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驱逐

巨厅身外某座石塔高层,青虹几个闪动后就不见了踪影。

“异灵盘有什么反应吗?”枯瘦老者一见韩立遁光远去了,脸色蓦然一沉的问道。

“启禀大人,没有。这位韩前辈的确是纯粹的人族!”一名青冥卫应声的回道。

“没有通行令牌,作废的青冥卫令牌也未被收回,如此多年,这人难道一直滞留在蛮荒中。看来肯定得到了不小的机缘,否则三百年时间绝无法从化神进入到炼虚后期境界的。不过既然是人族,想来没有问题的,我又何必多事什么。”枯瘦天卫目光闪动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摇摇头。

这种数百年间一下接连进阶的事情,虽然罕见之极,但蛮荒区域各种机缘不计其数,也并非没有发生过的。若对方以前并未加入过天渊卫,他还可能试着,看看能否拉拢进天卫中。现在对方已经脱离过一次天渊城,他自然不会再自找没趣了。

故而这枯瘦天卫很快就将此事抛置了脑后,目光一转下,望向了从同一处殿堂中走出来的儒生四人。

……

韩立在遁光中向下方打量个不停,三百多年过去了,天渊城中的一切建筑几乎未有丝毫改变。

城中仍然有众多黑白甲士在低空处巡视着,另有许多外地的修士也在一些建筑中匆忙进出着,整座城池一副兴旺异常的样子,丝毫看不出先前异族攻击所留的痕迹。

不过如此一来,韩立倒不用费心什么了,遁光直奔天渊城坊市而去。

他这一次根本没有打算在天渊城多滞留什么的,经过百余年的法力巩固,外加多次出生入死的心境磨炼,他已经完全具备了冲击合体期瓶颈的条件。再养精蓄锐一段时间,就可开始冲击瓶颈了。

以他身具的多种大神通,即使只是进阶合体初期境界,也应该足以和合体后期相抗衡的,几乎可以纵横人妖两族了。

故他下面要做的事情,只是要在天渊城区域附近选一处隐秘之地,准备闭关一段时间,开始冲击瓶颈而已。在此之前,其他一切事情都要暂时抛置脑后,暂时不加理会的。

不过经过百余年的消耗,他必须在天渊城补充一大批辅助材料的。

这些年中虽然也能在异族中补充一些,但是因为去的都是异族的边缘地区,自然无法真正补充多少。

要不是他当初离开雷鸣大陆时,早就提前准备了不少东西,恐怕早在半路上,一些参悟和研究就不得不停下了。

而以天渊城的规模,应该都能配齐才对。而有了这些材料,他就可炼制一些法器和丹药,用来在突破瓶颈时辅助一二。

天渊城的坊市韩立当年不知道去了多少趟,故而半个时辰后,他就在被巨大光幕一分为二的半边建筑群中的街道上落了下来。

在光幕的另一边,是驻守天渊城的妖族交易之地。

而在光幕中间处的一座殿堂,则可以人妖两族加以交换珍稀物品的唯一场所。

韩立目光在远处的巨大殿堂上扫了一眼,神色为之一动,一个妖族女子的模糊身影在脑中一闪即逝。

当年他在这座殿堂中,曾经和这位不知名的妖族女子做过多次交易,用以换取妖族手中的珍稀灵药种子。

要不是有此途径,他当年自己收集的话,还不知要花费多少功夫的。

不过此女似乎有些来历,当年竟能提前就知道异族要大举进攻天渊城之事,故而早一步的离开了天渊城。

韩立将目光一收,往左右望了一眼后,就神情自若的进入到了附近一家较大的材料店中。

“小店中专门出售各种炼器炼丹材料,应有尽有。前辈想要些什么,尽管吩咐就是了。”

店铺中竟有伙计五六人之多,一名清秀的少年立刻面带笑容的走了过来。

“你下去,这位前辈由我亲自招待。”韩立还未得及说什么,那名原本端坐在一把竹椅上的掌柜,在发现手中一物光芒狂闪几下后,蓦然一惊的从椅上一跳而起,并大声的说道。

随后这名金丹期老者模样的掌柜,竟一溜小跑的来到了韩立面前,满脸恭敬之色的说道:“不知前辈大驾光临,晚辈没有出去远迎,还望前辈恕罪。”

韩立闻言心中有些诧异,虽然进城之后他并未再用秘术故意遮蔽自己的修为境界,但也绝不是一名金丹期存在能直接看出他修为的。

但当目光在老者手中的一个法盘状法器扫了一眼后,韩立却有些恍然,并点点头说道:“原来你有灵压盘此法器,怪不得能知道我修为一二。好了,废话就不要说了。我需要一大批材料,你给我凑齐吧。”

