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谷家

梵圣法相并未凝结金身出来,但是六条手臂各自掐诀,两颗面孔清晰,头颅嘴唇微动,在默默念动什么。

片刻功夫后,阵阵的梵音之声,在密室中回荡而起。同时韩立面上金光流转,体表肌肤一阵蠕动下,一块块金色鳞片浮现而出,明显是梵圣真魔功运转到了极致的表现。

悬浮四周的九个银色圆盘在微微颤抖之下,也开始刺目耀眼,并传出了嗡鸣之声。

此声和密室中回荡的梵音交相呼应,竟天衣无缝般的融为一体,没有丝毫相冲刺耳之处,犹如原本就同出一源一般。

“噗”“噗”两声,韩立和梵圣法相背后,蓦然各有一圈金色光晕浮现而出。法相背后光晕明显比下方的大上一圈,但是论凝厚程度,却又大大不如下方光晕。

韩立口中一声低哼,手中法诀一变。

两个金色光晕滴溜溜一转下,无数金色符文从光晕中心处狂涌而出,每一个都金光灿灿、耀眼异常。

凝神细望一下,就可发现这些符文竟全是金篆文。仿佛受到了金篆文的召唤,九个银色圆盘也异变突现。

在嗡鸣声中,一个个拳头大的银色符文从圆盘中飞快飘出,并金色光晕中激射而去,这些银色符文则分明是银蝌文。

转眼间,金银两色灵文同时出现在光晕中,并且越来越多,片刻后就遍布光晕各处。但仍有大量符文不停冒出,疯狂的涌入其中。

韩立身形一动不动,但原本毫无表情的脸孔露出了吃力之色,并且随着光晕中符文的增加,一点点的明显起来。

一小会儿功夫后,韩立双目一下圆睁如铃,同时一声晴天霹雳般的大喝。顿时九个银色圆盘同时一声尖鸣的爆裂而开,化为团团银光凭空消失了。

而韩立背后金色光晕也一下疯狂旋转起来,并不断模糊的变小起来,其中金银符文也一闪的同样缩小。

结果不过几个呼吸间的功夫,数以千计的符文竟化为了米粒般大小,金色光晕本身也化为拳头大小的一个金灿灿的诡异光球。

高空的另一个金色光晕在梵圣法相催动下,也同样化为另一颗金色光球的徐徐落下,随后光芒一闪,巨大法相就一闪的不见了。

如此一来,韩立身旁只剩下两颗光球轻轻浮动着。

韩立脸色凝重异常,一根手指冲二者分别轻轻一点。“嗖”“嗖”两声后,两颗金色光球一闪之下,没入其眉宇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韩立额头上浮现出豆粒大的汗珠来,身躯一下暴涨一圈,四肢肌肤也开始颤抖起来,一根根粗大的虬筋从鳞片下弹跳凸起。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韩立体内肆虐逞凶,让他满脸的痛苦表情。

