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习得灵文

韩立十指连弹,冲光罩弹出一道道五颜六色的法诀。每一道一闪不见后,银光都狂闪一下。

片刻工夫后,光罩仿佛油锅中滴入了凉水般沸腾起来,无数符文浮现而出,并开始有规律的排列旋转起来。

韩立眼也不眨的盯着光罩,手中法诀一刻不停。

突然一声低喝,袖袍再一扬下,数十杆阵旗从中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就在光罩上空排列成一个古怪阵型。

所有阵旗嗡呜之下,微微的晃动同时散发出各色的灵光。

韩立口中一声低喝,一手冲空中凝重一点。

“噗嗤”一声,所有阵旗光芒大放下,灵光交织闪烁间,在空中形成一个复杂异常的光阵出来,并在低空处徐徐转动不停。

“去”韩立目中蓝芒一闪,手指又冲广寒令点了一下。

顿时此令牌一颤下,化为一道金银光芒,一闪就没入到光阵中某处消失了。

下一刻光阵中散发出一股诡异气息,接着阵阵鸣叫下,一道金银两色光柱从光阵中心处激射而出,正好击在银色光罩上。

原本纹丝不动的光罩一接触此光柱,竟发出“呲啦”的异响,阳春融雪般的融化起来。

但片刻后,光罩四周符文往光柱所落之处狂涌而去,竟让融化一下停滞起来,甚至渐渐重新加厚起来。

韩立见此情形,脸上不怒反喜起来。

单手往储物镯上一拂,另有两团金银之光一飞而出,现出了另外两枚一般的古朴令牌来,竟又是两枚广寒令!

其中一枚自然是他当初私自扣下的一枚令牌,另外一枚却是他从收进元磁极山中的斗笠戎族人身上搜查到的。

这一队戎族人中炼化广寒令之人,竟然不是那名最厉害的戎族大汉,倒让韩立颇有些意外的。

两名收进元磁极山中的戎族人,在将他们储物镯中所有东西搜刮一空后,就被他用噬灵真火化为了灰烬。

如今两枚广寒令方一祭出,被韩立用手指一弹下,同样一颤的没入光罩上光阵中。

光阵一阵剧烈晃动,轰隆隆声大作,从光阵中喷出的金银光柱一下比原先粗了三倍以上。

原本还能勉强抵挡住的银色光罩,在如此巨大威能下各色符文剧烈沸腾,再次冰消溶解起来。

一盏茶的工夫后,在韩立期待目光中,“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

银色光罩终于崩溃消散了,闪了几闪后,就彻底消失了。

韩立大喜,单手一掐法诀,冲空中光阵一指。

一声闷响下,光阵一下溃散消失,重新还原成了一杆杆阵旗和三枚令牌来。

袖子再往空中一甩下,一股青霞一卷而出,瞬间就将阵旗和令牌均都一扫而空。

韩立目光一转下,望向了下方石壁上变得清晰异常的金色文字,纵然一向心静如水,面上也不禁难掩兴奋之色了。

不知多久后,一道青虹从大峡谷中一飞而出,然后在空中一个盘旋,一座黑色山峰从青虹中一飞而出,一晃之下竟化为和真正山峰一般无二的巨大,往下方峡谷一砸而去。

数声地动山摇的巨响接连传来,整座峡谷被黑色巨峰一阵狂砸下,天崩地裂般的一阵剧震后,竟硬生生低矮了数十丈去,这一段峡谷几乎被硬生生抹平了。

青光一敛下,空中现出了韩立的身影来。

他淡淡的望了望下方的峡谷,看似随意的单手朝下方一抓。

巨大山峰一声轰鸣,飞快缩小化为一道乌光飞回,一闪即逝的没入韩立袖中。体表青光大放下,他再次化为一道青虹的破空离去了。

……

一日之后,一片无边湖泊岛屿上,一名老者和一名妙龄女子在一座翠绿山峰上,各自闭目打坐着。

二者神色肃然,一个体表灵光闪动不已,一个丝丝白气在身旁盘旋飞舞着。

忽然女子神色一动,附近白气一下溃散开来。

几乎同一时间,老者体表灵光一敛,也神色微变的张开了眼睛,二人自然就是胥姓老者和月仙子了。

“好像有人过来了。难道是韩道友?”女子有些喃喃的低语了一句,但有些不太肯定的样子。

“有可能吧。但韩道友离开尚不足两日,就算神通再大,也不应该如此轻易得手吧,毕竟那边可有十余名和我们同阶的存在。”老者也有些难以置信。

“来人不好说,不过是不是韩道友,马上就可知道了。”月仙子眸光一闪,就单手一扬,一团白色绢帕一飞而出,化为一层白色光幕往其身上一罩而下,刹那间女子身形和光幕同时一闪的隐匿不见了。

而老者也点点头下,单手一翻转,一杆青蒙蒙幡旗出现在手中,一晃之下也在青光中化为了乌有。

偌大山峰之上,一下变得空荡荡起来。

片刻工夫后,某个方向的天边灵光一闪,一道青虹浮现而出,直奔岛屿所在激射而来。

青虹一个盘旋下,就在岛屿的翠绿山峰上落了下来,遁光一敛,韩立身形显现而出。

目中蓝芒微闪的朝四周一扫后,韩立笑了起来。

“两位道友,在下已经取得法诀回来,还不快快现身。”

“果然是韩兄!”

