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旧识

“看四位道友样子,似乎当初在蛮荒中所损耗的元气,还未全恢复。”韩立目光只是在四人身上轻轻一绕,就轻易看出了他们如今的状况,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前辈慧眼如炬。晚辈几人当初的确损伤到了真元,外加修为不高,如今只不过勉强恢复了近半。”儒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老实的回道。

“既然这样。我这里有几瓶丹药,你们四人拿去服下。炼化药力,再静坐月许时间,就可让你们恢复如初了。”韩立略一思量,单手一翻转,手心中一下浮现四个淡绿色玉瓶,淡淡说道。

“多谢前辈赐药!”儒生四人心中一喜,再次拜谢。

他们分别上前几步,双手接过了玉瓶,然后将瓶盖打开,一股奇香立刻弥漫整间大厅。略一闻之,只觉神清气爽,精神为之大振。

儒生等人心中愈发欣喜,知道瓶中灵药非同小可,效力之强还可能在韩立所说之上。

“前辈这一次光临晚辈的住处,有什么事情,能让晚辈几人效劳的吗?”儒生能修炼到如今境界,自然不可能是愚笨之人,将灵药收起后,识趣的问道。

“嗯,我的确有事让你们去做。此事虽然简单,但是耗费时间较长,且必须长时间留在天渊城的人才可。不知几位道友是否有此时间。当然,韩某不会让几位道友白做此事的。”韩立从容的问道。

“前辈放心,晚辈四人百年内都没有离开天渊城的打算。有何事情,尽管吩咐。晚辈能做到的,绝不会推辞分毫的。”儒生一听韩立事情并无危险,心中一松,满口的答应下来。

“既然道友如此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先前我曾经提过一名叫南宫婉的女修,你们帮我在天渊城查询一下此女。她是飞升修士,并有可能改换名字。但我会给你们留一块玉简,里面有她画像,好供你们辨认。若是天渊城无法找到的话,今后的百余年内,你们继续帮我留意一下这名女修。真能接到此女,我一定会重谢的。”韩立淡笑的说道。

“没有问题,晚辈几人在天渊城还有些好友。只要这位仙子真出现在天渊城,一定会帮前辈找到的。”儒生恭敬的答应道。(文*冇*人-冇-书-屋-W-R-S-H-U)

“嗯,除了此事外,还有一事。韩某准备炼制一批丹药,但因所需材料种类较多,大都不是常见之物,就是天渊城也不可能短时间收购齐全。而我近期又要远走他地一趟,也只能让几位道友代我收购一二了。这里有一笔灵石,应该足够采购灵药所用了。另外这几件宝物,是我昔年偶然得到之物,也送给几位道友吧。”韩立话语方一说完,一只长袖往身旁桌子上一拂。

各色灵光闪动下,四个大小不一的玉盒和一个黑色皮袋一下浮现而出。

儒生四人闻言,不禁诧异的互望了一眼,传音交谈了几后,也就面露恭谨的答应了下来。

随后儒生先告罪一声后,拿起那皮袋,将神念往其中扫了一扫后,脸色大变的一下失声起来,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红甲大汉三人顿时一怔,望向韩立的目光,不禁有些惊疑。

但韩立神色不变,犹如未见一般。

好在儒生一见不对,急忙先开口解释起来:

“前辈真是好大手笔,竟然拿出如此多极品灵石。看来前辈想要收购的灵药,的确非比寻常。不过既然前辈如此信任晚辈等人,晚辈一定尽心去做。”

说完这话,儒生小心的将皮袋一收,略一犹豫后,又拿起了桌上四个玉盒中的一只,并凝重的打开了。

一股白蒙蒙霞光飞卷而出,盒中赫然是一把白色玉扇,表面灵光森然,符文重重。

儒生抬手将玉扇拿出,略一挥动下,片片扇影在身前一下浮现而出,同时一股惊人灵压一散而出。

“这柄山河扇,具有风土两种神通,一扇而出后,可以在百余丈外,以万斤之力伤敌于无形。也算是一件不错的宝物了。”韩立目睹此景,轻笑的说道。

儒生立刻大喜的拜谢不已,其余三人同样各自取了一个玉盒,也兴奋的分别打开。

结果盒中分别是一对银环,一块彩帕和一口玄冰飞刀。

这三件宝物对韩立来说,根本是鸡肋之物,但是对儒生等化神修士来说,却是梦寐以求的宝物,同样大喜过望的连声称谢。

当然这四人收了他宝物,也就算正式答应下了韩立的要求。

至于四人是否会事后反悔,带着灵石远遁而逃之事,韩立却放心的很。

这四人的来历,他早在城中打听过一二了。

这几人在城中也算小有名气,也并非散修出身,无论所属家族还是出身宗门都可轻易寻到的。

在此种情形下,这四人只要略有些脑子,都不会做此种蠢事的,否则就是给自己亲人招惹天大的祸事。

更何况在离开阁楼之前,韩立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用轻描淡写的口气告诉了四人自己刚刚进阶合体期的事情,并略显示一下合体修士才能轻松掌握的天地元气操控能力。

