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进阶合体(上

金色巨猿两只蒲扇般的大手一挥,一把将紫蛟的脖颈抱住,双臂一用力,竟在吼声中将硕大蛟首硬生生的扭断下来。

“轰”的一声,紫蛟身躯一下化为无数电弧的四散而开。

巨猿却猛然一抬头颅的深吸一口气,大嘴一张,大片金光一喷而出。顿时四散的电弧在金光一散中,纷纷被包裹其中的吸入了金猿大口中,转眼间所有电光都消失一空。

不光如此!巨猿虚影还丝毫停下之意没有,体表灵光一阵流转下,所喷金光竟化为一根光柱没入五色灵云中。

灵云中闷响之声一下连绵不绝,五色灵云竟以金色光柱为中心的旋转起来。

各色符文在一股巨大吸力之下,纷纷从灵云中一飞而出,再被金色光狂闪的卷入其中,最终被巨猿虚影全吸入了腹中。

片刻功夫,金色光柱中就遍布各色符文,潮水般的往下方狂涌而去。

金色巨猿大口仿佛一个无底洞,将如此多符文不断吸入后,还面色丝毫不变的样子。

雾海边缘处的其他修士都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纷纷的目瞪口呆起来。

白发老者心中不停的闪过“山岳巨猿”“真灵血脉”等几个字眼,面上惊容远超其他修士。

他身为真灵世家谷家的分支族长,见识自然远非普通人可比的,一下认出了雾海低空处仿佛小山般的金色虚影,竟是山岳巨猿的法相,心中吃惊可想而知了。

“怪不得此人不愿加入我们谷家,原来本身就具有真灵血脉!不过这法相也未免太惊人了,如此远距离就凭气息将自己等一干人全镇住了。而且这次天象的声势还远超上一次。如此多的天地元气都汇聚到了一起,难道对方是在突破合体瓶颈?”白发老者修为不高,但头脑却不简单,短短时间竟将事实猜了个七七八八,不禁暗自骇然异常。

这时雾海上空不但符文往金光中飞去,连五色灵云本身也在滴溜溜打转中被卷入了其中。

一会儿工夫后,空中灵云就变得上大下小,渐渐的拉长变形,竟形成了一个巨大漏斗般的诡异形状。

大量元气所化灵云,往巨猿虚影中狂注而入,原本有些模糊的巨猿虚影在符文闪动中凝实清晰起来。

一顿饭的功夫后,五色灵云全都被吸纳一空了。

巨猿虚影见此情形,却仍意犹未尽,大口一闭,两手再往胸膛上狠狠一击,体表金光刺目起来了。

“砰”的一声,一股白蒙蒙飓风从巨猿虚影站立处一冲而起,飞快狂涨,转眼间就奇粗无比,将小山般的虚影全笼罩在了其下。

同一时间,一股无形波动从飓风中飞快向四面八方狂散而去,从雾海周边一掠而过,作用范围之广足以让人张目结舌了。

只见万里之内天地元气都骚动了起来,纷纷化为豆粒大小的光点,纷往雾海处狂涌而去。

众多光点飞蛾投火般的出现在飓风附近,又一闪的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而从飓风中传出巨猿的低吼声,仿佛有些急躁,又有些痛苦的样子。

随着五色光点越来越多,巨猿的吼声反而越来越低,最终竟无任何声响了。但无论从四面涌来多少光点,都被飓风一吞而进,仿佛永远无法填满一般。

雾海附近一干人族修士见此情形,不禁连连的干咽口水不已。若是普通修士一下灌入如此多天地元气,恐怕早就爆体而亡了。

足足一顿饭的功夫后,白色飓风中一声凄厉的猿啼发出,接着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

飓风竟一下爆裂而开,阵阵气浪向四面狂卷而去,附近的众多光点都被一吹而散。

而在气浪中心处,巨大猿影再次的现身而出。

不过这时的虚影体表不再是金灿灿颜色,反是艳丽异常的五色符文若隐若现,仿佛整个躯体都被五色灵文贴遍了全身。远远看去,着实诡异之极。

而巨猿双手抱头,脸上表情飞快的变化不定着。一会儿痛苦不堪,一会儿暴怒无比,再过片刻又有双目血红,仿佛陷入了疯狂中一般。

与此同时,它身躯上符文也狂闪不已,让身躯一阵模糊、一阵清晰,似乎极其的不稳。

远处观望的其他人,自然大眼瞪小眼的有些不明所以了。

只有白发老者暗暗心惊,心中大为的恐惧起来。

这种情形分明是对方突破瓶颈到了关键之处,遭遇到心魔入侵的模样。万一对方真的心境失手,迷失了心智,在心魔控制下可是大有可能在附近大开杀戒的。

而以对方的惊人修为,他们这等低中阶修士自然丝毫抵抗之力没有,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此种事情,在以前可是发生过不止一次的。

白发老者越想越怕,大急之下,体内法力狂催,想从巨大压力下站起身来,好带着族人逃之夭夭。

但是他身躯刚站起半截,双腿一颤下,又再次的半跪到了地上。

虽然远处的巨猿虚影仿佛神智有些不清,但是散发的灵压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他区区一名元婴修士根本无法动弹,体内灵力也在巨压下无法调动起来,甚至连警讯都无法向族人传送什么。老者心中惊惧交加!

