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雷云子与雷光法阵

人影赫然是一名身穿青袍、背生一对晶莹羽翅的年轻男子,面容普通,但满脸恨恨的气恼神色。

断臂儒生心中一动,神念一扫过去。

结果一怔后,面上立刻露出了大喜之色,急忙大声的喊道:“前辈小心,下方的石元龟已经有了灵智,十分的可怕。”

“石元龟!”

青年一听此话,似乎才发现下方的四人一兽存在,但目光一扫后,竟哈哈大笑起来:“你们是人族!好,很好,此地是否离天渊城不远了。”

青年男子竟根本未曾多看巨龟古兽第二眼,完全无视的样子。

而巨龟古兽似乎也感到了空中男子的不好惹,灵智不低的它双目滴溜溜转动不停,并未贸然攻击什么。

“此地离天渊城还有些路程,前辈不嫌弃的话,晚辈四人愿做带路之人。”红甲大汉也发现空中男子修为的深不可测,神念根本无法测出深浅后,同样如抓住救命稻草般的大叫道。

儒生和其余二女,也是连声的点头同意。

“带路,嗯,也好。不过先等一下,这头石元龟倒也有些气候了,待我取了它的内丹再上路吧!”青年微微一笑后,这才望向了下方的古兽。

这头石元龟虽然无法听懂他们的交谈言语,但见青年目光望来后,心中却不由自主的为之一寒,不加思索的一声低吼,一张口,一道蓝蒙蒙的粗大光柱冲空中一喷而去,同时背部十几根触手一起飞舞下,化为无数黑影往青年男子迎头罩去。

此兽在感到了性命堪忧的莫名预感后,反一下狂性大发起来。

一见巨龟如此惊人攻击,下面四人脸色大变,急忙催动宝物化为片片霞光的护住身形,并悄然的退后几步。

空中带翅青年见此情形,却发出一声长笑。

只见他一只袖子往身前一挥,顿时一层灰蒙蒙光幕浮现,挡在了身前。

蓝色光柱一击到光幕上,只见光芒一闪,就无声的化为了无形。看似声势惊人的攻击,竟丝毫效果未有。

漫天黑影所化大网也铺天盖地的罩下时,青年连眼皮也未眨一下,但背后双翅突然一扇,雷鸣声大起,无数青白电弧在羽翅上浮现而出,并“噼啪”声大响的往空中狂击而去。

同一时间,青年手臂一动,一只漆黑如墨手掌从袖中一探而出,迎着巨网一抓而去。

一声晴空霹雳,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在手掌抓出的瞬间,空中的青白电弧一下都往同一处汇聚而去,轰隆隆之下,竟瞬间化为一只青白色大手,足有丈许巨大,全都由一道道粗大电弧交织组成。

五指一分下,触手所化巨网竟纸糊般的被雷电巨手一撕而破,接着大手一闪的消失了。

下一刻,下方巨龟头顶处,一道巨大电弧一闪的浮现,马上一晃的重新化为巨大手掌,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抓而下。

这一攻击电光火石,那巨龟根本来不及再有任何反应,就被电光一下破去了护体的青色灵光,结结实实的抓住了其身躯。

一声巨大雷鸣,青白之光大放下,无数电弧浮现而出。

这些电弧也不知有何可怕威能,石元龟身躯竟在电光中几个闪动的化为了灰烬,连惨叫都未能发出一声。

当电光一闪的凭空消失后,只有一颗鸡蛋大小的妖丹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

青年目光一闪,二话不说的一手再向下一抓。“嗖”的一声,妖丹向高空激射而去,被凭空摄到了手中。

青年把玩了妖丹几下,就灵光一闪的将其收了起来,然后冲儒生几人淡淡说道:“好了,可以上路了。”

而儒生四人,却早已看得目瞪口呆了。

这只足有炼虚级修为石元龟的厉害,他们可是刚刚才亲身体验过的,并差点陨落其手中。可是在这名陌生青年面前,此兽然只是一个照面就被轻描淡写的击杀了。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难道对方境界之高,还远在他们先前想象之上。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莫非是合体境界的圣阶修士。”儒生深吸了一口气后,急忙深施一礼,极其恭谨的问道。

