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入城

韩立将目光一收后,单足轻轻一踩,飞车立刻向下方徐徐落去。

以青色飞车的巨大,下方的一干青冥卫自然早就发现了他们踪影,当即一道道神念立刻扫了过来。

韩立袖子一拂,青光一闪,飞车骤然间消失不见了。

五人当即身形一动,纷纷在传送法阵附近落下。

“咦,队长!”一声惊呼,突然从一名青冥卫口中传出。

韩立一听这话微微一怔,目光一扫后,在这些青冥卫中间发现了一名碧眼大汉,容貌竟异常的熟悉,大汉赫然是当年他在天渊城带领的十名黑卫中的一员-“卓冲”。

此刻的他已经从元婴后期进阶到了化神初期,并一脸吃惊的望着韩立。

“原来是卓道友!恭喜道友也成为青冥卫。”韩立脸上笑容浮现,并缓缓的说道。

“真是队长!咦,队长现在莫非进阶到了炼虚境界!”卓冲一见真是韩立,先是一喜,随后又一惊的问道。

他神念一扫而过,竟无法看出韩立的修为深浅,自然想当然的如此认为。

“这些年在外面流浪了一阵,的确进入了炼虚境界。倒是没想到,还未进城就先遇到了卓道友。当年队中的其他道友,现在都还好吗?”韩立微笑的问道。

“怎么说呢。当年队长离开后不久,异族就来攻打天渊城了。他们中小半都陨落在了此战中,剩下的几人有人选择离开了天渊城,现在还留在天渊城的只有我和许仙子二人了。”卓冲如此的说道。

“许仙子还在城中?”韩立一听此话,目中异色一闪。

此女可是冰魄仙子的后人,正是他完成天云族的翁姓青年交代之事的线索,自然大为关心起来。

“许仙子同样进阶到了化神境界,并且还进阶到了中期,现在带领着一队黑卫。对了,许仙子可是多次提到了队长。总说当年要不是有队长的指点之恩,也不会有她现在的境界。”卓冲笑嘻嘻了起来,似乎他认为韩立和此女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一般。

“呵呵,我当年也只是随手而为而已,哪谈得上什么指点。许仙子能有现在成就,自然是她本人资质过人了。”韩立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

卓冲笑了一笑,并未接口什么。

而儒生四人一见韩立竟认得卓冲这名青冥卫,心中的最后一丝担心也为之一松了。

看来这位先前所说出身天渊城的言语,竟句句属实。他们倒也不用担心对方是异族幻化而成,想接近他们混入天渊城了,此种事情在以前可是屡见不鲜的。

儒生也认得卓冲,眼珠微微一转下,冲卓冲一抱拳的说道:“原来韩前辈和卓兄认识,这真是太好了。我等也是蒙韩前辈出手相救,此次才得以回到此地的。”

“怎么,四位道友遇到了危险。”卓冲有些意外了。

“何止是危险,我们四人差点命丧一头炼虚级石元龟之口了。”儒生苦笑的说道。

“呵呵,我们队长当年就能以化神级修为击杀炼虚级异族,现在击杀一头区区的石元龟更不成问题的。”卓冲嘿嘿一笑的说道。

听卓冲这般一说,儒生几人连连点头的表示赞同。

“以后有机会再和卓道友聊吧。我还有些要事要办,就先进城去了。”韩立却似笑非笑的说道。

“是卓某疏忽了。队长肯定是从极远地方来到此地的,一定大为疲倦了。”卓冲这才有些恍然,急忙将身形一侧,让出了后面的传送法阵。

韩立冲卓冲略一点头后,就没有客气的进入了其中。光芒一闪下,人就蓦然传送不见了。

儒生几人自然也跟了过去,同样在法阵嗡鸣中不见了踪影。

卓冲望着空空如也的法阵,则一脸的惘怅之色。

“卓兄,你真认得这位韩前辈?”

“他真是你当年的队长?能以化神修为就能击杀炼虚级存在?”

“我们怎么无法看穿他的修为境界!难道修炼了什么特殊神通?”

