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返回

黑色山峰底部无数银色符文翻滚而出,竟形成一个巨大光阵,一股无形巨力瞬间一罩而下。

下方金色暗兽被三道金色光柱击得一个翻滚,才刚刚摇摇头颅的勉强站起,就蓦然感到四周空气一紧,身躯重逾万斤起来。

它顿时大惊的一声大吼,身上毛发瞬间竖立,化为一片金芒的四下激射而出。

以金色暗兽合体境界,若是平常时候,金芒自可以一下洞穿四周的禁制从而破掉身上的束缚。但现在体内法力不及原先一成的情况下,金芒方一离体不过丈许,纷纷在巨力下一颤的凝滞不动了。

暗兽面上惊惧大现,纵然它有莫大神通,但没有法力可谓无水之源,又哪能施展出什么厉害的破解手段来。

就在这时,空中落下的银色巨尺一晃下,道道尺影发出风雷之声的一闪而至,纷纷击在了这头王级暗兽身上。

一声凄厉惨叫发出,暗兽肉身瞬间被无数银色电弧包裹其中,焦糊味道一散而出。

“噗”的一声,一口青色巨剑也从虚空中一闪的斩下!

金色暗兽在电弧和巨力捆缚中,根本无法躲闪分毫,青光一闪下就被硬生生的斩成了两截。

此兽身躯化为了两片,一分而开。

一声爆鸣声响起,一只比原先小了近半的金色暗兽突然在尸体之间浮现而出,体表一股血雾一喷之下,化为一团血光的激射而出。

“咦”一声轻咦声从附近虚空中传出,随之“轰”的一声,原本在高空中的黑色山峰从虚空中瞬移而下,竟准确无误的将逃遁中的血光一压而下。

但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血光瞬间四溅溃散的同时,竟然又一道纤细金光从中一弹的激射而出,隐隐是一只拳头大的金色暗兽,此兽竟然接二连三的使用了金蝉脱壳之术。

一声冰寒刺骨的冷哼从高空传来,银光一闪,一只头颅大小的银色火鸟在迷你暗兽逃窜的前方诡异浮现,双翅一展的一扑下,就将来不及躲避的金色暗兽吞噬进了其中。

迷你暗兽连吭都未来得及吭出一声,就被噬灵真火化为了乌有。

就在这时,一声低沉雷鸣,一道青白光丝在银色火焰附近蓦然浮现。

遁光一敛,韩立身形浮现而出,并抬手冲银焰中飞快一抓。

“嗖”的一声,一只拇指大金色晶核从火焰中被一摄而出,凭空落到了其手中,正是这头王级暗兽的妖丹。

韩立只是打量了此物两眼,就目光一挪的向另一方向望去。

在数百丈的远处,那头背生双翅的白色虎妖正面露惊怒的望向其手中的妖丹,隐露贪婪之色,但又迟疑的不敢过来。

韩立双目一眯,抬手冲黑色巨山和银尺一招。

二宝一声嗡鸣下激射而回,恢复了原来大小后,在四周盘旋飞舞不定。

而他自己托着妖丹在空中一动不动,脸上丝毫表情没有的望着白色妖虎。

这时空中的天象越发剧烈了,一团团五色云雾中开始浮现出一道道的银色电弧来。接着倾盆大雨从空中直坠而下,将整个天空变得雾气茫茫起来。

白色妖虎身形一下在远处显得模糊起来,但目光仍然闪动不定,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

韩立冷哼一声,脸上现出一丝不耐,同时背后双翅轻轻一扇,一团团青白色雷球开始在身后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

“噼噼啪啪”的爆鸣声,一下大响起来。

白虎一见此幕,碧绿瞳孔骤然一缩,有些不甘心的低吼一声,蓦然一掉头,化为一团白光的向来路激射而去了。

韩立没有动身追去,反而目睹白光在天边一闪的消失后,双翅微微一颤,雷球无声的消失了。盘旋身旁的黑色小山和银尺也均都一闪的不见了踪影,被他收了起来。

这头白虎境界也是合体初期,但身上法力消耗远不如暗兽这般大,现在广寒界马上关闭在即,韩立自然不愿冒险再追下去的。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可就得不偿失了。