韩立单手一翻转后,手心中蓦然多出了一块白色玉简,抛向了老者。

老者双手接过玉简,口中连声称是,但是神念往玉简中一扫后,脸上现出又喜又惊的表情来。

“前辈竟需要如此多材料,小店自问可以拿出大半部分的,但其他材料就需要向其他店铺借调一二的。前辈能否稍候一二。”

“可以,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韩立淡淡的吩咐道。

老者闻言大喜,急忙亲自请韩立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让一名伙计奉上灵茶,再吩咐其他几人立刻去库中取材料。

而他随后离开了店门,向附近相熟的店铺,给韩立凑齐其他材料去了。

见自家掌柜这般举动,那些伙计才知道韩立这位“前辈”肯定是了不得的存在,均都不禁用敬畏的目光望了过来。

韩立则随意的品了一口手中的灵茶,就平静的闭目不语了。

结果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后,老者就一脸兴冲冲之色的返回了,手中赫然多出了一个储物镯出来。

而这时店铺中其他伙计,也拿出了一大堆大小不一的盒子瓶子类的东西。

这些材料对如今的韩立来说,也许只是一些普通的辅助材料而已,但对此店铺来说,仍然珍稀异常的。

神念往储物镯和这些盒子瓶子上扫了几遍,韩立就淡淡的问了一下价钱。

老者满脸赔笑的说出了一个对普通修仙者来说,绝对是天文数字的价格。

韩立却眼皮都未眨一下,单手往手腕一拂,顿时一个不大的皮袋抛了过去。

老者接过皮袋,神念一扫下,竟比他要的还多出一点,当即大喜的连声称谢。

韩立不动声色的将所有东西一收下,就向门外飘然而去。遁光一起,韩立直接离开了坊市,直奔天渊城另一面飞遁而去。

数个时辰后,他就大模大样的离开了天渊城,化为青虹向一望无际的连绵山脉破空而走。

半个月后,韩立就离开了天渊城所辖的地域,但仍丝毫停下之意没有,继续向远处飞驰而走。

二个月后,青虹终于在一座葱葱绿绿的山峰上落了下来。

遁光一敛,韩立身影出现在峰上一座巨石上,四下打量一下后,双目一闭,将强大神念一放而出,片刻后就满意的点下头。

此地拥有一条不错的灵脉,虽然不大,但是方圆数百里内灵气盎然,正好适合他用了。

不过如此灵脉自然不可能是无主之物,刚才神念一扫后,就发现附近大大小小的修士洞府,竟有十几座之多。这些洞府多则十几人聚集一处,少则一人独占某山峰。

不过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两名元婴期的存在而已,其余之人大都只是结丹和筑基期存在。想想这也很正常,修为稍微高些之人,哪会在这种偏僻地方开辟洞府。

化神以上存在,可是动不动独占数万里之遥的。这里灵气纵然不错,却容不下太高阶的存在。

不过韩立根本没有打算在此长住修炼,自然不会在乎此事的。

他当即单手一掐诀,身上金光一闪下,嘴唇微动了几下,却没有丝毫声音发出,仿佛在传音什么。

离韩立所在约百里处另一座山峰的山腹中,一名白发苍苍的皂袍老者在一座被禁制重重的密室中,面对一个丈许高的鼎炉,单手掐诀,神情紧张异常。

在鼎炉下方,一股股蓝色火焰围着鼎炉盘旋飞舞,同时一股股浓郁的药香从中弥漫而出。

忽然一股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神念之力,无视密室外的重重禁制,魔神一般的降临到了密室之中。

皂袍老者连一丝抵挡的机会都没有,砰的一声,就被这股神念携带的巨力,一下压倒在了地上,身体连手指都无法动弹分毫了。

“啊”老者一下失声出口,自然心中大骇。

但未等他再有何反应时,一个冷冷的男子声音蓦然在密室上空回荡起来:“本座有事,需要借用此地一用,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扰。所有听到传音之人,都给我马上搬离此地。一日之内,还有人敢留在附近,那就永远留下吧。”

短短几句话语方一结束,那股强大神念就一下溃散不见了。皂袍老者只觉身上一轻,立刻恢复了行动。

当他颤巍巍的重新站立而起后,目中全是惊惶之色了。

老者思量片刻后,忽然一跺足,竟身形一动的瞬间冲出了密室,对原本重视异常的鼎炉竟看也不看一眼了。

一个时辰后,一道白光从此山峰中腾空飞起,一个盘旋后就向天边破空飞去了。

同样的一幕,在方圆数百里内的各处同时上演着。一道道遁光纷纷从各处飞出,仓惶异常的离开了此处的灵脉之地。

大半日后,这片山脉就再无任何一名人族修士了,只留下了一座座空荡荡的无人洞府。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