,我们天渊城也不能强求什么,也只能先自保了。从即日起,就将本城那几座原遮蔽的附属城市,撤销禁制吧。将附近普通人族往这些城市中大规模迁进来。另外,再派一批精通土属性功法的修士,多修几座空城出来。我们能做的,也只是庇附近一些区域的普通人族而已。”白袍老者用手指轻轻敲打了座椅的把手几下,目光一闪的说道。

“离魔灾之日尚早,但是早做些准备也是稳妥之举。虽然我们有法阵禁制作为依仗,但最好还是多招收些高阶卫士为妙。毕竟这场大劫,最难挨过也是开头爆发的那几波强烈攻势,只要能挡下来。这些魔族也不会死拼下去的,多半就可僵持下去了。鲍道友,我族最近几百年不可能再有人进阶合体了。倒是你们妖族中听说有人近期冲刺合体期的瓶颈,要麻烦道友多留意一二了。”白袍老者一转首,忽然冲那名面色淡金大汉说道。

“没问题。我们妖族的几大王族中,倒的确出了几个天赋惊人的后辈,颇有希望再有人进阶合体的。”金面大汉点点了头,沉声的应道。

“说起妖族的同道,银光道友,有一句话,谷某不知该不该问?”白袍老者犹豫了一下,又冲那名面具女子问了一句。

“妾身和谷兄相交如此多年,有什么话不好问的。”面具女子有些奇怪起来。

“既然仙子如此说了,那老夫就直言想问了。不知贵族的敖啸前辈,现在可还安好?”白袍老者凝望着女子,缓缓的问道。

“哦,我当何事?原来谷兄担心敖啸老祖宗的事情。不过这里的妖族长老,并非我一人,道友为何非要找妾身来来问?”面具女子先是一愣,但目光一转的在黑袍大汉上扫了一眼后,轻笑道。

“银光仙子何必明知故问!仙子虽然不是出身银月狼族,但是也身具银月狼族的部分血脉,当年还曾在敖啸前辈门下呆过千年之久。要说谁对敖啸前辈的近况比较了解,自然也只有道友了。

”黑袍大汉双眉一挑,淡淡的说道。

“焉道友之言不错。不瞒银光道友,自从三千余年前,敖啸前辈曾经在巨云山显露过一次踪迹后,此后再无任何消息传出。眼下魔劫降临,敖啸前辈身为人妖两族的两名大乘存在,我等自然难免有些焦虑了。”白袍老者慎重的问道。

听了老者的言语,其他几人也目光闪动的盯住了面具女子,显然同样的大为关心。

而面具女子,美目闪过一丝犹豫之色,半晌之后,才无奈的回道。

“我知道几位担心什么。的确,我等人妖两族从在灵界立足之日期,也没有几人能渡过二十次以上的大天劫。而老祖宗前些年渡那第二十一次大天劫,不少道友都大为的担心。毕竟两族有老祖宗和莫前辈两位定海神针存在,才能保住我等两族这些年的真正安稳。几位道友放心,敖啸老祖宗并未在上一次大天劫中陨落,只是这次度劫也损耗了些元气,这才一直隐匿闭关的。”

“此话当真!”黑袍大汉顿时露出大喜之色。

同为妖族长老,他自然比白袍老者等人更加关心妖族的这位大乘期老祖。

白袍老者和老僧等人,同样大松了一口气。

“在数百年前,我还见到这些年一直呆在老祖身边的玲珑仙子。据说老祖恢复的很顺利,应该不久后,就可法力尽复的出关了。”面具女子肯定的言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