“合体?在下还未走到那一步呢。至于姓名,在下姓韩。”青年扫了儒生一眼,平静的回道。

这青年男子,自然正是韩立了,而现在已是他传送回风元大陆的百余年后了。

当年他从雷鸣大陆传回的地点,是风元大陆一处极其偏僻的地方,传送阵附近除了天云人专门派来的守护修士外,并无其他异族在那。

他出示了证明身份的玉简后,就安然的飘然离去。

但韩立此后的日子中,他自己也未料到,返回人族的旅途竟然会如此漫长崎岖。

以他当时神通,就是合体期存在也没有多大畏惧了。但是风元大陆实在太大了,外加上一路上各种奇险不计其数,还需途经一些异族的居住区域。

即使韩立提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来小心的应付这一切,仍然数次遭遇陨落危险。

其中既有被七八头合体境界古兽群追杀数月时间,依仗充沛灵丹灵石才最终甩掉兽群的经历。也有误入奇寒绝地,被一种诡异寒潮卷入其中的可怕事情。那一次,要不是其体内的五色寒焰在寒流刺激下意外的进阶,反吸收了此种奇寒之力,恐怕还真要永久化为一座冰雕的留在那里了。

就这样,也让他花费了年许时间,才最终得以从那绝地脱身的。

更有一次,他碰到一群异族高阶存在,见他一人,竟然起了杀人夺宝的心思。

结果一番大战后,他纵然施展大神通,甚至连噬金虫和玄天残刃也放了出来,一连击杀了七八名炼虚存在,甚至还重伤了两名合体存在,但自身也元气大伤并身负一种奇毒的落荒而逃。

这一次的重伤让他在隐秘之地足足闭关了十几年时间,才元气尽复,并化解了此毒,后面的路程,他自然越发的小心了,但仍是奇险不断,让其郁闷不已。

现在他总算知道,为何一提到横跨大陆游历的事情,哪怕是合体级存在也会纷纷的色变了。

以他如今神通都差点数次一命呜呼,普通的合体存在恐怕还真有不少陨落在此种大陆游历中的。

但话说回来了,这种游历也是各族顶阶存在,都会在修为大成后去做的一种事情。也只有经历了如此多的奇险后,才能让他们这种存在重新磨炼心境,并可能再次得到属于自己的一丝机缘造化。

同样,韩立在返回人族的途中遭遇如此多风险,收获之大也是难以想象的。

不要说途中,在蛮荒深处得到了众多珍稀材料,就是他混入途中所遇到的一些异族居住之地,从这些异族中偷学到了众多和人族功法截然不同的秘术法诀,就让他受益极大。

为了避免被异族人发现,他每一次都只是在异族人居住地域的边缘处活动,只进入那些小城,没有顶阶存在驻守的地方。

如此一来,风险自然减少到了极点。

但就算如此,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安然无事的。他在一次进入某个名叫“鸣”族的异族小城中时,竟意外遇到了一个自称“雷云子”的异族人。

这位明明只是炼虚中期的人,竟然一眼就认出了他的异族人身份。

两者之间自然立刻爆发一场大战,结果原本还想灭口的韩立竟愕然的发现,自己竟然根本奈何不了这么一名区区的炼虚中期存在。

这叫“雷云子”的异族人,竟然是传说中的“五雷之体”,天生就能操纵驱使五种截然不同的雷电之力,外加修炼的功法也是一门上古早已失传的雷霆大神通,可以将身躯在实体和雷电之间随时自由转化。虽然限于修为,无法坚持多长时间,但也足以让韩立拿此位干瞪眼,而无计可施了。

更逆天的是,这位雷云子还是鸣族的阵法宗师,并结合自身的雷霆神通,研究出一种独门的雷光法阵。可以将体内雷电随时化为各种法阵加以困敌或者攻击和防御,实在不可思议之极。

当然以韩立大神通,这位雷云子也同样休想占上什么便宜的,两者经过长达月许的大战后,反而打出了些许交情来。

韩立故然是对对方操纵雷电之力的雷光法阵大感好奇,雷云子也对韩立的辟邪神雷和当年从天雷木领悟到的雷纹凝练术,大感兴趣。

这位和韩立一嘀咕下,两人干脆找一处地方住下,互相交流心得起来。

结果韩立固然学得几种非常实用的雷光法阵之术,对方也从他这里吸取了一些辟邪神雷之力,并学会了雷纹之术,两人这才满意的分别了。

不过这雷光法阵不知道是真的极难修炼,还是雷云子隐瞒了什么关键的地方,让韩立在后面修炼中总是无法做到真正的随心所欲,并且经常在施展的时候出现一些小问题来,让他大感郁闷。

在后面的日子中,随着对此法阵的研究逐深,韩立终于确定了十有八九是后者了。

这让他对雷云子自然大为的腹诽不已,虽然他同样在雷纹之术上动了些小手脚,对方凝练雷珠时,十次中能成功一次就算不错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