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横扫众敌

戎族大汉面色大变,根本没有想到如此大山峰也能闪入虚空瞬移攻击,当即情急下一声大喝。

顿时大汉身旁的血色莲花莲瓣纷纷一收而起,一层层血光凝聚而成,竟一口气化为了七层厚的血色光幕。

同时大汉还单手一拍自己天灵盖,一股血色煞气从头颅中一冲而出,化为一只张牙舞爪的血色巨虎,冲落下山峰狠狠一爪拍去。

黑色山峰“轰隆隆”的一压而下后,巨虎几乎方一接触下,就被上面巨力一压即碎。

山峰一闪下,就砸到了血光幕上。黑光为之一沉下,“砰砰”的破裂声接连传来。

血色光幕被山峰连破五层,在六层的时候血光狂闪,才勉强让元磁极山下坠之势为之一顿。

戎族大汉面上狞色一展,一手蓦然冲空中巨斧一抓而去。

那柄银色巨斧滴溜溜一转下,再次化为一道粗大雷电的一劈而下,目标正是站在黑色山峰顶部的韩立。

韩立眼角骤然一跳,竟站在原地根本不避一下。

附近虚空中“噗嗤”一声,一头颅大银色火球一下从附近虚空中激射而出,一闪之下就准确无误的击在了巨斧所化闪电上。

“轰”的一声,两者方一接触,巨斧就立刻现出了原形,并被滚滚银焰瞬间吞没了。

大汉心中一惊,尚未来得及再做何反应时,背后虚空一阵扭曲模糊,一个三头六臂的高大金影一闪而出,六只手掌中竟各有一团金光在滴溜溜的旋转不停,正是韩立的梵圣金身。

它方一现身而出,六条手臂同时往胸前一合,顿时六团金光合为一体,竟化为一团头颅大小的金色漩涡。

与此同时,金身两颗头颅同时一闭双目,接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咒语声从口中重叠的传出。

漩涡中雷鸣声乍起,隐隐有梵音之声从中传出,一闪之下就化为了丈许般巨大。

如此大动静,戎族大汉怎可能没有发现,脸上大变下,想都不想的一只袖子蓦然朝身后一甩。

大片晶莹血丝立刻在身后浮现而出,并一颤之下,密密麻麻的向金身激射而去。

漫天血芒闪动,声势惊人异常!

但数以千计的血丝一击到金身身躯上,却纷纷一闪的溃灭消失,根本无法伤害金身仿佛金刚般身躯分毫。

这时金色漩涡中一股无形巨力透空而出,一下就将近在咫尺处的戎族大汉卷入了其中,他只觉四周空气一紧,四肢无法动弹分毫了。

“啊”戎族大汉心中一寒,心中一声不好,神念一动下,就想将和银色尺影争斗的难解难分的巨刃一下召回。

但是空中韩立一声冷哼,银色尺影骤然天女散花般的一散而开,化为团团银光的往巨刃上滚滚而去。

黑色巨刃纵然本身威能惊人,但在如此疯狂攻击下,也一时无法脱身分毫。

一股不可抵挡的吸力骤然在大汉背后爆发而出,“嗖”的一声,他弩箭般的被摄进了身后巨大漩涡中。

一声惨叫,又一声惊天动地的爆裂传出,金色漩涡微微一颤后,戎族大汉气息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金身口中咒语声一停,伸出一根手指冲巨大漩涡轻轻一点。

灵光闪动,漩涡飞快缩小,转眼间还原成了原先大小,并最终一闪的化为了乌有。

这时失去了主人的黑色巨刃发出一声哀鸣,突然幻化成了一条黑色蛟龙,疯狂喷云吐雾下,竟冲开了银色尺影幻化的重重禁制,腾空而走。

韩立却似乎早有预料,背后双翅一扇下,就在雷鸣声中一闪一现,鬼魅般的出现在了黑色巨刃上空。

一张口,一团青光一喷而出,里面隐隐包裹着一只青色小鼎。

韩立一根手指飞快冲小鼎一点,鼎盖一飞而起下,里面嗡鸣声大起,无数青丝激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瞬移般的横跨虚空,一下将黑色蛟龙捆束个结结实实。

