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雷阵

风元大陆的蛮荒世界广大无比,各种不知名凶兽怪物数不尽数。更有一些天险绝地,即使高阶修炼者贸然进入其中,也没有生还可能。

每年在蛮荒中陨落掉的各族之人不计其数,但就如此,为了蛮荒世界的珍稀材料和那一丝机缘造化,进入其中的修炼者仍然前赴后继。

人族在身处风元大陆的偏僻一角,相比大陆上的几个大族自然弱小了许多,甚至相比紧邻的几个种族,也未强到哪里去。

好在有实力同样差不多的妖族联手,并且两族的三境七地都被两族的上古大神通者布置的超级禁制封闭了起来。

除了天渊城一个入口外,再无其他地方可以进入两族,这才让两族能够安心修养生息,在灵界屹立至今。

当然天渊城也成了两族视若根本的重地,不但驻有两族大量精锐在此,更有独成一系的天渊长老会,专门负责此城的防御。

此长老会虽然成员不多,只有十名,但无一不是合体以上的存在。十名长老中一旦有人陨落,就会立刻从两族中另选新的合体期人妖存在加入其中,如此一来,才让天渊城固若金汤的。

也就如此,人妖两族修炼者想进入蛮荒区域,只能通过天渊城这唯一出口。

而一般修炼者不敢过于深入蛮荒地域,大都只是在离天渊城月许的路程内活动,万一真遇到什么穷凶极恶的古兽或者其他凶险,还可有机会逃回天渊城寻求庇护的。

当然也有不少自持有神通在身,艺高胆大之人,直接深入蛮荒区域深处,不过如此一来,陨落的几率自然大增数倍的。

如今在蛮荒的一片湖泊上空,就有这么几名人族修炼者身处这种即将陨落的危险中。

四名人族,两男两女,正被湖中一头奇特的巨大古兽死死的困在一处。

巨兽身躯仿佛一只巨大海龟,但偏偏背上生有十几根章鱼手足般的触手,挥动起来狂风阵阵,黑影重重,形成一张巨网,将空中四人硬生生压逼到了一起。

纵然这四人法力不弱,都是化神级的修为,驱使的数件宝物也霞光万道,非同寻常,但无论飞刀飞剑还是法轮巨杖,击在触手上均都不客气的被一弹而开,根本无法破开巨网分毫。

要不是一名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驱使的一件银色如意状法宝神妙万分,抵挡住了触手所化巨网的大半压力,四人早硬生生的被击破防御陨落而亡了。

但就是这样,四人也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一副无法再支持多久的样子。

“火兄,你快放出极雷珠,我等放手最后一搏了。”儒生眼见情形危急,大声冲身旁另一人喊道。

“不行。极雷珠虽然厉害,但如此狭小空间中放出,连我等也会被波及的。”另外一名身穿赤红甲衣的丑陋汉子,脸色一变的回道。

“我当然知道此事,但此时顾不得许多了。这只石元龟有炼虚初期的神通,我的百灵如意无法再抵挡多久的,再不放手一击的话,我等就是想拼命,也没有机会了。”儒生厉声说道,倒显得果断异常。

红甲大汉闻听此言神色再变,但仍有些迟疑。

古兽触手挥动的越发迅疾,隐隐传来了风雷之声,从巨网中传出巨力也一下大增了不少。

玉如意所化的漫天白光接连几下碰触后,顿时黯淡不少,不得不将防御圈再次收缩小半,让人四人只能背对背的抵抗触手的攻击,这一切让红甲大汉的最后一丝侥幸之心也没有了!

他当即一咬牙下,单手一翻转,一颗鸡蛋大小的圆珠在手心浮现而出。

圆珠蓝光灿灿,表面遍布密密麻麻的蓝色花纹,看起来神秘异常。

一见大汉真将蓝色圆珠拿了出来,另外两名有几分姿容的女修玉容为之失色。

仓皇之下,一女口中念念有词,双袖一挥下,十几道高阶符箓激射而出,化为一层层光幕将四人全都护在了其中。

另一女则手一扬,一只黑色小钟一飞而出。

此钟一下狂涨巨大,“当”的一声轻响后,一层淡黑色光霞飞卷而下,同样将几人罩在了其下。

那名儒生则心中一狠,接连喷出了数团精血。

每喷出一口,脸色就骤然煞白一分,然后用手指飞快点指了几下。精血一闪,没入了空中的如意中。

如意原本有些黯淡的灵光一下大放起来,幻化出的白色光霞刹那间凝厚异常。

红甲汉子一见同伴做好防御就毫不迟疑的手腕一抖,将蓝色圆珠祭了出去,圆珠方一出手,化为一团蓝光,刺目耀眼。

红甲汉子单手掐诀一催,蓝光滴溜溜一转后,化为了车轮般大小,并迎着一根狂舞而下的触手一弹而去。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蓝色光团和触手方一接触,立刻爆裂而开,一股股蓝色气浪从爆裂处向周围狂卷而去。

十几根触手形成的巨网瞬间被蓝光淹没,气浪波及范围足有里许之大,蓝光中狂风呼啸,轰鸣声不断。

“嗖嗖”几声轻响发出,数道惊虹竟从气浪中一破飞出,几个闪动后就联结一起,向天边激射而走,遁光中的四名男女均都狼狈不堪!

