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真血隐忧

听完韩立的言语,少妇眨了眨眼睛,彻底怔住了。对方没有答应加入谷家,反而想得到谷家的真灵血脉炼化之术,实在让她有些无语。

此女面色变化数次后,才终于勉强一笑的回道:

“韩前辈此议,晚辈恐怕不能答应。我们谷家的血脉之术轻易不会外传他人,前辈就是拿出再动人的功法和宝物,妾身也不能答应的。除非前辈肯答应先前之事。”

“这样的话,加入谷家不用再说了。不光谷家,其他势力韩某也不会加入的。看来这一次,让两位道友白跑一趟了。”韩立对少妇的拒绝并不在意,反而平静的说道。

少妇只能轻叹一口气后,目光微闪的不再说什么了。

一旁的戚煦冰也眉头紧皱,同样不提邀请韩立之事了。

下面的时间,三人干脆只是纯粹交流一些功法和修炼上的心得。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倒也渐渐缓和了下来。

再过数个时辰后,二人起身说出了告辞之言。

韩立自然出言挽留了几句,但老和和少妇离去之意已定,他只能亲自送二人出府。

没有多久后,两道遁光从雾海中激射而出,光芒一敛后,青袍老者和少妇的身影就在雾海边缘处重新现出。

“戚前辈,看来这一次,我们要空手而归了。晚辈就直接返回谷家了,前辈也回天渊城吗?”少妇冲老微笑的说道。

“晓风道友自便,老夫倒不先回天渊城了。听说玄武境内也有一名进阶合体不久的修士,虽然听说此人已经答应了霸皇的邀请,但我还打算跑上一趟看一下。”青袍老者沉吟了一下,却如此的回道。

“既然这样,晚辈就先走一步了。”少妇点点头,冲老者敛衽一礼后,体表灵光一闪,化为一道银虹往天边破空飞去。

转眼间,天边处灵光闪动,银虹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青袍老者在原地凝望了少妇消失方向一会儿后,口中轻叹一声,抬手放出一辆碧绿色飞舟,身形一动,就站在了上面。

单手一掐诀,飞舟化为一团绿光倾泻千里而去。刹那间,此地变得空荡荡,四下寂静无声了。

但是不过半个时辰后,天边处灵光一闪,那道银虹竟然再次诡异的浮现而出,一个盘旋后,再次落在了雾海边缘处。

在遁光一敛中,少妇身影闪现而出。此女神色平静,檀口轻启的对着雾海低声说几句什么。

结果下一刻,身前雾海一阵翻滚,再次让开一条通道。

这位晓风仙子,毫不迟疑的遁光一起,一闪的没入了雾海中,然后雾海重新弥合如初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足足两个时辰后,雾海中通道再次闪现,银虹才从中一飞而出,几个闪动后就此不见了踪影。

同一时间,韩立坐在洞府的大厅中,一手拿着一块银白色玉牌,手指在玉牌表面抚摸不停,满脸的沉吟之色。

玉牌银光灿灿,一面铭印着一个“谷”字,一面铭印一个红色的三首怪兽图案。

这怪兽身躯仿佛一只骏马,身披赤红鳞片,三颗头颅中的一颗也的确是一只独角马首,另外两颗头颅却分别是一只黑色虎头和一只蓝色狮首,正是传闻中真灵“黎吼”的模样。

传闻此兽虽在真灵中排名不过中等,但是三颗头颅却可同时操纵三种不同属性的力量,并且每一种都具有不可思议的大神通。这些神通不但在争斗对敌上不凡,在辅助和其他方面上更有神奇的效用。

