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仙域与禁术

雾海中心处,天空仍是银光闪闪,太阳金光灿灿。

但除此之外,不见半点云雾,也没有轻风吹过的迹象。方圆百里内一丝声音都没有,仿佛一切都被某种神秘能量凝滞住了一般。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雾海中的神秘异像维持不变着。

但第二日,金色太阳中却多出了一些黑色斑点,微微闪动。

第三日,斑点却在太阳中心处凝聚成一团黑影。

第四日,黑团开始变形拉长,并且越来越细。

第五日,一条细长黑线赫然在金阳表面形成,远远看去仿佛一颗紧闭的金色巨目,诡异之极。

第六日,一切天象维持不变,只是太阳散发的金光越发的刺目耀眼。

第七日中午,原本在洞府中盘坐的韩立睁开了双目,同一时间,太阳所化的金色巨目,黑线一阵扭曲模糊,竟也同样的徐徐睁开了。

在黑光之中,一颗好似瞳孔般的七色光球浮现而出。光球表面艳光一阵流转不定,竟给人一种洞彻天地万物的不可思议感觉。

片刻功夫后,下方山峰中蓦然一声龙吟般的长啸传出,悠扬清鸣,直冲九霄云外。

……

在冥冥不知何处的某个空间中,一座悬浮在虚空中的洁白宫殿内,数名光蒙蒙的模糊人影正各自端坐在一座数十丈高的高台上,遥遥相对的交谈着什么。

这些人影均都被灵光遮掩住大半真容,身后各自站有数名服饰各异的弟子般模样之人,男女老幼都有,一个个恭谨异常。

几座高台围绕的中心处,一朵直径百丈黑白奇花静静的悬浮在低空,香气扑鼻,神秘异常。

忽然一名七色灵光环绕的模糊人影发出一声轻咦,接着口中连喊几声“古怪”。

“玄明道友,出了何事,为何说此言语。”相邻一名白光笼罩的人影,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

“有人在修炼‘炼神术’功法,并且第一层大成,引发的天象被我的监察仙器感应到了。”七色人影略一犹豫后,还是老实的回道。

“炼神术?此术早已被各大仙域列为禁术了,还有人敢冒险修炼?就算如此,派人将修炼之人拿下就是了。道友又何必惊讶!”白光中人影仍有些诧异的问道。

“若真是如此,贫道自然不会说什么的。监察仙器感应到的天地反应,是来自某个小灵界中,不是仙域中人。”叫玄明的七彩人影苦笑了一声说道。

“下界之人?的确有些意外,看来应该是某个偷渡下界之人,将此术带到那里。不过也无所谓了,炼神术连我们仙界之人都修炼不易。区区的小灵界,也绝无法修炼到最后一层的。”白光中人影同样一怔,但随即笑了一下,说道。

“嗯,此话也对。我虽然担任监察一职,但不是本仙域中人修炼此术,原本也管不到此事的。这人就算真侥幸修炼成了此术,渡劫飞升时也无法瞒过接引台的人。”七彩人影也微笑的回道。

二人的交谈只是聊聊几句,其他几人听到了二人言语,开始略关注了几分,但听到是一名“下界之人”修炼的此术,就同样的不放在心上,当即另外一人含笑的接口一句,就聊起了其他的事情。

七色灵光中人影更是绝口不再提此事,仿佛真将此事彻底忘掉了一般。

……

韩立长吐了一口气,感应着神识大增两倍后整个世界带来的奇异感觉,心中欣喜异常。

炼神术的第一层终于让其修炼成功,以他纵然还未进入合体期,但合体后期大成修士的神念之强也不过如此。

他神念瞬间洞穿密室,出现在了山峰之外,结果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空中天象早已经消失溃散,但外面到处一番狼籍景象。

先前的冰雪狂风非同小可,附近的花草树木不但消失了大半,剩余的草木也都东倒西歪,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山峰的上半截更是光秃秃一片,显得异常的荒凉。

韩立神念在附近转了数圈后,又向远处扫描而去,瞬间将千里内的一切都一扫而过。

突然他神色一动,神念在雾海边缘处的某座山峰上为之一顿,又将整座山峰笼罩在了其下。

山脚下的一座洞府中,竟隐隐有炼虚级修士的神念波动。虽然此洞府外设有数层禁制,但是在韩立强大神念面前,自然如同纸糊一般。

一缕神念一凝之下,直接洞穿数层禁制而过,出现在了感应的气息处。在一间密室中,赫然盘坐着一名面容清秀的白袍人!

韩立这一缕神念未加以掩饰,外加强行冲破禁制的举动,故而刚一出现在密室中的瞬间,就被白袍人察觉到了。

他紧闭的双目一睁,微笑的说道:

“在下月南山谷云,见过道友。恭喜道友神通大成!”