儒生四人变得目瞪口呆之下,自然更没可能再有其他心思了。

而韩立离开了阁楼后,化为一道遁光就直奔当年天渊卫居住的那片巨大石塔而去了。

没有多久后,韩立就出现在其中一座石塔的附近,望着入口处进出不停的各色卫士,脸上露出一丝恍惚之色。

这座石塔,正是他当年担任青冥卫时居住的那一座。不过短短数百年再到此地,仿佛一切还都和当年一般无二的样子。

韩立目光闪动几下后,将心中那丝感慨一收,就遁光一起的也飞了过去。

在石塔入口处,有十几名黑铁卫士和两名青冥卫守在那里。一见韩立这位明显不是天渊卫的修士飞来,顿时将一道道怀疑目光扫了过来。

韩立面色平静,但方一接近这些卫士,却不加掩饰的将合体期气息放了出来。

虽然他只放出了一丝的样子,但是境界间的巨大差异,还是让不及防的两名青冥卫面色大变的连晃几晃。

那些黑铁卫则更是不堪,一下“蹬蹬”的倒退了数步去。

“合体修士!”一名青冥卫大汉,倒吸了一口凉气。

“咦,你是韩道友!”另一名短须的青冥卫老者,目光往韩立面上一扫后,却一下张目结舌起来。

这人竟然认识韩立,韩立闻言也有些意外,不禁仔细扫了短须老者一眼,竟然有几分面熟。

“你是岳道友!”韩立略一思量下,也就真认出了老者来。

“韩道……不韩前辈,你……”短须老者一副犹如见鬼般的难以置信之色,口中更是白日梦游般的喃喃起来。

“前辈不是天渊城的长老吧。请问前辈尊姓大名,晚辈可有什么能效劳的?岳兄,你难道认识这位前辈?”青冥大汉虽然同样骇然,但不敢怠慢的急忙一礼,并忍不住向岳姓老者低声问道。

但是短须老者这时明显还处于恍惚之中,张了张口却没有任何东西说出来。

“青冥卫中许仙子,现在可在塔中?”韩立淡淡的问了一句。

“啊,许仙子!许道友前几日刚刚带队出城巡逻了。恐怕要等几日才能返回的。”青冥卫大汉虽然奇怪老者的异样,但是恭敬的回道。

“既然不在。我也不进去了。等许仙子回来之后,麻烦道友帮韩某带个口信,就说我在城中聚仙阁等候。请许道友务必过来一趟。至于我的身份,岳道友知道的很清楚,我就不说什么了。”韩立眉头微微一皱,但随即恢复如常的吩咐道。

然后他再冲短须老者略一拱手,人就化为一道惊虹飞遁而走。

大汉自然带着一干黑甲卫,做出了恭送之态。

“岳兄,这位韩前辈倒底是何人,你为何这般失态?”眼见青虹不见了踪影,大汉回过身来,见岳姓老者还有些发怔的模样,有些不满了。

“既然是找许仙子的,看来真是此人不假了。丁兄莫怪,这位韩前辈在三百年前的时候,还不过是和我等一般无二的青冥卫。当年我最后一次见这位‘韩前辈’,他才不过是化神中期的模样。”短须老者似乎终于有些回过神来,声音异常怪异的回道。

“三百年前,青冥卫!岳兄莫非是在说笑!”大汉闻言吓了一跳,两眼一下睁得滚圆起来。

“丁兄是近二百年才加入的天渊城,所以才不认得。我和这位‘韩前辈’当年同为青冥卫,虽然没有什么交情,但曾经被对方援手过一次。以前这位‘韩前辈’在我们青冥卫中也算是鼎鼎大名了,能以化神修为击杀过相当于炼虚期的异族。后来好像接了什么隐秘任务,进入蛮荒世界,从此没有了踪影。不过就算如此,才这些年不见,竟一下从化神期跳到合体期,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岳姓老者长吐了一口气,实在难掩话语中的震惊和妒忌之意。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