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炼神一层

韩立神念将方圆数百里一扫而过,确定的确再无任何一名修士隐匿不走后,就遁光一起的向山腰处激射而去。

青光一敛,韩立出现在了一面青色石壁前。

他目中蓝芒微闪的打量石壁两眼后,手腕上储物镯一抖,数团青光一飞而出,一闪下,化为数具高大的猿形傀儡。

不用韩立吩咐什么,这些傀儡手臂一抬,十指立刻喷出了尺许长的青芒,纷纷扑向的石壁。

青光闪动下,坚硬石壁豆腐般的纷纷一划而落,转眼间,一个高约十丈的巨大门户,就呈现而出。

几只傀儡身形一动,先手没入了门内。

这时,韩立却不再理会这些傀儡,反而袖中一动下,一团金光从中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一只尺许长小兽出现在了眼前地面上。

小兽一身金灿灿耸毛,猛一看,酷似一头幼豹。

正是那只豹麟兽!

此兽体表金光一闪,体形迅速狂涨,转眼间就化为了丈许般巨大,獠牙外露,身上浮现出一道道黑幽幽的诡异花纹,头上也无端生出了一对数寸长的银色短角。

它一下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可怖气息。

“在附近巡视一下,不要让任何人接近山峰。”韩立一声吩咐。

巨大豹麟兽一声吼叫,四足骤然一股黑气生出,就一闪的没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韩立则在原地盘膝坐下,静等眼前的洞府开辟完成。

豹麟兽现在变成这般模样,也有些出乎他预料的。

追究其缘由,却是此兽在广寒界中服下的那一枚王级暗兽内丹所致。

当初此兽下此丹后,竟一口气沉睡了十余年才苏醒的。

而一醒来的此兽,立刻修为大进,竟轻松进阶到了炼虚境界,外貌也变成了眼下的狰狞样子。

韩立自然对此啧啧称奇了一番。

不过此兽本身就具有麒麟真灵的一丝血脉,再加上又服用了那王级暗兽的妖丹,成年之下有这番惊人变化,似乎也不是不可接受的。

而豹麟兽的潜力,仿佛还未就此挖尽。

在随后的数十年中,此兽在韩立用大量灵丹培育下,在数年前竟又进阶一次,进入到了炼虚中期境界,多出了数种厉害异常的神通出来。

据韩立估计,一般的炼虚后期修士已经不是此兽的对手了。

而豹麟兽的样子,才不过刚刚开始进入成年的样子。

这让他对此兽以后的成长,不由的大为期待起来。

而现在将此兽放出,他自是放心的很。

只要不是合体期圣阶修士,都不可能接近此山峰的。

心中思量着,韩立缓缓闭上了双目。

数个时辰后,几具巨猿傀儡终于将洞府开辟完成,一连串的从门户走了出来。

韩立双目一睁,袖子一甩,这几具傀儡化为几团青光的没入其袖口中。

接着再一下站起身来,单手一番转下,一叠阵旗蓦然浮现手中。

手一扬,数十道颜色各异灵芒向四周激射而去,一闪即逝的在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无数股白蒙蒙雾气凭空浮现,又一下弥漫而开。

片刻工夫,整座山峰连同附近百余里内的一切全都化为了茫茫雾海,再也无法看清什么了。

韩立见此情形,单手一掐诀,虚空一抓,白光一闪,手中蓦然多出了一块巴掌大的圆形法盘来。

“禁”

韩立一根手指往法盘上一点,口中一声低喝。

顿时雾气中浮现出成千上百个斗大的银色符文,但是滴溜溜一转下,又一闪的不见了。

韩立这才将法盘一收,向石壁上入口走去。

他身形方一没入其中,袖子一抖,一面青色石门从顶部一落而下,将门户彻底封死了。

石门表面灵光狂闪下,就和附近石壁融为了一体,即使在近在咫尺地方也无法看出什么异样来。

因为洞府原本就是韩立操纵傀儡开辟出来的,自然对整座洞府了如指掌。

他二话不说的先去药园,将一些灵药种下。

接着又在洞府内再布置好几层小型禁制后,就直奔密室而去了。

但他在几个拐弯,一眼就看见密室石门时,忽然一手往腰间一拍。

一道淡淡白影一飞而出后,面前一下现出了一名貌美的白衣女子,英姿飒飒,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寒气。

正是通灵傀儡“娃娃”。

此时的“娃娃”和以前也有些不同了,非但眉宇间多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蓝色圆珠,近半直接镶嵌其中,并且眼珠微转下,目光比以前略灵活了几分。

