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离开雷鸣

突然韩立身上黑气翻滚,一件黝黑战甲浮现而出,无数黑色符文从战甲上一泛而出。

看似诡异的血光一撞进黑气中,却“砰”的一声,在符文闪动下被一弹而开。

血影一个跌跄的倒滚出去,现出了原形来。

韩立目中蓝芒一闪,终于看清楚了血影的模样。即使他经历过如此多大风大浪,面色也不禁一变。

那血影脸孔骤一看,赫然是一张獠牙毕露的狰狞鬼面。但是略一闪动后,鬼面就一下幻化成了向之礼的面容,再一模糊后,又变成了另一名男子的面容。

而这男子韩立也认得,竟是当初和向之礼一起进入空间节点的呼老魔。

血影脸孔就在这三种面容间,飞快变幻流动,仿佛流水般的根本无法固定下来。

“天魔甲?不可能,你怎么会有天魔才能有的战甲!”

血影身形晃动几下,终于在不远处重新站稳了身形,口中传出了惊怒之极的话语。声音有些像向之礼,但也让韩立有一种诡异的陌生感觉。

韩立鼻中冷哼一声,肌肤一下变得金光灿灿,仿佛赤金一般,同时一片片金色鳞甲浮现而出。

“你以为穿上天魔甲,我就奈何不了吗!”血影见此情形,脸上面容接连变幻数次后,口中一声怪异的鸣叫,身形滴溜溜的转动起来。

刹那间,一道血色飓风从血影身上冲天而起,一蹿十几丈之高。

飓风中轰隆隆之声大作,一道道血色电弧狂闪不定,声势惊人之极。

接着血影几声怪异的咒语声出口,飓风一晃之下,竟又飞快的缩小起来。片刻工夫后就化为一个头颅大小的血色符文,在血影身前轻轻悬浮不动。

韩立略一感应符文隐隐散发出的狂暴波动,脸色为之一凝。

一声雷鸣,血色符文滴溜溜一转,化为一道血红电弧就一劈而出。

“轰”的一下,电弧和黑色符文方一接触,光芒狂闪几下后,竟将黑色符文一击而散,结结实实的击在了黑色魔甲上。

一声闷响后,血色电弧凭空消失了,但一个巴掌大的窟窿在黑甲上凭空现出。

血影脸上狞色再露,一声怪笑后,就再化为一道血虹的激射而出。

速度之快,一个闪动就到了韩立面前处,直奔甲衣窟窿处一扑而去。

但就在这时,附近虚空中波动一起,一只金色大手凭空出现在了窟窿处,五指一张下,就将自投罗网的血虹闪电般抓住了。

血光一散,血影重新在金手中现身而出,脸上全是恐惧之色,但猛然一张口,一股血焰直奔韩立面门一喷而去。

这一招倒是歹毒异常,韩立现在无法动弹分毫,外加又如今近的距离,按常理绝无法落空的。

但韩立嘴角一动,泛起了一丝冷笑。

眉宇间黑芒一闪,一只黝黑竖目蓦然一张而开,黑芒一闪下,一道乌光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喷而出,准确的击中了血焰。

“噗嗤”一声,附近空间一阵扭曲,两者略一交织,一下没入附近虚空,无影无踪了。

血影一惊,身上血光大放,还想再施展什么神通时,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金色大手突然五指上冒出一层银色火焰,只是一个翻滚,就将血影淹没进了其中。

凄厉惨叫声蓦然从银焰中发出,血影拼命挣扎不停,身形竟无骨般的一下拉长,一下变粗,不停的变幻不定着。

但无论其如何变化,金色大手如跗骨之蛆般的紧紧扣住,让其根本无法逃出掌控分毫。

几个呼吸的工夫后,惨叫声戛然而止,血影就此在火焰中化为了乌有。

说起来,也算这血影倒霉。

原本以它的无形身躯,一般宝物和神通根本无法困住和伤害。但偏偏那只金色大手是梵圣金身所化,并因为韩立修为大进和多次淬炼之后,具有了不可思议的威能,可以凭空摄取血影的无形之体。