韩立再冲小鼎一拍,“当”的一声脆响,蛟龙体表青丝骤然一紧,就在青芒大放下,重新还原成了巨刃模样。

韩立再单手一掐诀,青丝一收之下,就将巨刃吸入了鼎中。

小鼎滴溜溜一转下,重新化为了一团青光,韩立袖袍冲其一拂,青色光团就一闪的不见了。

韩立这才目光一转,朝其余方向望了一眼。

那口银色巨斧此刻早被噬灵天火化为一团银汁,正在火焰中被一点点的吞噬,马上就彻底消失的样子。

至于其余三名戎族人,也已发现戎族大汉被韩立击杀的事情。

三人大惊失色下,几乎同时一晃的舍弃了对手,各自体表遁光一起,就化为一道惊虹直奔入口激射而逃。

他们三人可很清楚,能如此短时间就灭杀了戎族大汉的存在,绝不是三人可以力敌的,他们只有汇集其余几人才能有一战之力的。

但韩立又怎肯让他们称心如意,面上煞气一闪,背后双翅一晃,就化为一根青白光丝一闪的没入虚空中。

三头六臂的金身也大步一迈,身形一晃之下,也诡异的不见了踪影。两具影傀儡和通灵傀儡“娃娃”自然也同样腾空而起,紧追了出去。

片刻后,洞窟外面蓦然传来青年的一声惨叫,随之其气息一下消失了。

接着爆裂声、怒吼声、呼啸声在洞窟外连绵响起,仅仅一小会儿工夫后,老者和老妪的惨叫也接连传出,随之就再无任何声响了。

足足过了一盏茶工夫后,离洞窟遥远的某个地下十字路口处,也蓦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厮杀争斗声又一次大起……

不知多久后,远处的争斗声再次无声无息。

而洞窟外遁光一闪,韩立一身煞气的走了进来,面上无悲无喜,目光一扫下,就落在了洞窟中间的银色光罩上。

在先前洞窟外的一番大战中,他汇同金身和傀儡,一口气以大神通灭杀了其余三名戎族人后,又马上赶到了十字路口处的法阵处。

结果其余四名戎族人,果然也被九宫天乾符和禁制困在了其中。自然韩立马上进入其中,又和这四名戎族人一番大战。

结果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他虽然一连击杀其中三人,但最后那名漆黑戎族人却趁着一丝喘息之机的时候,突然施展了一种他从未见过的诡异遁术,一下自爆肉身冲开禁制,化为十余道血光逃之夭夭了。

虽然他将逃走的大半血光追到,并一一灭杀掉了,但还是有两道逃得太远,神念和灵目神通都无法再追踪到了,也只能无奈的马上返回了。

虽然让此人从其手中逃得了性命,但是一个没有肉身的两道残魂,说不定就被哪里的什么凶兽给顺口吞噬掉了,也无需太过在意的。

更何况,他也根本没有在此地多逗留的意思,只要打开了眼下的禁制,得到了最后一部分金篆文,立刻就会远离此地。

不过眼前的这个银色光罩能让十余名戎族人都束手无策,他能否真能破除此禁制,心中也并无多少把握的。

韩立目光一眯,瞳孔蓝芒闪动下,缓缓向光罩走了过去。

此禁制看起来的确有些不太一般,表面看似银光灿灿,但仔细凝望下,光罩中却有五颜六色的各种符文涌现飘动不已,而光罩本身也凝厚异常,光芒凝而不散,给人一种晶莹仿佛实物般的凝厚感。

不过戎族人无法强行破除此禁制,并不代表他也无法做到此事。

他眉头皱了一下,突然袖中手指一弹,一道青蒙蒙剑光一闪射出,斩到了光罩之上。

“砰”的一声脆响,剑光毫不客气的被一弹而起,根本无法破开光罩分毫。

韩立脸上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二话不说的一张口,一团银色火球也喷了出来。

一声闷响,噬灵真火击在光罩上竟一滑而开,同样没有什么效果。

他并未就此摆手,手中光芒一闪,银色短尺浮现而出,一晃之下,无数尺影狂涌而出……

就这般,他一连换了数种神通和灵宝,但是都拿银色光罩一点办法没有。

当韩立一咬牙后,甚至不惜驱动金身的动用了玄天残刃一次,结果却彻底对蛮力破除禁制死心了。

这银色光罩虽然无法抵挡玄天之宝的法则之力,但是就在其被一斩后开始浮现裂缝的时候,光罩中的石壁顿时嗡鸣声一起,竟然同样浮现出一道道的裂痕来。

韩立吓了一大跳后,连忙将玄天残刃的攻击一散,反让其体内真力一阵反噬,差点元气受损了。

如此一来,他也熄了动用噬金虫的心思,干脆盘膝坐下,开始研究银色光罩下方法阵和表面闪动的符文来。

这也幸亏韩立本身阵法之道造诣不低,外加先前听到戎族人交谈时,提到过广寒令此物。

故而他在洞窟中苦苦冥思了一日一夜后,还找到了几分破解的眉目来。

韩立口中发出一声欢快畅笑,身形一站而起后,袖袍一抖,顿时一金银光团从中飞出。

一个闪动后,光团化为一枚半尺长的古朴令牌来,悬浮在了虚空中,一动不动了。


悦读www.yuedu.info