这自然是这颗“璃水珠”带来的效果。

经过异宝近百年的滋润,“娃娃”的傀儡身躯变得奇寒无比,竟仿佛真向璃水之身一点点改变。

虽然此改变并不太明显,近百年时间才能看出一点点,但也让韩立大为满意了。

更何况“娃娃”的灵性,竟然也在改变中略有一丝增加的样子。

这自然又是另一个意外收获了。

眼下韩立神念一动,给此女下了一些简单的命令后,就一闪的进入了密室中。

手一扬,一个淡黄色蒲团一飞而出。

他盘膝坐在蒲团上,双目一闭后,就一动不动起来,只能偶尔看到其面上有一层晶莹青光流转不定的样子。

韩立这一入定就是三日三夜,在此期间未曾睁开双目一下。

而他身处的这一小型山脉外面,则着实骚动了起来。

如此多修士,被他强行驱逐而走,有的自然干脆远走高飞,有的则投奔了附近山脉的至交好友。

相邻地域的其他修士自然一下知道此事,都知道附近一下多出了一名了不得的高阶修士,神通深不可测,单凭神念之力就可以轻易禁制元婴级存在,似乎是一名炼虚级的高阶修士。

如此一来,这些修士自然提心吊胆了好一阵,生怕这位“前辈”也找上门来。

不久后,他们得知了韩立所在地域被白色雾气彻底封锁的消息后,这才心中为之一松。

知道这位高阶存在并没有再抢占其他区域的意思,似乎真的只需要那么点地方就够了。

他们纵然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但总算不用也搬离现在的洞府了。

而第四日的早上,韩立身躯微微一动,面上的青光一凝下,蓦然睁开了双目。

只间两团刺目蓝芒一闪下,又马上一敛的消失了。

韩立则长吐了一口气。

经过这三天的休息,他总算让精神和法力都变得充沛无比了,先前因为长时间赶路积累的疲惫之意,也都尽数去掉了。

如今总算可以办正事了。

他面上略一沉吟后,单手一翻转,手中蓦然多出了一块精致的玉简。

此玉简甚为奇特,不但散发着淡淡的金光,还有灵性一般的在手心中涨缩不定,仿佛一个拿持不稳,就一挣飞走的样子。

韩立毫不在意的五指一捏,就把玉简往额头上一贴而去,并再次闭上双目。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不知过去了多久后,韩立一声轻叹后,将玉简挪开了。

然后一睁眼睛,满面的思量之色!

这玉简中自然正是那满是金篆文的“炼神术”。

此神术共分三层,哪怕仅仅是第一层修炼成功,都可让神念一下增幅两倍以上的。

如此难以置信的增幅,外加上韩立本身远超同阶存在的强大神念,若是能修炼成功,突破合体瓶颈时的困阻,几乎可以立刻减轻小半去。比任何的灵丹妙药,都强上数倍的。

故而韩立当初一得到此经文,立刻开始参悟起来。当从传送雷鸣大陆之后,则毫不犹豫的开始修炼起此功法来。

上百年的返回旅途中,除了一些其他秘术的研究外,倒是把大半心思都放在此功法上了。

炼神术第一层,说难不难,说易不易。

之所以如此说,自然是符合修炼条件的人,在灵界根本寥寥无几。不符合条件者,则根本没有修炼成功此神术的可能,就算勉强去修炼,也会最终被强大反噬之力弄的爆体而亡。

以韩立的神念之力和肉身强横修炼第一层,却是足够了。

故而经过上百年的修炼后,韩立已经将炼神术第一层彻底参悟,并修炼到了仅差最后一步的程度了。

因为此功法是金篆文书写而成的仙界秘术,按照经文上所说每修炼一层大成时,都会产生声势不小的天象出来。

故而走出最后一步的时候,最好找一处隐秘之地,并且附近没有什么强大存在最好了。

韩立虽然数年前就已将炼神术第一层即将修炼完成,但是当时身处蛮荒之地,万一真招引什么强大古兽来,他可有性命之忧的。

如今身处人族之中,又在如此偏僻之地,自然可以将第一层炼神术修炼大成了。

至于他刚才的叹息,却是因为第二层炼神术的玄奥程度远超第一层,想参悟透彻大为的困难,没有数百年时间的专心研究,是想也别想的事情了。

更别说修炼第二层炼神术,需要条件之苛刻了。

单手一晃,手指间的玉简忽然一闪的消失不见了。

他接着取出数个大小不一的玉瓶,各倒出一些丹药分别服下,再袖子一抖,飞出九个银光闪闪的圆盘,围着其身躯略一盘旋后,就静静的悬浮在四周不动了。

韩立神色肃然,两手各掐一个古常法诀,身上蓦然金光大放。

一个三头六臂的金色虚影,在其背后一闪的浮现而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