至于噬灵真火,原本就擅长吞噬天地能量,再加上吞噬了其他几种火焰后,对魔物邪气等东西更大有克制奇效,这才让这原本颇有些来历的血影如此轻易的被炼化成灰。

韩立目睹这一切,脸上神色为之一松,眉宇间的破灭法目缓缓合拢消失。

随之他口中念念有词,身上金光一阵流转,一张口,竟喷出一颗拳头大的光球。

这光球外面被一层金光包裹,里面却是交织一团的灰白色光丝。刚才没入体内的异物竟然被他用真元之力强行收拢镇压,并排出了体外。

这也是他如今修为大进,梵圣真魔功已经接近大成,否则无法做到此事的。

而灰白光球一被他喷出后,身躯自然恢复如常了。

韩立二话不说的冲银色火焰一点指,顿时噬灵真火“腾”的一下,从金色大手中一卷而起,将光球一下包裹了进去。

金色大手则光芒一闪下,就凭空溃散的不见了。

灰色光球在银焰中闪动几下后,就化为了乌有。

这时韩立目光一转,扫向了数丈远地面上那片血肉模糊的残骸,不禁轻叹了一口气。

虽然他至今还未能弄明白向之礼到底遇到了什么劫难,体内竟藏着血影此邪物,但肉身却的确是向之礼无疑的。

而且从那血影面容诡异的变化来看,竟似乎将向之礼和呼老魔的元神已经吞噬化为一体的模样。

要不是当日他在云城第一次见向之礼的时候,还未沉睡的啼魂突然变得有些躁动不安,让其心中有了警惕之心,恐怕还真无法发现“向之礼”的异样。

原本就算这位“向之礼”真的有问题,只要不招惹他,韩立也不会费心去对付其什么的。

但这位“向之礼”在先后两次的相遇中,都是一副对其包藏祸心的样子,韩立心中自然也动了杀心,这才会按时赴约前来。

不过因为没有十成十的把握,肯定“向之礼”真有问题,他才先等对方发难的。

而心中有了警觉的韩立,在广寒界修为大进后,自然有信心不被血影暗算的。

实际上,他刚才就算不动用金身和噬灵真火,也有其他数种手段破除刚才的危局,轻易灭杀掉此邪物。

毕竟被附身的向之礼肉身修为和韩立相差太悬殊了一点,那血影纵然自爆向之礼肉身,并吸取了肉身中的大半精血,也发挥不出多少神通来的。

韩立默默的站在原地,心绪一阵翻滚不定。

向之礼这么一名在人界站在最顶点的人族存在,竟然落到了如此一个下场,还真是让人大感叹息。

也不知他和呼老魔是真在空间节点中遇害的,还是进入灵界以后,才遭遇血影被侵占了肉身的。若是后者的话,自然更加让人叹息不已了。

韩立叹了一口气,袖袍冲地面轻轻一抖。顿时一股赤红火浪一喷而出,火光席卷过处,血肉残尸自然化为一股青烟的不见了。

至于那张所谓的“巨灵符”,早已在血影覆灭的同时,也化为一股飞灰溃散了。

原本韩立见那灰白光丝如此厉害,还想研究一二的,也只能就此算了。

下面他没有在此地多逗留什么,朝四周山峰虚空抓了几下后,顿时山峰四周空中一阵不易察觉的波动一起,十几道颜色各异光芒激射而出,在纷纷一闪的没入其袖中不见了踪影,正是先前放出的那十几杆阵旗!

这些阵旗刚才组成的一个简单法阵,只是一个遮蔽灵气波动的简单法阵。

刚才“向之礼”一到山峰的瞬间,就被他暗中激发了此法阵,遮掩住了刚才一番战斗爆发的气息。否则纵然此地离伏蛟城足有百里之远,但对城中的一些存在来说,仍是一览无遗的。

现在有这法阵稍一遮掩,纵然不可能完全消除争斗的痕迹,但高阶存在也不可能感应的太清楚了。

遁光一起,韩立化为一道青虹的腾空而起,在山峰上空一个盘旋后,向伏蛟城破空遁去了。

没多久后,一批巡逻的甲士从另一方向飞到了此处,但是围着山峰搜查了一番后,并无太多的发现,也只能郁闷的离去了。

而回到伏蛟城的韩立则一头扎进了住处,不再轻易出门了。

剩下的十余日中,千机子等三人派人终于将剩下欠缺的材料陆续给韩立送来了,倒是真一副遵守承诺的样子,韩立自然不会客气的全收下了。

一个月后,韩立终于走出了住处,直奔伏蛟城最高的一座山峰而去。

据说在此山峰中,修有伏蛟城最主要的几处建筑和藏有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

半日后,突然整座山峰为之一颤,一道巨大光柱从山腹某处地方一喷而出,直冲九霄云外。

但几个闪动后,巨大光柱就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了。

虽然此情形引起了附近一些异族人的骚动,并好奇的议论了些时日。但时间一长,所有人就将此事抛置了脑后,仍各行其事的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距离雷鸣大陆不知多远的另一块大陆的某处隐秘地方处,同样一道光柱冲天而起,接着一道人影在光柱一敛后,出现在一座巨大法阵中心处。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