这块玉牌就是晓风仙子再次登门后,交付给他的,谷家继承的也是真灵黎吼的血脉。

韩立对少妇的去而复返同样有些意外,脑中回想着对方再次登门后所说的话语。

此女方一见他,不但立刻手中玉牌抛给了他,还提出了一个让他难以拒绝的交易。

她竟然说出无需韩立正式加入谷家万年之久,只要在十余年后,在众多真灵世家聚集的真灵大典上临时加入,并出手相帮一次即可。

只要他能为谷家争取到足够多利益,她就可做主将谷家的部分血脉秘术传授给他。

当然少妇也明言,这一部分秘术虽然并非谷家的核心秘术,但是谷家之外的其他世家也不可能轻易拿出来的,故而才会用它们换取韩立的一次临时出手。

听闻无需长期加入谷家,只是相助一次,韩立倒真有些心动了。

他虽然手中掌握了惊蛰诀中的炼化血脉之术,但是此术毕竟是针对飞灵族所创之术,对人族来说还有些不完善之处。

先前未进阶合体时,他还未觉什么。但是这一年巩固修炼中,他终于无意中发现那些以为彻底炼化的真灵之血,仍有不少的神秘残余,极其隐秘的潜藏在肉身中。

这一下,他自然一惊不小,立刻加以详加研究。

结果发现按照眼前情形,他依靠自身法力镇压这些真血残余部分还是无碍的。但若以后继续吸取其他真灵之血的话,恐怕大有可能出现无法预料的大问题。

不是这些真血残余部分反噬其肉身,就是再也无法施展惊蛰诀的变化之术。

故而这些日子,他一边巩固合体期的修为,一边也在思量解决之道。因此,先前少妇一提谷家的真灵血脉炼化之术时,才让他大感兴趣起来。

虽然这些世家的炼化之术,并不可能直接助他将残余真血彻底炼化,但肯定大有参考用处的。

要是他没有掌握惊蛰诀,光靠一些粗浅的炼化之术肯定没有用的。但是有惊蛰诀相对照下,他只要找出人族炼化之术和惊蛰诀炼化的不同之处,就可解决此心腹大患了。

不过话说回来了,就像先前说的那样。他同样不会因为此事,就将自己硬生生绑缚在谷家并受约束万年之久的。

并且他就算无法得到谷家的炼化之术,也会用一些旁门邪道,从其他真灵世家弄到类似的炼化之术。

当然如此做的话,肯定会有些麻烦的,并可能交恶某些真灵世家的。

所以他在听少妇对真灵大典的解释之言,只是需要在大典上和其他真灵世家修士较技一番,为谷家争取一些利益后,也就点头同意了下来,让这位晓风仙子大喜的离去了。

至于手中的这块玉牌,自然就是他暂时作为谷家长老的证明了。

他心中又反复思量了数遍后,觉得的确并没有什么不妥后,也就将此事暂时放置在脑后,仍然回到了密室,继续巩固自己的合体境界。

此后的期间,又有几处大势力找上门来,甚至其中包括了天元圣皇的使者。

韩立心中有了决定,自然一一客气的回绝了。

就这般,时间一眨眼过去了数年。

三年后的一日,韩立从密室中走了出来,化为一道青虹离开了洞府。

经过这么短时间的闭关,他自问已经将肉身法力彻底掌握了,自然出来办理自己挂念的事情了。

离他最近的天渊城,当然是他先去的地方。

一路上无事,两个月后,韩立身形就出现了天渊城的城墙上空处,略一沉吟后,就直奔某个方向飞去了。

某片深处两座擎天石塔中间的大片楼阁建筑,是天渊城中较出名的专门供外地修士临时入住落脚的地方。

修为低些、囊中羞涩的化神金丹修士,自然数人甚至十几人住一座阁楼。修为高阶的炼虚修士,则可以独占某一阁楼。

其中一座阁楼中,被四名结伴而来的化神修士包了下来。

这四名化神修士据说神通不弱,并且此一住此地就是百余年之久,再加上数次进入蛮荒地域都能全身而退,自然在天渊城也颇有一些小名气。

不过这几年,这四人却很少离开阁楼,大半时间都在住处闭关起来。

附近居住的其他修士,有些消息灵通的倒是隐约听说,数年前这四人深入了蛮荒地域较深之处,吃了一个不小的亏,元气损耗了不少,故而才会变得如此的。

但这种事情在天渊城实在太普通不过了,顶多让其他人再次感慨蛮荒世界的危险可怕后,也就没人再提及此事了。

不过这一日,正在阁楼中闭关修炼的两男两女,突然耳边同时响起了一个淡淡的话语声:“四位道友,韩某可否登门拜访一二。”

这声音竟然根本无视四人在阁楼外布置的层层禁制,四人听得清晰异常。

四人闻言自然一惊,但马上就想起一人来,当即脸色大变的纷纷起身,向阁楼一层飞奔而下。

为首儒生打扮的那人,原本断掉的手臂已经恢复如初,方一出现在一层后,马上一闪的将阁楼大门打开了。

只见外面站着一名神色淡淡的青袍青年,正是韩立。

“晚辈拜见韩前辈!不知前辈大驾光临,还望前辈恕罪!”儒生脸上满是惊喜之色,随之急忙深施一礼,并请韩立入内。

韩立也没有客气,冲儒生点点头后,也就走了进来。

这时,那名红甲大汉和其余二女同样出现在了一层,一见果然是韩立后,同样恭敬的连忙见礼。

“算了。我和几位道友也算是旧识了,无须如此多礼!”韩立微一摆手的说道,并从容的坐在了主位上。

儒生四人却连声不敢,并满是敬色的站在了一旁。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