同一时间,山峰中的密室中,韩立盘坐在一座奇特的小型法阵中,肉身一动不动,犹如死物一般。

一只半尺高的金青色元婴悬浮在肉身上空数尺高处,诡异的盯着法阵外密室的一角处。

元婴两手抱一口金色残刃,附近则有七十二口寸许长青色小剑将其护得严严实实。

在众小剑外围,另有一口银色短尺、一只青色小鼎以及一口黑色巨剑,围着元婴徐徐转动不停着。

而之所以说诡异,因为元婴面孔上一只眼睛蓝芒闪闪,一只眼睛鲜红似血,并从鼻梁中间处一分为二,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神情。

一半则面容肌肉扭曲异常,满是狰狞之色,另一半却似笑非笑,目中清冷异常,仿佛元婴体内有两个不同的韩立存在一般。

下方肉身一手掐诀,一手托着一只青铜香炉,香炉中隐隐插着小半截黑乎乎的残香,但未被点燃的样子。

密室顶部则有大片五色灵文飘落而下,无沦落到元婴还是肉身上,均都一闪的无声消失了。

元婴凝望的角落中,却有一团头颅大小的黑气正翻滚不定,并发出呜呜的怪叫声。

此声方一入人耳,就立刻叫人心浮气躁,难以心神平静,并有一种极其渴望杀戮的异样感觉。

元婴冷静的那一半面孔还好,丝毫不为怪叫声所动。

另一部分面容则在此怪叫刺激下,目中血光越来越浓,疯狂之意大盛,眼看最后一丝理智也要失去的样子。

元婴闪动蓝芒的眼睛突然寒光一闪,一手一抬,用手指冲肉身托着的香炉一点。

“噗”的一声,一团银焰从指尖处激射而下,准确无误的击在了香炉中的残香上。此香一下点燃了起来,一股神秘的檀香之气一下就充斥了整间密室。

说也奇怪,元婴只是深深嗅了几口此香气后,原本难以控制的另一半面孔马上疯狂之意大减,目中血色开始变淡起来。

而藏在角落中的那一团黑气在方一接触到此香气的瞬间,立刻发出一声惨叫,怪叫声戛然而止。

黑气疯狂般的翻滚起来,并在香气弥漫中渐渐散去,露出一张没有眼鼻的恐怖鬼面,全是痛苦之色。

元婴见此情形,毫不犹豫的一张口,一道金色电弧一喷而出。

一声轰鸣下,金弧准确无误的击在了鬼面上,将其击得浑身一颤。

它恨恨的一咬牙,蓦然发出一声尖鸣,突然变得模糊不清,并最终化为一股黑气的消散不见了。

元婴这才缓缓闭上了眼睛,原本扭曲的面容一点点的消失不见,当双睛再一睁开时,目光清澈如初了。

“不过一个天外魔头分神,也想趁心魔入侵时扰乱我心神,这也太小瞧我了吧。”元婴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冷笑的说道。

随后它将手中残刃往头顶一抛,两手飞快一掐诀,再次闭上了双目!

屋顶洞穿而落的五色符文,骤然间加快了一倍还多,整间密室中全是艳丽灵光闪动不已,同时另外一股奇香之气从下方肉身上散发而出。

但元婴却仿若未闻,只是拼命吸纳虚空中天地元气所化的五色符文,身躯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膨胀起来。

半刻钟后,韩立元婴竟然变得足有三四尺之高,仿佛幼童一般高大了。

这时在山峰上空的巨猿虚影,蓦然化为一道光柱往山腹中一缩而回。

一股庞大无比的天地元气,一下降临到了密室之中,拼命般的往元婴和肉身中灌体而入。

肉身肌肤开始变得晶莹剔透,同时散发的香气愈发浓郁。

上方元婴更是在几个呼吸间,身形在灵光闪动中竟一下膨胀到了和肉身一般大小的程度,只是双目紧闭,轻若无物的盘膝悬浮在空中,眉宇间全是痛楚之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