其中那名儒生身上血迹斑斑,一只胳膊不翼而飞。

其余三人也衣衫褴褛,面色苍白异常,都负伤不轻的样子。

好在四人都未丧失飞行能力,遁光闪动下,仍以惊人遁速飞驰而逃。

片刻后,空中气浪一散而开,爆裂蓝光一闪为之不见。

只见那只巨龟般古兽十几根触手赫然大半化为了乌有,剩余的小半也焦糊一片,残缺不全的样子。

一声爆怒的吼声从古兽口中发出,残缺的触手绿光一闪,竟纷纷的重新生长而出,接着附近湖面一阵波涛汹涌,大片湖水一卷之下竟将巨龟一包,化为数亩大的一片水云,奔逃走四人破空追去。

前面四人见此心中大骇,自然拼命催动遁光,想将身后水云甩开。

但是那水云虽然庞大异常,但偏偏遁速丝毫不比前边四人合力遁光慢上多少。

二者一前一后,一会儿工夫就飞出了百万里之遥。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遁光和水云反而慢慢拉近了距离。

倒不是说水云遁速变得更快了,而是前面四名人族原本就有伤在身,再经过这么一番拼命狂遁下,终于开始法力不济了。

四人自然也均都发现了情形的不妙,但在绝对实力根本无法和后面古兽对抗之下,自然根本束手无策的。

终于再向前飞行十余万里,两者相距不过百余丈距离后,后面骤然传出古兽的一声大吼,水云突然模糊一下,接着“砰”的一声后就自行的爆裂而开。

白茫茫水灵气一阵翻滚消散后,那只巨龟却无影无踪。

前边正在飞遁的几人自然也时刻注视着身后的一切,一见此情景,那名断臂的儒生面色大变,一下失声的叫了一声“不好”。

但他们四人还未来得及有其他什么应对之策时,遁光上空就突然波动一起,数条黑乎乎触手一闪的浮现而出,并迅雷不及掩耳的朝下方狠狠一砸而去。

尚未真的砸到,巨大风压就将遁光压得乱颤不已,忽暗忽明不已。

四人一声低呼,几乎下意识的遁光一散,分别朝不同方向的激射避开。

虽然他们一闪的避开了头顶的凶恶一击,但也硬生生的被一下拆散开来,分别身处四个不同的地方,互望一眼下,面色均都难看异常。

刚才他们四人法力联合一起都无法甩开古兽追赶,眼下被强行击散,再想逃得性命,恐怕是痴心妄想的。

空中巨大黑影一闪,巨龟身躯也从虚空中一晃的整个闪出,两颗碧绿眼珠扫了四人一眼,冰冷异常。

儒生几人心中一沉,大都感到自己这一次多半在劫难逃了。

不过四人既然能修炼到现在的境界,并且敢深入蛮荒之地深处,也是心志非同一般之人,自然不会束手待毙的。

他们神色强行一振,纷纷的喷出了宝物来,准备再次殊死一搏。

巨龟古兽见此情形,一声低吼下,目中闪过一丝拟人的轻蔑之色,背部十几条触须一挥之下,就再次化为一片片的黑影。

眼看双方就要再次大战起来,四人一兽面上突然异色一起,几乎同时的猛然朝高处一望而去。只见高空百余丈处,竟不知何时的多出了一团头颅大小的巨大雷球。

雷球中银光闪闪,密密麻麻的纤细电弧闪动不已,但偏偏一丝声响都未发出,一动一静,如此截然矛盾的情景自然给人一种诡异之极的感觉。

但未等四人和这古兽骇然之下来得及作何反应时,雷球一声巨响,体积突然凭空狂涨数倍。

接着轰鸣声不断,密密麻麻的电弧从雷球中弹射而出,电光闪动后,竟瞬间形成了一个直径数丈的圆形法阵。

这完全由银色电弧组成的法阵中,电光狂闪下,无数银色符文同时浮现而出。

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一道粗若水缸的电弧一闪,电光一敛,一条人影就一个跌跄的出现在了雷阵中心处。

此人影刚一站稳,竟然立刻风度全无的破口大骂起来:“雷云子,你这老小子!下次不要再让我碰到,否则此事绝不能就这般算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