而白虎灵智自不低,见韩立如此轻松的击杀了所追的金色暗兽,虽然大为愤怒,但自付目前情况下根本没有战胜韩立的希望,也只能思量一下后,不甘的退走了。

豹麟兽在灵兽环中越发兴奋了,不但开始低吼不已,甚至将对金色暗兽妖丹的渴望之意,直接通过神念向韩立传来,大为的迫不及待。

韩立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金色妖丹往灵兽环中一送而去。

顿时藏身其中的豹麟兽马上传来一声欢畅的低鸣,一口就将妖丹吞进了腹中,接着向韩立传来一丝感激之意后,就立刻趴在原处,闭上双目一动不动,不久就传来了酣睡之声。

因为有了前边一次吞噬高阶暗兽妖丹的经验,韩立对此并没有什么惊讶之色,心中反而有了几分期待起来。

王级暗兽的内丹自然远非那几枚高阶暗兽内丹可比的,不知能给豹麟兽带来什么惊人变化。

接下来,韩立就这般悬浮在空中,不再有其他任何举动了。

数个时辰后,空中的五色云雾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后,就铺天盖地的从高空一落而下。

韩立身形一下就被雾气淹没进了其中,里面电光狂闪,一股惊人的空间波动传了出来。

当一盏茶工夫后,漫天云雾闪电均都诡异的一散而开后,韩立原先所待之处已经空空如也,哪还有丝毫的人影。

而这等一般无二的一幕,在广寒界各处都同时上演着,数以千计的异族人被法则之力硬生生的送出了此界。

……

韩立只觉眼前五色光霞刺目耀眼,以明清灵目都无法直视分毫,接着双足一空之下,就一阵天旋地转。

当他双足重新踏上某处地面时,耳中却一下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裂声,随之感到头顶一缕奇寒直袭而来。

韩立心中一惊,当即不加思索的身上黑气一翻滚,黑黝黝的天外魔甲立刻在身躯上浮现而出。

“当”的一声轻响的同时,他蓦然睁开了双目,只见头顶上空,一口寒光闪闪的尺许长飞剑正被魔甲泛起的一圈黑光一弹而开,根本无法破开其防御分毫。

而此飞剑的主人赫然是一名头生一对长角,但身穿一身银甲的大汉,竟然是一名角蚩族人。

韩立面色阴沉,目光一扫下,就看到附近天空中各种宝物漫天飞舞,五颜六色的光团不时的爆裂而开。

数以千计的异族人,正在各施神通的厮杀着。其中小半人赫然都是角蚩族人,而其余人则好似那些负责护卫法阵的天云族卫士。

在更高的地方,两座仿佛小城般的角蚩族战舟一动不动的悬浮在数万丈高空中,更多的角蚩人和天云人战成了一团。

原本布置在两个巨大法阵附近的各种禁制,大多已经被毁得七七八八了。

而离此处更远的天云城各处,同样火光冲天,爆裂之声一刻都未停,仿佛整个天云城都乱成了一团。

奇怪的是,此地的战斗双方竟没有一名圣族以上存在,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和他们一般的炼虚顶阶存在而已。

也就是如此,也越发显得城中情形极为的混乱。

地面上的巨大法阵还在狂闪嗡鸣不已,而已经传回来之人赫然只有他一人而已,并没有见到其他人的踪影。

怪不得他一传送回来,立刻木秀于林的先受到了攻击。

韩立脸色一下变得阴沉似水,往空中用飞剑攻击他的角蚩族大汉望了一眼,突然袖子冲空中一抖,一口青色小剑激射而出。

青色剑光一闪,竟一下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那名角蚩族甲士一见自己飞剑被韩立战甲反弹而开,原本就吓了一大跳,再一见对方所放飞剑骤然间不见了踪影,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体表灵光一闪,就立刻向远处激射而逃。

可是却已经迟了,青色剑光在离角蚩族大汉近在咫尺的虚空中一闪的洞穿而出,围着其脖颈一绕,一颗硕大头颅竟骨碌碌的滚落而下了。

接着金光大放的往无头尸体上一落,犀利剑气瞬间就将尸体连同躲藏其中的元婴搅成了粉碎,让其彻底从世间消失了。

韩立这才面无表情的一抬手,将飞剑招了回来。

就在这时,忽然空间波动一起,灵光闪动之下,四道人影先后在法阵中浮现而出。

韩立双目一眯,一下就认出了其中一男一女,正是柳水儿和石昆。另外两人则是一名面容普通的中年人和一名青年,都是当初一起随他进入广寒界的同一队之人。

不过当韩立目光在那名中年人身上一扫后,瞳孔骤然一缩,对方身上赫然散发着合体初期的淡淡灵压。

这名当初毫不起眼的中年人竟然侥幸在广寒界突破瓶颈成功,柳水儿等人身上灵压如初,显然都突破瓶颈失败了。

这时附近的另一座法阵中,也灵光一闪下,传回来了四人。

韩立目光一扫下,只认出了一人,却是月仙子此女,胥姓老者竟丝毫踪影不见!

而月仙子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身上散发气息和以前截然不同,竟也突破瓶颈成功,已经进阶合体初期的模样。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