一会儿工夫后,韩立整颗头颅一阵灵光闪动,蓦然被一层紫金异芒包裹了其中,并忽大忽小的涨缩不定着。

而面孔上则有一些金银符文一会出现,一会儿消失,仿佛有什么东西想要从中逃出,但又被强行拉了回去,看起来实在诡异无比。

韩立却在此时闭上了双目,两手法诀车轮般的不停变化,仿佛在拼命催动着什么,让体表金光忽暗忽明的狂闪不定着……

同一时间,在洞府所在的山峰上空,也出现了惊人的景象。

原本万里乌云的碧蓝天空,忽然间狂风大作。接着整个天空为之一黯,大片阴云浮现而出,将百里内的天空全化为锅底一般漆黑。

原本大作的狂风却骤然为之一敛,随之一股寒流不知从何处涌出,在云中肆虐起来。

一波拳头大小的蓝色冰雹狂砸而下后,鹅毛大雪又从空中倾盆而下。

片刻功夫后,此区域化为冰雪天地,到处晶莹一片,犹如冰川极寒之地一般。

大雪还未完全停下,一股燥热飓风就在云中狂卷而出。原本奇厚无比的阴云竟被一吹而散,一道道阳光瞬间倾泻而下。

这时无论谁身处山峰上,看到现在天空都不禁勃然色变,倒吸了一口凉气。

现在正当午时,原本应该同时浮现的几个太阳,此刻只剩下一个还在闪闪发光,其余太阳竟全都一下消失不见了。

而仅剩的太阳隐隐呈现出金黄之色,蔚蓝的天空也不知何时化为了淡银之色。金银交映之下,让整片区域一下身处另一个神秘世界一般。

不过若是有人一口气从韩立所在山峰飞遁出数百里外,却可发现惊人天象竟一点点的平淡起来。

一旦百里外的白茫茫雾海,空中仍是数个骄阳并列,而天空也蔚蓝如初,只是雾海上空有淡银光霞闪动不停。

倒是从同一方向传来的“轰隆隆”异响声,让周边原本就心怀警惕之心的不少修士,纷纷一惊的从洞府中飞遁而出。

他们或屹立在山头之上,或直接驱动宝物飞到高空处,全都往雾海方向望去,均是一脸的惊疑之色。

在离雾海不过十余里的一座山峰上空,有十几人悬浮在千余丈高空处,同样望着远处的雾海。

一名面目清秀的白袍人,三十余岁模样,但显然身份远高其他之人,脚踩一口白色巨剑站在最前方。

其余十几名男女老幼都略靠后一些,望向白袍人的目光大为恭谨。

“这人真只是三日前占去的旭日峰?”白袍人脸上异色一收后,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

“启禀叔祖,这人的确是三日前降临旭日峰,并用强大神念之力,同一时间将附近修士全都驱逐干净的。侄孙有一名元婴后期的好友,当初也在此区域中。据说在那神念之力下,根本无法立足,一身法力都当场压制的无法转动分毫,这才丝毫不敢反抗的乖乖离去。”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略一低身,恭敬的回道。

“哦,单纯神念之力就可隔空完全压制区区一名元婴修士,虽然有些困难,我也勉强做到。但同一时间,同时压住十几处洞府的修士,这绝不是炼虚修士能做到的,即使炼虚大成的修士也不太可能。”白袍人神色有些怪异,缓缓的说道。

“叔祖的意思是,这位前辈是合体存在!”白发老者面色大变,一下失声起来。

其他人闻言,也同样吓了一大跳,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单从神念之力上说,应该很有可能。但不排除这人是借用什么异宝的威能,或者本身修炼有什么特别强大的神念秘术。”白袍人略一沉吟后,并没有十分肯定的说道。

“原来如此!”白发老者心中微微一松,似乎觉得这个说法还能接受一二。

“哼,这只是我的猜测之言而已。就算此人不是合体修士,也肯定是炼虚期存在,并且十有八九修炼到大成境界了。你们千万别招惹此人。对这样的高阶存在,我们真灵世家也只会极力交好,绝不会交恶的。”白袍人面色一沉,冷冷的吩咐道。

“侄孙怎敢去触怒这位前辈。要不是叔祖正好路过此地,侄孙一脉甚至都有马上搬离此地,另行寻找家族落脚处的意思。”白发老者却苦笑了起来。

“搬离!这倒不用的。这人当初既然只是用神念驱逐他人,看来只是有些霸道,并非什么心狠手辣之人。而且看眼前天象,这人是借用此处地方,修炼某种了不得的大神通,也并非另有什么图谋。既然选在此处偏僻地方,应该是一名没有归属的散修。若能拉拢进家族担任客卿长老职位的话,足以让我们谷家实力大增的。如此的话,我倒要在你这里多待一段时间,看看能否先交好下此人了。”白袍人目光闪动后,却如此的说道。

“叔祖愿意在侄孙这里暂住,是我等一脉的天大荣幸。”白发老者闻言,不禁大喜起来。

他这位叔祖可是一名炼虚初期存在,暂住他们洞府这段时间随意指点他们一二,都足以让他们一脉子弟受益匪浅的。

毕竟他作为谷家一脉分支的族长,也不过是一名元婴后期的修士。

白袍人对老者的态度很满意,略点下头后,目光又向远处雾海上空望去,心中不禁暗自思量人族的何种大神通,会呈现此种天象的。

但炼神术乃是真仙界的珍稀秘术,这位纵然是真灵世家的高阶存在,看了半天后,自然仍是一头雾水。

好在此地看到天象,还谈不上什么惊人。否则要是身处雾海中心处,白袍人早就目瞪口呆了,哪还能这般的镇定。

毕竟灵界的一些神通修炼,虽然能感应天地,但不过是让附近的一些天地元气混乱,绝不可能像炼神术这般惊人的。

但就是眼前的天象,也让白袍人不敢视韩立为普通修士,心中大起拉拢之心了。

再看了片刻后,眼见远处天象不再有什么变化,白袍人留了一名青年在山峰之上,最终还带着其他人返回了山脚下的洞府中。

附近其他看到到天象的修士,在心中骇然许久后,同样不可能一直监视下去,大都有些忐忑的也返回了洞府。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