“月南山?莫非是尘舞城附近的月南山?”韩立声音一怔,不太肯定的问了一句。

“呵呵,不错,正是此山。难道道友知道我们谷家?”这一次倒让白袍人有些意外了。

“谷家我虽然不太清楚,但是越南山的大名,还是知道一二的。这么说外界传闻中在此山隐居的修士,就是你们谷家的人了。”韩立缓缓的说道。

“嘿嘿,道友应该听说过真灵世家吧。我们谷家就是从上古时候传承下来的其中一脉,为了保持血脉的延续,本家的确很少和外界接触。虽然知道此事的不多,但以道友的神通,以后知道此事也是迟早的事情。”白袍人低笑了一声。

“真灵世家?这么说,你可知道叶家和陇家?”韩立沉默了一下,蓦然又问了一句。

“叶家陇家都是真灵世家中最大的几家,我们谷家虽然不弱,但是比起这两家来,还是自问逊上一筹的。道友提起这两家,莫非认识两家中的子弟。”白袍人有些迟疑了。

“嗯,在下的确接触过两家的子弟一二,但谈不上什么深交。倒是道友突然出现在此地,并滞留不走,不知是为何事?”韩立淡淡的问道。

“呵呵,此地是谷家一名子弟开辟的分支所在,我原本只是凑巧路过此地,没想到竟然能碰见道友在此修炼大神通,心喜之下只想结交韩道友一二。”白袍人满面笑容的说道。

“原来如此。韩某现在已经修练完了,道友不嫌弃的话,现在就可到我住处见上一见。在下同样对真灵世家的一些事情很是好奇,你我交流一二,应该都颇有益处的。”韩立声音一缓,如此的说道。

“此事谷某求之不得,在下这就过去。”白袍人闻言,自然大喜的一口答应下来。

“那韩某就在洞府中恭候道友大驾了!”韩立声音渐渐小了起来,片刻后神念就在密室中溃散消失了。

一盏茶功夫后,一道白虹从此山下方激射而出,几个闪动后就到了十余里外的雾海边缘处。

原本静止不动的雾海,几个斗大的银色符文一闪,雾海忽然两边翻滚的一分。

一条数丈宽的通道一下浮现而出,直通雾海深处的样子。

谷云丝毫迟疑之意都没有,遁光一起的飞入其中,几个闪动后,白虹就消失在通道深处不见了踪影,这时分开的雾气重新一滚的弥合如初。

当谷云飞到了雾海中心的山峰处时,韩立已经走出了洞府大门,含笑的等候在那里。

见韩立真如自己所料,是一名炼虚后期大成的修士后,谷云自然脸上笑容更浓。

二人一番客气的言语后,就一前一后的进到了洞府内。

也不知韩立和对方在府内交谈了些什么,足足小半日后,这位谷家的修士才一脸遗憾之色的重新走出了雾海。回到原来住处后,谷云对谷家分支的老者一番叮嘱后,就飘然离去了。

同一时间,韩立却在洞府密室内,一手把玩着一块白色玉简,满脸的沉吟。

“这陇家竟有真灵第一世家的称号,还有合体级存在坐镇家族之中,以后还要留意一二了。”

韩立喃喃低语了几句,手中光芒一闪,玉简就一下消失不见了。

这块玉简就是谷云相赠的,里面记载了一些和真灵世家相关的东西,让韩立对人族真灵世家总算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当然这些都不是什么太隐秘的东西,一般凡是进阶到炼虚的修士,渐渐都会从其他渠道知道这些事情的,这位谷家的修士也只是做个顺水人情而已。

韩立刚才之所以邀请对方到洞府一叙,却是考虑到了当初他已经狠狠得罪了同为真灵世家的陇家,让此家族对叶家的一次大图谋功败垂成。

虽然数百年时间过去了,但是对修仙之人来说,这点时间自然不足以让陇家忘记这一切的。

他既然返回了人族,还要长期居住族中,自然要先做一些了解和防范了。这才一听谷云的身份,心中一动的邀请对方到洞府一叙。

就像他预料的那般,这位谷家人在和他攀谈了不久,就提出了邀请他加入谷家,担任客卿长老的事情。

韩立自然婉转的拒绝了,以他如今的修为神通,不可能屈居哪一家族中的。况且以他的身家,谷云提出的那些自问优厚的条件,更是无法打动他心神分毫。

韩立神色阴晴不定的思量了好一会儿后,摇摇头的将此事放置在了脑后,手腕一抖下,一个尺许长的画轴忽然浮现在了眼前。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