“恭喜韩道友!”

月仙子和胥姓老者惊喜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接着青白之光闪动之下,身影同时在附近显现而出,二者脸上均露出大喜之色。

“韩兄,你真的将炼神术的全部法诀都取到了。”女子还有些不敢相信,声音不由得有些发颤。

“嘿嘿,这个自然。道友若是不信的话,尽可先看上一看。”韩立微微一笑,手一扬,一块青色玉简竟然从手中激射而出。

月仙子一怔,但还是不由自主的一抬手,将玉简摄到了手中,美目中现出一丝迟疑之色。

韩立竟然如此轻易的将法诀给了她,实在让此女太有些意外了,胥姓老者在一旁也有些大感意外的样子。

而韩立则对二人诧异目光视若无睹,只是一直淡笑不语。

“那小妹就不客气了!”月仙子定了定心神,用神念一扫手中玉简,确定并没有什么禁制异常后,将面上讶色一收,就不再多想的将玉简往额头上一放,开始仔细检查玉简中记载的东西。

此女自称懂得金篆文,看来应该不假。

片刻工夫后,女子神色开始一点点变化起来,不时露出思量和丝丝的喜色。

但是足足一盏茶工夫后,月仙子面上表情却开始变得凝重起来,最后竟然有些惊疑不定的样子。

胥姓老者见此女这般表情,一捻胡须,目光不禁闪动了几下。

轻吐了一口气,女子玉臂一落,将玉简从额上轻挪开来,并冲韩立和老者微微苦笑了一声。

“月道友,难道有什么不妥吗?难道密洞中的金篆文不是炼神术?”胥姓老者忍不住的问道。

“法诀是真的,也的确是那炼神秘术。只是小妹粗粗看了一下,却发现此术修炼条件苛刻无比,对我等灵界来说,恐怕根本没多少人可以修炼的。这也难怪,此功法原本就应该是真仙界的秘术,对我等不适宜也是正常之事。不过玉简中只有前半部分的法诀内容,后半部分中也许另有什么解决之道吧!”月仙子望了韩立一眼,大有深意的缓缓说道。

胥姓老者听月仙子如此一说,脸上神色微微一变,不禁也望向了韩立。

韩立眉头皱了一皱,但马上就恢复如常的淡淡道:“不错,这里面的确只有半部法诀而已。当二位道友将金篆文传授给在下之后,韩某就会将另外半部交予二位道友。胥兄、月仙子,觉得如何?”

“哈哈,当然没有问题。老夫和月道友原本就答应传授给韩兄此真文,用作交换法诀的。不过金篆文深奥异常,又只能口授讲述,学起来恐怕要多花费一些时日的。”胥姓老者大笑之后,一口答应下来。

“既然韩兄将法诀取回,小妹也自会守约的。不过这里离密洞过近,我等还是另寻一处安稳之地,再将灵文传授给韩兄吧。”月仙子听了韩立的条件,嫣然一笑。

“月仙子之言有理,我们马上动身吧。”韩立笑了笑,就同意的点了点头。

于是三人再略一商量几句后,就纷纷遁光一起,化为三道惊虹直奔天边激射而走了。

就在韩立等人离开岛屿的第五日后,遥远之处的大峡谷上空,却出现了十几名同样一身长毛的戎族人。为首一名人面老者望着下方几乎被抹平的大峡谷,面容阴沉似水。

……

此时的韩立三人,却已经在不知多少万里外的一处小山中隐藏了起来。

在山腹内开辟的一座大厅中,三人分别盘膝坐下。

依仗远超同阶的强大神识,韩立在二人日夜轮流传授下,短短半个月时间就将金篆文尽数掌握。

韩立自觉已经融会贯通后,也干脆之极的立刻交出了下半部的炼神术法诀。

胥姓老者和月仙子大喜,各自复制好了自己的一份后,当即和韩立告辞,各奔东西了。

现在离广寒界关闭的时间没有多久了,他们自然开始另寻隐秘之地,准备闭关冲击瓶颈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