刚才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其他青冥卫,在此时忍不住的纷纷开口了。

“当然不假。这位韩队长当年名头在青冥卫中可是绝对不小的,一身神通甚至连普通天卫也不一定是对手的。当年卓某在其手下也是受益匪浅,否则不一定能进阶化神成功的。如此长时间没见,他果然也进阶到炼虚境界,现在神通自然更是深不可测了。你们无法看穿他法力修为,倒是毫不奇怪。”卓冲回道,同时心中却不禁暗自猜想韩立这些年来的行踪。

但是他自然万万不会料到,韩立在天渊城消失如此多年的原因,竟是一直在外面流浪至今,甚至还到了其他大陆一趟。

同一时间,韩立在灵光闪动中出现在一座看似普通的殿堂中,并缓缓走出了传送法阵,向四周打量了几眼。

儒生几人在片刻后,也同样传送了出来。

“已经到了天渊城,我和几位道友也该分手了。”韩立转身冲四人说道。

“多谢前辈对我四人的大恩,我等现在暂时居住在春眠阁中,前辈若是有何差遣的话,绝不会推辞的。”儒生深施一礼,诚恳异常的说道。

若没有韩立,这一次肯定难以死里逃生,此话倒是真的出自肺腑之心。

“春眠阁!我知道了。以后说不定还真有麻烦几位道友的地方。”韩立深望了儒生一眼,点了点头,随后大袖一甩下,自顾自的向殿门处走去了。

儒生微微一怔后,和其余三人同样做出恭送之态。

走出了殿堂,外面赫然是一座方圆百丈的巨厅,一些人正从巨厅四周的其他几处殿堂中进进出出,但是人数并不太多的样子。

不过在巨厅出口处,却仍有两排青冥卫手持一块块“异灵盘”,仔细检查每一位进出的修士。

而在这些青冥卫身后,还有一名一身金色甲衣的天卫,双手抱臂的冷冷注视着巨厅中的每一人。

“炼虚中期!”韩立一眼就看出了那名天卫的修为,略一思量下,就毫不迟疑的走了过去。

城外法阵的那些青冥卫只是负责看守传送法阵不被异族和一些兽类破坏掉,此地守卫才是真正负责验证进出之人的身份。

天渊城原本对进入蛮荒世界的所有人都会发放临时性的通行令牌,韩立如此多年未返回天渊城,自然没有此物,倒有些麻烦的。

巨厅中原本就没有几人,炼虚级存在更是只有韩立一人而已,那名天卫目光立刻一闪的望了过来。

韩立面上丝毫异色没有,但是原本用秘术收敛的气息却不再有任何掩饰的放了出来。

那名面容枯瘦的天卫顿时面色一变,目中露出了吃惊之色。

“在下玉灵子,道友修为惊人,敢问尊姓大名,出身何处?”这名天卫一等韩立走到近前处,竟身形一晃,鬼魅般的出现在其他青冥卫前方,客气的冲韩立双手一抱拳的问道。

“在下韩立!至于出身,嘿嘿,三百多年前,在下还是天渊卫中的一员呢!”韩立嘴角一动的说道。

“天渊卫!道友莫非是说笑了。杨某在此城担任天卫数百年之久了,所有天卫没有一个不认识的,什么时候见过阁下。”这名天卫先是一呆,随即面色一沉下来。

韩立听到这话,只是嘿嘿一笑,突然手一扬,一团青光飞了过去。

枯瘦天卫瞳孔一缩,单手虚空一抓下,就一把将青色光团摄到了手中,赫然是一块青幽幽玉佩。

玉佩一面铭印着一些银蝌文,另一面则刻着“丙五十六”等几个淡金色文字,正是韩立当年的青冥卫令牌!

“青冥卫?”这名天卫有些难以置信了。

“不错。道友觉得有何不妥吗?”韩立淡淡的说道。

“不妥倒是没有。不过在下需要先验证一下令牌才可。”杨姓天卫干笑一声,谨慎的回道。

“没关系,道友尽请自便。”韩立从容的回道。

枯瘦天卫点点头,两手一搓下,玉佩立刻闪动起淡淡青光了。

“不错,的确是青冥卫的令牌不假。不过道友的青冥卫编号早就在一百多年前已经取消了,道友已是自由之身了。”枯瘦天卫手中灵光一敛下,面上全是奇怪之色的说道。

“在下当年完成了一件九死一生的任务,任务完成之时,就算是自由之身了。”韩立并不觉得奇怪,平静的回道。

“九死一生的任务,三百年前?”枯瘦天卫双目一亮,似乎一下想起了什么,有些吃惊起来。

“看来道友也记得当年的事情!”韩立嘿嘿一笑起来。

“原来道友是当年执行那些任务中的一员,真是失敬了。道友没有问题,可以离开了。不过这块青冥卫的令牌,我却要收回的。”这名杨姓天卫面现几分敬意,双手一抱拳的说道。

“这个自然是应该的。在下也是因为多年未回城,并没有其他证明身份之物,才只能拿出此物的。”韩立轻描淡写的说道。

枯瘦天卫点点头,单手一挥下,那几名青冥卫立刻让开了通道。

韩立不客气的遁光一起,化为一道青虹的飞出了巨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